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百五十三节 各怀鬼胎(四)

《临高启明》 第二百五十三节 各怀鬼胎(四)

    “还是用得。你先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杨继红的事情你不要太上心了。要相信组织。我已经关照培训中心给你配备一个女仆,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当然是临时的,以后怎么安排,由你自己决定。”

    送走了迷迷糊糊的杨元老,萧子山摇了两下电话机,拿起电话“接芳草地校长办公室!”

    电话很快就通了,这个级别的元老不会这么早就回家去睡觉的。

    “智翔啊――”

    “是萧主任啊,这么晚了还有有什么事要吩咐?是不是您也要推荐几个生活秘书来念高小?没问题!”

    “杨欣武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他今天又来找我居然提出要自己去顶罪!”

    “擦咧!还有这种事?!”

    “欣武这个人比较重情重义,又有点感性。杨继红被抓了之后难免受刺激言有些不慎重。你这校长要多关心同志啊!”

    “萧主任,你放心吧,我和子光他们正准备去看看欣武呢,我这酒都准备好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我看他的身体不太好,要是学校的工作安排的过来的话,我建议你给他安排个休假式疗养。”

    “我一定照办!”

    萧子山搁下电话,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色。看来林小雅的案子,水深得很嘞!杨元老今天这突如其来的失心疯闹得有点不可理喻。得尽快让他转移注意力。

    他又拿起了听筒

    “培训中心吗?我是萧子山。我上次要你们选得人选好了没有?级别不要紧,重点是罩杯要D的。我知道符合条件的人很少――有几个选几个。明天一早把她们档案送到我桌上,对,我上班之后就要看到。”

    他搁下电话,想了想,又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小灵通,拨了一个号码

    “南海吗?你还在茶社?真是幸苦了。有件事,有位元老叫杨欣武――你知道?那就好,长话短说我听说他最近一直在你那里混日子。想请你帮个忙,查一下今天晚上有哪些人到过你的茶社?如果能你的人能够回忆起谁见过这位杨元老就更好了。明天就能给我消息?太好了!”

    杨欣武被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送回了家,也没换洗,直接倒在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色大亮,摸出手表一看已经是上午九点了――这是D日之后从来没有过的,平时他六点半已经到芳草地自己的办公室了。

    赶紧爬起身来打小灵通给张智翔。还没开口,对方已经说话了

    “办公厅昨天已经通知我们,说你需要疗养式休假。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我和子光他们下了班来看你。”张智翔的语气有点奇怪――要知道休假这种好事对元老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一晚上的充足睡眠,使得他原本一直有些昏沉沉的头脑变得清澈起来,这些天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感到清理充沛头脑清醒。仿佛整个人又重新复苏了过来。江湖一般的脑海里,忽然样样都有了头绪。

    “我TMD都干了些什么!”杨欣武抓着自己的头发,忽然意识到昨晚自己干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程咏……他原本想咒骂昨晚对他胡说八道差点让他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女人,忽然发觉自己居然忘了她的名字,此刻再努力的回想,居然连她的面孔也记不清了,就迷迷糊糊的记得一个大概的轮廓和脑海里“惊艳一瞥”的感受。

    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也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这个女人有利用自己的意思,虽然并不清楚对方的动机何在,然而当时走投无路之下,似乎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的。其次,当时他已经被失望的怒火折磨的破罐破摔了――他发现自己在这事上居然不能发挥一点影响力!必须静静的等待一些不知道坐在哪里的人的意志做出的判决!他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又会依据什么来做出决定,甚至在哪一天做出决定都无从知晓。

    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去他想得到的每一个可能和案子有关的地方。每一个地方都给他彬彬有礼甚至堪称温暖体贴的宽慰,但是有用的回答却一句话都没有。

    一种在组织面前强烈的卑微感笼罩了他。元老院这个庞然大物是如此巨大,自己虽然名为元老,却渺小的可怜!

