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八十四节 航行

《临高启明》 三百八十四节 航行

    “那你就由着她?”

    “子琪,她不懂,不知道元老的席位和财产是怎么回事。我也懒得去教育她――何必呢,反正爸爸是元老我也是元老,我家穿越的时候都是一文不名,除了每个元老都有得基本股之外,一点额外的股份都没有。就算她儿子以后能当元老,能继承的也就是爸爸的那一份,我的还是我的,她又拿不到。”

    “可是――”

    “子琪,我明年就满十八岁了,到了十八岁,办公厅可以给我单独安排住房,我就搬出去一个人住了。眼不见心不烦,她没了我这个眼中钉,以为将来财产席位都是她儿子的了,自然就不会闹了。”

    “这样你太憋屈了吧,咱们辛辛苦苦的到这里来做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改变人生自由自在的活着?”林子琪不以为然。

    张允幂低着头“子琪,我和你不一样。你爸爸虽然有女仆,可是没有孩子。我爸爸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你明白了吗?我迟早不是张家的人。”

    这话让林子琪震惊了。瞬间她完全明白了张允幂的意思。要收拾**,只不过是允幂爸爸一句话的事情。一下子她就理解了什么叫“有了后娘,就有后爹”。

    “你爸爸,真是……”她握紧了拳头,差点把“人渣”这个词说出口,“太过分了!”

    张允幂摇摇头“我可不怎么认为。爸爸要顾忌弟弟妹妹,也很为难的。他要是和有些元老那样,把孩子当成寻欢作乐的副产品,女仆就肉便器,对孩子一点都无所谓,倒也容易了,可这样的人也太冷漠了吧。他有他的生活……”

    “允幂,你太善良了……”林子琪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把搂住了她,“你来我家住吧。”

    “别,别,”张允幂赶紧推她,“像什么样子。”

    “不行!”

    “我平时就住宿舍,一年回家就那么几天……”张允幂被她勒抱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了,“好了,亲,松开……”

    钱朵朵正好回过头来,顿时大呼小叫起来“你们两个搂搂抱抱的干什么?”

    “我们有奸情,你没看出来吗?”林子琪头一扬,大声说。

    “我也要!”钱朵朵小朋友脾气发作,扑了过来,钻到了张允幂的怀里,小仓号顿时左右剧烈的摇晃了几下,惹得林子琪和张允幂一阵尖叫。

    小仓沿着海岸线缓缓航行,琼州海峡是绝对治安区,采取许可证通行制度,经过的船只虽多,安全性却无需担心,巡航艇也不时掠过海面。几个女孩子一面航行,一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饿了就拿出艾贝贝做得三明治,渴了,有挂在海里浸得冰凉可口的格瓦斯,天高云淡,微风吹拂,波澜不惊,海上美景如画,她们只愿这航程永远也不结束……

    林子琪问钱朵朵“这艘小艇为什么叫小仓?好像是日本人的名字。”

    “确切的说,是一个日本地名。”钱朵朵点头。

    “那为什么呀?”

    “这是钟博士取得,据说是为了纪念他曾经写得一部小说。”钱朵朵说,“这次造船我求教了他不少事情,无以回报,就让他当‘教母’,不‘教父’了。”

    “钟博士还写过小说?”林子琪有点惊讶,她眼中的钟博士就是一个典型的“科学怪人”,“理工宅男”,和写小说这种文艺完全不搭界。

    “钟博士多才多艺,什么都会。”钟小英的插话了,眼睛里冒出了崇拜的光芒。她深深的发出了一声爱慕到极点的少女的叹息,自言自语的说“好想给他生孩子……”

    船上的少女们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声音大得连海鸥都惊动了,一阵呱呱乱飞。

    林子琪捂着肚子“你可以给他生啊,反正你们之间又不是亲……生的。”

    钟小英脸通红,半响才说“博士说,这样不可以,他不想当‘鬼父’……”

    这下小艇上笑得更厉害了,钱朵朵笑得在舱底都打滚了,张允幂笑得浑身都软了下去。只有索尼亚呆呆的望着她们,不知所以然。

    笑声持续了好一会,钱朵朵才从舱底爬了起来,抹了抹眼泪,边喘气边说“小英,这些词吧,你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说得,特别是这个‘鬼父’,不然,人家会以为……”还没说完,不由自主的又笑起来,这下她再也站不住,浑身无力的蹲了下去。

    林子琪笑着说“朵朵说得没错,这可不是什么好话。”想到钟博士是以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对钟小英说这样的话,林子琪忍俊不止,差点又要笑出来。

    钟小英懵懂的点点头。这时候林子琪却在问钱朵朵了“朵朵,你可是个小学生,怎么知道的‘鬼父’,说!说!说!”

