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节 水上的Double Tap

《临高启明》 第四百节 水上的Double Tap

    “不碍事。包在我身上。”钱朵朵毫不在意,又说道,“咱们今天也是彩排,偶像团体‘剧团四季’的ACE出场,怎么也得有点轰动性效果。你要和大伙一样从演职员门进出一点戏剧性都没有,从小艇上下来多气派!我和潘潘阿姨说了,到时候要报社在体育馆码头给你拍照。”

    “这样……这样不大好吧。”张允幂有些羞涩,“有点过了。”

    “哪里哪里,一点不过。你可是准备当大明星的人诶,要有点自觉好不好?”钱朵朵干脆放弃了观测风向,转头第五百次的解说起她的“策划”来

    “……演出当天,你乘坐小仓号到体育馆的码头上,然后下船,沿着路线走到体育馆门口,其他剧团四季的女孩子们在台阶下迎接你,街道两边有大批群众围观,还有记者拍照……”

    “这不成了走红毯了吗?”林子琪插话道。

    “对,就是要这个感觉嘛。”钱朵朵说,“咱们没有红毯,先这么凑合一下。反正就是气氛要隆重,要热烈……”

    正说着话,索尼亚忽然说道“前面有人在向我们挥手呢。”

    钱朵朵回身走上船头,却见河岸边的一处临水木平台上,平台上**的躺着一个少女,有个芳草地的女学生站在码头边不住的朝着小仓号挥手。

    “怎么回事?”林子琪问。

    “好像是有人落水了,在招呼救援呢。”钱朵朵拿起望远镜看了看,“看样子都是归化民,大约是准备去体育馆看彩排的。”

    “怎么办?要靠过去吗?”钟小英正在掌舵。

    钱朵朵没有回答,双手聚拢起来大声问道“喂――怎么回事?”

    “溺水了――”女学生也跟着大喊,“是-我-的-朋-友,救救我们……”

    “好,你等着,这就来。”

    “靠过去,”钱朵朵说,“不能见死不救。我妈教过我溺水急救――再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带上她们走不了几公里就到东门市了,到时候交给水上哨所的警察就是了――他们有警车待用的――一举两得又不耽误事。小英,转舵。索尼亚,落帆!”

    “好嘞。”钟小英轻打舵盘,小仓号侧过船身,朝着平台驶去。

    小仓号的速度很快,不多片刻便已靠近平台,眼见着就要靠上平台,原来躺在地上的“溺水者”已然跃身而起,码头旁的树丛中也窜出几个手持刀剑的归化民男女,纵身向小仓号跃了过来。

    钱朵朵尖叫一声“小英,快转舵!”说着从腋下的快拔枪套里拔出了0.357口径左轮扬手就是两枪。

    “啪啪”两声枪响,刺客的胸前已经泛起两朵血花,身子一软,跌倒在平台上。钱朵朵退后一步,拉开和刺客的距离,正在这时,啪啪啪三声,三支飞镖瞬间钉在甲板和桅杆上。

    “都趴下!”钱朵朵一边大叫一边枪口微转,又是一个Double Tap,另一个刺客惨叫一声,扭动着身子跌落在河水中。水面上瞬间浮起血花来。

    钟小英反应还算快,一个反向转舵,小仓号船头一歪,船身顿时往河中心偏了过来,没等拉开距离,最后一名刺客已经跳上了甲板,大呼一声“髡贼受死!”

    “死”字话音未落,钱朵朵又连发两枪,刺客踉跄着跌进了文澜江。

    “快,掉帆!”钱朵朵又喊了一声,一个翻滚滚回舱里。这几下兔落鹘起,快得林子琪等人都没反应过来,小仓号已经漂开,朝着河中心而去。

    “小英,快把好舵!”钱朵朵气喘吁吁,双手乱颤,从口袋里好不容易掏出弹巢的叮当一声掉在船板上。

    钟小英趴在舵位上,面色苍白,不过手还扶着舵轮。听到钱朵朵命令,赶紧应了一声,扶正舵轮。索尼亚和林子琪也反应过来,赶紧七手八脚的去升船帆。

    钱朵朵换好弹巢,起身朝着已经逃走的“女学生”和“溺水者”连开数枪,只见“女学生”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地。“溺水者”却趁机逃之夭夭了。

    “快,打电话告诉东门叔叔。”钱朵朵把手枪插回枪套,“有敌人!”

