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六十一节 广告册

《临高启明》 三百六十一节 广告册

    “实则诸位亦不吃亏,诸位请想,若是没有可靠能干之人,经营土地岂是一件容易事?”李孝朋说道,“至于要花销费用。都是用在自家的土地上,将来若是田地不想要了,卖出去也不是你们现在买得荒地、瘦地的价钱了――亦不吃亏。”

    “那么半包呢?”

    李孝朋说半包就是种地所需要的一切费用都由地主投入,是否改良水土,修建水利这些投入都是丰俭随意,缴税也由地主自己承担。天地会只负责经营生产,收取相应的服务费,收益亦不参加分成。

    若是地主本身有较大财力自主投入,半包显然比较划算。如果财力不足,投入有限,那么即使请天地会生产水平上升也不快。

    除了半包,还有单项服务,用一次付一次服务费。治虫、机力灌溉、机械化翻耕收割……凡是农业生产上有需求的,都可以购买单次服务。

    亦有人不死心,一个劲的打听能不能自己买地盖房子,招佃到底难是不难?李孝朋又将相关政策说了一遍这事澳洲人的法律都没有禁止,只是很难做到。

    不过他这话说出来,不少人还是将信将疑。李孝朋也不赌咒发誓,表示诸位如果愿意可以自己尝试下

    “我们李家是做买卖的,所谓买卖不在仁义在。大家另外有想法的,大可一试,弄不明白的地方,只要咱们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接下来,李孝朋又回答了很多大户们的问题,牵扯到的都是买房置业和在临高生活上的方方面面。也亏这李孝朋博闻强记,基本上都是有问必答,倒是十分爽利干脆,很有些精明强干的买卖人的风采。

    卓一凡原不是为买田置业来得,不过这说明会是第一次参加,他多少有些好奇,想瞧瞧髡贼到底有什么灵机妙策,能够即蛊惑穷困百姓们又诱惑财主们来投奔临高。

    然而听了这么多,只觉得财主老爷们得了失心疯才跑临高来――这种动辄得咎,严刑峻法的地方,和暴秦一般无二――连盖个房子都有各种琐细的规矩!更别说花样百出的各种“税”了。素闻髡贼“豪奢”,没想到盘剥百姓竟然这般厉害!对缙绅们都这么肆无忌惮,对百姓是用说更是残酷至极了――不过这又和他一路来沿路的观感完全不同。

    卓一凡心中疑惑,眼见宣讲会结束,便随着人群慢慢走出花厅,回到院中。

    当天晚上,李小六便专程送来了几大本厚厚的书。说是“请各位爷们太太慢慢的看着,若有喜欢的,列出个单子来,明日起便可以安排看房。”。

    这书乃是澳洲式装帧,封面是用上好的羊皮包面装订的,拿在手中**,沉甸甸,比起一般的书来要大上一倍。

    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精美绝伦的厚纸,上面绘着各种房屋、花园、庭院的图案,每一幅图案,还配有专门的平面图,用小字加注说明。

    这原本也不算稀罕中国古代建筑工匠也有平面图纸的,亦有专门的效果图――平民百姓家造房子用不着,给达官贵人或者皇帝造房子可就一样不含糊了。清宫档案和样式雷的档案里都有大量这样的图纸。

    然而这书中的图画不仅绘法不似出自国人之手,而且图案之精美,色彩之丰富,细节之精湛,令人拍案叫绝。

    卓一凡是官宦人家子弟,又是白石道人首徒,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从没见过这么考究的东西。他仔细看了几页,知道这是李家坡房地产公司――也就是李孝朋家的字号开发建造的。

    这些房屋,都建造在一个叫做“碧瑰园”的地方,卓一凡没听说过,不过也无所谓,他根本就没打算买什么房子。

    就这么一看,房屋除了格局、形式和大明略有不同之外,也没什么特殊之处,再往下翻可就眼前一亮了。

    原来后面的都是室内效果图,这可是17世纪的中国绝没有的东西,当时的室内装潢陈设大多以“摆设账”的形式用文字来表达。而这澳洲人的效果图体现的却是另外一种他们陌生的风格。

    大幅的玻璃窗,房间内采光明亮;竹木制的地板,干净整齐;各种色彩图案的瓷制地砖、墙砖,即美观又闪闪发亮;豪华的水晶玻璃大吊灯,散射出柔和的光色……再配上各种美观实用的家具用品,大大颠覆了卓一凡对“奢侈”的理解。要不是他们已经在广州去过紫明楼实地体验了一番,简直会认为这都是异想天开的乱画而已。

