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五十二节 真题

《临高启明》 三百五十二节 真题

    焦公礼等诸位“考生”翻开这考试大纲不禁傻了眼,原来这考试大纲条条框框还挺多。光列出得“参考书籍”就有好几本有得他还知道――比如《本草纲目》,有得压根就没听说过――《皇宋钦定卫生部中医师、中药师执业资格教育标准教材(试用版)》。

    问题是这《本草纲目》还不是市面上卖得本草纲目――宋胜英因为自己做药材生意的关系,读过此书,但是大纲上列出的,却是有限制的,也得是“皇宋澳洲行在钦定的‘修订版’。”

    之所以《本草纲目》注明得元老院出版的,是因为后世使用的本草和眼下问世不久的本草已经不是一回事了。对中医药学来说《本草纲目》是最重要的参考书,不过这本书本身错谬就不少――李时珍修订《本草纲目》时已经修正了之前大量的错误药理,但是现代对《本草纲目》也做了大幅度的修订――可以说和早期版本已经是大相径庭了。

    大纲和教材都是刘三编制的。一开始他还有些挠头和现代医学不同,中医的理论流派很多,有得还大相径庭。同一种病完全可能出现好几种治法。而且传统医学都是靠口传心授和自己读前辈医书传承的,每个人接触到的理论不同,对理论的理解也不相同。很难简单的采用出题-标准答案的模式来考核。

    在旧时空,是中医师的执业考试是通过标准教材来认定的,不管你是什么理论流派,要当中医师就得完全按照这个大纲范围来考试。所以他的第一步工作就是编纂“标准教材”和“参考书”,统一考试内容。

    这二者都很容易大图书馆有足够的资料供他选择,刘三立足“简单”、“实用”,杂糅多种中医药学院的教材和六十年代培养赤脚医生的培训材料,编撰出教材来。除了包含传统的中医药知识,诸如“十八反”、“十五畏”,基本的药材药性,针灸穴位之类的东西外,还加入了现代医学中的人体生理结构之类的基础知识。

    这部教材不仅供中医药科的学生学习和培训卫生人员之用,也作为考试的大纲内容。可以说目前元老院治下对中医药的讲授、临床和管理完全是基于他编撰的这些书。

    刘三为此颇为意自己一个小小的中医,如今算是开宗立派了从此,本时空的中医药标准都出自“刘门”了。

    不过对焦公礼、宋胜英和黄家兄弟这些略通医道的人来说,这大纲内容可就艰难了些。黄真忙不迭又去买参考书,花了不少流通券出去买回来焦公礼看了半天,只是茫然摇头。他这个正骨郎中其实靠得就是口传心授和平日里的经验积累。知道怎么治,另外有几张经过多年验证有效的方子。现在正儿八经的要去考理论大纲的怎么弄得明白?要说能明白的,还是里面的人体骨骼图。

    宋胜英和黄家兄弟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因为采药或者经手药材买卖,对药材药理比较熟悉,也就连带着懂一点医道。实话说比一般摇铃的郎中好不到哪里去。更是彻底的实践派,完全谈不上理论基础。

    看了几页教材之后,这几位就做出了一个判断中医执照他们是绝对考不过去的,黄家兄弟表示自己努力下也许能考出中药师执照,只是知识结构要更新一下。至于宋胜英,他表示自己年龄大了,实在背不出如此厚实的《中医药药典》。

    这么一来原本的医药铺就打了折扣,就只能开个用不着大夫的药铺――这倒不打紧,关键是没了大夫,店铺的规模就只能缩小,这么多人怎么安置?店铺向来是不养闲人,本地做公得只要一看你店里闲人太多,自然就会有疑心。

    黄真抓耳挠腮,无计可施,司马求道又不在身边,也没个商量,眼看着店面一天天成型,自己却连个大夫都没有。这里可不比大明,任你是江湖骗子还是草头郎中,都可以堂而皇之的行医卖药。没证,那就女主任口中说得“非法行医”,抓去了先光着屁股挨100鞭,然后去挖沙子。这反髡大业也就不用干了。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然周仲君回来了――她自从下山来,到得临高犹如囚鸟出笼,虽然黄真屡次告诫她不要外出乱跑,还是经常找着借口出去。