    对策本部里,接到最新情况通报电话的幕敏已经出了一头的汗。现在的情况很危急。敌人已经袭击了元老的坐船!虽然她没搞清楚平白无故的为什么钱朵朵等人不带警卫非要坐船去体育馆。但是敌人发起了袭击,而且据钱朵朵说,有刺客还身着国民学校的女生制服!这和一个多小时前刚刚通报的最新敌情通告不谋而合。

    问题是这个敌情通告来得太晚了!政治保卫局和警察局的人虽然受命盯住了每一个“嫌疑分子”,但是跟踪这种事情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况且谁也没料到到对方会化装成女学生。

    女学生的制服市面上是根本弄不到的国家警察一度严打过仿冒学生制服、军警制服的商家,基本上杜绝了这类仿冒品。

    他们是怎么弄到的?

    通报上说,敌人一共弄到了三套女生制服,钱朵朵既然已经击倒了一个,那么还有两个没有落网。说不定她们已经混迹在体育馆的学生队伍里。如果他们伺机发难,现场肯定是一片大乱。即便当局已经加大了诸位元老的贴身安保,但无论是敌人趁乱逃走,还是造成学生的群体伤亡,后果都是无法承担之重。

    事不宜迟,必须尽快收网。十几分钟之前,午木通知她,政治保卫局的行动队已经进入布控位置,准备抓捕可疑分子。

    她拿起了电话“接侦缉队!老周!让你的人马立刻出发,对,一个不留,全部进入执勤区,按名单抓人!”

    她放下电话用力摇了几下,“接芳草地值班办公室!对,加急,要元老听电话!”

    接电话的是袁子光,听慕敏说让芳草地和文理学院的教职员马上到现场甄别学生,袁子光顿时乱了手脚,但是很快问题就来了这天恰逢休息日,很多学生并不是由学校统一组织入场的,要在人山人海里把不同学校不同班级的学生组织起来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你们还有什么办法能快速甄别学生身份?”电话里幕敏的声音都因为紧张而嘶哑起来。

    电话那头,一众教育口的元老也在擦汗。芳草地和文理学院都有制服,但此时身份照片还仅限军警政保等强力部门,没有普及到普通学生。靠学生证来分辨学生的真假也不甚靠谱。再说敌人既然已经到了现场,随时可能发动袭击。

    工体教研组长白雨慢吞吞的开了口“这件事,我看只有检验下平日里我们对学生的纪律性训练的效果了。”

    周仲君和南婉儿并另外几个女弟子,分头混进了体育馆前的广场。她和南婉儿两个身着学生制服,按照司马求道的嘱咐,尽量靠近元老们会入场的那条专用通道。

    通道两侧,已经用绳子拉出了警戒线,不许群众越过,也有许多警察和治安军士兵警戒。不过他们并不禁止归化民靠近通道,不少穿着学生号衣的假髡学生聚集在通道两侧,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说话。

    广场上的人很多,虽然还不至于人山人海,但是有些地方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有警察开始在几个出入口设立拒马,限制和疏导人流。

    广场上大多是归化民也有不少看热闹的土著百姓,口音南腔北调,几个人混迹其中即兴奋又害怕。周仲君尤为兴奋,七爷派人送过来的学生制服,她自己先挑了件最合身的,搭配高挑的身材和飒爽的英姿,别有一番韵味。周仲君有心出南婉儿的丑,硬说她武功很高,让她扮成女学生,又故意把最短小的一套衣服丢给她。

    可怜此刻的南婉儿,胸脯紧绷,裙摆已经到了膝盖以上,稍一走动就露出一大截白白的大腿来,她又不敢把裙子往下拉,女生制服的上衣很短,只能大致遮盖到腰部。裙子只要往下拉一点她的腰和臀就会露出了,愈发出乖露丑。只好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挨着走。南婉儿要死的心都有了――本是好歹不肯出门的,被周仲君劈头盖脸的乱骂的一阵才噙着泪上了街。周仲君看见南婉儿这幅窘样,心里说不出的舒爽你不是爱勾搭男人么,就让你勾搭个够!

    可是行走在外面,南婉儿风头一时无双,完全盖住了自己――几乎所有男人都像得了癔症似的直勾勾的盯着南婉儿,还有几个帅哥居 然当场淌下鼻血来。周仲君越走越气,心说死浪蹄子这么会勾引男人,待会儿起事一定要把她推到最前面挡枪,方解本姑娘心头之恨!

    正在这时候,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阵轻柔的音乐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广场,几个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哪里藏着一班乐工,乐声又为何如此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