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三十一节 鱼饵?

《临高启明》 三百三十一节 鱼饵?

    “我在这里闲坐……这女人非要招揽生意,我不理她,她还要大喊大叫……”

    “有这回事?!”警察转头问“流莺”。

    “流莺”狠狠的瞪了林铭一眼“没有的事!是他要我伺候,又不肯花钱。”

    “这里是非营业区,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警察的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项圈上,没有好气的问道,“你的黄票呢?”

    “流莺”自知理亏,只好将黄票交了出来。

    警察看了看黄票,念了起来“忻那春――果然是个‘非国民’。”他说到“非国民”的时候一脸鄙夷,“违规营业、非法拉客。就凭这二条,你这是又准备屁股吃五十鞭子休息几天了。明天等着上治安法庭吧。”

    忻那春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恐惧来,可想而知这五十鞭子不是那么好挨得。

    这边警察做了记录,记下了他的临时身份证号码,让他签了个字。

    “这位先生你可以自便了,她已经违反了《风俗营业条例》,其他就不用说了。”警察说着将她的黄票收到随身的帆布包里,掏出根绳子系在忻那春脖颈的颈环上,牵着走了。林铭恍然大悟原来颈环派这个用处。

    林铭匆匆离开了河堤,心中暗暗忧虑这警察来得也太快了吧!焉知是不是个圈套?锦衣卫的暗记虽然是内部的秘密,但是听闻这些年来卫内出去执行任务失踪的不少,不少固然是殉国而死,其中失手被擒的、叛国投敌也不会完全没有,这套暗记不知道有无泄露出去?

    不过,听闻卫里的人马大多是去辽东,当初奢安之乱的时候也有到云贵的,没听说有派到海南的――这几年除了“海贼祸乱广州”算是惊扰官府之外,其他时候广东全境都是“太平无事”。谁也不会没事找事的派人去临高。他相信李永薰不会把这“压箱底”的东西交给髡贼的。

    想到这里他内心稍安,回去的路上他去了一趟河原街,发现警察驻扎所的确距离自己约会地点很近。如果警察在街上巡逻的话,听到声音赶过来还是有可能的――虽然有太过积极之嫌。

    不过,如果髡贼真得怀疑他的话,大约也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按照林铭在锦衣卫当差的思路,有嫌疑的抓来严刑拷打就是了――什么口供得不到?

    只是自己这么一来,就把同行给得罪了。那“干事”他倒不担心,从刚才的情形看,忻那春应该是同行在当地发展的,既然愿意在髡贼治下干这杀头的买卖,应该知道轻重,不会胡乱攀咬。

    至于这位没有露面的同行倒是个隐患,万一他能活着回去,在广东遇到自己,到时候扯起皮来倒是件极大的麻烦事。

    最好就让他无声无息的在临高消失掉。林铭暗想,绝不能让他坏了自己和小姨子的好事。

    想到这里,他绕了个圈子,确定无人跟踪之后,回到了海兴号。

    第二天,他照常工作。到傍晚下班之后,佯装散步,又去了当初小姨子给她回应暗号的地方。暗号旁果然又添了一条大堤上不安全。

    显然,昨晚李永薰已经去过大堤,因为知道不安全,她不会再去了。林铭暗暗点头小姨子果然很有天赋,当初他教她使用暗记的几点注意点她都记住了。

    现在林铭微微发愁,临高即有同行,自己的暗记就成了透明的。若是再发出暗记约小姨子见面,同行若是知趣还好,万一是个愣头青,非要和他联络上“效忠朝廷”,这倒成了件麻烦事。

    不过,联络李永薰见面的事情只能暂停了。好在他们已经联络上,再见面就不是难题。林铭决定,先观察几天看看。只要自己不发出新得暗记,李永薰是不会主动来联络自己的。

    李永薰那天晚上也去了大堤,不过她到得要稍微晚一些。发觉大堤上有警察,她立刻就离开了那里。第二天上班之后,她马上去查看了昨晚的治安简报,果然发现昨晚大堤上发生一次治安案件妓女忻那春“超区域营业”、“非法拉客”,被河原街的警察驻在所拘留,今天移送治安法庭。

