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八十七节 彩排

《临高启明》 三百八十七节 彩排

    “停!锣的节奏又错了!弦乐组也不稳!”

    南宫浩无力地垂下指挥棒——这其实更多滴只有装饰意义,因为目前归化民乐手还完全没有明白什么叫指挥图示。

    “诶,我看先休息下吧,这大热天的。”临高中央实验艺术团团长冈本此刻的表情略显阴沉,和窗外耀眼的夏日阳光形成鲜明对比。

    而他的搭档,副团长东方恪,此刻斜倚着那台陈旧的聂耳钢琴,右手正捏着额前的黑色发绳,左手在琴箱上敲击着,道“显然这个时代的乐手还没有习惯什么叫多声部交错律动,我看,用民乐团奏欢快风格乐曲是很难实现了。”

    此时,满头大汗的南宫浩走下木箱子堆成的指挥台,端起一杯冰镇格瓦斯,一饮而尽,擦擦嘴说“其实那个姓刘的女人和警备队的王七索演奏水平还是很拔尖的,可惜传统民乐手对我们元老喜欢的那种风格,别谈理解和掌控了,就连模仿都很费劲啊!我已经费了很大力气一个一个纠正归化民乐手了!累死我了!民乐合奏不是那么容易出旧时空晚会的气氛的,对了,还有上次提到的大场地扩音混音问题――不想文化祭变成红白事班子那种效果,就还是得想点办法。”

    冈本一想到这效果,脸色愈发难看了,看到对面正在聚集起来等待上场彩排的格子裙俱乐部的女孩子们一个个格子呢短裙飘飘,新做得灰色呢背心和胸口的红色丝带结,头上戴着各式各样的头花,叽叽喳喳的说着话,青春活力满满的。

    一想到她们根本不用真得开口唱,直接跟伴奏带跳舞――就算柳水心对她们的舞蹈水平皱眉头,好歹高中文艺爱好者的水平是有得。这帮子宅男向元老会怎么如痴如醉,冈本的心都纠结在一起了。

    “那要不干脆把表演曲目换成《彩云追月》之类的?风格上贴近南方人民的审美,节奏也比较舒缓,有利于发挥弦乐尖子乐手的特长。”

    南宫说“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搞民乐合奏的初衷不就是活跃气氛暖场么?至少得来个《喜洋洋》之类的啊!《彩云追月》那些,音乐风格也和元老院的要求不符合呀!”

    东方恪直起身来,指着钢琴说“其实那些红歌红曲,用钢琴四手联弹就好了嘛,做开场节目比这个乱糟糟的乐团好多了,扩音就直接把麦克风架旁边,然后南宫你 用你自己的电脑做个带节奏声部的click,弄成旧时空那种流行钢琴表演的感觉就好了。然后,把柳女士从格子裙那边先请过来一下,我问她还记得点简单教学曲目否,实在不行,我独奏也可以,伴奏声部加一轨就好。”

    南宫浩附议到“这注意不错,做个带各种音效的编曲没啥难的。其实你要是习惯MIDI键盘的话,直接把弦乐和鼓采样挂在键盘不同八度弹,再配上click,就是很完整的表演,选啥曲目呢?”

    东方向窗外望了望,百仞城执委会大楼的侧影,在偏西的日头下巍然矗立,他转头时嘴角轻微上扬“就《北京喜讯到边寨》好了,嗯,当然,改成《临高喜讯到黎寨》,表现黎区人民对以文总和马公为核心的新一届执委会发自内心的爱戴,哈……”说完他竟然罕见地忍不住露出笑容。

    南宫浩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点头道“曲目很欢快热烈,伴奏音效那些铃声号声音色库里都是现成的,不难,而且其实可以用归化民现场使用这些简单的乐器,气势更足,就这么定了先。”

    另一边的冈本已经哭笑不得,也只得附和“好好,就这个,今天排练就先到这里,我去找柳水心吧。”边说着边转过身,小声吐槽“这个东方,欺负执委会的人不熟悉曲目背景,毒牙也太狠了吧!”他忽然又皱起眉头来了,“这个版本我知道,说是民乐演奏,其实还是现代民乐团的演奏,里面的定音鼓、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是西洋乐器,找不到相应的乐器和乐手……”