    站在他身畔的万里风等人也看得入神,一时间屋子里竟然鸦雀无声。

    “难怪大户们趋之如骛,如飞蛾扑火一般。”半响,万里风才叹着说道,“太奢华了!就算是皇上大约也没有这样。”

    “皇上励精图治,岂能耽于享乐。”卓一凡深有同感。他大概知道一点皇宫里的事情,皇宫里的享用固然不是一般缙绅家可比,但是和这图册上一比,确实也有点显得“土”。

    他又拿起另一本翻看。他们刚才看得是房地产广告册;这一本却是家庭用品的广告册。虽然李家的企业自身并不生产经销这些“澳洲家居用品”,但是作为重要的配套,亦专门做了一本广告册来推销,以赚取更大的利润。

    说是“澳洲家居用品”,其实亦有相当部分是从东南亚、欧洲、波斯、印度、日本、朝鲜等地进口来得精选产品。堪称是集各种“奇技淫巧”的杂货大成者。纵然是家中广有洋货的卓一凡本人都觉得眼花缭乱,许多东西都是头一次看到。

    图册的内容实在太过诱人,渐渐的屋内的众人都围了上来,啧啧有声。都有大开眼界之感。

    “髡贼这般骄奢淫逸,这海南的缙绅百姓们可被他们祸害苦了!”卓一凡掩卷叹息道,“我等只有尽心竭力,为朝廷百姓除此大患!”说罢将图册丢到一旁。

    众侠客侠女都表达了一番坚决拥护朝廷,和髡贼战斗到底的决心。然而这图册却成了热门,诸人争相观看,还指指点点,议论不休。犹如小孩子看到了玩具反斗城的广告册一般玩不到,看看也是好的。

    今天,司马求道也和往常一样,从博铺开来得城铁小火车上下来,结束了一天的奔波。

    他今天的工作是去临高北部沿海一带去看样,检查生产进度的完成情况土产公司在当地和渔民签订了一个收购合同。司马求道从博铺下车之后,全靠两条腿奔波,几乎走了整整一天。

    从车上下来,他已是浑身酸软,简直连腿都抬不动了这髡贼的饭,还真是不好吃啊。

    司马求道虽然还穿着“旧款”衣服,不过他的身上已经留下了“澳洲式”或者“新式”服装的痕迹。他身上挎着一个帆布挎包,包面上绣着店铺的字号,包里塞着笔记本、墨水盒、样品册和空白协议、合同之类的东西,包的左右各有一个插袋,一面是只竹筒水壶,另一面装着个饭盒,很是符合他采购员的身份。

    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俄罗斯”式的马桶包,里面装着从博铺附近收来得土产货样。

    司马求道随着人流出了车站,在门口的卖报小贩那里买了一份当天的《临高时报》。

    他每天都买一份报纸因为《平髡手记》上告诉过他们,看报纸能够知道许多要紧的消息。上面不但有髡贼的动态,万一卓一凡或者黄真他们出了什么问题,在报纸上也会有消息。

    今天的报纸依然平安无事。司马求道把报纸叠起来,装进随身的布挎包里。

    这些天来司马求道每天在工作之余,都到规定的地点查看有无安全记号,焦急的等待着卓一凡一行人的消息。

    昨天晚上,他已经在约定的地点看到了等待已久的卓一凡一行人安全抵达的暗号。

    这让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一次的行动,各路人马分头行动,虽然知道大概要做什么事,但是具体细节却要等他们都进入临高安顿下来才会传达下来。司马求道虽然只是黄真的副手,担任的却是总联络人的角色。

    因而黄真等人一在南宝落下脚来,司马求道就立刻离开了南宝到了东门市,潜伏起来静候新得指示。

    迄今为止,他都是从七爷那里得到新得消息――通过一个妓女或者邮局信件――不仅提供各种最新的髡贼内部的讯息,还提供他们在临高活动的各种便利,为他们在临高安全的落脚潜伏起了很大作用。

    但是具体的行动内容是什么,司马求道亦不知道。

    虽然出发的时候说过卓一凡知道,但是司马求道却知道这是假话卓一凡和黄真一样,都不清楚具体的任务细节。

    从石翁这种过度到极点的小心里。司马求道却隐隐约约的感到担忧。(想知道《临高启明》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