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零六节 金门岛上的买卖

《临高启明》 三百零六节 金门岛上的买卖

    “那么我只好很遗憾地通知你,根据元老院的命令,目前对厦门,金门,安平等围头湾周边地区执行贸易封锁,禁止一切贸易船只进入该地区。念你们不知道该项命令,这次不加处罚,马上去其他港口吧。否则第二次拦截到就是没收船货了。”他看了看航行证,“你们领取航行证也不少日子了,也没有不良记录,应该知道元老院的规矩。”

    刘德山只好唯唯称喏,到围头湾发个小财的希望是破灭了,不过贩盐也是顺路的事情,能做自然好,不能做也不碍事。

    巡船的军官又嘱咐了几句,回到巡逻船的甲板上,船上水手正要撤开缆绳,忽然从船舱中出来一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军官,在澳洲水师军官的耳畔耳语了几句,那军官点了点头,又重新上了东山居的甲板,将他们带到尾舱。

    “你们可以去围头湾贸易。”军官对正在狐疑的刘德山和陈华民说,“不过――”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刘德山赶紧分辨道,“不敢违了元老院的旨意……”

    军官笑道“叫你们去你们就去,怕什么?只是你们去了之后,回程要到香港的航海贸易局来汇报你们的所见所闻。”

    刘德山双腿一软,这是要自己去做探子啊!他暗恨自己不该贪图小利,想出去厦门卖盐买洋货的主意。这事情要是给郑家知道了,自己不但船货保不住,连带着小命都不保――搞不好还会祸及表弟和手下的管事、水手。那真真是罪孽大了。

    他急得满头大汗,话也说不连贯了“这个,这个,小的不去了……不去了……”

    “不去?”军官说道,“太可惜了,只要肯去,就给你的航行许可证免费延期十二个月或者免费升级为甲级许可证。”

    目前东山居号申请的是乙类证,只能在中国沿海各口岸航行贸易,最远不过到大员、高雄、济州岛,要去日本、琉球、马尼拉等地,就要申请甲证件,自然使用费也高得多。

    刘德山一听可以免费升级到甲证,顿时来了精神,口齿也一下清楚起来“既然是元老院的命令,小的一定竭诚报效,万死不辞!”

    刘管事在旁暗暗着急,这种当探子的事情如何沾得!正要出言阻止推脱,却被陈华民拉了一把。

    陈华民见两人说话已毕,这才问道“若是郑家的人问起澳洲人的种种事迹……”

    “你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好了,不必隐瞒。”军官说道。

    望着巡检船驶开,往着南边远去后,东山居号重新升起三面主帆,继续往北面开去。

    刘管事在舱室里不住埋怨这种事如何做得?刘德山也觉得自己稍嫌孟浪,倒是陈华民不以为然

    “郑家如今四分五裂,围头湾里的局面能不能挨到明年还未尝可知。咱们去做买卖,又不用特意打探什么,只要听着看着就是了。免费升级的事小,现在帮澳洲人一点小忙,将来这海上的生意就更做得。”

    “这倒是,澳洲人办事待人最实在!”刘德山连连点头,“给元老院效力,决计不会吃亏。”

    刘管事放心不下,还是和王澄绨商议了下,关照伙计水手要严加保密。

    东山居号往北航行了两个多时辰,东山居号终于抵达围头湾。

    陈华民站在船边,呆呆地望着围头湾无语。

    过去这里的船只进出频繁,到处可见帆影,各个港口更是樯橹林立。现在却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海面,除了少许渔船还在捕鱼之外,航行许久,竟未见一艘大船进出。岸边也不见船只停泊。

    王澄绨问道“纲……船长,我们去哪里下锚?”

    这倒问住陈华民了,过去从事沿海贸易的船只都是航向中左所或者安平的。但是现在情势完全不同,他已经从澳洲人的《船头纸》上知道围头湾里原先郑家的势力四分五裂,安平、金门、中左所等各处各有原先郑家的将领亲族把持,他们之间互不通声气,虽然危机关头没有互相攻杀,显然关系也不和睦。

    倒是刘德山成竹在胸,关照直航金门岛――他要去和郑芝凤做买卖。

    郑芝风依然是郑家最大的实力派,比郑彩郑联兄弟实力要强得多,更比郑森强。不过郑森有官府撑腰,郑联郑彩兄弟坐拥厦门岛,控制了九龙江河口区,都可以比较方便的获得内陆供应的各种货物,相比之下只控制大小金门岛的郑芝凤在获取货物上就有相当的难度围湾里的各方为了扩大财源,打压对手,虽未互相封锁贸易商路,但是在各自控制的地区的交通要道上却都设了卡口,对己方买卖的仅仅是过路的商品征收厘金。

