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八十节 家务事

《临高启明》 三百八十节 家务事

    PS看《临高启明》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她弟弟能有多大?才一岁吧。有什么问题?”林子琪好奇的问道,“没有小**?是弱智?还是已经知道掀姐姐的裙子了?”

    “你胡说什么。”林法天不满的说道,“我不说了。”

    “我错了,爸爸你快说吧。话说一半要急死人的。”

    “上次咱们一起喝酒,喝多了他叹苦经家里最近有点闹家务。”林法天有些犹豫,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他老婆……生活秘书,很不安分。”

    张允幂的父亲在另一个时空是个不得意的人,属于干过很多工作,没一件干出头的。什么都懂一点,但是样样都稀松。老婆在张允幂很小的时候抛弃他们父女两个离婚走了。在决定参加穿越之前,他在一家不大的企业里当个网管。

    可想而知这样的职业在穿越之后也不会得到多大的重用。张允幂的爸爸一直“基本劳动力”,即使几年之后路人元老纷纷转正当官,他也只是在企划院里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中层干部企划院数据处主任。管理着企划院的电脑数据库和新建的巨大的卡片索引系统。

    “……您也知道张伯伯这个人,他没什么想法,觉得现在这日子挺不错的。过日子的事情都是办公厅操办,张允幂也长大了,生活秘书又连着给他生了两个娃娃,儿子也有了,小日子过得挺红火。”

    “那不是挺好。张伯伯的生活秘书怎么个不安分?不让他上床?还是给张伯伯戴绿帽子了?”

    “你从哪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林法天不满的说道。

    “拜托,你的女儿十七岁了耶,不是七岁……”

    林法天看着女儿,的确,女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已经是个“女人”了。可是他的脑海中浮现的女儿形象,还是当年在甲板上紧紧抓着他的手的孩子。

    他暗暗叹了口气,心境复杂的看着厨房里正在忙碌的梦岚。端起啤酒又喝了一大口,才慢悠悠说道

    “原本倒还好,自从他的生活秘书生了女儿之后,就有点变了。怎么说呢,”他迟疑了下,似乎在考虑用什么词形容,“……变得有点作了……”

    “作?怎么作?”林子琪的心里瞬间掠过无数言情小说里的狗血剧情,

    “老张也没细说,总之,对他女儿很不好……”

    “怎么?她还敢虐待张允幂?找死啊!”林子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情深深雨蒙蒙里的雪姨来了。

    “那倒不至于,不过冷言冷语,做家务活也不积极。张允幂每次回家,她连饭都不做,每次都是老张直接叫外卖。老张说从她生了女儿开始就有点这样了,生了儿子之后愈发变本加厉。老张说她几句,她就说自己现在要带两个孩子,小得才刚断奶,怎么顾得过来?”

    “找个钟点家政女仆来做么。办公厅不是早就有这样的服务吗?”林子琪想到张允幂平时的表现,似乎也不像受虐待的样子,就是不大愿意回家。

    “找了。不过老张说现在自己这老婆――生活秘书,态度怪怪的,每趟张允幂回来就没有好脸色,连老张表现得对允幂多关心一点,立马就不太平,要不随便找个小事就打她自己女儿,要不就寻个理由要寻死觅活……弄得老张不得安生。”

    “她胆子这么大?”林子琪大惑不解。在她的理解范围内,生活秘书对元老个个都是赤胆忠心,元老对她们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而且往日里和梦岚以及其他女仆相处来,林子琪知道她们对尊卑等级看得非常重,完全是自居“奴才”的地位。

    很难想象一个“奴婢”,会这么对自己的主人。要知道没有元老,她这个生活秘书屁都算不上。她说道“张伯伯可是元老,她就是个小老婆……呃,生活秘书,不怕张伯伯一怒之下把她给炒了?文理学院里可都是没得上岗的准生活秘书啊。”

    “炒了?炒了孩子怎么办?一个三岁一个一岁。没了妈,就算有钟点工也照顾不来啊。”林法天苦笑着,“老张除了忍气吞声,有什么办法?”

    “这倒是。”林子琪有点明白了。生了孩子的生活秘书不仅仅是生活秘书了,她们还是元老孩子的母亲,孩子就是她们最大的资本。她愤愤道“拿孩子做要挟,太不要脸了!”

    “谁说不是。”

    “不过他这么作图什么呢?”林子琪忽然想到了这点,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总有什么图谋吧。

    “听老张的意思,似乎是想让允幂早点嫁出去……”

    “这算什么?”林子琪不以为意,“先不说这根本不关她的事,允幂本来就不怎么住家里,又不碍着她。再说她马上就十八岁了,办公厅自然会给她分房子,到时候不用赶就搬走了,用不着这样作吧。”

    “你懂什么。”林法天依旧为自己的酒友皱眉,闷闷不乐的说,“这女人打得算盘是允幂嫁出去之后就没人跟她儿子争家产了!”

