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九十二节 捞出大鱼

《临高启明》 三百九十二节 捞出大鱼

    黑白照片上,一男二女的面孔都照得很清楚,左亚美还做出了一个剪刀手的动作,笑容堪称“魅惑”。刘富卿看不大惯元老们喜欢的这种“调调”,不过这不是重点,监视左亚美原本是漫天撒网,没指望捞到什么,没想到这网里居然有鱼!

    下面就得看看这鱼有多大了。刘富卿凝视着正中的土著男子看模样应该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虽然黑白照片看不出他衣服的眼色,但是从大致的质地、花样、手中的扇子,都可以肯定他来本地不久――这些都是时新的“苏样”。

    所谓“苏样”就是苏州款式。在当时这是流行款式的代名词。17世纪大明的时尚中心有两个一个是北京,一个便是苏州了。所以对外情报局每隔半年就会将两地的最新流行趋势以图文和实物的形式汇报到临高来。

    搜集这些信息并不是商业部门的需求,虽然这些信息对他们研究如何研发新产品也有相当的帮助,但是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对外情报局的外派情报员以令人信服的掩护,其次便是政治保卫局用以判断可疑人员的来源地和来临高的大致时间段。

    看这青年的样子,应该是新来临高不久。如果是临高本地的富家少爷,即使服饰没有改成“宋款”,保持大明装束,也不会穿这样的“苏样”衣服。

    刘富卿正在思量着要不要查询一下这青年的材料,他的助手敲门进来了“一级指挥员,午主任找您。”

    刘富卿赶紧整理了下衣服,莫非午主任要讯问太阳伞专案的进展?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暗暗紧张到现在要说进展只有这么一张不知道有没有用的照片。

    虽然午首长说“不限时间”,但是领导的耐心是有限的。

    午木没有多废话,直接交给他一个文件袋,嘱咐道“这里有份新得材料,你拿回去研究一下。”

    “是的,地区指挥。”刘富卿暗暗疑惑,什么新材料?

    “新线索和文化祭有关系。”午木看了看窗外,“总得来说,没什么油水。不过文化祭上元老很多,你要用心查一查,不要出纰漏。”

    “明白了,首长。”刘富卿心里一跳又是一个牵扯到文化祭的线索!莫非就是那个可疑的富家子?

    他回到办公室立刻拆开了文件袋。材料印证了他的猜测,不过,这里面又多了线索和练霓裳、左亚美一起来到体育馆的富家少爷有武功在身!

    一个富家少爷,却又有武艺在身,还和元老院的警察系统的女人亲密来往――在刘富卿看来这简直就是“勾勾搭搭”。事情本身已经非常可疑了。

    他马上叫来助手,将照片交给他“立刻查清此人的身份,我要他的全部资料和最近的活动情况!查明下落之后24小时监视!”

    “是的,一级指挥员。”

    “还有这个练霓裳,你去通知总务九课,说我们要对她展开24小时监视。”

    刘富卿下达完命令之后,又问秘书“柯云那里有没有新得消息?”柯云负责直接监控李永薰本人。回答是“暂时没有新得情况”。

    刘富卿原以为需要24小时之后才会有新得消息传来,查询一个人的身份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到档案部门查询,走访海关、派出所……没想到还不到一个小时,助手就已经回来了。手中拿着厚厚的一个文件袋。

    “怎么?”刘富卿吃了一惊,“此人有案情?”

    助手把文件袋放在他的桌子上“这个人叫卓一凡,侦察员杨草正在办他的案子。”

    百仞城,元老宿舍区。

    夕阳渐渐沉了下去,时钟指向了七点。

    这座D日之后不久兴建的预制板房住宅区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大多数宿舍已经被拆除,材料挪作他用。只有少数几栋依然有元老住着的宿舍房还留着,显得孤零零的。

    因为这里还处于办公厅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照旧有门岗和道路照明,院子里也定期打扫清理,虽然看上去有些冷清,但并不荒芜破败。

    冈本和南宫浩漫步在这被人遗忘的宿舍区里,回想起当年的峥嵘岁月,不免有些感慨。

    “我觉得这地方有点阴恻恻的。”南宫浩东张西望,“原本多热闹的地方……”

    “是啊,你看这里原本是女元老的宿舍区吧,”冈本指着一片空荡荡的地基,“天气热不关窗,几个大洋马就穿个胸罩裤衩晃来晃去的,还是丁字裤……真带劲……”说着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南宫浩没有接他的话茬,他只记得当初修路的日子,回到宿舍里那真是连话都累得送不出来了,洗澡都要鼓足勇气。