    他走上教育岗位,一方面源于对教育事业的看重,认为总有人需要去做默默无闻的工作,另外也是因为想远离元老院里各派系的斗争。他在银行里这种事情受够了。

    但远离了权力斗争,也就远离了权力中枢。作为一个打酱油的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他深深体会到了这个代价是什么。

    想到前几天他在农庄茶社喝闷茶的时候老吴给他出得主意

    “你只要在法庭上公开场合说一句话就够了‘我尊重法律,继红受到法律处罚是他罪有因得,但她毕竟是我在穿越初期一起度过的女人,更是我未出生孩子的母亲,所以我的家始终有她的位置。’有这句话,仲裁庭也好,执委会也好,怎么都得卖你一个面子――好歹你是个元老啊。”

    但是……这太他妈窝囊了!跑到这个时空还要受这种窝囊气的话,当初不如接受银行里的惩罚,拿低保维生,出去追债算了!

    相比之下,那程啥的提出的建议,倒有点鱼死网破石破天惊的效果。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可惜太坑了,自己真跳进去可真要给埋了。

    正在胡思乱想生自己的闷气。门铃晃动起来。打开门一看,却是校长张智翔,后面还有他的校内死党袁子光。袁子光提着几瓶酒,张智翔拿着一个大藤篮子,一股香味已经扑鼻而来

    张校长是为有厨师证书的烹调高手,不过因为工作繁忙,也只有在教师聚餐或者元老院年会这样的大场合里才会亲自下厨提调一番,平时他自己都懒得做饭,照例在学校食堂解决。

    这次亲自下厨,堪称是关怀备至了。

    张智翔笑呵呵的“老杨,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咱们哥几个好好唠唠。”

    因为无人收拾,杨欣武的宿舍里乱七八糟,三个人在客厅里请出一块空地,围着桌子放下酒菜。

    张智翔在倒上半杯子朗姆酒,又加满汽水递给了杨欣武“大丈夫何患无妻!来,干了这杯朗姆酒,这元老院的天下可是咱们的,好多萝莉、御姐、熟妇等着我们去享用呢,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

    “对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几个现在正在筹备格子裙俱乐部――又有事情干了。”袁子光口水都差点滴到酒里了。

    “啥!?这是个什么俱乐部,你们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我警告你们不要胡来啊!”张智翔声音提高了八度。

    “老大,我解释一下,这是很多元老提的建议,现在文艺团体严重匮乏人才,所以提请教委会在芳草地开设专门的文艺班进行定向教育。可不是啥见不得人的鬼畜爱好啊。”袁子光急忙解释道。

    “我告诉你们,别假公济私乱塞你们的恶趣味!给我体面点,我丢不起那个人!”

    “你放心好了,这次肯定是正规程序下来的,元老院里不是一直嚷嚷着文艺活动太少吗?咱们是在为元老院服务啊。”

    ……

    杨欣武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然后把一杯酒闷下了肚“老大、老袁,我问个问题,你们来这个时空是为了什么?”

    几个人愣了愣,脑海里飘过人种博物馆、得天下幼女而教之、制服诱惑等想法,思路一下子没接上来。

    “我们来这个时空,不就是追求一种新的人生?希望能成就一番事业,成为这个世界的话事者吗?我们原以为新时空有足够多的资源,背靠元老院,做好一点份内的工作,等组织发展壮大了,今后就有指点江山的机会,不过看来我们的想法都太天真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元老院就是一个大江湖,跟我们过去待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一样!我们待在芳草地这个象牙塔里倒是舒舒服服的,可是也一天一天的被给边缘化了,失去了话语权。这次继红的事情,老子除了天天跑到萧主任那里去干耗着,什么都干不了,连一点消息都听不到。昨天还差点着了一个女人的道!”他不觉得幽幽问道,“这元老院的天下真是咱们的吗?”

    “这天下当然是咱们的,只要还是一人一票,就算开会只是打个酱油,他们也得买我们的账。”张智翔宽慰道,“你那事情况特殊。就算是马千瞩的生活秘书干出这种事来,他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

    “督公根本没有生活秘书――这帮人精!”杨欣武吃了一口张智翔秘制驴肉,“他有唐糖,还有女王,要什么生活秘书?咱们不能比啊!”

    “文总不有吗……”

    “文总根本不在乎,对他来说生活秘书就是个能做家务会说话的充气娃娃。”杨欣武叹了口气,有些羡慕文总那种对待女人近乎冷酷的潇洒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