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七十七节 初号班众生相

《临高启明》 三百七十七节 初号班众生相

    每一个年级的选拔组有六十四人,芳草地从初小一年级到高小三年级,五个年级一共有三百多位顶尖的学生佩带着学习院的纹章,在这里陪他们这寥寥十来个小元老念书。至于说中学生,归化民里还没有中学生……

    所谓陪太子读书,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想什么呢!”短发女孩一屁股坐到课桌上,扯下子琪正听着音乐的耳塞塞到自己的耳朵里。她是另一个元老的子女,叫张允幂,和子琪因为年龄相仿,互相挺谈得来,“这次我回去你借我PSP几天吧。”

    “交租金吗?”子琪挑眉。

    “啧啧啧,拜金的女人。”张允幂调侃,“我借你漫画总可以了吧。叶芝真已、桔皆无……还有朝雾夕!”

    “成交!”

    “好色的女人!可是你的PSP就那么几个游戏,翻来覆去都打腻了。拜托你换几个新得。资源区游戏可多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下不到的。”

    “自从搬到了新家反而没了网线,下个东西得跑到公寓区的娱乐中心去排队――你知道我家是住在农场的――实在懒得去。”林子琪懒洋洋的说道,“你自己去下载吧。”

    “我真服你了。浪费啊。”

    “不玩游戏也习惯了。”林子琪现在已经不那么宅了,农庄里有太多好玩的东西了。爸爸给自己开设了一个小小的花圃,她的业余时间大多消耗在伺候各种香草植物上了。

    “假期准备上哪里玩?”

    “回家。”

    “真无聊啊。”张允幂皱着眉头,“我不想回去,家里多了个妹妹,一天到晚哇哇哭,真讨厌!你就好多了。”

    张允幂的老爹的生活秘书刚生了个女儿,虽说他们家的房子是大户型,但是公寓房里多了个娃娃也是挺闹腾的。

    “迟早也得给我添个弟弟妹妹什么的……”林子琪无所谓的说,“我倒是不在乎,反正又不是我伺候。”

    “不回家能去哪?临高就这么大,我们出门又不方便。”

    临高县本身不大,也不是传统的风光形胜之地,可供游览的地方很少。除了已经设为禁区的高山岭之外,就只有临高角和古银瀑布两处有办公厅设立的元老院专用休闲区。

    问题是高山岭,她们每年夏天整个班都会去“避暑学习”。至于临高角公园和“地下瀑布”,她们也去得多了,有点腻味。

    “去临高角的飞云俱乐部吧,这个周日他们又要办烧烤晚会呢。听说还要做海鲜披萨。”

    披萨?这道美食让子琪来了兴致,“海鲜披萨?”

    闻言,张允幂哈哈的笑了,“没错没错,临高就这资源丰富。”

    “再丰富我也爱吃。上次吃到得鲷鱼刺身就很好吃,还有烤牡蛎。只要不吃海鲜粥……”说到海鲜粥,两个人的胃里都涌出了一种隐隐约约的不适感。

    “还有小蛋糕,去晚了可就没了。”张允幂说起甜点的时候一脸垂涎三尺的模样,“也闹不懂为什么这么抠门,每次就做这么一点点,我看特供商店里的面粉都是敞开卖得……”

    “多数蛋糕都是用低筋面粉做得……”林子琪到底是农委会元老的女儿,这方面门清,“农委会种得不多。还有一种硬质小麦,也很少――食品厂现在用来做意大利面。”

    “你的农业知识好丰富……”张允幂做崇拜样。

    “好啦,我有时候觉得干脆爸爸一样当个园艺师、农技师什么的也不错呢。起码不用天天啃高数了……”

    这只是说说罢了,农委会的农技师一点都不好当,经常要下乡不说,大太阳底下蹲在田里就不是她吃得消的。

    “不啃高数,就啃第二第三外语,一点好处也没有。”张允幂因为数学头脑实在太差,就被强制成为语言专精,除了英语、日语之外,最近又在苦学德语,她在学校里的课外读物全是原版外文书,每周有一整天,有一位专精三门外语中某一门的元老来和她对话,指导她阅读。按照计划,在她能够熟练掌握这些语言之后,就要开始科技外语的晋级教育,“上帝啊,快让我满十八岁吧……”

    “十八岁你以为就好了?咱们从这里是毕业了。可是胡伯伯说了,毕业之后要咱们每人选一个专业方向,跟着那些元老叔叔伯伯去一对一学习……说真得,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跟谁去学……”

    “你想学什么呢?”

