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六十三节 看脸

《临高启明》 三百六十三节 看脸

    忽然又是一阵喧哗,却见几个戴着袖箍的男女,将脚底抹油的白斯文推推搡搡的押了过来,头上方巾也没了,大红鞋上满是乌黑的脚印,湖蓝色绸直裰也被撕扯了几个口子,身上横七竖八的捆得结结实实,狼狈至极。

    只听几个男女呵斥道“调戏妇女还想跑?去派出所说个明白。”

    白斯文却尤在辩解“我只是路过看看而已,不认识他们。”

    这几个男女却不听他的分辨,连带着倒地的白家奴仆一起捆了带走了。远远的还能听到白斯文渐渐低下去的声音“我只是仰慕这位姑娘!仰慕!仰慕你们懂吗?不是深入交流的……我是白斯文!我祖辈在崖山流过血!我爹和大宋做过生意!我买过很多澳洲货,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卓一凡暗暗担忧,又想到李小六说过,髡贼的警察向来不弄“贼开花”,纵然有些查问,只要小心应对,大约也能混过去。

    正寻思着,忽然发觉这女警察有些脸熟,再一回想,立刻想了起来这不就是那个在客栈门口痛殴豪奴的女警么?怎么她也来南宝了?

    当时他只觉得这女子脾气火爆,今天看她挺身而出毫不迟疑,倒是颇有些侠义之风,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好感。

    卓一凡按照信上所言地址慢慢寻路而来,好在这里和东门市一样路牌指示牌甚多,按照路标走,很快就找到了“黄家医铺”。

    这条支路比较冷清,附近店面不多,黄家医铺的幌子挂着很是显眼。卓一凡缓步过去,只见店堂还是老式的装修进门便是木柜台,后面是成排的药屉。门口还挂着一块木牌子,上书卫生人民委员会、国家警察卫生警察处核准医疗机构,下面又有一行字;一级甲等。

    往里走到底是一道门帘――门外挂着诊疗室的牌子,下面又悬着三块牌子,分别是焦公礼、宋时英和周仲君的名字,让卓一凡微微一怔。

    这三位他都认识的,至少也是一面之交。不过眼瞧着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坐堂医的牌子上,未免有些感到滑稽。特别是周仲君――她能给人看什么病?别把人给医死了!

    再看柜台里的二位伙计却是面生,见他进来,伙计已经过来招呼了

    “客官要买些什么?”

    卓一凡踏上一步,问道“店里可有五味子?”

    伙计脸色一变,不觉得压低了声音“有,不知道客官要何种五味子?”

    卓一凡朗声道“口含五味子,舒气又安神。我要得是能泡酒的五味子。”

    伙计面色愈加凝重,沉声道“泡酒的五味子店里暂且没有,若是真得要用,请到帐房中与我们掌柜面谈。”

    “好,前面引路。”

    帐房就在柜台后面,有个小门,很是隐蔽。走进去只见黄真和司马求道都在内,三人原本都是认识的,并不招呼客套,微一颔首便落座了。

    黄真咳嗽一声“既然卓少侠已经到了……”

    话音未落,却听到周仲君的声音传了进来“你笨死了,告诉你多少次,这针要先冲洗干净再泡火酒,你怎么洗也不洗,就这么泡了!要是给髡贼知道了怎么办?”

    黄真和司马求道知道这是又在训斥南婉儿了,自从周仲君也去考了个初级针灸师的执照之后,她就堂而皇之的也挂上牌行医了。南婉儿不但要负责做饭洗衣,还平添了许多店铺里的杂事说是店铺里的事情,其实就给周仲君打下手。

    卓一凡微微皱眉,黄真道“不碍事。髡贼这里规矩多,犯了之后很是麻烦……”

    司马求道道“这里虽是店里,到底是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直呼髡贼很是不妥。”

    黄真微微苦笑,显然他对周仲君也是颇有微辞。

    卓一凡刚要开口,外面忽然又是哗啦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坠地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周仲君的怒斥“出来还真是长进了,学会摔东西了!”

