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七十六节 危险的信号

《临高启明》 第二百七十六节 危险的信号

    江山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临高时报》。这份公开发行的报纸是元老院的喉舌。它上面的新闻往往代表了元老院的最新动态、政策和未来的风向。不仅归化民、土著中的嗅觉灵敏的人会仔细阅读,即使是能够阅读内部发行的《每周要闻》和《启明星》的元老也会订阅一份专门来揣摩元老院和执委会的政策走向。

    在这份报纸上的第三版上有一篇不长的文章,江山皱眉就是因为这篇文章。

    单从文章的标题《临高县住房保障初见成效》来看,这不过是文宣部常见的歌颂新社会新生活的官八股,无非是给建筑总公司和企划院歌功颂德,让归化民对元老院感恩戴德,但是江山却从这篇文章里读出了一丝令人不快的东西。

    文章里回顾了临高的民用住宅建设历程,列举了归化民住宅的建设项目,开工和完工的平方米……罗列总公司的大量业绩。单从这些内容看没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到了文章的后半段,却提到了早年分配给海盗归降高层人员的联排别墅项目和元老住宅小区项目。不但计算了两个项目的人均每平方米,还用“外一篇”的方式用报告文学体写了归化民工人、归降海盗“掌柜”出身的海军军官和元老的住房报道。

    虽然字里行间都有一种文宣部特有的“蓬勃向上”、“幸福生活”的语境,但是江山却读出了其中的味道。

    归化民工人也就罢了,那位诸彩老手下掌柜出身的海军军官住得是宽敞的三房二厅的联排别墅,和他的三个妻妾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相比之下,被提及的成默成元老住在一室半的小户型里,因为小房间用作了成元老的书房兼工作室。女仆是睡在客厅里的。

    要从立意看来,谁都不能说这篇文章有问题元老的住房还不如归化民军官宽敞――和归化民工人一个水平,正说明了元老不贪慕富贵,不讲究生活享受,艰苦朴素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这么说怎么伟光正。

    但是江山知道,同样的文章立意,在元老看起来就是另外一种意思元老住得还不如归化民军官!归化民有三个小老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住房,而元老唯一的秘书还得在客厅搭铺!

    这文章里有毒牙啊。他暗暗想,很明显,文章是在借着住宅建设这件事暗示执委会对元老的生活重视不够――甚至还不如那些早期归降的海盗“掌柜”们。

    如果平日里有这样一篇文章,江山或许还会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但是最近正是办公厅下发文件,在小范围内征求“女仆学校改制”、“女仆法律身份确定和继承制度”的意见。

    江山清楚的记得,在女仆学校改制的征求意见文件中,提到目前有大量女仆因为滞销而沉淀在学校内――“元老对女仆的需求不旺”。

    需求不旺这是事实,江山到现在也没有买第二个女仆的兴趣,虽说他知道现有的女仆比以前的要好很多。但是这么一篇文章登了出来之后,读过的元老们就会很容易产生“之所以没有需求是因为分配的住房太小”这样的联想。

    他看了看文章的撰写人,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紫苏”。但是从老练的白话文使用到新闻撰写技巧,都说明这出自某位元老的手笔。十有**不是潘潘就是程咏昕。潘潘是个洋妞,虽然她的中文写作能力不差,但是江山熟悉她撰写报道的文风――这应该是程咏昕写得。

    再结合最近内部BBS上单良等人发表的几篇文章都牵扯到女仆和元老住房问题,程咏昕意图何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他暗暗说。

    从林小雅案开始,江山就一直“温柔的注视”着程咏昕的活动。虽然他们依然每周都有约会,但是两人从不提及元老院的热点问题,似乎是有意在回避。

    但是这种回避并不意味着江山对她活动的默许。到目前为止,程咏昕的活动脉络他基本都知道。在看到这份报纸之前为止,江山认为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但是今天的报道是一个信号,如果说她过去的活动还仅仅是刷些小阴谋,那么今天的报道就宣告了她开始了正式的进攻――不是什么扯女权、民主或者其他什么的蛋,而是争取控制舆论阵地。

