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八十三节 起航

《临高启明》 三百八十三节 起航

    钱朵朵大声呼喊“大家一起用力!预备……用力!”

    小艇在撬棍的撬动下,微微的侧了一下,接着就很顺滑的沿着滑道滑入了大海。掀起了巨大的浪花。

    小艇在浪头里剧烈的颠簸了几下,有那么一瞬间林子琪以为它会倾覆,但是很快它就完全稳定下来了,钱朵朵赶紧冲进海里,拉住船头的系绳把它拖了回来。

    几个女孩子七手八脚的把桅杆船帆都装上了,小仓采用的是小艇上常见的百慕大式帆装,轻便灵活,不论顺风逆风都可以轻松的航行。

    “升旗!”

    钟小英把一面启明星旗悬挂在船尾的旗杆上。退后了一步,站直了身体,没有任何人关照,她低声唱了起来

    当元老院承上天之命

    从蔚蓝的大海之中

    崛起之初

    ……

    几个小元老们都微微一怔,这是元老院的国歌《统治吧,元老院》,因为从头到尾都是抄袭《统治吧,不列颠》,虽说所有的重大场合都要演唱或者演奏这首歌曲,很多元老们的内心却并不把它当回事,不少人私下里只是把它作为元老院内广泛的恶趣味的一个产物而已。小元老们耳熏目染,对这首歌曲都不怎么感冒。

    然而钟小英此时候在船头,神态庄重的唱着这首其实有点拗口的“国歌”,顿时将嘻嘻哈哈的玩闹气氛压了下去。

    一阵海风吹来,启明星旗帜飘了起来,几个女孩子不由得也跟着唱了起来

    元老院神圣远胜列国普天下的帝王诸侯

    必要降服

    降服,降服,降服

    歌声渐渐高昂,最后是全体拉到最高的调

    统治吧元老院

    帝国统治一切波涛大地和天空

    帝国人民定为世界之主!

    唱完歌,钱朵朵一挥手“升起航行许可旗!”

    在她的号令下,一面三角旗升上桅顶,钟小英收起缆绳就要启航,忽然钱家的女仆钱玄黄从飞云号里钻了出来,一路小跑的赶了过来。

    “朵朵,等一等!”

    她个子瘦小,手里又提着个大号的藤编野餐篮,跑起来踉踉跄跄。钱朵朵只好关照船先停下。

    钱玄黄好不容易跑到栈桥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把藤箱递给了钱朵朵“这是夫人给你预备的,你一出海就会忘记吃饭,她叫你在船上一定要吃饭。还有,必须在天黑前回来,不然她明天早晨回来一定打你的屁股……”

    “好了,我知道了。”钱朵朵无可奈何的接过藤篮。

    “这是老爷关照的你一定要带得手枪!”钱玄黄从肩上卸下一只枪套,交给钱朵朵。

    “太丑了……”钱朵朵嘟哝着。

    这枪套可不是钱家兄弟带来的那些酷炫的美国货,而是一只真正的临高产。帆布背带,混凝纸浆做得枪套,里面插着一支女元老标配的0.357口径的S&W短身管左轮。

    “老爷说――”

    “好啦,我知道了,我不带他们就要混合双打了。”钱朵朵接过了枪套,“没什么要嘱咐的了吧?”

    “没……没了……”钱玄黄气还没顺过来,“还有您的海员帽。”

    “差点把这个忘记了。”钱朵朵原本为丑出一定境界的枪套有点失落的面孔顿时又开朗起来,兴冲冲的接过帽子,顶在头上。

    是说顶,一点不错。因为这帽子是六年前买得,当时的钱朵朵戴着有点嫌大,现在则根本套不进脑袋了。钱朵朵舍不得这顶非常“有型”的帽子,就央求妈妈把帽带延长了一截,扣在脑袋上……

    “拔锚!启航!”钱朵朵岔开双腿,在船头威风凛凛的喊道。钟小英松开缆绳,索尼亚轻巧的转动风帆,帆船借着风,轻巧的从栈桥旁滑了出去。

    “一路顺风――”钱玄黄在栈桥上挥着手,钱朵朵也挥了挥手。钟小英问道“我们去哪里?”

    “这次是试航,咱们就沿着临高角一带的海岸线航行吧。不要进港区就是了。”钱朵朵从隔舱里取出航海图板和铅笔,大声说道

    “右舷,报告炮台旗杆的角度!”

    “右舷报告!炮台旗杆角度为170度!”拿着望远镜担任观测员的钟小英大声说道。

    “风向?”

