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七十一节 聚会(一)

《临高启明》 三百七十一节 聚会(一)

    王七索最近事务繁多,原不想去,然而他转念一想去也无妨黄安德的这班兄弟们中现在有几个临高从军从警,和他们厮混一下绝无坏处。

    当下先赶回驻地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制服,又到军人合作社里买了些酒,又到东门市买了些叉烧肉,便往博铺的新建住宅区而来了。

    随着发动机行动的结束,一批批来自北方的移民陆陆续续来到了临高,极大的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结构。原本在街道上充斥耳朵的多是广东、福建和客家话,现在来自山东、河北、江浙等地的口音大幅度增加了。

    各式各样的方言的混杂,使得移民们不得不很快就开始适应普通话--元老院的统治下不说要出人头地,哪怕是做个工,做个小生意,只会一口方言也是不成的。因而硬着舌头的各种“新话”就纷纷出炉了,元老院也大力推广“说新话”,并且把新话的等级水平作为当干部、入学的一项标准。

    人口的大量涌入使得本地的住房情况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一批批的新到者出了检疫营之后,只能睡在各个工厂农场临时搭建的大型收容所内成排的竹棚子里,像极了巴西或者印度的贫民窟,只不过干净整齐的多。

    即使这样简陋的住房,也没有谁可以说自己能拥有一间棚子――有得只是一张铺位而已,即使这张铺位,有时候还得分班轮流睡觉。

    虽说住房情况空前紧张,给发动机行动中有功人员的奖励还是有的。比如黄安德,由于在危城夺宝行动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得到了购房指标,终于幸福的背上了二十年的房贷,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这房子不管按照哪个时空的标准都小的可怜,这种临高建筑总公司设计的“国民公寓”的每户实用面积还不到三十平方米,一房一厅一厨,厕所是楼层公用得。当然也没有自来水,用水得到楼下的公用水井去打。

    即使这样对于黄安德来说也足够幸福了,和他同期晋升军官的许多人到现在还在等待买房指标,只能住军官宿舍。如今人口多了之后,有不少新移民的家庭很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们,就被卡在房子问题上小夫妻总不能住宿舍吧。

    而在登州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小伙伴们,有些在和叛军的各种冲突中战死了,有些死在了从北方到南方的旅途之中,剩下侥幸没死的,检疫期满了之后陆陆续续的开始了新的生活。有的进了工厂,有的当了兵,还有得进了国家警察。

    而自己的堂兄黄熊,经历了发动机行动后也娶了老婆。虽然一度因为作风问题被放逐到了济州岛当白马队教官,幸好首长还记得他,没一年就把他调回来了。最近又通知他参加总参组织的培训,准备晋升――他也算是够蹉跎的了,治安团同期入伍的人不少已经早他好几届参加过这个战术培训班了。

    他们这对堂兄弟虽然不是亲堂房兄弟,也在五服之内,算是有些情分的。自打黄熊随军增援调往蓟州镇之后,兄弟俩已经多年没能聚在一起好好聊聊了,趁着这个机会,也把他和弟妹一起叫上,和自己的兄弟们好好聚聚吃一顿,谈谈别来的经历。

    黄安德分的房子属于新开发的社区,此地距离元老院的禁区高山岭很近,因而只销售给伏波军军官和强力部门的归化民干部居住。

    一个大院子里错落有致的建着几排筒子楼。黄安德所在的第一组团是专门给军官们盖得房子,目前就算是当到上尉也不一定能分到,非得有一定战功的才行。

    他的房子就在这楼上的顶层。按他的想法,顶层视野开阔,皇帝老子也未必有他住的高。

    黄德安穿着全新的制服,喜气洋洋的站在小区门口等着兄弟们的到来。先来得是朱四夫妻。朱四如今在警备营当兵,已经和月娥结了婚。算是少有的士兵中有老婆的人。

    他现在只是个大头兵,住得是部队营房,郑月娥也只能住在她上班的工厂的宿舍里,两人过得是牛郎织女的生活,只能找机会出去开个军指定茶社的单间来敦伦一番,很不方便。

    郑月娥如今已经恢复了昔日小辣椒的模样,不像在难民营里呆呆傻傻的样子了。她从济州岛被送到临高之后还是有些神志不清,最后被送到了总医院医务科长邓铂鋆主持的济村精神卫生所治疗了一个阶段,在邓科长的精心治疗之下终于获得了康复。

    “黄大哥,你可够精神的!”郑月娥看见黄安德,还没等朱四开口,已经招呼起来,“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新房子就是不一样!”

