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九十三节 自己靠自己

《临高启明》 三百九十三节 自己靠自己

    在《威廉?退尔序曲》的伴奏下,他们大快朵颐起来。

    “你这套餐具真不错,还有这刀叉。”南宫浩是个颇有生活情趣的文艺男。当然看得出眼前物品的价值。

    “都是战利品拍卖的时候搞得。这套刀叉是意大利货。餐具是高级克拉克瓷。”东方恪微微一笑,“可惜没有真正的干红,这样的小羊排,那怕是配一二欧的餐酒也是绝好的享受……”

    海南岛这地方种不了葡萄,无论是薛子良还是农委会,在这方面都做了徒劳的努力――连退而求其次的搞苹果酒都失败了。元老们只好满足于各种本地水果酿制的果子酒。尽管他们拥有全套的酿酒工艺和比本时空的酒庄更好的工艺设备,但是葡萄酒的逼格显然比菠萝蜜酒要高得多。

    “进口葡萄酒不行吗?”冈本嘴里塞满了羊肉。

    “从欧洲到这里,大概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出发的时候是美酒,到了港口可就是上好的葡萄酒醋了。”东方恪不无遗憾的说,“我请洪部长在澳门订了一桶上好的波尔图葡萄酒,现在只好用来拌沙拉用了――可惜橄榄油也没法远途运输。海南岛又种不了橄榄树……”

    “你说得洪部长,是不是联勤总部的那个洪璜楠?”冈本问道。

    “没错,就是他。”

    “怪不得有好货。”冈本说,“假公济私呀。”

    “这你可就错怪他了。”东方恪举起雕花玻璃杯,注视着里面琥珀色的白兰地酒液,“这是他新搞得一个项目,挂靠在办公厅下面的,最近正在装修试营业中。他因为有些事要求我,正好委托他帮我弄点稀罕货。”

    四人份的烤羊排快被消灭干净了,冈本已经面色酡红,仍在继续和南宫浩推杯换盏。他喝酒完全是中国式的,不喜欢加冰,喜欢一饮而尽。

    东方恪起身从厨房里又端来了新得菜肴。

    “红焖羊肝。”他揭开了上面的保温盖子。

    一股迷人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每个人盘子里的羊肝份量不多,用香草装饰着,浇着浓厚的汁。

    “味道不错嘛,你的手艺可以去看西餐厅!”冈本恭维道。

    南宫浩没有说话,但是点头表示认同冈本的看法。

    东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我敢打赌,你们肯定不知道这羊肝是哪来的……”

    一瞬间,冈本和南宫浩的面孔都发白了。

    爱好音乐,好厨艺,离群索居,品味高雅……这些特点迅速的被放大了无数倍。看着盘子里残留下来的暗红色的酱汁,强烈的不适迅速的从胃部升了起来,冈本看到南宫浩的脸一下白得怕人。

    大概觉得这反应有点超过预期,东方恪赶紧举起手“开玩笑,开玩笑。这就是从南海农场来得,最好的昌化羊……”

    “靠,吃饭的时候你不要玩这个。”冈本的面色稍稍恢复过来,“太煞风景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一时好玩。”东方恪连连道歉。

    撤下盘子,东方恪又送上了甜点曲奇饼和热咖啡。

    东方恪这时候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这里只有咱们三个人,比任何餐厅和招待场所都要安全,所以,接下来你俩先别吃了,听我说。”

    “不要吧,你又要耍我们。”冈本差点没把嘴里的曲奇饼吐出来。

    啪嗒一声,这是东方用银餐勺敲了一下汤碗。

    “你们俩不想在明年成为翠岗公墓里清明祭扫悼念活动的主角的话,还是听我说下去的好。”

    冈本愣了,直直地看着东方,南宫也停下进食。

    “以前配发给你们的手枪,这些年你们记得定期保养么?”

    两人茫然地摇摇头,澄迈大战之后元老院中的文职元老大部分都放松了军事训练。除了办公厅每年组织两次手枪打靶训练之外,很多元老已经把手枪这回事甩到九霄云外去了。有的人干脆把手枪和子弹都锁了起来。

    东方的表情并不意外,继续说“那,防刺背心你们有么?”