    南宫浩说“这个问题不大,可以用一台88键的MIDI键盘来挂上音色采样实时弹奏,88键可以划分成三个键盘区域,一个区域弹定音鼓音色,一个区域弹大提琴,一个区域弹低音提琴。另外,如果找不到那种低音号角类乐器的话,这个音色也需要用MIDI键盘来弹。 采样音源软件可以自己编辑一下,把三种乐器的音色分配在一套键盘的不同八度里。只是这样一来可能需要2-3个人一起来弹这个键盘,每人负责一两种音色。当然,如果企划院仓库里有更多的MIDI键盘的话,那就更方便了。我们现在手里只有我自己带得一台,我看录音室里也有一台――恐怕借不出来。”

    “我看这群牲……”冈本把“口”字赶紧吞了下去,一会可还得去求教企划院呢,“不会想得这么周全。”

    这话倒不是臆测,元老院的核心层里几乎没有搞艺术的,以他们的思维范围内,能意识到带些乐器和录音设备来就很不错了。

    “也未必一定要MIDI键盘,”南宫浩说,“电钢琴、电子琴与电子合成器也可以当做MIDI键盘来使用。”

    东方点点头“电钢琴这东西不一定有人有,但是电子琴大约还是有人带的。我们上论坛发帖找找看。果有足够多的键盘手以及设备,完全可以模拟出任何乐队的效果。当然,用键盘弹奏采样音色跟真实乐器演奏出来的声音细节上会有点差别。至于乐曲里面的铃声和梆子声――这应该是很容易找的乐器,实在找不到的话现造也没问题,这玩意演奏起来也很简单,戏班子里负责打击乐器的乐手完全可以熟练胜任。”

    “我这就去发帖!”冈本急不可待。

    “不急,让南宫先根据原来的管弦乐录音扒个谱,做好音色采样,你先去打报告落实器材吧,我俩先讨论下编曲。”东方的表情已经从微笑回到了正常状态。

    “这个恐怕太紧张了。今天晚上我得给格子裙俱乐部的女孩子们重新编曲,她们等着进录音棚呢。”南宫浩露出了力不从心的表情。连着十多天的排练,不但要兼任作曲、编曲、指挥,还要当音乐教师,他从来没这么累过,堪称身心俱疲。

    “什么?!”东方还没说话,冈本已经露出了气急败坏的表情,“你居然……”

    “流行音乐也是文艺的一种。”南宫浩显然没有艺术团的正副总监那么“汉贼不两立”。

    “算了,冈本,格子裙的女孩子们也算很努力了。好歹也得给她们表现的机会吧。”东方恪现在对偶像团体不像过去那么抵触了。看着她们从完全生疏的机械模仿到眼下能够完整的跳完几支曲子,还带有了一定的表现力。这种感受和在舞台下直接观看完成品的表演是完全不同。

    说着他在钢琴前坐下,双手十指纷飞,敲击出一段激昂的旋律,南宫浩则去指挥民乐团收拾乐器了。

    这边艺术团为演奏问题伤脑筋的时候,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位大佬也正在伤脑筋。

    他们担忧的问题和冈本他们并无二致。那就是现场的扩音混音设备还没有落实。

    关于扩音混音设备的重要性,吴赐仁已经被柳水心“教育”过一番。第一次演出不是在他们预想中的一百人的小剧场,而是体量庞大的体育馆里。

    在这样的场馆里,如果没有扩音设备,除非是意大利歌剧演员这种受过常年特殊训练,能够张大口腔、拉低喉头、放大咽腔、打通鼻腔,将声带的震动通过咽腔、口腔和鼻腔的适度放大,带动头腔和胸腔的共鸣,把身体变成一个“大号人肉共鸣箱”才能让观众听到唱什么了。

    别说他们刚刚拉起来的偶像团体这样的半吊子歌手,就是柳水心这样科班出身的人,站在这里没有扩音器也根本唱不了歌。

    自从麦克风和音箱出现以后,歌手已经不再需要靠身体来制造庞大的音量,音量是音箱的功率决定的了。所以,更自然、更贴近人类发声习惯、更容易引起听众心灵共鸣的流行唱法,就风靡全球了。

    然后,再加上录音技术的进步,才有了偶像型明星的生存土壤。

    偶像明星再怎么“不要求多好的唱功”,他们至少也得让人能听得见!至少得让人觉得“蛮好听”,才会有粉丝。

    所以,在几次声乐训练之后,格子裙俱乐部的诸公就放弃了现场演唱的想法――虽然扩音器材大致已经得到解决――连半开麦的想法都没有了,彻底坚定了“假唱”的决心。

    对于毫无声乐基础,训练又不充分的IDOL来说,即使有扩音器也很难适应现场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