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八十一节 判决

《临高启明》 第二百八十一节 判决

    萧子山回到办公室之后不久,赵曼熊给他用小灵通打来了一个电话

    “其实我不大赞成你亲自去见他,”赵曼熊的声音在小灵通的话筒里依然温和轻柔,“不过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你大可以相信他的话。他不是个爱说假话的骗子。”

    “好吧,我完全信任您的判断。不过使用某种手段去对付某个元老是否过线?”

    “那位女士比你想象的活跃的多。你我都清楚她这么干得危害性。但是我想您很清楚,迄今为止她所做得一切做法都是合法的――从法理上你是抓不住她的任何小辫子的。”

    “所以我才觉得有点难以抉择。”

    “给一位长期受到严厉惩罚的元老一点人道主义的待遇,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赵曼熊说,“目前她的一切行动都是合法的,执委会和元老院不能侵害她的权益。同样,辛同志只要不杀人放火,不再企图强暴女性元老,那么他作为元老的基本权力也应该得到保障――这同样也是合法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

    “听其言,观其行。”

    “如果他又犯了老毛病呢?”

    “那就按法律办事。”

    萧子山挂掉电话,他清楚其中那个的风险。一旦闹出幺蛾子来,当初给他“松链子”的人肯定要承担责任――毕竟辛无最是被“挂了号”的人。

    他再三评估了半天风险和后果,决定信任赵曼熊,其次,有些风险不得不冒。

    赵曼熊有一点说得很对目前程咏昕所做得一切都是在元老院许可的框架之内的。也可以说,是一种阳谋。

    他相信,程咏昕本人其实对所谓女权、民主自由之类的并不感兴趣。她更多的是在诉求自身的政治权力。这些华丽的才找不过是为自己的在元老院体制内攥取更大的权力而使用种种名目而已。

    可以说这是一种元老间的政治角力,但是,令他担忧的是其中包含的某些因素成为了元老与归化民斗争的开端,虽然这些归化民目前并没有主观上的诉求,仅仅只是被借题发挥的工具。

    程所谋求的是自身政治权力,但是从更高远的层面,她与其他一些边缘元老们的举动,决定了未来临高的整体政治生态。从他掌握到的一些情况程在暗中培养女仆充当耳目打听消息,杨欣武企图当黄埔军校的校长就可以看到,这些有意无意的举动终究提升归化民的认识层次与文化知识,让归化民参与到元老们的政治游戏中来。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萧子山想,当初女仆革命的时候独孤求婚企图利用警察“平暴”,就已经流露出了这种倾向。现在程咏昕和杨欣武又不自觉的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只不过更为隐晦,也不容易被人揪住把柄。

    最让萧子山担心的是,目前的元老院内部的角力中,出现了一个很不好的趋势,就是利益的冲突逐渐被人为的染上为价值观的冲突**与民主,左或者右,群体的冲突,在位与酱油,男与女等颜色。

    尽管这些冲突多数是理由与借口,在极少数五百人之间强调什么价值观与族群冲突就太过了,现阶段冲突本质是利益不均或者担心利益不均,而如果任由利益冲突“染色”发展,是使冲突往不可调和方向发展――价值观的冲突是最为激烈的。即使家人之间反目为仇也屡见不鲜,何况为攥取利益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

    “我们的盘子还是太小了,否则何至于此。”萧子山感叹道,说到底,就是元老院的蛋糕还是太小。每一个元老们都想尽量多的分享穿越的红利,仅仅依靠“将来你们怎么怎么样”这样的画饼已经糊弄不过去了。

    现在临高看似欣欣向荣,实际上如履薄冰。任何分裂都会导致临高的毁灭,毕竟临高实际上可以依靠的只有这五百多人,权力斗争与利益冲突一定要被规范与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否则有人借助元老的天赋权力不断的进行渲染煽动,其后果不堪设想。必须尽快加以遏制。

    虽说如此,给辛无最安排什么样的新岗位却是个相当头疼的问题,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一堆文件上面,其中一份是洪璜楠呈送的开设元老俱乐部的申请。这件事洪璜楠已经向他提了好几次,不过他一直觉得迫切性不大――毕竟办公厅已经建立起了特供体系。再者在发动机行动如火如荼的过程中浪费资源搞这种骄奢淫逸的玩意也不大合适。特别是某些“服务项目”让萧子山觉得不太适应――他还下意识的觉得元老院应该保持某种“禁欲主义”的“伟光正”形象。