    “有啊,当初一人一件配发的。”南宫浩想了想,“大概和我的钢盔放在一起吧。”

    “我的应该也在,不知道放哪里了,应该在哪个柜子里吧。”

    “晚上回去就叫你们的女仆找出来,收拾干净了。”东方恪说,“至于手枪,拿出来好好的拆开擦下油,最好找个时间去试射一次。”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冈本一头雾水地问。

    “我不知道怎么说起,不过文化祭演出的时候,可能临高不会太平,你们最好都穿着防刺背心带着武器去演出。”

    “什么?你说文艺演出会出事?那要我穿着防刺背心上指挥台?未免太滑稽了吧!”南宫浩的脸色也变了,酒意瞬间散去。

    “嗯……穿在演出的长衬衫里面,会显得你比较强壮,倒也不是太滑稽,只是会有点热,你忍着点……本来我还准备请柳水心过来,让她去打报告要求加强艺术团安保的――我想执委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东方一反常态地絮叨了起来。

    “这你可就太不了解执委会了。”冈本摇头,“执委会那帮牲口,最怕别人说自己谄媚女元老了,一个个都装出清心寡欲的模样――你没注意到他们对女元老的态度都是冷淡而客气?而且这事也不符合程序。”

    “这样啊……”东方恪犹豫起来,显然,元老院的政治局面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怪不得自己今天去

    “你知道什么了?别吓唬我们,这玩笑不好笑!”冈本似乎已经完全不认识自己的搭档了,眼前这个人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谨慎。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猜得。但做好准备总比不做好。演出场地我们都去过,那么大的地方,光靠那几个不带长枪的警备营大头兵是看不住的……”

    “这话怎么说,文化祭上会有什么重大事件?”两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非要他说个明白。

    东方恪无奈,只好将自己的所见和猜测说了下“我怀疑,很有可能有奸细已经进入了临高,准备在文化祭上干一票大得!他们大约已经有了警察部门里的内线。”

    “我靠,这么重大的情报你怎么不去向政保局报告?!”冈本叫了出来。

    南宫浩点点头“我也觉得应该向他们汇报才是。”

    “我已经汇报过了。” 东方恪说,“不仅去找了午木,还去找了警备营的营长。”他愤愤不平,“他们都给了我一个标准的‘官方回答’。”

    “啥叫‘官方回答’?”冈本问。

    南宫浩接了上来“大致就是‘你反应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会妥善处理的,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帮助,巴拉巴拉’。”说着他把自己去找午木和李亚阳的事情说了一遍。

    “草,这不是漠视我们元老的权力么!”冈本激动起来,“执委会这帮牲口!一点不把元老当回事,这是要自己当皇帝的节奏啊!”

    南宫浩摇摇头“你找李亚阳本来就有问题,他有什么权力给王七索配枪?至于增加兵力,我对咱们的人马是怎么调遣的不大清楚,想来和TG差不多没有执委会的命令,他李亚阳敢随便调动军队?”

    “话是说得没错,不过午木这个特务头子也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未免太漠视元老了吧?莫不成真把自己当成希姆莱了!”冈本嚷嚷着。

    “嗯,我瞧着这政治保卫局就有点靠不住。” 东方恪喝着咖啡,“架子倒是摆得很足,好像也没见他们干过什么正经事。”

    “所以说,指望不上他们了?”冈本说。

    “起码不能全指望。咱们自己也得有自保的手段。” 东方恪说着起身走进里间,冈本和南宫听到了开关柜子的声音,出来时手上拿着一个包袱。

    “既然你们都有防刺背心了,我就不把叫人预备的棉马甲拿出来了。不过这个――”他又变戏法似地摸出一个皮套子,“快拔枪套,真正的美国货。里头可以装一支短身管的史密斯维森,左轮枪比较可靠――这枪柳水心应该有,女元老配得都是这种。冈本你去找柳水心借用一下。你不上台,把这个挂在腋下就是了。不用我教你怎么用吧?”

    冈本撇了撇嘴,接过了枪套。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你们没喝够的话继续喝吧,要不要再来点汤?”

    看上去受惊不小的两位艺术工作者表示已经酒足饭饱,该回去休息了。

    “恩,那~慢走,不送,路上小心。”东方关掉了音响,开始收拾杯盘。

    “好吧,演出时见,多谢招待了……”冈本起身时已经有些步履蹒跚,南宫赶紧扶住了他。

    东方恪站在窗口,目送着两位同事的身影走向百仞宿舍区大门,忽然他右手从腰后抽出,掌心里多了一把爪刀,对着空气挥舞了几下,又转身坐在了琴前,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