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九十八节 易货贸易

《临高启明》 第二百九十八节 易货贸易

    根据观测到的误差,黑尔重新微调了俯仰角和方向角,其他各炮也都进行了相应的微调并装入实弹。

    “保罗先生,似乎这大炮并没有像你说得这么准确。”在另一旁同样拿望远镜观测的郑芝凤看到炮弹落点后有些不满意。实际上这些火炮能在如此远的射程上能打出这样高的精度已经是本时空破天荒的事情了,郑家花费巨款从英吉利和澳门的葡萄牙甚至马尼拉的干希腊商人手中购买的红夷大炮差距大得惊人。只是他已经见识过澳洲人的火炮威力,黑尔的射击就显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这叫校射,实际上火炮校射就是第一发炮弹打出去后,因为炮膛温度,操作手法,击发力量,诸元计算,天气条件等各种因素很难首发命中,校射的目的就是为了修正火炮的射击诸元,使以后发射的炮弹都能准确的击中目标。”这些从没听过的专业术语在黑尔嘴里冒出来确实雷翻了郑芝凤。对于当时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放炮就是把炮口对准敌人的大概方向,拿个火绳一点而已。所谓的炮术很少有人关心,更少人真得懂。

    “第一炮就能击中目标,要么是上帝的意愿,要么是制导……”黑尔止住了话头,望着一脸茫茫然有些翻白眼的郑芝凤,不免觉得自己在明珠暗投,继续说道“事实上一般的经验为了保险都要经过两次试射来确定中间的误差量,然后根据误差量很容易补偿修正射击诸元的;如果场地环境、火炮性能较熟悉,也可以只进行一次试射,就像现在。”

    从一大堆陌生的名词中挣扎出来的郑芝凤问道“你的意思是,此刻肯定能打中咯?”

    黑尔自信脸上浮出一丝冷笑“我们拭目以待。”

    一声令下,六门火炮喷吐着丈长的火舌将炮弹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推出炮管砸向目标,望远镜里三四秒后土丘上扬起几团火光,随后几秒又传来几声闷雷般的声响。

    “竟然是开花弹?”郑芝凤心里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不仅炮弹多数命中,而且还是能爆裂的威力巨大的开花弹!难道这就是传闻中澳洲所用的开花炮弹,威力果然非同一般,最难得是如此精准!

    在目睹了澳洲人用榴弹射击舰队摧枯拉朽一般的威力之后,郑芝凤对这种武器推崇备至――不过他没有指望从黑尔这里得到这种“大杀器”。

    明末已经有欧洲的榴弹流入中国,但是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榴弹的威力很小,在海陆战斗中都不起主要作用,因而并不受人重视。直到澳洲人使用的装填高密度黑火药的榴弹的出现,才使得开花弹变得闻风丧胆。

    “没错,榴弹――或者开花弹。”黑尔说,“虽然在陆战中威力有限,但是海上战斗,一艘木船一旦被击中,其效果远胜几十发实心弹。”

    “凤先生,这次的货还满意吗?”黑尔脸上带着些许微笑但声音依旧是很冷酷。

    “非常满意,你保罗做事从不失信于人。”郑芝凤从震惊和臆想中回到现实;

    “我们的交易?”

    “分文不少,我郑某也说过,只要你的货好,你的银子一分都不会少。”说着让人抬过来两口大箱子,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黑尔的眼中飕然亮起一丝精光,用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感受着银子冰凉的质感,然后合上箱盖叫人抬走说道“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六门大小炮每门炮除相应的实心弹外另配20颗开花爆裂弹,我会留下炮表和并且教习你送来的炮手,直到他们全部学会为止。”

    “可惜少了些。”

    郑芝凤盘算着,如果自己新近建造的三桅大船上装上这样的大炮会对局面有怎么样的改变。莫说对上郑彩兄弟、刘香的福船、广船,就是澳门的红毛夷人的大夹板船也一样灰飞烟灭!虽说澳洲人的船能无风自行,自家有这样的炮起码能在相对平等的水平上对战,而不是沦为海面上的活靶。

    饥饿行动之后,郑芝凤一面重整残余的船只,用当年的木材突击建造大福船用来弥补贸易船的缺口,一面在金门岛重设船厂,不惜重金收购干料,开始建造新得专用战舰――这些战船的母本就是许可在中左所新船厂发现的那些未完工的改进型福船。这些船只是当地船匠针对欧洲船只的优点进行改进的结果。

    黑尔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着说“恕我直言。如果你把我交给你的这些火炮继续安装在你的那些木盒子上的话,你依然不是澳洲人的对手。”

    郑芝凤一震,虽然他很想反驳黑尔的话,但是郑家的船队在围头湾上一败涂地的惨状使得他无言以对。好不容易他才说道

    “红毛夷人的船,我们也有几艘,一样敌不过澳洲人……”

    “他们的船是吃亏在炮上面,安上我的大炮,总还能和澳洲人周旋一番。您的那些木盒子――我奉劝你不要再造了,早早拆掉当柴火烧还比较核算。”

    “你的意思是?”