    这一出门可就不得了了,周仲君马上就嫌发给她的零用钱不够用,跑到黄真这里丢下一锭银子硬是要换更多的流通券。

    黄真违拗不过,只好又换了一百流通券给她他得罪不起恒山派――倒不是恒山派有多牛逼,而是这次行动为了掩人耳目,启用了不少女性弟子。但是各门派的女弟子凤毛麟角,能派出足够数量女弟子的只有一个全女性的恒山派。

    换而言之,恒山派堪称出人最多,周仲君又是该派实力人物的弟子,师徒二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真要惹恼了,才不管你什么“武林大局”、“天下安危”,直接甩脸子走人。这责任他可担待不起。

    周仲君有了钱就不得了了,立刻就陷入了临高的消费陷阱从开始买点好玩好看但是一点不实用得小东西回来,到后来开始疯狂购物,近来干脆连衣饰都换成了“澳洲款”。光那穿着露出小腿的裙子,就让黄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要让灭净师太看到了非拿剑斩了自己不可。

    当然,劝说或者禁止对周仲君来说都是无效的,除了她师父和掌门之外,她谁得账都不卖。各人也懒得招惹口舌,干脆随她的便。

    今天她照例是以“打探消息”为名去逛街了。看她手里的装得满满的草袋黄真就知道她肯定又去合作社南宝支社了。合作社不仅是南宝最大、货色最全的商店,连带着还有许多服务业游乐场、茶社、餐厅等等,堪称一个小型的shopmall。不仅本地人常常去那里消遣购物,连附近的黎区的百姓也时常到这里来购物。黎族百姓虽然在元老院的光辉下享受到了“公平交易”的好处,不再被黑心的小贩盘剥,但是他们很快就迷失在从未见识过的“丰富的物质”这一天罗地网之中,转手就把钱花个精光。

    周仲君也不例外,她今天穿得一身《知音》上推荐的最新款春装印度印花棉布制作得蓝色碎花连衣裙,收腰设计,裙摆微蓬,圆形小翻领。风格柔美优雅。

    别看款式简单,来头可不小乃是飞云社下的时尚俱乐部设计推出得。

    裙子按照旧时空标准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特别是裙摆实际上还加长了。但是放在17世纪来说,光裸露在外的小腿就足够惊世骇俗了。这裙子有短袖和长袖两款,周仲君总算还有些顾忌,买了长袖款。没有穿袜子,光着脚穿着一双皮条凉鞋――练武女子都是天足,这脚丫也用不着遮遮掩掩。

    她常年练武,无论体形还是姿态,都较之于一般的土著女子要漂亮得多,尤其练武之人那种矫健挺拔的身姿,更是常人少有,穿着这种显身材的裙子就特别漂亮,堪称光彩照人。

    黄真只当看不见,反正眼下也派不上她的用处,等大队人马到了,自然有她师父去管教。

    周仲君却凑了过来,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黄大哥,还在为考证的事情烦心么?”

    黄真叹了口气,点点头“这髡贼的东西,还真是复杂!焦掌门说自己连看都看不明白,要学会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宋庄主和黄家二位叔叔呢?”

    “宋庄主是不成了,黄家的两位还可一博。”黄真苦笑道,“他们这几天都在房里苦读呢,这次真是对不住他们了。若是他们也说考不出来,咱们这药铺的买卖就真别干了,另起炉灶吧!”

    “你早说嘛,”周仲君一扬脸,露出神秘的微笑,“我有好东西呢。”说罢神秘兮兮的从草袋里翻出一个扁平的纸盒子来,塞到他的手里。

    “这是何物?”

    “宝物,有了这个,什么劳什子执照还不是手到擒来!”周仲君笑道。

    黄真心中一动,他知道凡科举都有舞弊,就是会试的题目,只要有钱有路子也能弄到――京师专有人做这行买卖。髡贼既然有“考证”,大约也有做这一行的!他暗叫惭愧,自己也是老江湖了,这点居然没想到!

    他打开盒子,果然里面是一本用薄薄的棉纸装订的小册子,上面用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黄真展看看了看,果然全是各种题目和答案。他这几天已经仔细看过教科书和辅导材料,对这执照考试钻研过一番了。

    这些题目的确很象《真题集》里的内容,不由得心中一喜。然而他毕竟是个老江湖,沉吟片刻,问道“你是从哪里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