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三十节 流莺

《临高启明》 三百三十节 流莺

    她知道这种级别的监控并不严密,通常不会常年设置暗哨盯着店铺,一般也不在店铺内安置“十人团”。但是她还是很谨慎,先从海兴号前面的街上走过一回,看看周边情况。

    这里不是闹市,行人不多,商铺里更是空荡荡的。李永薰注意到四周并无监控人员,心情稍稍安定,正盘算着怎么和表姐夫建立联系,忽然在路边墙壁上看到几个涂鸦一般的符号。

    李永薰一怔这是锦衣卫的暗号!

    江湖中人多用暗记符号来联络同行,李永薰对此并不陌生,锦衣卫本来就对这些市井门道有相当的了解,其自身也有一套秘密联络的暗记,不管是暗中办案还是侦查敌情,这都是很有用的工具。

    她在国家警察工作,借调出去“协力”的时候见识过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暗记,但是这套暗记她却是明明白白的,就是锦衣卫的!林铭当年还特意教过她。

    看到这暗记她愈发肯定林珉就是林铭。记号的内容很简单,是召唤同行的每逢一的晚上在靠近河原街的河边大堤上碰面,以手持柳枝为记。

    怪不得表姐夫会出现在风化区的店铺里!他既然身负侦缉军情的重任,怎么会去**?原本李永薰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结合起来一想倒是释然了。

    看到这个暗记,李永薰不再迟疑,见四下无人,随手拿起地上的煤渣,在下面涂了个回应的暗记,赶紧离开了这里。

    林铭当天晚上看到了回应,喜出望外。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暗记虽然可以写明日期,却没法说清是哪种历法。要是在大明治下,这当然不成问题,可是临高通用的是所谓“公历”,和大明历完全对不上来。出于照顾农民使用,髡贼又有一种“农历”,和“公历”是对照着印在一起的。而这“农历”和大明历也是不同的。

    林铭想了半天,既然李永薰长期在临高生活,本地也无处去找大明历,她肯定会按照髡贼的“公历”行事。

    按照髡贼的“公历”,下一个逢一的日子是一月的二十一日:就在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林铭下班之后盥洗一番,假意说自己要去逛街,一个人出了店门。他现在已经轻车熟路先到东门市的一家小饭铺里吃了晚饭,接着又逛了一圈。他走得时快时慢,不时驻足观望,进店铺看看,一副很有生活兴致的穷汉逛街的摸样。这样慢慢的兜了小半个时辰,眼见天色已晚,听得钟声敲打了六下,再一次确认身后没有“尾巴”,这才悄悄往河原街来。

    林铭随身带着那日姐儿给得名帖,若是有人盘问就以自己要去“夜花”作为借口。

    他悄悄来到河堤旁,这里虽然紧靠着临高的风俗业区,却人迹罕见女人不会来这里,男人都是直奔主题,谁也没闲情雅致大晚上跑到河边来吹风。

    站在河堤上,可以看到河堤下河原街上灯红酒绿,丝竹盈耳,大堤上却说不出的萧瑟冷清。林铭坐在长椅上,折了一枝柳条在手中把玩,等待着小姨子的到来。

    “真是人生如梦啊……”林铭看着眼前的夜景,不知怎么的有了这样的感慨。自己从离家,漂泊海上,直到来到临高,似乎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原本他对自己能否找到小姨子一直心存疑虑,生怕自己不能寻到她的下落――虽然他只是她的表姐夫,就算是亲戚也是极浅极薄的关系。但是李永薰在自己家的那段日子,又让他无法对她释怀。总觉得对她负有责任。

    正在慨叹,忽然有人说“大爷,你不去街里玩,一个人坐在这里长吁短叹岂不是辜负了这大好人生?”

    林铭心里一紧,他在这里约李永薰接头当了十二万分的心。听闻髡贼亦有自己的东厂和锦衣卫,侦缉功夫十分了得,所以他对每个出现在附近的陌生人都怀着戒心,生怕他们是髡贼的探子。

    定睛一看,却是个脖子上挂着黄票的妓女。虽然灯下年龄看不清楚,但是从她的身材和眼角微微的皱纹看,大约也有三十上下。脸上虽说敷着厚厚的脂粉,样貌却很是过得去,太太丰满,犹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穿一件轻飘飘的白地红花绸比甲,领扣没有扣,露出那紧紧地裹着胸脯的红抹胸,颇有勾人的魅力。