    冈本停住了脚步“就是这里了,这栋宿舍里已经没人住了,就他还在,理由是上班近不怕睡过头……不过我觉得他真的只是喜欢一个人呆着。”

    冈本对身边的南宫浩说着艺术团组建前请东方恪吃饭的那次经历,现在二人就站在东方宿舍门外。

    这天早些时候民乐合奏《临高喜讯到黎寨》终于彩排成功,东方副总监一反常态,说要请同仁们吃饭庆功,但东门市酒楼太吵而且菜色单调,南海农庄则太远,考虑到人数不多,就决定在住处亲自下厨招待。

    “柳水心说她晚点到,格子裙那边排练有点困难,我们先上去吧。”南宫浩道,他平素也不常和人交往,去元老家里吃饭倒是头一次。

    两人推门进去,恰巧撞见两名穿着制服的归化民职工从东方的房间门里出来,为首的一人立马开腔招呼道

    “首长们好,二位来得正好,小店刚刚把东方首长订的干邑送到!祝您用餐愉快!”,说罢右臂屈起,行了个很标准的绅士礼,这才离去。

    “哟呵,这个东方倒是很大方么!我听说这批白兰地是上个月刚从果阿方面运过来的呢!”劳累了好几天的冈本露出兴奋的表情。二人走进这略显局促的元老宿舍,那台古钢琴已经搬到艺术团排练厅去了,换成了一台简陋的小电子琴,因此东方恪的客厅里终于塞下了一张标准的餐桌,桌上摆着时鲜水果以及一个刚刚送到的小号木酒桶,但却不见屋子主人的身影。

    “你们时间掌握真准啊!羊排还有5分钟好!”东方恪的声音从隔壁的厨房传出。

    宿舍里原本是没有厨房的,东方恪私下占用了隔壁的房间,自己动手改造成了厨房。各种厨具餐具是他慢慢或者订做或者购买战利品攒起来的,里面倒是一应俱全,除了炉子是烧煤球的,火力不太够之外,一切都很圆满。

    两位客人循声走进厨房,一股热浪和香味扑面而来。

    烤箱散发着混合了带着迷迭香等香料独特味道的烤肉香气,灶上的罗宋汤也冒出了咕嘟咕嘟的气泡,长发扎在耳后的东方恪左手颠起一铸铁炒锅,右手拿一个小瓶子,正往锅里撒着什么。

    “菜单迷迭香烤羊排,罗宋汤,嫩煎三文鱼、玉米沙拉,因为时间有限,蛋糕来不及做了,甜点只有曲奇了,你们俩先去外头坐着吧,酒刚送到,杯子在音响旁边橱柜里,自己去倒。”东方头也不回地说。

    “咱们这里有三文鱼?”南宫浩疑惑道,“不是上次就有元老提出要办公厅供应,办公厅说这东西是大西洋特产……”

    “三文鱼是大西洋鲑,这里当然没有。不过亚洲有太平洋鲑。这是老黄从东北弄来得,俗称大马哈鱼。鱼不怎么值钱,冰块才值钱。”

    “我靠这么香,你穿越前是厨子么?”冈本已经流下了口水。

    “只是格外挑食而已……”东方把鱼肉和配菜在盘子里摆好,又开始搅拌汤锅。

    “早知道每天排练完来你这里打秋风了!这简直是西餐厅啊!”南宫也很激动,他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是在排练厅或者工作室吃元老食堂的外卖便当了。

    “你想多了,羊排什么的要提前和食堂那位主管打招呼留着,鱼要提前腌制,至于那进口白兰地我也是昨天去82号找洪部长订衣服的时候才偶然发现,平常来我这里也就只能吃到家常食物,而且之前排练那么忙,都好久没动过厨房了。”

    东方把最后一个餐盘在桌上摆好时,又从柜子里去取出三个欧洲出品的雕花玻璃杯,客厅里固定在桌子一角的小灵通响了起来。

    “嗯?好吧……原来是这样,那您忙吧。”东方恪放下电话,看看餐桌旁的两位同事,“你们要敞开吃了,柳水心说因为格子裙舞蹈的节目人员组成临时变化,排练又得拖一阵子,为了抢时间就不过来吃饭了,真可怜……”

    “那我们可以开吃了?”冈本显得等不及了。

    “恩,开动吧,For the senatus!”东方举起酒杯,微笑着说出祝酒词,放下酒杯后转身去打开了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