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二十七节 与小姨子重逢

《临高启明》 三百二十七节 与小姨子重逢

    却说那林铭躺在床上四仰八叉好不舒坦。那姐儿穿着薄纱的裙子,酮体若隐若现倒是比直接**还诱人几倍。林铭觉得自己像一匹宝马,姐儿就像那骑士在自己身上快意驰骋。忽而上下挺动,忽而用腰画圈。林铭只举得全身舒泰,下体酥麻难耐,竟又有要“出货”的迹象。

    林铭也是欢场老手,家中妻妾又多,自诩是百战金刚,哪里想到这髡贼的行院至淫至邪,许多花样都是闻所未闻,还没办正事就弄得他欲仙欲死――刚才的冰火五重天到了三重自己就受不了了,立刻交货。

    好在他半年多不知肉味,“存货”甚多,姐儿稍一逗弄就重振雄风,再次上马。他憋得久了,不动荤腥还好,一动便不可收拾,一钟结束,意犹未尽,又加一钟。

    林铭正在酣战,突然听到楼内有大批人马的急促的脚步声,又有人声吆喝。他顿时一个激灵莫不是髡贼知道了自己身份,正在抓捕。顿时止住姐儿,将她从身上推了下来。自己三下五除二换上衣服,姐儿不解问道“官人何故停下,奴婢侍候的不好吗?”

    林铭没时间理她,穿好靴子打开窗缝定睛一看。屋外被髡贼团团围住,警察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盘问。林铭暗暗心惊,看样子这是全城大索了,这么大的阵仗总不会是为了几个毛贼。他愈想愈担心,有心立刻逃走,却见外面的士兵们火铳在手。不论是跳窗还是爬墙,还没落地就要被人打成筛子。

    再说自己就是跑了也没用,买钟点的时候他已经登记了身份证,警察只要一查客簿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还费这个劲干吗?

    见他如此惊慌,姐儿也是一惊,起身披上袍子,开窗望去见只是警察放心下来。对林铭说“官人不是本地人。休怕,不过是警察查房,我家是正经营生。每月按时交税按时体检无事的。官人带了行谍没有?就是身份证。”

    林铭道“带是带了,就怕皂隶刁难。”

    姐儿笑道“这琼州府不比大明地界,警察从不骚扰小民,只要是奉公守法之人,绝不难为。官人且喝杯茶压压惊,待查房过后再付**。”林铭点头称是,姐儿倒了一碗茶与林铭。两人坐定在床边吃些点心干果。

    一会果然有警察来敲门,姐儿当即开了门。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只听男人吆喝道“临检,证件都拿出来!”

    林铭有了姐儿的吩咐,拿出身份证来。见那姐儿也从袍子口袋里取出张“黄票”来。林铭正要仔细瞧瞧这“髡贼做公的”如何办事,男警背后却转出个年轻的女子来,亦穿着警察的衣服。林铭一见,顿时吃了一惊

    这不就是自己千辛万苦跑到临高苦苦寻觅的小姨子么!

    只见她已经脱去了少女的青涩之感,完全是成年女子的样貌,不但较之于过去更高,身材也更加丰满结实,黑色的髡贼“公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线条,裙下露出的小腿上裹着假髡女子常穿得白色袜子,头上是黑色圆软帽,帽墙上缀着银色的星星。这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林铭一时间竟呆住了。

    李永薰的目光转过来,看到林铭也愣了一楞,二人赶紧错开目光。林铭已然肯定来得女警就是小姨子!

    他呆呆的站着,看着小姨子察验黄票,又问了姐儿几句话,还查看了房内设施――这房间甚小,除了一床、一椅一柜之外几乎别无他物,一眼就望到底了――便退了出去,临行出门之前,又望了他一眼。

    这一望,情绪复杂,林铭心绪纷乱正在发愣,却听姐儿招呼道

    “官人!官人!”

    林铭这才醒悟过来,赶紧一笑。

    “真吓死我了,”姐儿拍了拍胸口,嗔道,“官人你一下就呆住了,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奴婢还以为……”她顿了顿,“还以为您身体不爽呢……”

    “我没事,”林铭掩饰道,“我最怕做公得了……”

    姐儿吃吃的笑了起来“看官人的气派,倒不像这般胆小的人呢。”

    林铭干笑了几声,暗道好险!刚才自己的表现十分失态,万一那男警起了疑心,可有一番饥荒可打得。不过他也暗暗吃惊,警察果然没有半点啰唣要在大明治下别说县里的衙役,就算是自家带队办案查店,店家不拿出点“草鞋钱”,客人不拿出点好处来,少不得要找个理由抓回去“好好款待”一番。髡贼“做公的”竟然如此清廉――难道他们都喝西北风么?

