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二十九节 改装

《临高启明》 三百二十九节 改装

    如果能够调阅昨晚的行动纪录,那就一清二楚了,每个“客人”都要登记身份证的。可惜她作为外借的辅助人员无权查看昨晚临检的材料,也不能调阅“夜花”的客人登记册――只有治安处和刑事侦查处有这个权限。

    不过现在掌握的材料也已经足够了。李永薰心想,下一步就是找个机会去海兴号实地认证一下。

    林铭当晚因为发现了小姨子的下落,心情上佳,雄风大振,狠干了好几次,赠送的半个钟之后又加一钟,眼瞧着姐儿渐渐不支,自己的流通券大约快支撑不住了,才恋恋不舍的洗澡更衣走人。

    走到外面大厅,却见王兴隆已经在那里喝茶等候了,见他出来,含笑拱手道“林兄好是威猛!”

    “那里那里,”林铭赶紧自谦,“不知花销几何……”

    “不多。”王兴隆拿出账单来,林铭看了下稍觉安心,总算没有超过他的能力范围。要是换成在大明的行院,这点开销连姐儿的手都未必摸得到。

    两人各自付账,小六事毕又送来二张小小的粉色名帖,却是招待他们的姐儿的,上面书着花名和店名。背后又有三十天的月历,用红圈勾着不同的日子。

    林铭不解,行院的姐儿给恩客送名帖倒不稀罕,这背后的勾着的日子又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月事来潮的日子么?

    “这是她们休息的日子,勾了圈日子不能营业。这是法律规定。”王兴隆解释道,“自然有月事的日子也不能营业。”

    “想不到本地的行院还有休沐假。”林铭感叹。

    传统社会,除了官吏有所谓的休沐假之外,大多数行业的从业人员是没有休息天,最多在年末岁首休息几天。

    “这是澳洲人的规矩,各行各业,每个月最少要休息二天。”王兴隆说。

    “我们店里亦有这假?”

    “敢不遵守澳洲人定的规矩的人都去挖沙子了。”王兴隆微微一笑,“澳洲人最讲‘法制’。我倒觉得他们有些像史书里说得法家。明日就是我等的休息日,所以小弟才敢带兄台来此。不然明日腰酸背痛,神情倦怠,如何做得事情?”

    “原来如此。”两人一路漫游,因为已是深夜,街上行人稀少,路上他们被警察的巡逻队又临检了几次。午夜时分才回到店里,从后门开锁进去,王锦春还未睡觉,见他们回来,少不得又把王兴隆埋怨一番。王兴隆任她数落,只是笑嘻嘻的不说话。二人盥洗一番,换过衣服熄灯就寝。

    王兴隆年少无心事,发泄了一番之后又累了,躺到床上没一会就起了鼾声。林铭虽然身子乏了,却无法入睡。

    能够这么快得找到李永薰的下落让他喜出望外,而刚才的对视的一瞥又让他知道小姨子对自己仍有情意在。这让他带小姨子回佛山可能性大为增加。

    她既然已经成了“公门”之人自己要找她多有不便,但是她若要找自己,应该不难。

    只要能见到面,两人就可以计划如何从临高脱逃。他在这里几天,知道临高是来去自由的,离开琼州府不需要特意办什么手续,只要在上船前盖章销证就可以。这里每天都有船前往沿海各处,想回广州并不困难。

    只是,不知道她肯不肯来找自己呢?这点林铭有些吃不透。毕竟李永薰在临高已经二年多了,即能自由活动,逃走的机会相比也是有得,没有逃说明必有苦衷。

    于情于理,李永薰的“投髡”应该是迫不得已她是世代“忠良之家”的出身,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希望能“报效朝廷”,再者南京还有她的父母家人。

    所以林铭对说服小姨子跑路并不担心,担心的李永薰为什么不跑路,她到底有什么苦衷。

    林铭思索再三,决定乘着明日休息,在东门市几处地方留下锦衣卫的暗记――这套暗记他教过李永薰一些――约她暗中会面。他估摸着,只要她看到暗记,肯定会来和自己相会,毕竟她有深厚的“锦衣卫情结”,用这个暗记,不但可以通知她,也可以勾起她的“初心”来。

    第二天李永薰很早就起来了――她根本就没睡着,天快亮了才阖了一会眼,却梦回当初住在佛山林家,自己和表姐夫、表姐和几位“姨娘”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一一浮现在眼前。醒来的时候眼泪已经湿了一大批枕套。

