>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七十三节 闺蜜

《临高启明》 第二百七十三节 闺蜜

    萧子山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和法学会的人想得都太“现代”了。

    李潇侣继续说,“女仆们都是旧社会过来得苦人儿,到元老身边当小老婆、通房丫鬟,对她们来说就是‘终身有靠’。说真得除了元老,这个世界哪找对她们这么好得男人去?有几个嫌日子过得太好了要离开元老换个男人呢?再说所谓奴役的‘绝契’,换个角度等于是‘终身雇佣’。现在这一改,女仆们从‘国企职工’变成了‘合同工’,你说她们会怎么想?我爸妈从前可都是国企的,东北国企从九十年代搞全员劳动合同制到后来的下岗都挨着过,这里面的甜酸苦辣全尝过――对于已经习惯了稳定的人来说,那可真是晴天霹雳,人心惶惶。到时候谁还能安心工作?女人图得就是有个可以死心塌地跟着的男人,21世纪的女人也不能免俗,何况17世纪的呢?”

    “你真是我的贤内助呀。”萧子山笑着说,“魔爪”揉搓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分析的到位!”

    “哼哼,古语有云谋及妇人,死固宜哉。你可要小心喽。”

    “哪里那里。”萧子山摇摇头,“你的分析很到位,人情世故还是不在高处看得明白。坐得高了,固然看得远,也往往会自以为是。”

    “对了,柒柒有事情想禀报――汇报呢。”

    “哦?有什么事。”

    “我听她说了,觉得挺严重的,就让她专门向你汇报一下。”

    “好吧。叫她进来吧。”

    李柒柒进到卧室里,看到自家主人和萧主任正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一脸严肃,简直是土地公公和土地奶奶似得。赶紧上前,躬着身子,毕恭毕敬的回答到“两位首长有什么吩咐。”

    李潇侣说“你把昨天和我说得话再说一遍给萧主任听。”

    李柒柒把腰弓到更低“是。”

    她当即把前几天去43号买东西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奇怪的事情说了出来。

    几天前李柒柒去43号买些料子――曹大妈带了一台老式缝纫机,她自己又会裁又会缝,还兼任被服厂的顾问。闲下来就是裁剪缝的,因而李潇侣的四季衣服是最体面的其他女元老若不是靠自家带来的库存,就只能仰仗本地裁缝的不靠谱的裁剪手艺。平时曹大妈也给元老的孩子们做些小衣服、小被子之类。萧子山自从溜上了李潇侣的床,连带着衣服也光鲜起来。

    买完料子,她照例在43号的茶室里喝杯茶,吃快点心――曹大妈虽然做饭手艺一流,奈何点心方面是煎饼馍馍窝头拉条子当道,李柒柒原本是南方大户人家的丫头,所谓“吃不惯这些个面条子”,茶社有米粉糕点,也有烘培出来的饼干酥饼。她就隔三差五来解解馋。最喜欢吃得是里面的一种扬州风味的蛋黄千层糕。不过,李潇侣在财务上对她管束很严,每月按数给她零用钱,不许她象大多数男元老的生活秘书一样可以随意消费记账。因而她的私人消费也是浅尝辄止,如果要买件价值较高的商品,就得和小孩子一样节约开销,存下钱来才行。自然,平日里和其他女仆交往的时候,也少不了要抱怨抱怨。

    李柒柒最近一直想买条格子花样的打褶裙子,刚刚面向生活秘书们销售,就已经在这个群体中流行开来了。李柒柒看大伙穿着都好看,也想买一条,奈何李潇侣在给她买衣服上是有严格的年度预算的,每半年买一次内衣和袜子,裙子、外套、衬衣都是一年买一次。

    她每次去43号,都在服装柜这件衣服钱逡巡好久,忍不住摸了又摸,看了又看。自然始终也没买。

    久而久之,李柒柒想买裙子但是没钱这事在生活秘书的圈子里也就传开了。

    大约十多天前,她在43号茶室里喝茶吃点心的时候,有个生活秘书说要还她掉的手帕,但是她拿出来的手帕并不是她的,不过两人就此认识了。每次她去43号,这个生活秘书也在。两个人就经常一起喝茶吃点心,有时候闲下来对方也会约她出去逛街。“逛街”、“吃饭”是“闺蜜”速成的二大关键。一来二去,两人就热络起来。