    听外面的声音南婉儿是急得哭了出来,抽泣道“不是我摔得,你不推我,东西不会掉……”

    还没等里面的人做出反应,门帘哗啦一声被拉开了走进来的却是一个假髡少女,一头长发用发带束在脑后,鬓边缀着朵闪闪发亮的宝石花,穿得却是件苹果绿的连衣裙,白色的小翻领显得十分清爽。裙子外面又罩着一件浅蓝色的长围裙。

    卓一凡吓了一跳,心道外面的伙计怎么这么不小心,让个假髡直接闯了进来。定睛一看才发觉这就是周仲君。

    从广州分开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这灭净师太的弟子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完全是一副假髡少女不知廉耻的打扮,――师太要是看到了,还不得气个半死。

    她进来亦不打招呼,只是气鼓鼓的一屁股坐下,说道“这事情我是没法干了,我要回去!”

    说着便数落开南婉二的种种不是,从“笨手笨脚”,到“不服管教”,再到“懒惰疲软不思进取”……拉拉杂杂,零零散散的说了好几分钟,看她的模样,很有些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位师姐的意思。

    正说到激昂处,看到卓一凡也在坐,生生的把话给止住了“卓公子也来了。”

    卓一凡点点头,含笑道“我也是才到不久。”说罢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周仲君面皮微微一红,谦然一笑“方才失态了,让卓公子见笑。”

    卓一凡道“周姑娘心直口快,说话有欠温存,不过都是一片至诚好意。我等都是明白的。”他话锋一转,“不过咱们眼下是在龙潭虎穴之中,大伙都是抱着一片至诚来到此地,上报朝廷之恩,下解黎民之忧。平日里相处还是以敦睦为上,纵然有什么不是之处,还是应该徐徐告知,所谓欲速不达,切忌伤了和气。而且刚才姑娘开口便是髡贼二字,万一给人听去了,也是大大的不妥。”

    司马求道暗暗点头这卓公子还是有些担当的,若是像黄真这样的滑头世故之人,对这种恒山内部的家务事,自然是装聋作哑了。卓一凡这话虽然婉转却点了周仲君的不是。里面大道理套着小人情,即训诫了周仲君又照顾了南婉儿,算是很公道了,堪称金玉良言。

    也不知道是这番话起了效果,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周仲君没了刚才的劲头,低头坐在椅子上,脸色微酡,一副羞涩的小儿女模样。低声道“卓公子说得是。都是我太急躁了。”

    黄真心中暗骂TMD,什么金玉良言,还不是看脸!这些话老子也说过,除了白眼就是一个“哼”。

    四人各怀心思,卓一凡道“既然周姑娘进来了,咱们就一起议下下一步的章程。”

    周仲君赶紧道“今天我是挂牌的,若不在有病家问起来反而不美,我先出去应诊。”说着起身便退了出去。她虽然骄纵,自己的斤两还是知道的在座的三个男人都是行动的头目,自己怎么好与会?说出去恒山派那是大大的不懂规矩了。她并非不通人情,实则是觉得没必要用在南婉儿这种“下人”身上而已。

    黄真先说了最近的情况。自从他“调戏女经理”之后,虽然始终“坚贞不屈”,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平日里却不得不和尤秀虚与委蛇,期间也少不得卿卿我我的事。

    在尤秀的“亲密指导”之下,黄家药铺顺利开张。考证的事情也算顺利通过,焦公礼和宋时英拿了正骨推拿的执照,周仲君则考了针灸的执照。周仲君的考试表现很出色,主考的老师知道她识文断字,还建议她考个乙种文凭,去新临高突击下,正儿八经的考个中医师执照。

    于是这三位就在这里挂牌行医了,要说生意还真不错。药物是从润世堂进得,饮片成药都有。不过成药进货很难--太枪手了。他们便干脆自己炮制些常用的药物,焦公礼和宋时英的手头颇有几张专治跌打损伤的验方,配成几种药丸膏。没想到上市之后居然销售一空――本地以矿山经济为主,重体力劳动使得筋骨伤损的人不少,药物上市之后供不应求,不但归化民和土著来买,连黎民也来购买,黄家药铺顿时有了名气,连带着看诊的业务也兴旺起来。

    开张一个月,黄真盘了下账,去掉日常开销和税,净利润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么下去,用不了半年就能回本――天下哪有这么好赚得买卖?这临高可真是富庶!

    药铺在大明本身就是暴利行业,但是,这个暴利的前提是你能有足够的客源,一般穷苦百姓得了病只能听天由命罢了或者求一副香灰喝了,不会花钱请大夫买药。华山派的产业里也有些药铺,这些年来山陕等地百姓日渐穷困,吃得起药的中人和大户不是被杀破产就是逃亡到相对安全的大郡,药铺生意每况愈下,有些地方已经维持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