    郑月娥穿着一件印花布连衣裙,穿着花哨又利落,头发按照澳式梳成个马尾,戴着个发卡。脚上穿得是藤编凉鞋。

    黄安德知道她这身可不便宜这种色彩艳丽图案美丽的花布是从印度进口来得,比起单色的白布或者蓝布做得衣服要贵得多。就是脚上这双鞋,看款式也是合作社今年出得最新款――价格可不低。

    这朱四倒是挺疼老婆。黄安德暗暗叹息,当初不惜冒着犯纪律的风险恳求他花钱买下月娥,果然是珍惜的很!

    黄安德知道这件事自己和朱四都是假公济私,幸好首长们并不追究,鹿庄主和朱营长都是好人呐!

    “这你就不懂了,有新房子这只是第一喜,黄大哥接下来是筑巢引凰,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要喝喜酒了。”朱四手里提着个礼物盒子,笑嘻嘻的说道。

    黄安德咧开嘴哈哈大笑,说起来如今娶妻的确不难大量的移民到来缓解了本地的性别差,而且移民们普遍一穷二白,大量的单身女子都急于嫁人以获得经济支持。有固定收入的归化民当然是她们的首选,而军官更是热门人选,只要有房子,自然有媒人来说合,讨老婆也就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咱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嫂子,赶明再生个小子,那就是三喜临门了。”

    “就承弟妹吉言了!”黄安德满面喜色,“来来来,里面请吧,要上五楼呢。门开着,你们先上去坐坐。”

    “不碍事,咱们就在这里陪黄大哥好了。反正他们还要有一会才能来全。吕老蔫这回又拉软蛋,说不敢早退,要晚点儿来,还是他最早来的临高呢,一个铁匠,也不知道首长怎么看上他了。”

    正说着话,又有几个人先后到来,他们平日里都有来往,不过临高这里生活节奏很快,不管在什么行业工作都很繁重,很少有机会能大家聚在一起。这次借着乔迁之喜相聚也算是难得的大聚会了。

    几乎每个人都带着点礼物,见面之后少不得寒暄说话,黄安德早就备下几大盒子香烟,散给大家抽。

    眼见这请得人都来了,连王七索都到了,除去言明要迟到的吕老蔫之外,黄熊夫妇也没到。正等得心焦,郑月娥忽而一指“黄熊大哥来了!”

    只见远处的小路上,黄熊带着他的妻子王保儿,慢慢的向着黄安德一群人这边缓缓走来。王保儿依然是大明的装束,穿着襦裙,梳着发髻,只是肚子已经隆起――已经怀了身孕,身子沉重不便,放了的小脚仍然走不惯硬路,一步三跌倒的由黄熊扶着走来。黄熊手里还拿着个大大的食盒。

    走到近前,黄熊刚叫了声“兄弟”,王保儿挣开黄熊,向着黄安德及一群人福了一福,“各位哥哥万福。”算是行了礼。

    她到临高日久,身子调理的不错,原本又是粮户的女儿,举手投足都有一股风韵。如今虽怀着身子,仪态风度不减。黄安德暗暗赞叹,怪不得堂兄要在她身上犯错误了。

    黄安德笑道“弟妹来了临高,老礼还是没少。弟兄们,咱们今天也不等吕老蔫了,先上楼去好好吃喝一顿,不醉不归哈。”众人轰然应诺。

    一干人上了楼,黄安德的住房只有一室一厅而已,一下进去十来个人自然有些多,好在他一个人住,平日里吃饭都在军营的食堂,除了必要的几件家具之外没什么杂物。围桌坐下还不显得挤。

    王保儿大着肚子,又是解放脚,行走很是不便,全靠着黄熊和郑月娥扶持才爬上五楼。进屋之后她一直躲在黄熊的身后,怯生生的打量着这房子,忽然扭过头问黄安德“黄大哥,这么一间房子,真的归你了?”

    “那当然,房产证上写得是我的名字。”黄安德洋洋得意的说。

    “啥叫房产证?”王保儿懵懂的问到,还没等黄安德想好怎么解释清楚房产证,一旁的曹清大声说“黄大哥拿到就是房契啊,弟妹。”

    王保儿眼中露出即鄙视又艳羡的神情来,一时间心情竟十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