    不过眼下倒是的确需要“面包和马戏”,来安抚元老们被挑逗起来的躁动情绪。萧子山想,此人倒也是这方面的人才,可以放在这里一用,顺便还可以继续榨取他的人肉计算功能--东门市这个办公地点距离财政总监部可比高山岭近多了。老洪也是个相当明白事理的人。

    出于谨慎,他决定给马甲打一个电话,当初审理黑之四人案件的时候他是主要的法学方面的顾问。就给辛无最换个工作的事情向他咨询下。

    不过马甲却不在办公室,他的秘书说今天是杨继红案开庭的日子,马甲亲自去东门市法庭了。

    马甲此刻正在法庭的法官办公室里休息。从审判庭出来之后只觉得浑身轻松。虽然他在法庭的旁听席上待了整整大半天时间,已经有点腰酸背痛的感觉,但是心情却很愉快。

    对杨继红的审判终于结束了――虽然正式的宣判要到下一次开庭,但是总体来说,整个审判过程比他预计的要好得多。堪称一次完美的普法表演。

    这次案件的审理,贯彻执委会的“不宣传不隐瞒”的方针,在东门市简易法庭举行公开审理。按照正常程序,事先在公告栏内进行了公告。

    虽然贯彻了“不宣传”的原则,杨继红案只在《临高时报》上做过简单的报道,对澳洲人的体制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二名当事者都是元老的“枕边人”,因而对元老会如何审理此案保有浓厚兴趣的不乏其人关心澳洲人一举一动的临高县的旧富新贵们,中上层的归化民们和对有着切身联系的生活秘书们依然注意到了开庭的布告。因而最终开审的时候,法庭虽然没有象上次审理破坏军婚案那样盛况空前,旁听的人也占满了三分之二的座位。

    马甲在仲裁庭的会议上要求法学会的诸位全力贯彻“依法治国”,强调“程序流程完全合法”,因而在这次审理中每一步都是完全按照《刑事诉讼法》草案来进行的。有关人员出庭的时候,还加上了向“元老院和人民”宣誓的环节。

    为了贯彻新法律“重物证,轻口供”的原则,马甲专门安排了让由归化民学员担任鉴证和法医方面的证人出席作证,现场演示说明证据的环节。

    很显然,尽管旁听的归化民和土著们并不太能理解这些东西,但是他们对此流露出极大的兴趣。验尸和物证环节在古代社会的衙门审案中同样有,但是限于技术和观念还是非常粗糙的,近乎走过场。审案主要是靠双方和证人的口供。获取口供往往成为审理中唯一的目的,为此不惜大量动用肉刑,不仅犯人免不了惨遭荼毒,无辜的证人因为证言不能合乎主审官员的心意,一样会遭到拷打。

    相比之下,澳洲人审案虽然也有口供和人证,但是关键却在物证上,通过检察官的描述逐渐形成完整的案件脉络,并一一用物证证明,环环相扣,即严谨又清晰。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马甲对今天的审理很是满意。整个审判过程完全符合法律流程,各方表现也很到位不论是新做得大宋款式的法袍法帽,重新装修过堪称庄重肃穆的法庭,满口“新话”的归化民法律工作人员……这其中姬信的表现尤其出色控方是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起诉,由于证据确凿的关系,他在辩护的时候没有采用无罪辩护,而是在“事出有因”上做了文章。不仅传唤了多名归化民证人,还宣读了好几位元老签名的证言,来证明林小雅的死固然是个悲剧,但是其自身的行为也是最终发生这起案件的重要原因,因而杨继红是情绪失控之下的“激情杀人”,恳请法院在量刑中予以考虑。

    辩护词不但论据充分,而且他悲戚的面容、悲悯的言辞更是激发起了在座不少归化民和土著的同情心。当他完成总结陈词之后,被告席上的杨继红泣不成声,旁听席也一片唏嘘之声。个别感情丰富的女性已经泪流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