    再者自家的小姨子好歹是军户世袭武职,怎么会甘愿操如此的“贱役”?李永薰的小小理想林铭也不是不知道,那就是当个真正的锦衣卫。当初她还在自己家里穿上自己的公服臭美过。怎么就这么投髡了?

    狐疑归狐疑,林铭见大索的对象不是自己,李永薰虽然当场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叫破,显然心中还有情分在,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心中稍稍安定。

    但是继续鏖战的兴趣却是没有了,正要洗个澡换衣服回去。姐儿都是玲珑心肠,见他意兴索然,立刻跪在他双腿之间俯下身去,林铭只觉得下体一阵酥麻,立刻又来了兴致。

    忽然墙壁上铃声大作,姐儿起身道道“官人稍坐,这是在叫我们去问话呢,一会奴婢就回来接着伺候。 扰了官人的兴致,一会店里定然会补钟的。官人宽心。”

    林铭见姐儿出去,他微微打开房门,见外面警察已经退去,只有姐儿和龟奴在走廊里奔走。虽然李永薰没有当场叫破,但是一别多年,她又投了髡,不知底细……想到这里他的心又悬了起来。自己是锦衣卫试百户,这点小姨子是很清楚的,自己到临高来,李永薰不会以为自己是来寻访她的,必然是认为他是来刺探髡贼军情的。

    万一李永薰被髡贼迷了心窍,把自己举发了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他汗毛直竖,想要起身结账就走,再一想自己自到临高,步步都有登记。自己住在哪里,在哪里做事,髡贼的“警察”一查就知。这临高处处都要证件,住店要身份证,找活要就业证,连来妓院都要登记身份证,想立刻隐姓埋名躲起来竟是不能!

    不过再一想,刚才李永薰的目光中虽然有惊恐,尚有情意、关切和担心的成分在内。自己和老婆对她不薄――何况林铭也知道她对自己曾经也有过那么一丝好感,二人颇有些**。有这些情意在,总不至于太过绝情吧!

    只要她肯为自己隐瞒,自己在临高便还是安全的。下一步就是怎么再和她接触,说服她逃回广州去了。

    林铭想到这里,心已经定了下来。这时姐儿已经回来了,笑嘻嘻的蹲了一个福“扰了官人的兴致,柜上说了,给官人免费送半个钟。奴婢一定好好的服侍官人。”

    李永薰所在的清查风俗业区的这一队没查到什么可疑人物,午夜前就收兵回总部了。她是属于临时借调加班,填完行动报表之后就可以下班了――明日照例可以补休一天。要在平日,李永薰赶紧就要回宿舍睡觉了。然而她却回到了户籍处。

    户籍处里灯火通明,还有一些人在忙着处理公务。值班警察见她回来不由纳罕。

    “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明天又休息。”李永薰解释着。

    “一点之前必须下班……”

    “好,我知道了。”她连连点头。飞也似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推着手推车的工作人员给她的杯子倒满红茶。李永薰的手捂住自己的面孔,撑在桌子上好几分钟没有动。

    和林铭猜测的一样,李永薰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林铭。尽管他穿着一件宽袍,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表姐夫。

    林铭的出现,在她原本还算平静的心底投下了一颗石子。激起了许多纷乱的涟漪。她对这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表姐夫原本是颇有好感的,更别说他还有“锦衣卫”的加成。虽然碍于礼法,不能公然表露,但是对表姐夫偶然的“吃豆腐”行为也并不反感,相反,有时候还故意**,耍弄些小儿女情态来勾引这姐夫。

    然而往日不同此时。现在她既已为澳洲人当差,表姐夫却还是大明的官。林铭此刻突然在临高出现,不问可知是为了澳洲人而来。林铭是佛山的锦衣卫,她知道锦衣卫的办事规矩,打探军情都会选调本地锦衣卫人员。他此来临高一定是为了打探澳洲人的军情,恐怕来打听军情的还不止他一个人。

    联想到最近的大搜捕――她虽然不知道具体案情,但是从出动警力的规模和次数,对审讯口供的需求急如星火就知道上级对这案子非常重视,表姐夫会不会和此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