    林子琪气得脸都红了“呸,真不要脸!她有什么资格打家产的主意?生活秘书最多算同居的小三,生了个儿子就想家产了――张伯伯真是瞎了眼了!”

    “不然怎么说老张后悔呢,喝酒的时候说早知道就根本不要什么劳什子生活秘书了。和自己女儿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多好!反正做家务也可以叫钟点工来。”

    “你们男人说得好听,”林子琪一晒,“他比爸爸你还年轻吧?没女人能忍得住我根本不信,我听说张伯伯在女仆革命的时候也是一员干将呢,冲到执委会门口就差砸马督公一板砖了。”

    林法天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女儿了,皱着眉头又喝了半杯子啤酒下去。砸吧了下嘴“老张现在烦着呢,你就少说风凉话了。”

    “我说得风凉话他又听不到。再说我也没说错。”林子琪说,“这事情办公厅不管吗?生活秘书不都是办公厅管理的?”

    “办公厅怎么管?这是家务事!”林法天在“家务事”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办公厅能有什么办法?她又没干什么坏事。最多是把这女人赶出去――那老张也不能答应啊。虽说不如意,好歹也是一家人。一旦进了衙门就得公事公办,老张也舍不得两个孩子没娘啊!”

    “说到底还不是张伯伯太软了。”林子琪不屑的说道,“他只要硬气一点,那女人敢这么猖狂?太不像话了,允幂可是元老!梦岚敢这样我拿鞭子先抽服了她!”

    话音未落,厨房里就响起了一声清脆的东西着地的声响,林子琪不耐烦的扭头问道“怎么了?!”

    “没事……手一滑,东西掉地上了。”

    林子琪冷笑一声“你小-心-着-点,就没事了!”

    “知道了,小姐。”梦岚颤巍巍的应道。

    林法天不满道“你别来劲啊,拿梦岚发作做什么。”

    林子琪脸扭曲了下眼睛眨巴着似乎立刻就要掉眼泪,捂着脸哽咽道“我还没弟弟呢,你就已经嫌弃我了……”

    林法天这下慌了手脚,赶紧安慰“小琪,别哭!爸爸不要儿子!你永远是爸爸的乖女儿……”

    林子琪突然把手放下,做了个鬼脸“骗你的!爸爸你放心好了。真有那天我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你不要这么说……”林法天流露出纠结的表情,“爸爸不要你受委屈――”

    “受委屈?不会的。”林子琪轻松的说道,“我知道怎么处理,绝不会让你落到张伯伯那种处境的。”说着她又冷笑了一下,“梦岚,”她大声说,“上鸡汤吧。”

    当天的晚上,梦岚伺候的特别小心翼翼,在林子琪面前连坐都不敢坐下了。惹得林法天大摇其头。他毕竟是个成长在红旗下的现代人,怀着“对劳动人民的朴素感情”,对这种“作威作福”的行为很是看不惯。比起从小看宫斗剧和言情小说的女儿来说更不适合这种“尊卑分明”的状况。

    不过家庭关系就是这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然这个家就没法过了。所以他也无可奈何。

    林子琪看了会书便打起了哈欠,起身去换睡衣了。这里虽然环境优美空气清新,但是没有元老公寓区里的网络,也没有各种现代玩意的娱乐中心。娱乐活动非常贫乏。林子琪本来就觉得有点累,明天还要去“远足”,便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林法天还没起床。不过梦岚已经起来了,桌子上摆上了热腾腾的早饭。林子琪吃过早饭,梦岚已经把帆布包交到了她的手里。

    “东西都收拾好了。”她恭恭敬敬的说道。

    远足要带什么东西,她昨天临睡前就已经交代过了。林子琪接过包“我午饭不回来吃,你给我留晚饭就是了――不用等我回来。”

    “是,小姐。”

    “今天爸爸也休息,你就和爸爸好好得过两人世界吧。”林子琪忽然一笑,穿上了藤编凉鞋。

    梦岚顿时羞红了脸,一句话也没敢说。

    林子琪出了农庄,在约定的出口,办公厅派来的东风马车已经在等候了。因为去临高角公园并非全程绿区,林子琪又属于“非成年元老”,照规定必须有警卫人员相随。所以昨天晚上梦岚就把林子琪今天的行程单报到了宿舍区门口的办公厅的服务点上。

    “早上好,小姐。”站在马车踏脚板旁的护卫连士兵敬了一个礼,英俊的面容加上潇洒的姿态,让林子琪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早上好。”她一手提起裙摆,抬腿踏上踏脚板。

