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四十节 人才

《临高启明》 三百四十节 人才

    另外,丰城轮上各种当年遗留下来的“残余物资”很多。从企划院仓库里弄出不少当时从船上搜罗来跌破烂货聂耳牌立式钢琴、破了皮的手风琴、三把没了琴弦的吉他、文娱室里一套坏了卡拉OK设备,还附有LD播放器;一台带电唱机、收音机、卡带机和CD机的山水音响,东芝录像机、索尼21吋彩电……最后还有两大箱子录音带、录像带、CD、LD和黑胶唱片。

    “这些东西就是中国70-90年代的通俗文化史啊。” 东方恪在整理的时候不由发出了感慨里面最老的那部分磁带还不是正规发行的,而是某个不知名香港小厂制造的空白录音带翻录来得歌曲,发黄的标签纸上是已经褪了色的按照21世纪标准来说十分漂亮的钢笔字迹“邓丽君”。

    至于那些翻录的VHS录像带上,不少是标签纸上什么都不写,拿录像机一播里面全是模模糊糊的不知道猴年马月哪个国家拍摄的“黄带”。

    这些录音带上的歌曲和电影没什么价值――绝大多数在企划院仓库里的硬盘里都找得到,因而在检查过之后就全部转交给IT部门去充当数据储存装置。其他东西就正式移交给了文宣部,拨给实验艺术团使用。

    对冈本来说最大的收获是丰城轮上娱乐室里的一套灯具和控制台,虽然灯泡几乎全是坏的,好歹整套东西还存在,用来做舞台照明还算凑合。

    这些东西找人修整应该还能用。企划院又拨给了一部分新设备。特别是专门建了一个还算凑合的录影室,连后期处理处理设备也给攒了出来。

    录音室本身是土法上马,县城里人少,周边又没什么工业,环境噪音很少。虽然现代吸音材料没有,但是自制也没什么难度,不管是木棉、纸浆都可以,在临高的建筑上这类材料已经广泛使用。至于专业设备和软件,原来企划院早有准备,不但有库存,而且还挺专业。

    录音混音设备其实并没有多值钱一台比较好得电脑,再加上一万块人民币钱购买的话筒、声卡、话放、监听音箱就足以出唱片了。至于混音完全可以用软件解决。在专业圈子里流传着大量的软件效果器,各种混响、均衡、压限、激励、修音准、修节奏……一应俱全,不但可以美化声音,还可以把一个五音不全的歌手修的像专业歌手那样完美。

    虽然音质比不过顶级硬件,但一般老百姓根本听不出档次高低。在本时空位面,那种音质就已经是逆天级别了。

    而且录音设备其实是很耐用的,不讲究的话用个十几年音质依然没有问题。加上企划院仓库里的备件,录音室支撑上三四十年不成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眼下的临高还造不出录音机和磁带,也没有生产留声机和唱片。这个录音室多少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

    一时间中央实验艺术团装备精良,人也浓了不少,颇让冈本有“兵强马壮”之感。东方恪也不扫他的兴致,任他一个人哼着“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忙进忙出,自顾自的继续为财金口做账。

    不过今天的人力分配会之后,冈本发觉自己这个实验艺术团缺少最要紧的财产“人”。

    柳水心算是正式调进来了,但是她本事再大也就一个人。至于有其他文艺专长的元老倒不是没有――会点吹拉弹唱的各式各样“才艺”的元老倒是不少,但是各部门到处都没闲人,要调来做专职难如登天,冈本到处游说只敲定了几个“兼职”。

    师资缺少,合适的演艺人才也少。冈本一心想搞个歌剧什么的――就算搞不了意大利歌剧这么牛逼的,来个轻歌剧也行。正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却又冒出个什么偶像团体来和他争资源。

    今天是偶像团体甄选三审的日子,艺术团的“台柱子”柳水心少不得去当评委。一想到原本就紧张的师资又被什么偶像团体分去一半,冈本在办公室里忍不住对着东方恪大发牢骚。

    “嗯,我们元老院就柳水心这么一个歌舞全双又会表演的专业人才。” 东方恪倒是不那么“义愤填膺”,听着巴赫的《法国组曲》翻阅着程栋给他的账本,来了毫无营养的一句话,感觉就好像是纯粹的敷衍。

    “你少做一点账本会死啊!”冈本终于爆发了,“你好歹也是艺术总监啊!”