    这种小微案件在临高很常见,处理也比较简单,治安法庭一天可以判上几十个。像这个忻那春无非是在法庭刑务所打五十鞭子,再锁在河原街上示众几天。

    显然,昨晚林铭一定是被这个妓女拉客引起了纠纷。

    不过这忻那春为什么这么大胆?“超区域营业”、“非法拉客”这种事不是没有,但是一般都发生在警力较为薄弱的偏僻地区,在河原大堤这样警察驻在所近在咫尺的地方干这种事,未免太过大胆了――刑务所专门执刑的几个警察都是过去壮班的老衙役,一鞭子下去就能让人疼得面目扭曲,连叫都叫不出声。三鞭子抽出内伤,十鞭子要人性命也不是难事。最是厉害不过。而且对黄票妓女来说,一旦受刑,不管是否要示众,至少要五六天不能接客,对于“自营业”的妓女来说,这笔收入的损失是很大的。

    李永薰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太对。忻那春恐怕不是普通妓女那么简单。

    会不会是政治保卫局在“钓鱼”?李永薰的心情一下紧张起来。锦衣卫的暗号系统,她的确是没有交代出来。但是这不代表髡贼就肯定不知道这些暗号。锦衣卫是个庞大臃肿的机构,成员很多,万一保卫局从某个渠道得知了暗号呢?

    想到这里她的心都抽紧了。要真是这样,不但林铭危矣,连自己也身在不测之中。

    想到自己一旦被政治保卫局抓去,送到地下室审问,犹如自己曾经审讯过的那些人犯一样被剥光了捆在拷问架上……

    李永薰只觉得小腹发坠,背后直冒冷汗。她心里瞬间闪过自首举发的念头。

    莫慌,莫慌,她定住心神,眼下还没证据说明忻那春就是政治保卫局的“鱼饵”。自己第一件事就是要证明这点。

    如何证明呢?她虽然警衔不低,但是职务只是个户籍处的办事员。而且也没有正当理由去查黄票妓女的档案。

    要查当然可以,毕竟妓女也是有户口,领身份证的。但是查询会留下记录,对景起来就是证据!

    李永薰考虑再三,只有去治安法庭的刑务所看看了。如果忻那春真是“鱼饵”,要么根本就不会执行,要么执行起来虚应故事――这些衙役的手段瞒不了她。

    去治安法庭是户籍处的工作内容之一,每天判决犯人之后,户籍处就要根据判决结果进行重新登记。犯人凡是被判处“送劳动营改造”的,不管去几个月,都要注销本地户口和身份证,办理迁徙手续――一条龙服务。

    这种例行公事,一般都是安排给那些“新人”轮流去做得。

    “还好,我这里正好有个新人。”她想。

    李永薰去找副处长,提出今天自己带左亚美去治安法庭。

    “让她一个人去不行么?”副处长有点为难,“你的事情还有一大堆……”

    “她还没有去做过这项工作,我带着她去熟悉下。”李永薰面不改色,“我的工作不要紧,休息日加个班就能赶完了。”

    得到准许之后,她立刻叫来左亚美,带上相关表格和登记本,前往治安法庭。

    因为并非紧急公务,不能派警用马车,也不能使用自行车――李永薰对这个玩意很好奇,费了好大的力气学会。可惜平日里很少有机会骑车。

    两人只能安步当车,坐公共马车前往。

    临高的治安法庭原本设在东门市的商馆,随着案件增多,仲裁庭对法庭做了分工,商馆里审判庭只负责经济和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各自成立了新得审判庭。

    治安法庭依旧设在东门市――这里的治安案件最多,便于就近处理,同时也有“威慑”的含义在内。

    新治安法庭面积很大,不但有多个审判庭可以同时审理案件,还设有刑务所,用来短期拘押犯人和执行体刑。对于一些诸如随地吐痰、乱丢垃圾、乱涂乱画之类的小微案件,抓去劳改过于严苛,再者目前他们也不需要这么多的低级劳动力――捆在刑架上屁股上抽上几十鞭子效果更好。

    她们来到了一间专门的办公室,桌子上已经堆起了不少份上午已经结案的判决书――治安法庭早晨七点就开始工作了。李永薰一面教左亚美如何办理手续,一面透过玻璃窗注意着院子里的情形。

    院子里是排着队的是等候上审判庭的犯人们。他们一个个面色委顿,坐在院子两侧的廊檐下,几个警察抽着烟卷监视着。

    忻那春的判决书是不会在这里的――她的罪名不至于去“劳动改造”。因而她若不是已经执行完毕,就一定在等候的队伍里。

    李永薰指导着左亚美做了几份材料,见没什么错谬,便借口有事,一个人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