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百九十七节 话别

《临高启明》 第三百九十七节 话别

    这天晚上,晚霞渐收,新月初上。

    卓一凡这日又和司马求道见了面司马求道又取出了石翁的新信件,卓一凡看过之后十分烦闷,连司马求道也觉得石翁未免太过了。

    然而自己即肩负重任,又身在不测之中,也想不出什么妙计奇策,只能按照石翁的安排行事。

    只是这随波逐流的行事,虽然有“不得已”之处,却和他平日秉承的观念完全相违,令他心情烦闷。晚餐之后,便又一个人从客栈里出来散散心。

    原只是想一个人走走,平复下心情,却鬼使神差一般的又来到了东门市派出所附近。

    这些日子为了打探消息,他和练霓裳来往很是频繁。虽然彼此对对方的想法并不认同,然而日子久了,两人也隐隐约约生了情愫。

    这几日就要动手,卓一凡便没有来和她相见,没想到随便一走,却又走到了这里。

    眼瞅着东门市派出所门前的警用马车,他不禁自嘲的一笑自己也这般小儿女模样了。练霓裳现在大约早就下班回去了,自己却还这般痴痴的过来。

    想到明日一旦动手,和练霓裳便是敌手,不论是否照面,今生今世亦难再见。想到这里,不觉有些心塞。他往日里见识过的武林女子甚多,出身各异,却没有一个能像练霓裳那般在他心田中种下印记的。

    他有心要向她作别,又担心无意中泄露了底细,只能狠心不再去找练霓裳。

    正要转身离去,忽然有人喊道“一凡!”

    卓一凡一怔,这声音正是练霓裳的。回首过去,练霓裳已经换了一身便服裙装,原本干练的短发现在略略有些长了,卡着一只缀着碎钻的黑色发卡,在路灯下微微的泛着光。

    看得出她比以前的便服装装束要讲究多了。卓一凡自然知道“女为悦己者容”的道理,只是现在不由得微微觉得酸楚。

    卓一凡和练霓裳并肩缓步,从派出所往河堤方向慢慢走去,他们常在这一带散步聊天。

    卓一凡第一次喝格瓦斯,吃冰淇淋,撸串……都是在这一带。信步走来,熟稔的街道风景却让他觉得惆怅万分。

    练霓裳靠着卓一凡,眼波流转,忽然低掠云鬓,欲言又止。卓一凡觉她吹气如兰,心魂一荡,急忙避开。

    练霓裳笑道“你现在还怕我吗?”

    卓一凡道“我不知你为什么要令别人怕你?”

    练霓裳道“你不说我是澳洲人培养的么?我并没有立心叫人怕我,大约是我不遵大明的规矩,所以你就怕我了。”卓一凡忽然叹了口气,心想练霓裳秀外慧中,有如天生美玉,可惜没人带她走入“正途”。

    练霓裳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么叹气?”

    卓一凡道“以你的本事和机敏,何必在澳洲人手下当差?”

    练霓裳面色一变,说道“澳洲人有什么不好,临高总比大明干净得多!”

    卓一凡低头不语,练霓裳又道“你今日的模样很是不对,一副满腹心事的模样。有什么事情吗?

    卓一凡知道瞒不过去,便道“我接到家书,就要回大陆上去了。”

    练霓裳花容微蹙“你不是全家都搬迁过来了么?怎么又要回去?”

    “我此来是奉母过来定居,家父还在大陆上为官,自然要回去的。”卓一凡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剧本说道。

    练霓裳沉默许久,方问道“你还要回来吗?”

    “不知道……”卓一凡心烦意乱,明明是满嘴谎言,却又当真话在说。自己不觉得暗暗道卓一凡啊卓一凡,想不到你入戏竟会这般深!

    “此处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此处虽好,却非故土。”卓一凡亦觉得临高处处都好,堪称“人间乐土”,莫怪财主们宁可受髡贼的苛待也要搬到此处来。然而这乐土却又让他感到十分陌生和恐惧。髡贼们在临高营造的,是一个他完全陌生,也不能理解的世界。

    那些只知道吃饱穿暖的百姓自然不会在意,可是他却知道,这伙髡贼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改朝换代,不是做皇帝,是以髡变夏啊!

    “你今后打算怎样?难道还想当官作,像你父亲一样,替皇帝老儿卖命当个官儿吗?”