    “东南风,三到四级!”正在操纵风帆的索尼亚大声报告。

    钱朵朵一面在海图上标记船只位置一面根据风向和海流规划出航线其实这有点小题大做,像这样的沿着熟悉的海岸线航向,一般依靠船长的经验就可以了。但是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按照父亲说得,时刻锻炼自己的航海技能。

    这三位在忙着操作帆船的时候,对此一无所知的林子琪终于有机会问问闺蜜她家里的私人事务了。却也几次欲言又止,毕竟这是她个人的私事,自己这么贸然的提起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倒是张允幂一点也没有有心思的样子。她身上的游泳衣还没干,就披着一件衬衣,海风吹过,白衣飘飘,很有点文艺少女的清新感……

    由于再三,她终于决定开口,不管怎么样,自己可是张允幂的闺蜜,本时空除了她爹之外最亲密的人了。

    “允幂,”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在家里还好吗?”

    “嗯,还好啊。”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眺望着海面上星星点点的帆影。

    “可是我听爸爸说……”

    “说什么啊?”

    “说你家里最近有点闹得不开心……”

    “哦,你是说**啊。”张允幂没有把视线从海面上移开,“她的确有点作。”

    “这还叫有点作?!”听到好友这么云淡风轻的回答,子琪果断的震惊了,“她的所作所为,还能叫作?简直是造反了!”

    张允幂被子琪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她也是一个人,不是塑胶娃娃,自然有想法有情绪。有情绪难免要发泄。再说了,你不是以前也说过,生活秘书也是一个人,不应该是百依百顺,一点想法都没有的奴隶吗?”

    林子琪一时语塞,她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女仆的存在,纯粹是一种小清新式的圣母情绪发作而已。毕竟她看到的听到的,全都是感恩戴德,一心要报答元老恩情的生活秘书――就像梦岚这样的,纵然有些让她不满意的地方,好歹其心可嘉,没有任何恶意的地方,最多算是笨拙罢了。

    “可是――”林子琪争辩道,“她有私心,有想法,都不错。可是她是为你家服务的呀!现在这样干脆怠工耍脸色也叫服务?我听爸爸说她还打你的妹妹……这算什么?你妹妹虽然没有元老席位,好歹也是元二代,什么时候轮得到她这个小三来打了?”

    张允幂转过脸来“子琪,想不到你的封建思想还挺重的……”

    “什么?!”林子琪一时没明白过来。

    “你这话不就是说她是小老婆,没资格管教‘小少爷’吗?”张允幂笑了笑,“她打她的孩子,孩子爹都不着急,与我有什么相干?”说着她的胸脯急剧的起伏了几下。

    林子琪知道,她的闺蜜的内心并没有像她表现的那么“云淡风轻”,便又接着道“我不管什么封建思想。就事论事,她一个受过元老院大恩的人,这么对待元老,忘恩负义!就是不对!”她接着又说道,“你爸爸四十好几了吧?现在有了两个小孩子,落在她这种娘手里,能教育得好吗?以后还怎么得了?”

    张允幂的表情有些复杂,她叹了口气“子琪,我就是想着爸爸挺不容易的。原本就混得不好才穿越的,到了新时空,其实也就这么回事。他这个人――”说着她又叹了口气,好一会没说话,半响才又说道“……就是个没用的人。说要整治**武得,我自己就是元老的身份,直接一个耳刮子过去她就得跪;说文的,我直接去办公厅找萧主任去反应情况,就可以把她抓去劳教……”

    “是呀,是呀,就算你自己不愿意动手,办公厅是干什么吃得?”林子琪急切的说道,“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事情嘛!”

    “子琪呀,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去找办公厅当然可以的。问题是这么一来,**肯定就会被抓走了。”

    “抓走就抓走,再找几个生活秘书来好了,上次不是还有元老说过,女仆培训班的学员都分不出去,只好转到文理学院去了吗?”

    张允幂摇摇头“待孩子最好的,还是自己的爹妈呀。我要治她再容易不过,但是孩子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我爸爸这个人,一辈子不得意,没过过几天顺心日子。现在算是稍微有点像样的生活和地位了。我想他能太太平平的过几天舒心日子……”

    “你这样他就过上舒心日子了?那个**不还是天天作吗?”

    “呵呵,她的心思我知道。都是做给我看的。我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张允幂淡淡的说道,“她那点小见识,我能不明白吗?就算看言情剧也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