    她要从给最大众,又有极强权威性的《临高时报》写稿入手,一步一步的夺取话语权。

    江山很清楚,别看《临高时报》没有秘级,公开发行,看似不甚重要。实际在元老院的媒体中它的作用和地位是最高的。程咏昕从这张报纸入手,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抽屉里的小灵通的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是午木打来的。

    “我是江山――对,我已经看到了――是的,话里有话――你们也这么看?的确有点味道不正――呵呵,”江山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们什么都知道。没错,我和她的确算是某种生活上的伙伴,可不是志同道合的那种。对,工作是工作,个人生活是个人生活。我这个人一贯是公私分明,以元老院的利益为重的――好,我知道了。”

    江山放下电话,吐出一口浊气来。他拿起电话“请王处长来我办公室一趟。”

    和江山想得一样,《临高时报》上的文章一出“女仆权利”、“婚姻法”、“继承制度”和“住房”如同旧世界的皿煮兹油一样顿时成了元老院的敏感词,不仅仅在BBS上随处可见,在农庄的茶馆,合作社酒楼甚至工业区元老食堂里,也有元老们在高谈阔论。而自从程咏昕通过孙尚香将可能废校的事向生活秘书圈子抖出来,即使和大图书馆系或者法学俱乐部毫无关系的元老们都在谈论着这事关枕边人权益的大事儿。

    随着这个字眼元老院中潜流涌动,各方人物算盘铮铮的时候,那个几乎一直是坐在政保总局第一副局长办公室的男人,缓缓的踱进出现在萧子山办公室外。

    “子山,你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哟,好多同志都在看着菜碟下筷子呢”

    “呵呵,啥事儿都瞒不过你的鼻子,熊局您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听说你们小午同志最近可是走桃花运,能得到孤傲的石竹花小姐垂青,真是不简单嘞。”

    大腹便便的赵曼熊斯基警惕的吸了吸鼻子“石竹花么,看着淡雅,其实芯里全是刺头。况且那个石竹花还是个赝品,明知自己是个替代,却放得挺开,谋着些‘忧国忧民’的事儿,倒颇有爱玲笔下女性的风姿,可惜我们小午不解风情啊,哈哈”

    “小午同志的理论领悟能力还是差了一点,对伟大领袖的说得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的典故缺少领会。”萧子山微笑道。

    “这撇去不论,花儿姑娘到底还是捕风捉影的把你们掖着藏着的女仆学校处置意向给捅出去了。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这底下的水未免太混了。处置不好,别人搅浑了,恐怕不仅仅是在女仆学校中掀起轩然大波,元老们也难以身免,已经分配的女仆们不管执委会承不承认他们的地位,都已经成为了元老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女仆学校则是她们来到新世界的窗口,废校掀起的枕头风足以在元老院形成巨大的风暴。”

    “废校,这话可不是我们说的,”萧子山拿起了他标志性的大茶缸,牛饮了一口正宗的西湖龙井,摸了摸有些稀疏的前额,“我们只是在讨论转型,转型啊。”

    熊总拿下眼镜擦了擦,装着没有看见萧子山这煞风景的喝法“子山兄,你我都是过来人,转型这事话好说,动作难做,当年那么多国企,说是转型,最后啥结果?转的腰都折了也没转过来,钱粮设备全进了私人口袋,地图头当年带着CCCP转得多快活,转的大毛升天,二毛出世,结果二十年都没回过气来。”

    “老熊,看来你这是有备而来啊,我们交流下想法呗。”萧子山虽然这几年养气功夫颇有小成,但熊总毕竟不是常人,他的想法还是吊起了自己的兴趣。

    “想法呢,我是没有,”赵曼熊摊了摊手,“但想到个人,倒是和花小姐旗鼓相当,或许是个能破局的人,就看你敢不敢用了。”

    “敢不敢用?”萧子山顿时挺了下身子,老熊夹带里的人,居然问他敢不敢用,归化民里妥妥没有这种人物,那就是元老了。作为元老院的大管家,元老他都是认识的,即使不熟悉,至少也能喊出名字啥的,居然还有不敢用的,这人是谁?

    “子山兄,这人,估计您也认识,我来得晚,据说当年穿越可是出些力的,可惜是个精分,穿越后闯出了些不大不小的祸事儿,被限制活动了,黑之四人,你可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