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四十七节 刘富卿

《临高启明》 三百四十七节 刘富卿

    监控没多久他们就发现,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在这里留了暗号。令跟踪人员吃惊的是,年轻的女人最后竟然进了国家警察总部的大门。

    很快,详细的调查结果就出来的,她是国家警察户籍处的一名女警官国家警察见习指挥员李永薰。

    这个结果让经办的侦察员大吃一惊。很显然,这件案子内中大有文章。随后在政治保卫局的档案库中,侦察员发现这个李永薰还是个“控制使用人员”,进一步使得她的嫌疑增加。

    侦察员一面向上级汇报,一面派出更多的监视人员对暗号周边一公里范围内进行布控,看有无其他人员在这里留暗号进行联络。

    但是,随后的日子里,这种联络竟然完全断绝了。没有任何人再去那里联系。不仅没有其他人,连李永薰也不再去了。

    侦察员在取得周伯韬的批准之后,向国家警察的总务九课发出了协助调查申请,要求正式对李永薰进行调查和监控,

    周伯韬摇了摇铃铛,他的秘书出现在门口,身体站得笔直。

    “刘富卿同志来了吗?”

    “他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请他进来吧。”

    片刻,门口出现了一个半老头子,他的头发已经半秃,额头和眼角满是皱纹,一双小眼睛眯缝着,不时眨巴一下。政治保卫局的黑色制服,皱巴巴的穿在他身上显得窝窝囊囊,一副猥琐的模样。

    有气无力的报告之后,周伯韬请他坐下。

    “怎么样,海路还顺利吗?”

    “托首长您的福,一切顺利。”刘富卿眨巴着小眼睛,笑眯眯的说道。他的话和他这个人一样一点也没有政治保卫局的“范”。

    “你在济州岛工作了多长时间?”

    刘富卿不知道首长为什么这么问,自从被指派担任政治保卫局特派员去济州岛上任已经三年了。虽然这次回来是正常的任满回总局等候新分派,但是一回来就受到处级上官的召见,必是有什么重要的差遣。

    这个前南京刑部书办老于世故,祖传的精明能干。知道又有升官的机会来了,赶紧立正说道“报告首长卑职在济州岛担任政治保卫特派员工作,前后一共三年时间。这次是任满之后回来述职。”

    “不要卑职卑职的,咱们元老院不兴这个。都是同志嘛。你坐下,坐下” 周伯韬说着拿出一支雪茄递给他,“你的材料我看过了,不愧是公门中的老人,精细能干。”

    刘富卿受宠若惊的接过雪茄,这种红色箍圈的雪茄是元老特供的,一般归化民抽不起也买不到“都是首长们领导有方……”

    他不说哪几位首长,防着周伯韬“吃味”,其次首长们之间难保没有什么芥蒂。马屁还是不要拍得太结实为好。

    “门面话就不要说了。现在有个案子。”周伯韬自己点着了雪茄,“你的材料里有参与破获济州岛315反革命案件事迹――比较有经验,所以我打算把这个案子交给你。”

    “多谢首长信任!”刘富卿大喜,然而又是一阵后怕。周首长特意提了315案,那可是被定性为“反革命案”的案子,要放在大明,就是“谋逆”诛九族的滔天重案!

    自己当初在济州岛办理315案,破案之后不但得了“局长奖”,还晋升一级军衔。这次回临高,周首长又特意点自己名出来办案――这是要青云直上的节奏!

    刘富卿虽然并非海南岛上各衙门出身,但是因为当过书办的关系,在元老院的政务体系里属于“留用派”。这派人马出自各个大明衙门里的官员、书办和衙役。因为主动投靠或者掌握某一门专业技术为政务系统所接纳。

    但是,他们的出身注定了不被元老院所信任,刘富卿知道首长们最信任的是芳草地出身的归化民,其次是从归化民中提拔出来得受过元老院大恩的“赤贫户”。

    刘富卿好歹是“罪囚来投”,也算是“受过大恩”,但是他很清楚元老们对胥吏的不信任感,以这个出身想要元老院统治下飞黄腾达颇有难度。他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再要跟着年轻人学碰脚跟敬礼“为元老院服务”之类的调调他已经学不来。只有多破几个案子才是正经。