    生活秘书们还没有学会有些元老提倡的“爱爱制”,所以大多是互相请来请去的。李柒柒说对方出手很大方,消费的时候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时候都是对方付账。

    “这么有钱,何许人也?”萧子山说。

    李潇侣说“我这几天发觉柒柒的消费不正常,和她平日里的消费习惯不一样,我就问了她。”

    “怎么,你拷柒了?”萧子山开玩笑的说道。

    “我哪有这么凶狠。就是问了她几句话。她和我一五一十说了。我当时就觉得不对。”李潇侣说,“这有点刻意结交的意思。我说你不是一直想买那裙子吗?你放出话去,说昨天是你生日。”

    “结果呢?”

    “结果昨天这位生活秘书就送了打褶裙子给柒柒了,说是生日礼物。”李潇侣得意的说,“果然是个有心人。”

    萧子山点点头,心里有些惊讶。他知道李潇侣看似沉默寡言,一副对什么都毫无兴趣的模样,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没想到她的机心并不逊于其他人,而且时时刻刻都注意着周边。只不过“不争不言”而已。

    不过,李潇侣虽然挂着一堆建筑规划方面的头衔,实际并无实权,是典型的技术干部。有人刻意拉拢她的生活秘书,显然是曲线救国,图谋的是自己这个办公厅主任。

    他的面色凝重,问道“这个生活秘书叫什么名字?”

    “叫孙尚香。”

    “孙尚香?”萧子山记得许多元老的生活秘书的名字,唯独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不过他知道这一定是某位酱油元老的生活秘书。

    看他不再开口,李潇侣挥挥手,对李柒柒说到“没你什么事了你下去把。”

    李柒柒紧张的一直弯着腰回话,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刚要后退着转身离开屋子,萧子山突然开口了“等一下。”

    李柒柒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慌忙站定,又向前走了两步弯下腰来,等待萧子山的发问。

    “你们平日里都聊些什么?”萧子山慢悠悠的问到。

    李柒柒紧张的汗都流下来了,低着头弯着腰支支吾吾道“说得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不入首长的法眼的小事情……”

    “没说过我来你们家的事情?”

    “这个首长关照过,萧首长来得事情,打死都不能向外人说。”李柒柒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李潇侣点点头“我是关照过她,虽然瞒不了人,自家人也不能随便说这些事。”

    “你就没说说自己在家里听到了些什么?比如女仆学校要废校之类的?”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李柒柒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差磕头了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别来这套封建残余,站起来说话!”萧子山厌恶的摆了摆手,“咱们不是官老爷,也不是随便打骂奴婢的封建余孽,你实话实说就是!不然……”

    “奴婢――我知道,我知道……”李柒柒惊魂未定,站起来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说起自己大约在43号的茶社里大概说过哪些“不该说的话”。

    李潇侣越听越生气,她和萧子山平日里聊天的只言片语,给这丫头当谈资嚼舌头说出去了不少。幸好她事先打过预防针,总算她和萧子山之间的闺闱秘事没给讲出去。

    “除了哪个孙尚香,还有哪些生活秘书和你比较熟,可能听过你说得这些话?”

    李柒柒紧张的浑身发抖,她努力的回想着,有那几家的生活秘书可能听过。

    萧子山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个笔记本和短铅笔,很快的记下这些生活秘书的名字。

    “就这些人了?”萧子山问道,“还有人吗?”

    “再有,就是茶社的服务员了,她们上茶的时候可能会听到……”

    “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漏了什么?”李潇侣提醒道,不怒而威。

    李柒柒又绞尽脑汁回忆了一些细节,然后回道“我就记得这么多了。”

    萧子山摆了摆手“下去吧,想到什么了随时告诉你家首长,不得隐瞒,知道了吗!”

    “知道了。”李柒柒见主人和主任都没有问下去的意思,连忙告退出了屋子。

    “女人就是爱嚼舌根!”萧子山不满的抱怨道。

    李潇侣不乐意了“明明是你自己平时不注意,到家就谈工作!本来就是你违背工作纪律在先!”

    萧子山默认不语,眉头拧巴了起来。说起来自己的确是太不注意了。只想到这个家庭除了曹大妈和李潇侣两个“闷葫芦”之外还有个青春活泼的少女。自己明明已经注意到生活秘书中存在着频繁的社交活动,李家的房子又小……自己真是太不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