    “嗯,是副总监。” 东方恪继续他没营养的语气,放下了账本,“冈本,你把这团办起来,总有个目标吧。”

    “当然是准备排练轻歌剧了……”

    东方恪摇了摇头“嗯,轻歌剧不错。不过这么一来我们这个实验剧团太高大上了……”

    冈本明白他的意思,就现在的条件,搞什么轻歌剧堪称痴人说梦。排练一出新剧,即使在21世纪专业文艺团体里也要花费半年到一年功夫做准备。

    “当然不是马上就能出成果,我的意思是先培训演员,演唱、舞蹈、美工什么的都开始培训起来,从最基本的东西教起来,打下基础,过几年条件更好了再上项目。”

    “这样太慢了,也没有这么多资源投入。那边的偶像团体用不了几个就可以上台演唱了,土著能不能理解另说,起码到年会上一出场就能让元老们来劲。我们有什么?叫女孩子上去摆几个形体造型吗?”

    “排练几首歌曲,几个舞蹈总是可以的。”

    “嗯,我们就在这上面使劲吧。冈本你不是学声乐的吗?先给妹子们来点民族唱法的培训。再让柳老师教些民族舞、古典舞之类的东西。剧团到年中的时候就能表演了。至少是个成绩。”

    “这个和轻歌剧有关吗?”冈本还念念不忘的他的《风流寡妇》。

    东方恪罕见的笑了起来“没关。但就要不能很快拿点业绩出来,你的轻歌剧就没机会上演了。”

    “好吧。”冈本知道东方恪说得很正确,方非对吴赐仁说得“一年之内的成效”,未尝不是对自己说。没业绩,以后怎么开口要资源呢?

    “好吧,咱们先贴近群众。”冈本说,“你还有什么高见?”

    “高见没有。有点小看法。我们先弄个乐团,管弦乐队怕是凑不齐,有什么乐器先上什么乐器,培养些乐手――不管你今后打算什么,乐团是基本盘。我可以先教人弹钢琴,演奏级水平没有,音协十级还是有得。” 东方恪皱着眉头,“我们最尴尬的问题是元老里没有真正的专业级别演奏家我的钢琴不用说了,柳水心的钢琴好不到哪里去,大概就是个伴奏水平。兰度上次年会的时候边弹边唱勾得几个女元老如痴如醉的――看似很牛逼,其实他也就是能弹下来而已。管弦乐器更没有,除了小提琴手之外也指望不了欧洲人――同时期欧洲好 像还在巴洛克早期……体系都不一样……所以没法培养高素质乐手啊……感觉只能教会基础技巧,然后让土著学生自己听录音来体会……

    “你说得真是一片漆黑啊。就这样,充其量办个水平低下的个人演奏会,还谈什么乐团啊?”

    “这样就有成绩了。”东方恪说,“你要见效快的,可以弄个民乐团……”

    “这点子不坏女子十二乐作坊。”

    “那是表演性质的组合,本质上和吴赐仁要搞得偶像团体没什么两样。卖得主要是视觉效果。” 东方恪马上严格的区分开了,“我们要搞就正儿八经搞个民乐团。器械和人才都不缺――至少也容易弄到。”

    “我记得杨云说过,发动机行动里收容的难民里也有戏班子的人,这些人里应该有专业乐手,可以调来。”冈本来了兴趣,“实在不行到广州和江南去搜罗乐工也不难。”

    “可能吧。”东方恪点点头,“嗯,说起来我上次在百仞城外的警戒哨所里,看到一个休息的警备营士兵在拉胡琴,我站在那儿听了好久,那水平绝对够得上演奏级……”

    “哦?他叫什么名子?把他调来!”

    “没问。”

    冈本绝倒,他不死心,又问大概是什么日子,准备去警备营找找,不管怎么样先挖来再说。

    “还有一位元老,现在在芳草地当音乐教师,你要不把他也挖来。”

    “还有这么一位人才?!”

    “我也是这次负责弄录音室才知道有这么一号高人的。录音室的整体方案都是他搞得,专业人才,比我这样的二把刀爱好者可牛逼多了……”

    “你咋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

    冈本决定不在纠缠这问题“叫什么名子?你别告诉我又没问!”

    “貌似叫南宫啥啥的。”

    “靠,咱们这太牛逼了东方、冈本、南宫,全是高大上的复姓。”

    “冈本可不是复姓――那是本子的姓。”

    “这个再说。”冈本说,“先把人调到艺术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