    “你造得那些中国船,不管它叫什么名字,我都仔细的观察过。作为贸易船或许不错,但是当战舰非常的不合适。它们没有甲板,重心也太高。火炮难以布置。你的那些船只能布置三四门大炮。形不成齐射的威力。”

    “要建造西洋船只,我没有通晓西洋船技的匠人。”郑芝凤说,“我有足够的船料,也有很多工匠,即使同时开工建造十艘船只都不在话下。”

    “您觉得在马尼拉港口里看到的双桅船怎么样?”

    “很好,可是您不觉得太小了些么?”

    “澳洲人舰队进攻漳州湾的时候大部分是这种轻快的小船。它们比起您的那些木盒子当然是太小了。但是它们的速度很快,足够和澳洲人的巡逻船相匹敌。而且它小小的身躯上也能安装四门大炮。”黑尔做了个手势,一个他加禄仆人端来一杯红酒,“您应当见识过澳洲人的巡逻船。”

    “是的。不过他们是无力对抗澳洲人的大快船的……”

    “这个您不用担心,只要您愿意,我很快就会造出更大的战舰,足以和它们对抗。当然,也会卖给您。”黑尔气闲神定的说道。

    郑芝凤的眼睛都亮了。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不过是画饼充饥而已。虽说如此,那些轻型小船配上黑尔的大炮起码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黑尔笑了起来“您真是第一流的生意人。”他把空酒杯放下,“您的安海船还要来马尼拉么?”

    “我没猜错的话,您的侄子郑森还有郑彩兄弟也会派船到马尼拉来――毕竟这是你们剩下的最大贸易渠道了。”

    “还有日本。”

    “除非您派出舰队去日本把澳洲人的势力铲除,否则我看不出在对日贸易上你们还有什么优势可言。这个暂且不论。我想您一定愿意独占马尼拉的贸易――至少也得把那些讨厌的亲戚排除在外。”

    郑芝凤瞪大了眼睛如果能将这二家竞争对手排除出马尼拉贸易,失去了财源的郑联郑彩兄弟和郑森很快就会衰落下去,收拾他们就易如反掌。

    “您的条件是……”

    “您要派出足够的船只来马尼拉,在贸易季,每个月至少应该有四到五艘安海船抵达,越多越好……”

    “这怎么可能。”郑芝凤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西班牙人哪有这许多银子来买我的货物。”

    “西班牙人没有,但是我有大炮,或许将来还有战舰。”

    “您是说,”郑芝凤有些意外,吃惊的问道,“我可以直接用货物来抵偿船炮的价值?!”

    “没错。”黑尔说,“当然,具体是哪些货物可以抵偿,要由我来决定。”

    “只要不是太冷门的东西。”

    “您大可放心,我要得东西都是很容易筹措到的。”黑尔从口袋里抽出一页纸,“这是具体的货物名单。”

    郑芝凤接了过来。纸上罗列的货物果然都是普通的东西。林林总总有上百项之多,有的郑芝凤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最主要的是生铁、铜料、铅、水银和各种金属。

    “东西不难。不过这些都是冷货,您要了之后卖不起价……”

    “呵呵,我亲爱的朋友。您的观念自始至终还是一个商人。”黑尔笑了起来,“我的财务问题您不用担心。您提供的货物越多,我就越能给您供应更多的武器和船只。当然,丝绸、瓷器和杂货之类您可以随意运销。”

    “好,一言为定!”

    “最后,我还需要更多的人口――他们也可以算做一种货物。”

    “人口?”郑芝凤迟疑了下,“您不知道西班牙人很忌惮华人移民么。”

    西班牙人在整个菲律宾殖民史上对中国移民始终是抱着猜忌又不得不接受的态度。而这个时候距离万历年的所谓“华人暴乱”才不过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