    这个时候士兵恰到好处的扶了一下她的胳膊

    “上车请小心。”他彬彬有礼的提醒道。

    “谢谢你。”林子琪莞尔一笑,很喜欢这种小小的奉承。

    东风马车里既干净又舒适办公厅服务处昨晚一接到行程单就对车辆进行了重新清洁布置坐垫、靠垫和窗帘都重新换洗过,花瓶里的插花换上了新鲜的,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柜子里,换上了新鲜的玻璃瓶装得矿泉水,冰桶里有冰镇的格瓦斯和汽水。

    马车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开始向前滚动。不用她吩咐,车夫自然按照办公厅发出的行程单的路线将她按时送到目的地。

    车身在平坦的道路上随着轮子的滚动微微的震颤着,林子琪看着窗外今天天气很好,前几天又下了场雨,空气清新,不冷不热,正是出游的好日子。

    谢谢你带我来到这里,爸爸。子琪悄悄的自言自语道。

    虽然这个时空没有奔驰,没有宝马,也没有劳斯莱斯。她坐得不过是一辆双轮马车,可是在这个时空里,能坐上这辆马车的人,比之另一个坐得起奔驰宝马的人更尊贵,也更有权力。

    别看林子琪从小爱看宫斗剧,对王子公主灰姑娘类的影视剧更是如痴如醉。可是她自己也很清楚,在原来的时空里,除非她有着爆棚的好运气,否则她的将来必然是和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家庭出身的男人结婚,两个人一起节衣缩食的还房贷,开一辆“经济型家用轿车”上下班――还要为停车的问题发愁……

    现在,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坐着马车,有卫兵护送,家里有恭恭敬敬的生活秘书侍奉。那些时尚画报上所谓的“时尚生活”算得了什么?买一个岛屿又算得了什么?有朝一日她还要独占塔希提岛呢。塔希提女王?太一般;塔希提王后?那还得有个国王;要不干脆叫女主?好像有点不对劲……

    马车将她一直送到临高角公园的飞云俱乐部。海湾里的栈桥旁系泊着飞云号,张着全部帆篷,这条船虽然已经来到这个时空快六年了,还远航过几次,船况依旧很好,看得出钱家对这条船的保养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沙滩上,D日当年种下的椰子林已经略有规模,林下盖着三间高架茅屋。这里就是飞云俱乐部的所在地了。林子琪和学习院的同学不止一次的来这里开篝火晚会、烧烤,也曾经在这里和选拔组的孩子们一起联欢,她还唱过几首歌,惹得几个高小选拔组的男孩子目光灼热……

    此时,在这三间茅屋的背后,却多了一个船架,一艘漂亮的小艇正搁在上面。小艇不大,充其量只有五六米长,装着一根很高的桅杆。因为没有合适的油漆可以涂装,依然保留着原木色,在碧海银沙间显得十分漂亮。

    钱朵朵穿着海魂衫和帆布短裤,戴着顶硬顶草帽,光着脚,手里提着个铁皮桶,蹲在船架旁正往船身上涂着什么,看到林子琪来,她放下毛刷,兴冲冲的迎了上来。

    “你看,这船怎么样?”她骄傲的一挥手,炫耀着自己的新玩具。

    “这船真漂亮。”林子琪由衷的说,虽然她对船只一无所知,但是这轻盈漂亮的船体,流线型的船身,配合着笔直的桅杆,立刻就给人一种比例匀称的美感。

    “可惜咱们做不出白色油漆,不然涂上去就是像一只白天鹅了!”钱朵朵陶醉的说着。其实按照林子琪的看法,现在这条船也够漂亮了,船身是原木色的,周身都是美丽的木纹。

    这条船是钱水廷按照美国常见的家用小艇的一款图纸设计建造的。这种小艇有商店出售现成的图纸和配件,可以在自家的庭院甚至车库里组装。平日里安置在拖车架上。长度从17英尺到21英尺不等。钱家兄弟当初搜集了不少图纸和专门的工具书的电子档过来,还带了一套专用工具。

    这次他们合力建造的的小船,长17英尺(5.18米),宽7英尺4英寸(2.26米),虽然看上去不大,但是建造精良的此类小船,不但可以在沿海航行,只要配备了合适的装备,即使越洋航行也能胜任,

    “这是什么木头?花纹真漂亮。”林子琪看着

    “甲板是柚木的。”钱朵朵说,“船板是杉木的,至于龙骨材用得是菲律宾桃花心木。木材厂里的好木料太多了,简直要挑花眼。”

    林子琪一个劲的点头,其实她什么木头也分不出来,只觉得佩服怪不得钱朵朵的爸爸能当议长。所谓上山能打猎,平原会放枪,下海能造船,本身还是双料硕士……自己老爹和他一比,简直望尘莫及。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造了多久呀?”林子琪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船壳,“都是你爸爸一个人造得?”

    “也就一年多时间吧。我和爸爸一起造得。周叔叔和二叔回临高的时候也来帮忙。说一年多,其实也就是假期的时候才造。平时哪有空。”

    “你真了不起。”林子琪由衷的说,“太厉害啦。”(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