    “你是我们保卫局的老人……”周伯韬说着吐出一个眼圈,看见眼前的刘富卿的烟瘾有点勾上来得意思,他笑了笑,“你也抽嘛。”说着把雪茄刀递给他

    “是,是。” 刘富卿欠了欠身子拿起雪茄,小心的学着周伯韬的样子切了口子,正在满身摸火柴,周伯韬把台式打火机递到他的面前,啪得点着了火。

    刘富卿受宠若惊,一迭声的连说“不敢当,不敢当。”就着火焰深深了吸了一口。

    “你也是老公门中人,我相信大明公门里的人玩得东西逃不过你的法眼。”

    “首长过奖了。” 刘富卿多年的老公事,一听就知道这案子必然牵扯到大明朝廷。他投髡多年,知道澳洲人虽然蜗居这小小的海南岛埋头种田,动得“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如今他见首长正儿八经的提起,当即毫不含糊的表态自己会竭尽全力的办好首长交代的案子。

    “这是案卷。” 周伯韬将文件盒递给他,“这件案子很可能牵扯到锦衣卫。”他说着注意了下刘富卿的反应。

    刘富卿没有太过惊讶“这也是应有之义。原本锦衣卫就有打探边事的职责。”

    “你对锦衣卫熟悉吗?”

    “我从前在南京刑部当差,和锦衣卫是打过交道的。” 刘富卿缓缓说道,“天启年间那是东厂的好日子,出来办事的番子很多――大多是锦衣卫的人,有过些接触,略知一二。”

    “锦衣卫有自己的联络暗记吗?”

    “有得。”刘富卿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懂里面的花样吗?”

    刘富卿遗憾的摇摇头“这是他们的秘密,别说我这个外人了,一般的锦衣卫军户也不知道,非得是掌侦缉的官校才知道。”

    周伯韬并没有觉得太意外,要是人人都知道,那么保卫局也早就知道了。他向刘富卿大概的介绍了案子,然后说道

    “赵副局长的意思是放长线,钓大鱼。把潜伏在重要机关里的奸细挖出来。这个案子我不给你时限。”

    “是,我完全明白。”

    “我现在任命你为太阳伞专案组的组长,专门侦办此案!”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副组长――柯云。柯云作为李永薰的“监控人”,对她个人和生活的轨迹非常熟悉,担任这个副组长十分合适。

    刘富卿受宠若惊的带着案卷出了周伯韬的办公室。他只觉得手中的卷宗有千钧重,这可不是几页纸,是他自己和子子孙孙的前程!

    但是,万一搞砸了,这也是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手铐脚镣!

    一想到这里,他的手又不由得颤抖起来。

    在这样复杂的情绪中刘富卿来到了专案组的办公室,柯云还没有来,他一个人开始先研究手头的资料。

    除了周伯韬交给他的材料之外,档案室又陆续送来了更多的材料卷宗里大致包含了二部分材料在雨伞专案中破获的南无量教人员潜入案和李永薰的材料。

    刘富卿仔细的阅读了全部材料,作为一个前刑部书办,读案卷是基本功。有经验的书办,用不着见犯人、证人和主审官员,就能从案卷里大概知道这个案子的真实案情,有无冤枉和舞弊,审讯官员在审讯和量刑中有无失当。当然,书办有这个本事可不是为了司法公正,主要是作为一种营收的门道。

    很显然,雨伞专案没什么油水,这些人都小角色,连教门的高层都算不上,尽管被反复严审,却供不出什么重要线索。除了证明有熟悉本地和元老院政务情况的奸细存在之外别无用处。

    如果说有突破口的话,李永薰倒的确是一个。直接把她抓起来讯问应该能得到一些重要线索,但是这有违“放长线钓大鱼”的指示,刘富卿觉得,李永薰就算是锦衣卫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大鱼。再者有一点也可以大概排除她的可能性李永薰是被抓捕到临高的,并非主动投奔。要说这全是锦衣卫一手策划安排,这也是实在太巧妙了。再者锦衣卫又如何保证李永薰被抓到临高之后会进入国家警察而不是直接灭口呢?

    那么线索到底在哪里呢?刘富卿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从李永薰周边的社会关系查起。根据报告,李永薰是从一个多月前开始举止不正常,在墙壁上涂抹暗记的,那么分析这个时间点前后她的活动和周围出现的人,大概就能知道哪些人可能有问题。

    李永薰然是一个“控制使用对象”,对她的监控应该是非常全面的,只要柯云一来,让她来全面分析一下有关监控材料,刘富卿有把握能够找到有用的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