    雪白的脖子上,却戴着一个黑色的皮环,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着数码,还缀着一个金属圆环。林铭见到有些“流莺”的脖子上亦有这东西,有的却没有。

    估摸着她大约是来拉自己“生意”的,心中略略安定。他只略略笑了笑,并不答话――只要不搭话,“流莺”自然就会走。

    没想到这“流莺”却不走,笑道“哥哥莫要如此绝情,我这里可有绝好的物件,保哥哥瞧了喜欢……”

    林铭知道这班“流莺”的手段,无非是把衣服解开,露下**,勾搭嫖客而已。没想到对方并不解衣,转手却拿出一枝柳条来。

    林铭双眼瞳孔顿时缩小,一只手不由自主伸到了腰间――却摸了一个空。瞬间他的脑子一片空白来得不是小姨子,却看得懂他的暗记!

    “流莺”一脸风情万种,自顾自的趴到了他的肩头,“怎么样,哥哥,这物件可是绝好的?”

    林铭片刻之间已经明白过来临高有自家同行!

    不过,锦衣卫向来不用女人,这女子一定是某位同行的“干事”。见到他召唤同行的暗记之后指派来得。

    林铭知道有同行在此,一点高兴劲头也没有。他此来临高是办“私事”,不论最后成与不成,都是秘密进行的,绝不让他人所知。现在却让同行知道,这就大大地不妥了。

    他没有任务私入敌地,若是有人要徇私报仇,就凭这条就能让他喝一壶的。其次,纵然没人揪这点,同行来临高是什么目的不问可知――他们可没有小姨子要寻找,到时候要他一起出力,自己是帮还是不帮?

    若是帮,临高这里罗网密布,自己参与进去就是找死;若是不帮,对方只要匿名向髡贼举发,自己顷刻就会沦为阶下囚!

    想到这里他不由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发布那个暗号。这几天临高全城大索,显然是有要案――对髡贼来说最大的要案就是朝廷派得细作。自己早该想到有同行在临高。而且几轮搜捕之后一定元气大伤,盼着有人能增援。

    为今之计,只有死不认账一条了。林铭自认来到琼州之后什么也没做,身份还算清白,髡贼的番子再精劲也不至于很快就把他查个底朝天。反正他的身份只有小姨子知道,只要她不咬出来,就算髡贼把自己抓去了也可以抵赖一番。

    至于锦衣卫这面,同行既然只派一个“干事”来接头,显然不是广东本省的,更不会认得自己。而且自己来临高全是秘密行事,不论是同事还是百户所都不知道,就算回到广东之后官面上要扯皮,他也可以完全否认自己来过临高,发过这个暗记。

    何况眼下临高满城大索,搜捕甚急,同行就算恼怒,也不见得敢节外生枝。

    他多年在锦衣卫办案,经验丰富,瞬间就理顺了得失,转瞬面色就缓了下来,依旧不言不语,做出一副不明白,看不懂,不理不睬的摸样。

    那女子见他一言不发,却有些沉不住气了“这柳条你竟也瞧不见?”

    “姑娘,我没有这个兴致,你去别处做生意吧,走吧!”他说的很是大声――若是李永薰已经来到附近,这可以提醒她这里有变,立刻走人。

    “你什么意思?!”“流莺”果然是外行,见他根本不接头,顿时跳了起来,“既然是你要约人,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林铭故意装糊涂,大声道“姑娘,我可没说一句话,都是你自己兜上来得,我都说了,我没这个兴趣,去别处做生意吧!”

    这样一来,原本静悄悄的河堤变得喧闹起来了,只听见一阵脚步声,两名巡街的黑衣警员已经从大堤下面跑了上来。

    “干什么?”有人喝问道。

    “流莺”见势不妙,转头就要跑,另一个警员已经从侧面拦住她的去路,亮出白色的警棍“蹲下!老实点!”

    “流莺”看上去极怕警察,立刻双手抱着头蹲了下去。

    另一人拦住林铭的去路,右手抬到头侧啪地敬了个礼,道,“这位先生,麻烦配合一下,出示下您的证件,谢谢。”

    林铭心里甚是紧张,却也尽力稳住自己,不让这份紧张表现出来。他这是在赌,万一这妞吵闹出来,自己就会身陷险境。不过,他已经衡量过,觉得自己赌赢很大。陪着笑双手将自己的身份证递了上去。那巡警接过来,一面借着路灯的光亮,仔细地核对了一番,又交还给他,问道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