    “我想当大夫。”林子琪对大夫其实什么直观了解,只觉得女大夫白袍飘飘,很美很知性。

    “那就得跟着时大夫或者艾大夫了。要不跟着那个小牙医宋君行去学牙科?听说在外国当牙医很发财的。”张允幂不自觉的还是经常会把旧时空的概念带来。

    “对着人的血盆大口,感觉很不习惯呢。再说万一病人口臭怎么办?”

    “那你还当大夫?要开刀不吓死你!”

    “说得也是。”林子琪点头。她有些迷惘,这个世界里她用不着考大学,但是依旧要面临人生的选择,到底选择从事什么专业呢?

    要说元老院里,什么人才都有,不管多门冷门的学科,都有人能说个七七八八。她虽然年龄小,可是也明白元老院的想法他们不仅要当元老,管理这个新世界。更要掌握统治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黑科技”。所以她才会没日没夜的啃高数,而张允幂不得不同时学习三门外语――可不是为了和外国人交流,而是大图书馆里那些浩如烟海的外文科技资料。

    “怎么样?周日你去临高角吗?”张允幂发现她有点发呆了,问道。

    “去啊,当然去。我把游泳衣也带上,干脆去游泳。”

    “带游泳衣做什么,”艾贝贝已经收拾好书包要走了,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听到了对话,“周日我的小船小仓号要试航,你们也来玩吧!”

    “什么小仓号?你家不就在飞云号上吗?”

    “我爸爸和周叔叔他们一起给我做的――单桅小艇。前几天刚下水。周日去试航。咱们一起出海吧,咱们组个女子海员组!”

    “我可不会驾船……”林子琪犹豫道。

    “我会。你们放心好了!”钱朵朵信心满满,虽然她只有十二岁。但是个子已经和她们相差无几。胸部也鼓了起来,看趋势以后的尺码会在她们之上,“对了,索尼娅也会来。她也是操船专家。”

    “索尼亚?林伯伯的生活秘书吗?”

    “就是她,她会自己驾船,很熟练。”钱朵朵点头。

    “好吧,咱们一定去。”

    “同学们,去百仞城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家赶快上车。”生活老师来通知了。

    年龄幼小的元老是由生活秘书来接的,超过十岁的小元老就不再有人接了。元老们对“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是很警惕的。

    下午差不多三点左右,前往临高百仞城的临时校车启程了,这是一辆大型的四轮公共马车,满座的时候可以坐上二十人,现在只有十来个小元老,车上显得很空。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道路平坦,马车坐着虽然有些慢,倒也不怎么颠簸。

    马车上的话题当然是最近的文化祭。对于小元老们来说,这是难得的调剂枯燥紧张的学习生活的大好机会。更何况他们几个个个都有才艺,不表演一番实在有点太可惜了。

    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考验》的演出。这出从木偶剧改编来得话剧出自某位中文系出身的元老之手,又经过多位有导演、演出经验的元老润色,至今还没有完全定稿,据说几位执委会的领导也要观摩了之后才能最终定局,很有成为“元老院样板戏”的意思。

    话剧版的《考验》实际上已经是现代话剧,无论从表演形式和演技都是另一个时空的东西,普通的归化民对此有相当的隔阂的,所以演出是以接触元老最多,澳洲式生活方式了解最深的芳草地选拔组和文理学院学生为演出主力。货真价实的小元老林子琪也被选上分担一个角色。

    要在另一个时空,这种“宣传味十足”的东西,林子琪真是看都懒得看一眼,不过现在她却十分热切的巴望着能够真正上台演出。

    “张允幂,你怎么不去演《考验》呢?”钱朵朵有些不解――要说初号班的文艺积极分子,非张允幂莫属。她原本就喜欢唱唱跳跳,自己又有相当的舞蹈基础。

    “那戏服太丑了,破破烂烂的。我可不想穿。” 张允幂说,“我打算跳个舞。”说着她上身做了一个动作,“这次我报得是舞蹈。我来领舞,文理学院的学生演出。”

    “说到文理学院,你们知道文宣部要搞个少女偶像团体吗?都是从文理学院的学生和毕业生里选拔的。”钱朵朵说,“听说一直在秘密排练呢。不知道她们准备唱什么歌?能唱好吗?”

    “偶像团体嘛,唱歌又不要紧的。” 张允幂说道,“反正是假唱,就看跳舞的水平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