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九十四节 谁在帮助黑尔

《临高启明》 第二百九十四节 谁在帮助黑尔

    德川幕府锁国使来自日本的硫磺货源已告断绝,只能依赖于北台湾的少量供应。然而向淡水当地原住民收购加工硫磺的生意一直都由华商经手,西班牙人认为经济上很不合算。而且自从澳洲人台湾岛的南部建立一个贸易堡垒之后,也开始大肆收购硫磺,华商们很快就被交易信誉好得多,又能提供更多贸易商品的高雄吸引过去了。这使得西班牙人的收购状况每况愈下。

    虽然萨拉曼卡总督已派出信使,命令驻扎在基隆与淡水的殖民军队以武力夺取硫磺产地,控制硫磺贸易。为此不惜运去了援兵和大量新式枪炮和弹药。但远水难济近渴,黑尔只能尝试着开源节流,前者是设法用木炭煅烧黄铁矿制造硫磺,至于节流,那就是除了碾成细粒,用作枪支发射和雷管传火的一号黑药外,其它黑火药都采用硝八炭二的无硫配方。

    “把库存的一号火药全调拨去装填引信和火炮拉火管。一定要保证炮兵的装备供应,你已经听到我对侯爵殿下说过的话了,”黑尔继续对水手跟班作出指示“在新的混药筒安装到位并开始运转之前,暂停枪支火药的供应。”

    “可是已经制造了那么多步枪。西班牙人会――”

    “马科斯,你需要继续加强专业学习。首先按我的标准,那只是滑膛枪,不能算作步枪。第二,那不算是我们制造的。我们只是对西班牙人从军械库里翻出来 的旧火绳枪略作改造,换个枪机,重镗下枪膛。皮拉尔上尉倒是缠着我要给他设计新的骑兵手枪来着。不过那些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玩意,不可能成为改变战争局势的砝码,和大炮相比它们什么都不是,火炮才是真正的战争之神。”

    走出火药生产车间,马科斯试图劝说他的恩主再去视察淀粉工场。

    “昨天去过,”黑尔显得不屑一顾,“我看不出今天有什么再去的必要。”

    “那班中国人要么是根本不会干活,要么就是在故意偷盗原料,我认为前一种可能性更大。把库存的玉米都糟蹋一空,搞出成堆只能充当肥料的垃圾,结果才做出来那么点淀粉,喂耗子都嫌少。现在他们又开始糟蹋我们的红薯――”

    “得啦,我知道那几个福佬原本是做葛粉的。怎么,没听说过葛粉?马科斯,你是个连日本菓子都没吃过的可怜人。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从前干的营生就包括了用红薯制取淀粉来冒充葛粉。我安排给他们的工作对他们而言是本行。当然,少不了我的指导,还有你的监督。这儿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黑尔露出故作神秘的微笑,“我发现了新的货源,来自你绝对意想不到的地方。现成的优质淀粉,足够我制造出炸平一整座城市的炸药。

    “是,先生。”马科斯咽了下口水。他来自21世纪,对这日本人的所作所为没有神秘感,但是此人身上燃烧的狂热感却时时让他感到害怕。

    “还有,您的未婚妻昨天询问我,您大概什么时候会去找她,”马科斯迟疑了下,“我感觉她很想念您……”说着他拿出了一个中国绸做得手帕包裹着的信件,“这是她让我转交给您的。”

    “我没有时间。”黑尔皱着眉头,没有接那个手绢包――他的双手乌黑。

    “可是,先生――”

    黑尔知道自己的助手想说什么“未婚妻”怠慢不得。

    这位西班牙人准备塞到他床上来得贵族私生女,他从精神到**对她都毫无需求,但是“未婚妻”出身高贵,不仅象征着自己被菲律宾的西班牙缙绅所接纳,视为“自己人”的标志,也代表着新西班牙乃至半岛贵族对自己的认可,过于漠视的确是不大妥当的。

    “好啦,我亲爱的马科斯,不管是哪个时空,娘们们总是多愁善感,我们有的是事情要做,她要见我干什么?难道要我到她闺房楼下去给她弹曼陀铃吗?我哪有这个时间。”他想了想,“明天早上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会准备好一封回信的。”

    “好吧,先生。我建议您再准备一份小小的礼物。”

    “马科斯,你说得太对了。你的血管里一定流着西班牙的人血。”

    “愿为您效劳!”

    “不要谈娘们的事情了,我关照你安排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你确保无人知晓?”

