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六十六节 切磋(二)

《临高启明》 三百六十六节 切磋(二)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临高启明》更多支持!

    “这是在打羽毛球。”练霓裳说,“这是从澳洲来得球戏,这里缺少器具,只有很少人能够玩。”

    卓一凡见打球得人目随球动,奔跑腾跃,暗道这若是用来练习身法,对练武倒是极好的。

    只是打球得人穿着一身雪白,未免让人觉得怪异。他在临高时常见人穿白衣白裤,年轻女子都穿白袜,有得还穿白鞋。若说他们是戴孝,却又不象。不知算是何等风俗。

    正在观望,忽然飘忽中球被人兜底一击,轻轻飘过网子,这边的男人抢救不及,顿时落在地上。

    “我赢了!”网子那边的人欢呼起来,却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卓一凡吃了一惊――他见网那边的人是短发,两条光溜溜的大腿跑老跑去很是触目,加上这边是个男子,以为也是个男子。

    只见那男人摇头道“老了,老了。”说着把拍子往腋下一夹。从脖子上解下毛巾擦汗。对面的女子弯腰从网子下面转过来,小跑着跑到场边桌子上取来一个瓶子递给男人“首长不老,还年轻呢。”说着又拿大毛巾给男人披上。

    见那年轻女子的两条浅褐色光洁结实的大腿在眼前晃荡,卓一凡赶紧避开目光,心中暗呼“寡廉鲜耻!”。

    练霓裳不以为意,引着他往旁边的过道走去。没想到那年轻女子眼尖,看到练霓裳,扬手招呼起来“练霓裳!练霓裳!”

    练霓裳止住脚步,招呼道“杨珉你怎么来这里了?”

    那女子随手也拿了块大毛巾将身子披上,这才走过来道“陪首长来这里看学校的春季文化节的场地,首长说这里的场地好想练练手,就打了一局。”

    卓一凡见她穿着件白色的棉布圆领短褂子,汗湿了贴在身上,似乎里面什么也没穿,胸前更是雄伟――随着她的喘息还在不断的波涛起伏,不由得脸上发热,再也不敢多看了。

    “这位少爷是谁?”杨珉看到卓一凡,带着“不怀好意”微笑问道。

    “叫卓一凡,是个大夫。”练霓裳倒是毫不在意,“他有点武功,找他练练手。”

    “看上去不像……”

    杨珉这话也不知是在说他不像个“大夫”还是不像“有点武功”,幸好杨珉的心思都在“首长”身上,说了几句话,赶紧又奔回去了。练霓裳和卓一凡这才脱身。

    卓一凡听到对方提到“首长”,心中一动,《平髡纪要》上说过,“假髡”都称呼“真髡”为“首长”。这么说来,这个和杨珉打球的男人就是个“髡贼”!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为了印证这点,他故意问道

    “这位是……”

    “是我在文理学院的同学。”练霓裳毫不在意道,“如今在给首长当生活秘书。”

    “这么说,那位打球的先生,便是澳洲元老了?”

    “大约是吧。”练霓裳漫不经心的说道,“她运气好被办公厅挑去了。咱们这一届几乎就没有被选上的。”

    卓一凡心跳加速按照《平髡纪要》上的说法,所谓“生活秘书”,就是真髡的小妾、通房丫环之类。如此说来真髡会在此地出没――这可是个重大收获!

    他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赶紧又对着杨珉那边看了几眼,记住那正在百无聊赖的喝茶的“真髡”面貌。

    练霓裳哪里知道他肚子里的弯弯绕,将他带入一条走廊,从口袋里取出把钥匙,把其中一道门打开。

    里面却是一个大大的房间,铺着厚厚的草垫。一旁的墙上又有两道门。

    “先更衣,然后咱们再练……”

    卓一凡心道练武还要换衣服做什么?便道“我用不着。”

    “我可得换身衣服。”练霓裳笑了笑便进了一边的小门,不过盏茶功夫出来,身上已然换上了白色的短打裤褂。

    卓一凡见一进体育馆个个都穿白,虽然他知道髡贼不忌白色,并非丧服,心里依旧老大的别扭,总觉得有些不祥。见练霓裳又是一身白色短打装扮,腰间还束着条红色带子,不由暗暗叹气――这都是什么奇风怪俗!

    练霓裳问道“怎么了,不好看?”

    卓一凡一惊,知道自己的表情露了馅,再要掩饰反而不美,只好道“有些奇怪而已……”

    “知道,刚来本地的,都以为咱们是穿丧服呢。也难怪你看着不舒服。”练霓裳说,“要说丧服,倒也不错。从大陆上到临高来得百姓,若是认真起来,哪家不该戴孝几年的。”

    卓一凡觉得她话语偏激,颇有些不以为然。便故意岔开道“拳脚还是剑术?”