    福建山多地少,可以通行大宗货物的道路有限,陆上交通被人卡住,郑芝凤的贸易商品成本就比别人高得多。

    既然眼下自己实力有限,外面澳洲人虎视眈眈,彼此兵戎相见总不是良策,郑芝凤就把获取商品的主要目光放在沿海贸易上,为此不惜派人去各地宣传愿意高价吸引从事沿海贸易的船主驶往金门。

    随着东山居号距离金门越来越近,围头湾里冷落萧条的气氛也愈发明显,驶过的小岛过去都有人烟,现在全成为一片瓦砾,房屋只剩下烧得焦黑的断垣残壁,栈桥几乎全被烧毁,只留下一根根烧焦的木桩孤零零的矗立在起伏的海水中。

    料罗湾的惨状更是触目惊心,这里原本是郑家船队的主要停泊场,在围头湾大战中遭到了舰队的主要攻击,大火一直烧了48小时才熄灭,停泊在这里的数百艘大小船只全部被烧毁。虽然已经过了将近半年,水面上依然可以看到烧毁沉没在岸滩上的船只残骸,焦黑扭曲不计其数。

    几个人目睹眼前场景,不由得心生敬畏之情这真是摧枯拉朽。

    正在感叹间,只见悬挂着郑芝凤旗号的一艘小艇已经从岛的一侧驶出,前来引水靠泊。东山居号落下大多数船帆,低速尾随航行,直到新建的码头旁抛锚停泊。

    看得出码头完全是新建的,不论是房屋还是栈桥都是草草相就。郑芝凤对大小金门岛进行了重新设防和建设,料罗湾因为沉船太多,清理不便,干脆完全废弃。

    码头上一副百废待兴的摸样,砖瓦木料堆得很高,一排货栈正在兴建之中,工人来来往往,很是热闹,倒给这荒芜寂寥的海湾平添了几分生气。

    只是港湾内的船只却不多,只有十来艘船只停泊。悬挂的也大多不是郑家的旗号。在和上船来得郑家头目闲聊里才知道为了防止澳洲人的突然袭击,郑芝凤手下的船只大多停泊在大金门岛的北面海域,这里只让外来的商船停泊。

    “来得商船却是不多……”陈华民故意说道。

    “原先倒来了不少,最近髡贼在搞封海,十艘能进来一艘就不错了。”头目苦着脸,“你们没有遇到髡贼的巡船?”

    “遇到倒是遇到过,我们说去上海做买卖,他们就去了。”

    “那还算运气。”头目说道,“你们能来金门,就能小小的发一笔财了。光这些盐就有得赚了!”

    澳洲人和郑家开战之后,原本的食盐贸易已经完全停顿,加上最近开始的海上封锁,闽南地区原本就是食盐匮乏地区,要靠外地输入,如此一来食盐价格就暴涨起来。

    郑芝凤开出的盐价相当不错,刘德山进得是澳洲人控制的海北盐场的盐,原本就是不纳官税的廉价“私盐”,运到这里销售,毛利竟然翻了400%――虽说食盐的单价很低,赚钱有限,但是利润也足够支付这趟的行船开销了,接下里的买卖就全是净赚了。

    刘德山笑得嘴都要裂到耳根了这趟买卖真值!当下说了一车的好话,除了头目应有的好处之外,照例又包了红包给码头上的各路相关人物“掌秤的”、“签子手”、“仓级”……

    卖掉了食盐,郑家头目又将东山居上的货物都验看了一番但是看到东山居上装得各色货物,头目不禁面露失望之色船上的主要货物是糖,福建原本就是糖产地,郑芝凤手中有大批的糖货,并不缺乏。

    刘德山知晓之下,立刻提出愿意收购这里的福建糖货。头目大喜,当即表示愿意给出一个优惠的价格。金门岛上的糖货主要是红糖、黄糖和黑糖之类的粗货,白糖、冰糖之类的细货有限,但是价格却不怎么便宜,粗糖的均价和澳洲人最低等级的雷州白糖差不多。白糖冰糖更是价格高出许多,而且质量远不及澳洲人销售的雷州糖货。

    但是即使这个价格,运去江南依然是有利可图的,最不济运到大员卖给红毛也可以赚一笔。东山居上的食盐即已卖空,舱位用来运载额外的糖货就是顺便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