    “我保证。我亲自带着您的学生和仆人们去得。他们都是最可靠的。”

    所谓黑尔的学生和仆人,是他亲自挑选和训练的一群人。有日本人、有华人,有本地的土著,也有混血儿。他们构成了黑尔的“核心圈子”。

    黑尔点头。菲律宾的西班牙达官贵人们有一种病态的危机感,时刻都感到中国人、荷兰人和英国人企图要来夺取他们的殖民地。他明天要见的这个人虽然已经声望不复从前,但若是让西班牙人知道他居然悄悄的来到马尼拉,势必会引起无穷的猜忌,而自己和对方的合作也就彻底泡汤了。

    “看来我们过于轻视了这日本小子。单枪匹马的还能拉起一批人,趁我们没在意,居然在菲律宾搞得这么热闹。”

    对外情报局的机要会议室仿照政保总局的样式,窗户都开在靠近天花板的的墙上,并且这会儿都紧闭着。室内的温度让人汗流浃背,但是来参加联席会议的各部门代 表们全都默不作声地翻动着文件夹,阅读关于马尼拉的近期情报剪辑。即使有人发出一两句议论或开点玩笑,也因为无人回应而迅速沉默下去,屋里的气氛就像接近了冰点。

    “这个材料信不得,”王瑞相啪地一声合上文件夹,丢到面前的桌上。

    “别的不说,数字都对不上。小日本的所谓工厂一个月能拿出多少产品,炮弹、引信、火药的月产量数字,前前后后出现了好几个,没两个是相同的。”\

    “对,因为数字都各有其出处。有的是黑尔口头报告给西班牙官员的,有的出自殖民地政府接收和调拨军火的记录,有的是依据马尼拉工厂消耗原料的报告估算出来的,报告后的注释里都列出来了。准确性值得讨论,但不能简单地一概否认。”江山说。整日泡办公室的生活使他面容削瘦,眼窝深陷,眼神倒显得越发锐利且咄咄逼人,“把这些数字对照起来看,无疑黑尔对西班牙人吹嘘的产量很有水分。不过即使挤掉水分,以17世纪的标准,这个半机械化军工厂的产量已经超过欧洲的那些手工工场。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毕竟菲律宾离我们比欧洲近得多。”

    “产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有人表示了看法“如果黑尔给西班牙人造的都是球形实心弹,就算他月产几千发也无所谓,但既然这小子能给滑膛炮拉膛线,能造带触发引信的开花弹,还建造过潜水艇,总之给白皮们的武备水平带来了质的飞跃,那就绝对是另一回事。”

    “飞跃?撑死了算蹦跶了两下。”王瑞相嗤之以鼻“我不相信这小子赤手空拳地能搞出什么近代化的武器弹药。连必备的仪器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没有圆锥量规和角度规,他怎么加工出合格的圆锥形弹体?没有温度计和湿度计来测量控制温度、湿度,他怎么合成雷汞,就不怕把自个儿给炸死了?”

    “这些他都有。或者说,黑尔都弄得到。”

    “从哪儿弄?谁会为他提供精密仪器?”

    “西班牙人或者说欧洲人。当然,还有我们。”午木的语调很平和,却立即吸引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那里边包含着好奇、惊诧,或许还有一丝恐惧。

    午木显然已经做过准备,好整以暇地从卷宗袋里抽出几张纸“政治保卫总局与海军最近联手挖出了一个潜藏在东南亚公司内部,针对元老院财产的犯罪团伙。根据初步的审讯结果,团伙组织者都是曾属于诸彩老匪帮,后来向我们投降的成员,还有多名归化民干部涉案。起初以为这个团伙主要的罪行是盗卖配给商船自卫使用的南洋式步枪、手枪、打字机以及火帽、弹药等等,后来发现各种仪器工具也是他们下手的目标,包括磁罗经、温度计、干湿计、气压表、六分仪、航海计算尺和绘图工具,甚至连螺丝起子都不放过。这些被盗物资一般都以受到风浪、海盗袭击损坏、遗失,或是在港口遭当地人偷窃的名义从设备登记表中注销掉。武器的买主有海盗,也有一些东南亚国家的王朝官员。至于仪器,感兴趣的主顾基本上是欧洲商人、船长。凑巧的是,记录显示两次在马尼拉港停泊期间,东南亚公司所属的美富、利顺与图南号商船都不幸被窃贼光顾,都丢失了航海仪器,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