    宿舍里的空荡荡的,她的舍友兼徒弟左亚美已经去上班了,李永薰浑身酸痛,却再也睡不着了。她急着要找到林铭,弄清楚他为什么要来临高,嘱咐他赶快离开。还要嘱托他为父母家人捎个口信。

    她的制服已经熨烫的平平整整的挂在床头了――这是左亚美的手艺。自从她住进来之后就主动承担了宿舍的卫生工作。这让一直被内务检查点名批评的李永薰终于松了口气。她打小就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家务活基本不会,每次搞卫生都弄得一团糟。

    左亚美来了之后,原本李永薰还觉得她的摸样不像个做活的人不仅因为她容貌出众,仪态言行都透出一种少有的气质,让她每每有自惭形愧之感。

    没想到这样一个人干起家务来却特别利索不仅把宿舍打扫的干干净净,还会熨烫衣服――出于最起码的羞耻心,李永薰坚决不让她为自己洗衣服,不过熨烫衣服这件事还是默认了,棉布的制服太容易起皱了!而要她自己熨烫衣服,那简直就是要她纵火了。事实上,她的确为此烧毁过一套制服。

    左亚美的衣服熨得特别平整,不仅如此,几乎没有她不会的家务活。虽说住宿舍不能自己做饭,但是说到“做饭”,她每次都头头是道。至于穿着打扮这样女人的本分事就更别说了。每逢休假的日子两人上街,左亚美总是得到更多的“回头率”。她从不对李永薰的服饰搭配评头论足,但是总是以自己的穿着效果来告诉她她不会穿衣服!害得李咏薰最近越来越多的穿制服上街了。

    为此,她对左亚美愈来愈讨厌了。这种少女间的嫉妒心当然是不能外露的,表面上,她和左亚美的关系还很不错。

    她看了一眼左亚美的床已经整理的干净利索,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单上一丝皱褶也没有。换下了的草编拖鞋也摆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下。她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却突然发现对面的衣架上挂着一套她从没见过的衣服。

    这是一套“宋款”,大家现在都这么称呼澳洲人带来的新式衣服的款式。李永薰也买过不少。不过这套宋款却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紧腰身的深蓝色上衣,上面开着三角形翻领――她知道这叫西装领,有的首长偶尔也会穿这种三角形大开领的宋款上衣。

    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脖子部位松松的挂着一条红色的带子,李咏薰见过芳草地学员戴过类似的东西,是在胸前打成结装饰用的,不过芳草地制服上是一条三角巾。

    下面是一条打褶的呢格子短裙,李咏薰估摸了下,按照左亚美的身高,大概遮不住膝盖――这也太短了吧!

    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衣服,上衣大概是羊毛和棉纱混纺的,质地不厚,但是很挺括,一点不起皱。衬衫是上好的白色丝绸,裙子是进口的薄呢做得。

    这是新上市的宋款衣服?可是李永薰最近还和左亚美一起逛过街,没看到哪家店卖,也没看到她买。

    “真奇怪,这衣服哪来得?”李永薰咕哝着,自顾自的先去盥洗了。

    盥洗完毕,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归化民妇女常穿的连衣裙式的便装换上。又取出一个草编提包,在里面放上一身大明款式的女装,准备在外面找个地方换上,好在她没有剪发,双丫鬟梳着配什么衣服都不会显得突兀。

    临高的非归化民女性在着装上有不少还是保留着“传统款式”,穿着归化民服装的女性会很显眼。

    李永薰匆匆出了门,乘上公共马车直奔东门市而去。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她在文水桥换乘站下了车,随后在厕所里换了装,悄悄的进入了东门市。

    这里她经常来,堪称熟门熟路。不过海兴号所在街道不是商业闹市区,她特意在东门市的书报亭内买了一份地图。很快就找到了这家店铺。

    她没有直接上前去打听,甚至不敢走得太近。因为海兴号是“挂了号”的。

    被挂了号的店铺受到常年监控,邮件也要定期抽检。

    海兴号做得是土特产购销生意,它的东家是大明商人,所用的掌柜伙计大多未经过“净化”,政治面貌模糊。它的销售渠道主要是在大明,来往的商人也大多是大明来得。

    由于政治保卫总局人力有限,不可能包办一切,所以很多监控工作是由国家警察“协力”的,因而李永薰对这家店铺有些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