    虽说回去的缘故是编造的,但是卓一凡的父亲的确是“朝廷命官”,听到练霓裳这样说话,不觉得有些生气“官又不是随便是个人就能当得,我哪有这个本事。”

    练霓裳冷笑道“我看大明的官儿当起来再容易不过,只要欺负压榨穷人哄得皇帝开心就是。”

    卓一凡摇头道“你的话过了。当官的人中间也是有真正的忧国忧民的大贤的……”

    练霓裳冷笑道“就算有罢,也实在是少得可怜。所谓近墨者黑,能在里面混得下去的人,又能是什么好人?”

    卓一凡决然说道“我今生绝不作官,但也不作强盗贼子。”

    练霓裳心中气极,若说这话的人不是卓一凡,她早已一掌扫去。她冷笑道“你的父亲难道不是强盗?”

    卓一凡怒道“他们怎么会是强盗?”

    练霓裳道“当官的是劫贫济富,首长们是劫富济贫,都是强盗!但我们这种强盗,比你们那种强盗好得多!”

    练霓裳停了一停,说道“我父亲是个儒生,有点薄地,教书种田为生。不料当地豪门看上了我家地皮,还想染指我身,勾通了官府,把我家土地谋了去。父亲个性秉直竟被活活气死,我歇老母流亡广府。适逢首长在广州办慈善,将我家合家收了去,连霓裳这名都是首长取的。我这特立独行的个性还有首长愿意收做差人,眼下生活比在大明好多了。”

    卓一凡道“不肖官吏害人,在下也有所耳闻,然则毕竟只是少数,当今圣上励精图治……”

    练霓裳冷笑道“少数?你且看看这么多来投临高的全天下的穷人,他们都是什么遭遇!哪个不是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

    卓一凡道“好,随你说去!但人各有志,亦不必相强!”

    练霓裳身躯微颤,伤心已极。卓一凡看她眼圈微红,泪珠欲滴,怜惜之心,油然而生,不觉轻轻握她手指,说道“我们志向虽或不同,但交情永远都在。”

    练霓裳凄然问道“你几时走?”

    卓一凡道“明天!”

    霓裳叹了口气,再不说话。过了好久,卓一凡才归转话题,叫练霓裳谈临高的奇闻轶事,而他也谈京华风物,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在月亮下漫步闲谈,虽然大家都不敢揭露心灵深处,但相互之间也比以前了解许多。这一晚他们直谈到深夜。眼见着已近十点,卓一凡便向练霓裳辞行,练霓裳希知他去志甚坚,也不拦阻,当下各道珍重,挥泪而别。

    “这形式,比我们预计的要复杂一百倍啊。”李亚阳焦虑的站在“防火指挥塔”的顶楼的“东门市紧急情况对策本部”里,望着大幅玻璃窗外体育馆方向涌动人流,“今天不是休息日吧。怎么会有这么多闲人?”

    这座全红砖为主,石条镶边的五层塔楼高达30米,是整个东门市也是临高县的最高建筑物。它座落在近乎中心的位置上,主要用途就是对整个东门市进行24小时火情和治安嘹望。通过电话、灯光和旗语信号进行通报和资源调配。堪称整个东门市的治安中枢。

    “你忘记归化民和土著大多不是周日休息,而是每月的一日和十五日。”慕敏俯身在大口径望远镜上观察着远处的街道说道,“今天正好是十五日。很多企业都放假,再说商业企业本身就是执行轮休的。”

    “现在涌入警戒区的人群已经超过一万。人数接近警戒线的街道是体育馆大街、竞赛街、友谊街和锦标街。”

    随着通讯员的汇报得最新人流监测情况,一个在透明玻璃图版上操作的警察标记出了橙色标记,

    “怎么办,这活动还没开始呢。远远超过了预期。”李亚阳已经开始擦汗了。他的警备营已经取消全部休假,除了不能出动的病号之外,连炊事班都出去执勤了。

    他指挥下的警备营的兵力平日里只是“够用”――这个够用还是要加上归属警备司令部指挥的国民军连队和治安军连队――并没有多少富裕兵力,近年来元老外派和出差的日渐增多,警备营的护卫连有大量人员被“沉淀”在“出差执勤”中。在营人员不到在编人数的百分之五十。造成对元老的护卫人数严重不足,这次大批元老外出活动,他不得不把警备连的人员暂时调动到护卫岗位上。

    护卫连的兵员挑选是最严格的,有许多硬杠子和条条框框。警备连队的军政素质可就没这么高了,李亚阳一直担心会出篓子。但是他总不能用普通话还说不利索的治安军人员来担任元老的护卫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