    钱朵朵头一歪“你怎么知道的,我就怎么知道的,谁也别装白莲花!”

    “切,你这个未成年……”

    钱朵朵最恨别人拿自己的年龄开玩笑,正要反驳,张允幂却说话了“朵朵,一直和你一起玩得那个女孩子呢?最近没怎么看到她。我上次还看到你和她一起划船呢。”

    “你是说小荃?”钱朵朵说,“她的成绩太差,进不了选拔组。本来倒是一直来我家里玩得,不知怎么的,最近也很少来了。”

    张允幂说“她妈妈不就在总医院上班么,让你妈直接去问问。”

    林子琪插话“艾大夫工作多忙,能想起来才怪。不如你自己去总医院问。”

    “那样就搞得太隆重了。我算是以朋友的身份去问还是元老驾临垂询啊?要是她自己不愿意来和我玩,我这么一问,她妈妈要回去不问青红皂白先抽她一顿怎么办?算啦,人去不中留……”

    这话说得老气横秋,而且词不达意,几个人忍不住又笑。林子琪问“为啥她娘要抽她?和谁好不和谁好这不是小孩子自己的事情吗?”

    钱朵朵做作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子琪同学,你这个人真是幼稚!你是谁?我们是什么人?”

    不等林子琪回答,她就自问自答“我们是元老!虽然现在没有表决权,可是货真价实的1/513。临高有多少归化民和土著都指想着巴结上元老没有机会。李荃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肯来找我玩,她妈知道了不把她抽死才怪。”

    张允幂点头“朵朵说得有道理。”

    钱朵朵说“上次我们上历史课,老师不是说了吗?天子之怒,血流漂杵;又说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我们虽然不是皇帝,可是一言一行也会影响到很多人。凡事都要慎重。”

    林子琪有点无趣,她最不爱听这种天理人情的大道理――老气横秋的。正要换个话题,忽然传来了滴滴滴的小灵通电话铃声,吃了一惊现在整个元老院已经没有一台电池能够继续使用的小灵通了。所有的小灵通都是靠外接电池保持通话能力了――也就是说,便携性已经完全丧失了。

    钱朵朵赶紧蹲下来,打开舱门,从里面拉出一个密封的抽屉来,再揭开盖子,里面赫然是一台小灵通,安装在特制的架子上,用电线连接在一块固定在底板上厚词典一般的电池上。

    这也算是钟博士的创意。让小仓号有即时通讯能力。小灵通虽然通话范围有限,但是小仓号的航行范围也很小,有这个东西应急足够了。

    她接通电话“这里博铺港,小仓号,我是船长钱朵朵。”

    “我是东门吹雨,”话筒里的声音清晰又响亮,“张允幂在你船上吗?”

    “在。让我和她通电话。”

    张允幂似乎知道东门吹雨会找她,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接了电话

    “我是张允幂……”

    “允幂。刚才我和老吴、小张、小黄还有袁子光,看了四季的第一次排练,感觉不是很理想,Center的位置明显不够气势。所以我们商量下来,这次演出还是你站0号位吧。”

    “这个,要说舞蹈功底,我也是空白。”看得出她有点紧张,“再说我当Center,会影响大家的士气吧――她们会觉得以后一点向上的指望都没有了。”

    “不要紧。第一次演出,得给她们一个明确的表率作用。实话说现在这些女孩子的气质还是有点不对路。再说你也不是长期出演的,。”

    “话是这么说……”张允幂还是有点犹豫。

    “不要紧,你就上吧。”东门吹雨的声音很有信心,“给她们好好的瞧一瞧。”

    “好吧。”张允幂答应了,不过语气里不是很有信心。

    钱朵朵问道“允幂,这次文化祭你要跳舞的,你练过舞蹈?”

    “没有。”张允幂摇摇头,“你也知道我家里那种情况,怎么会送我去跳舞。”

    “那你还跳舞?”钱朵朵有点蒙,她其实有点专业性的思维,觉得没学过怎么能跳呢?

    “不要紧的。IDOL的舞蹈很容易的。”张允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