    “先来拳脚吧,剑术许久没有练过了。”练霓裳道。

    卓一凡虽然专精剑术,但是在拳脚功夫上也有相当的造诣――毕竟剑一出鞘,很少能无血而回,若是在荒山野岭也就罢了,闹市集镇之中在争斗中无论伤了还是击毙对手,虽然以他的门派家世,只要不惹上大门槛都不要紧――总归是件麻烦事。所以无论拳脚还是剑术,招式一般都讲究留有余地,不下死手。

    然而一动手卓一凡就发觉对方的招数和一般拳脚很不相同动作反应极快,几乎到了本能反应的程度,没有任何的花招,全部是直来直去的招数,但是动作却很巧妙,对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能迅速的摆脱,移动起来更是极其敏捷。至于攻击也全是狠毒凶狠的一路,几乎全是奔着一招制敌的方式去的。

    卓一凡原本还有些轻慢之心,觉得一个女流,不论招式技巧多强,力量上毕竟欠缺。没料到对方的招数完全是出乎意料的迅猛,和他见识过的各种功夫都不一样,不由得认真起来。

    他认真对战起来,从小练武的水平和半路出家的到底不一样,何况他虽然是贵公子出身,却不是娇生惯养长于妇人之手;打小练武的力量、柔韧性和爆发力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没过一会,他就占了上风,拳脚凌厉的将练霓裳逼得连连后退,已然是落了下风了。

    练霓裳憋红了脸,拼命反击想扭回颓势,然而女人力量有限,时间一长已然支持不住,被卓一凡的一腿扫中小腿,底盘不稳顿时摔了出去。

    卓一凡收住拳脚,见练霓裳一摔出去马上一个翻滚,远远得滚了出去再起身,反应也算是十分快了。

    “承让,承让。”卓一凡抱拳道。

    “你好厉害!”练霓裳走了过来,她发梢凌乱,呼吸略略有些急迫,双峰起伏,腰带松了,衣襟也有些散开,露出脖颈下一小片麦色的胸脯。

    卓一凡不敢多看,赶紧移开目光“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

    “少谦虚了。”练霓裳目光炯炯,“你的本事大得很呢。”说着将衣服的下摆掖了掖,“你会剑术么?”

    “略通一些。”

    “好久没练剑术了,来试试看吧。”练霓裳说着打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两柄佩剑来,抛了一把过来。

    卓一凡接剑,只觉入手甚轻。剑鞘是极普通的木鞘,想来这种放在练武场的也不会是什么好剑,然而拔出来却眼前一亮剑身是上好的钢材所制,剑身上的花纹是那种最好的日本刀上才能见到的,手腕轻轻一抖,剑身嗡嗡作响,即轻又韧。拿在手中细细看去,却是没有开锋的,不由暗叫可惜这么好得剑身,若是开了锋便是一柄上好的宝剑。

    “真是好剑。”

    “这算得什么好剑,就是练习用得。”练霓裳不以为意。卓一凡再看柜子里,除了这种佩剑,还有几种长短不一的日式刀剑和一些模样奇特的刀剑――大约都是异域之物。

    “这里东西还真不少。”

    “都是些样子货,用来练习的。”练霓裳抽出宝剑,“来吧。”

    这一场比试愈发没有悬念,卓一凡因为刚才拳脚上是花了心思才赢得,这回一开始就打足了精神,手中剑一挥,十六点剑花直攻过去,没想到瞬间就让练霓裳左右支拙,立刻败下阵来――看得出她练过剑法,不过有欠高明,只不过入门的水平。支撑不过三两招便已经连连中了好几剑。

    卓一凡赶紧收住剑势,关切道“唐突姑娘了!不要紧吧?”

    虽然是不开锋的剑,被连续刺中划到也不是好受。练霓裳摸了摸中剑的胳膊,道“不要紧,你的剑术真高明!”

    “幼时得遇高人传授。有点幼功。一直没放下而已。”卓一凡收起剑来,“行医也是游走江湖,没点保身的功夫怎么行?”

    “在这里生意如何?”

    “初来乍到,不知道怎么做生意……”卓一凡已经听黄真说过“考证”的事情,此处没有露出破绽来。

    练霓裳将佩剑放回柜子里,听得他的话回首噗哧笑出声来“你还真会骗人。”

    “此话从何说起?”

    “你根本就不是穷大夫――哪个穷大夫穿得这么考究的?”练霓裳笑吟吟的指着他的扇子,“就这柄扇子,起码也价值四五两银子。”(小说《临高启明》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