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五十节 各司其职

《临高启明》 三百五十节 各司其职

    若说治跌打损伤、正骨乃至针灸,这些都算是武林中人的常备手艺――各门各派也有自己的独门秘方,各种号称伐毛洗髓的灵丹妙药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出门的时候怀里不揣十七八个小瓷瓶简直对不起自己的名号。反倒是毒药、迷药之类很少见――这玩意属于下三滥。用出来有损名誉不说万一被衙门发现一样会吃上官司哪有良民带着毒药满街跑得?

    虽说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大门槛”作为后台,弟子中出身缙绅之家的也不少,不是见官只能跪说不上话的百姓,但是官府还是不好相与的。所以此类药物之类虽有人炮制,却是不上台面的。

    “若说开医铺,我旁得本事是没有接骨正骨也不成问题。”中年汉子点头说道。

    “焦叔叔,你们北龙门就是贩马出身,这还不是本行?”周仲君显得挺兴奋的,“要说看病的本事我是没有的,给你拿个东西端茶递水帮帮忙还是可以的。”

    被叫做焦叔叔的,是北龙门的掌门人焦公礼。他的北龙门是山西地界上一个小门派。说是武林门派,不如说是走西口的马贩集团。

    马匹是很金贵又娇气的动物,有时候难免有骨折、伤损之类的疾病,养马、贩马之人大多会一点正骨接骨,有些独门的草药。给马治之外,也给人治――效果还相当不错。明清二代,京师里最有名的骨科医生就是太仆寺里专给马治病的蒙古人。

    北龙门作为一个马贩组织,接骨正骨对焦公礼来说的确是祖传的手艺。

    焦公礼面色微窘,却笑道“周姑娘来给我端茶递水,我这粗汉怎么敢当。灭净师太若是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哪里,哪里,我又不会推拿,又不会看病,不给你端茶递水还能干什么?”周仲君对“开店”这个主意很是热衷――恒山派全为女性,对门下弟子管束甚严,平日里的生活枯燥单调,对这种新鲜事很是热衷。

    焦公礼嘿嘿的干笑了几声,黄真却知道这女孩子不过是为了新鲜好玩而已,再者她身份不同,真要人端茶送水还是南婉儿合适。

    不过此刻却不能扫了她的兴致――她师父灭净师太是派中重要人物,对这次行动又是鼎力支持。当下笑道“周姑娘文武全才,怎么能做端茶倒水这种事,凡开医铺必有人录方发药,到时候你做这个就是。”

    周仲君只为好玩,至于做什么根本无所谓,当即满口答应。

    司马求道心中暗暗冷笑,此地是黄真主导,他也不便多说。

    “我也略通一点针灸,只是只会妇科……”南婉儿小声说道,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话音未落,黄真尚未开口,周仲君已经冷笑一声,插话道“你的那点雕虫小技就别拿出来现了!论针灸你比得过仪明师太和安慧师妹?”

    南婉儿立刻道“我就是这么一说……若是……若是用得上话……”

    黄真还是一脸和蔼可亲“南姑娘其心可嘉。不过咱们这些人都得仰仗南姑娘。再让南姑娘辛劳,在下也是于心不忍的,哈哈,哈哈。”打了几个哈哈,便将话题掩了过去。

    司马求道却道“咱们既然开医铺,总得有几味药。”

    “这倒不妨,我随身带着一些接骨正骨的药物。”焦公礼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自己随身带着药物,可以暂时用来充数。

    “在下不是说这个。”司马求道说,“诸位身上都有些丸药是不假,可是作为医铺来说又太少了。咱们在这里开店怕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到时候药用完了又如何?再者诸位带来的丹药都是本门本派精心配置的――药料珍贵且不去说,有的还是花了数载乃至数十载功夫才炮制成那么几副,就这样随随便便拿出来惠及几个草民岂非大大的浪费?”

    众人纷纷点头。司马求道接着道“况且只是一家小小的医铺,如何能需要容纳这许多的人?髡贼必生疑兴,若是要采药和药便说得通了!”

    话音未落,便有人拊掌大笑“贤侄所言极是!有了这个名头,咱们就能自由自在的出门采药买药。行动起来又便利了几分!”

    说话之人形相清癯,身材高瘦,年龄大约五十上下。有几分出世高人之感。此人无门无派,是中州地面伏牛山脉中的一个土豪,名唤宋胜英。他是绿林出身,中年之后金盆洗手,归了正道。传言他为人急公好义,仗义疏财,因而交游甚广,不仅官府方面维持的很好,武林中人也称他为“活孟尝”。这次他会亲自出马,不但司马求道觉得不可思议,连黄真都难以置信。

    黄真点头称是,这个思路显然又比简单的开医铺来得高明,就这个“行动自由”便价值千金。虽然髡贼并不限制人员流动,但是自己这些人若是没有正当的理由频繁来往县内各地,恐怕迟早会引起髡贼的注意,现在不管是去山林,还是去市镇,都可以用采药买药作为借口。

    “宋庄主果然江湖经验丰富,不愧是曾经的绿林豪杰!”周仲君不甘寂寞,又来插了一句。宋胜英顿时面露愠色,司马求道知道他很忌讳别人谈年轻时混迹绿林的往事,心里暗暗好笑――不过,又有些担忧。

    宋胜英身为长辈,自然不能和周仲君这样的晚辈计较,何况现在大伙同舟共济,翻脸了对任何人都没好处。他咳嗽一声道“炮药、合药,我都会。再有孟亮、孟光二位帮忙,咱们这个医铺做得!”

    黄真知道这二兄弟常年隐居山中,平日里采药就是他们的主要营生――武林中人不能餐风饮露,也不能像绿林那样可以公然“劫富济贫”。有门有派的尚且可以靠产业维,像孟亮、孟光这样的要么有人津贴接济,要么就是靠自己一技之长。

    这二兄弟已近中年,平日里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听得宋胜英这么说,二人亦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宋胜英接着道“这掌柜,自然就得偏劳黄兄你了。咱们要在这里混下去,不能靠演戏,得真干!所以大伙先把辈分之类的放在一边,您老兄尽管摆出掌柜的架子,使唤咱们卖力干活就是。”

    黄真才要客气几句,周仲君雀跃道“是呀,是呀,黄前辈最像掌柜了!”说起开店,她似乎比什么人都起劲,忽然她眉头一皱,“司马大侠还没有职司呢!我看他当个文案师爷再合适不过――平日里他一天到晚郁郁乎文哉的,最像那些穷酸文人了。”

    司马求道哈哈一笑,见分派停当,大家都无异议。司马求道这才说道“我就不留在店里了。”

    周仲君奇道“司马少侠,你不留在这里去哪里?”

    司马求道说“咱们都窝在这南宝镇可不行。这里汉黎杂处,虽是要冲之地,却不是髡贼的要地,我们在这里虽然比较安全,但是却耳聋眼瞎,什么事情都会慢半拍……”

    虽然“七爷”每隔几天就会设法传递消息过来,司马求道等人也轮流去东门市和忻那春接头,但是消息传递依然不便。频繁的通信和接头,本身就蕴含着很大的危险。所以“七爷”在上一次的秘信里就关照他们要设法派一个人潜伏到东门市去。这样他们就可以用公开场合的暗号联络,无需非得通过忻那春或者信件。

    几天前,他和黄真已经讨论过此事。决定司马求道到东门市去潜伏,黄真坐镇南宝。

    “我也要去东门市!”周仲君忙不迭的说道,全然忘记了刚才要开店的热情,“司马少侠,你带我一起去吧。”

    长时间待在这个矿业小镇上已经把她憋闷坏了,而且她久闻东门市的热闹繁华,想去看看眼界,散散心。

    司马求道微微一笑,摆手道“这怎么可以。我和周姑娘二个单独过去,多有不便……”

    周仲君这才发觉自己的要求太唐突了,二人都是未婚,孤男寡女的单独相处,传出去自己名声大有妨碍。不由得脸色一红。不过她言辞上一贯不肯吃亏,啐了一口“谁和你孤男寡女?你倒是想得美,一起去东门市探听髡贼的动静而已。”

    司马求道颔首而笑“周姑娘有这份心就是极好的,待在下先去打个前站,姑娘再来也不迟。”

    宋胜英关切的问道“贤侄准备以什么身份去东门市?你通周易,可以扮个做金点的。人自由,又不引人注意。”

    “七爷说过,髡贼治下江湖买卖都混不开,抓住就送去挖沙子砸石子。这东门市我也去过几次,竟没见过一个相面算卦的。”司马求道皱眉道,“为今之计,就如周姑娘所说的,只有在东门市里找家铺子寻个文案师爷的差事了――只是如此一来,行事遍大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