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零二节 消灭

《临高启明》 第四百零二节 消灭

    灭净长剑挽了个剑花,直刺警察。瞬间便将这警察胸前刺了一个对穿,鲜血四溅。

    她当街行凶杀人,满街顿时大乱,摊贩行人四散躲避,原本在店铺门口看热闹的伙计也一下都不见了。

    哨子忽然尖锐的响了起来,附近几个便衣的土著和归化民拔出手枪和警棍朝着她冲了过来,

    “受死吧!”灭净既已动手,便将侥幸之心丢到一旁,全力出招,大喊道,“愣什么?并肩子上!”

    旁边一干弟子和武林同道纷纷亮出兵器,几个便衣警察猝不及防,短兵相接有几人被刺杀砍翻在地,亦有人仓促开枪,双方互有死伤,顿时硝烟弥漫,一片混乱。

    灭净的新对手身手却是不错,仓促间并不慌乱,纵身后退一步,躲开了灭净的杀招,但头上的网巾却被剑风扫落。

    “好剑法,好身手。原来你是恒山派得!就让我穿林北腿姜结实来会会你!”

    只见那便衣警察深吸口气,气势暴涨,目光逼人,袖子中已然滑出一根短棍,迎风一抖变成三节。朝着灭净的下盘挥来。一时间飞沙走石,灭净吓了一跳,暗道髡贼中也有此种人物!必然是武林败类了!

    她武功高深,经验老到,终身跃过,连着挽起十几个剑花朝着对方刺去,将个姜结实逼得连连倒退,边挥舞警棍抵挡边拿起胸前口哨,狠命地吹了几下。

    这边众侠人多势众,很快就将几个便衣屠戮殆尽,虽然己方也被打死数人,然而余下的人却士气大振髡贼的火器也不过如此么,只要近身缠斗,绝非自己的对手。

    有人杀得兴起,大喊一声“杀髡贼……”忽然砰得一声巨响,从沿街的窗户里喷出一股浓烟来,十几个铅弹结结实实的喷在他身上,从头到脚顿时冒出七八个血窟窿来,栽倒在地,手脚抽搐,眼见是活不成了。

    “师哥!”只听一声悲鸣,众侠中奔出个年轻少女,飞扑到尸体上恸哭起来。

    “兰惠师妹,不要哭了,杀髡贼给师弟报仇要紧!”另一个年轻弟子仗剑站到她身旁,大义凛然道,“人死不能复生!师妹你节哀,待师哥我多杀几个髡贼――”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爆响,半个天灵盖顿时混合着鲜血脑浆飞了起来,鲜血脑浆喷得兰惠师妹一身一脸,惹得她失声尖叫,身子一软已经昏了过去。

    灭净暗骂这些小门小派的弟子都是废物,这一瞬间连着快攻,已将姜结实逼得手忙脚乱,身上的警服也被刺破划破了多处,鲜血直流,眼见支撑不住。

    然而此刻街上哨子声此起彼伏,街上的行人都已不见,到处是急促的脚步声。片刻之间,街道两头都出现了穿着黑制服的警察。

    “中了圈套!”灭净大骇。这情势,髡贼是早有防范,设下了圈套给他们钻!就在她分神的瞬间,姜结实一个翻滚,已然滚出去三四丈远,他顾不得狼狈,转身就跑。

    “狗贼哪里跑!”有人便要追过去。

    灭净喊道“莫追,髡贼势大,咱们先走!”

    “放下武器,双手放在脑后跪下!否则格杀勿论!”随着震耳欲聋的喊话声,街道两侧的警察们渐渐逼近,却见前面的手持藤牌,头戴藤盔,手中长短警棍交错配置,后面的一水的警用双发霰弹枪。随着鼓点徐步前进。步履整齐划一,犹如一堵墙一般的压了过来。

    众侠面色苍白,他们最擅的单打独斗和小群混战,若是面对强兵的大阵势绝讨不了好,更别说髡贼的火器厉害,瞬间便已经打死打伤己方数人。若是要硬拼只怕要全军覆没。

    “上房!”灭净师太一挥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走!”

    潘杰鑫拿着望远镜正在附近的高层建筑的屋顶观察着街道上的情况。这里距离体育馆较近,所以指挥部布置了重兵,不但有警察、特工,还有防暴队。特侦队也在沿街各处布置了特等射手。

    实话说,今天无论是警察、特工还是特侦队的反应和协同都令他不甚满意。总觉得有慢一拍的感觉。

    “这专业水平,这战术素质……” 潘杰鑫不由暗暗吐槽。

    他不满意的地方有两个第一是投放的便衣警力临场指挥明显失误,对方有二十多人,己方在附近只有十来个人负责监控,多数人都在较远的地方待机,结果抓捕组的第一个行动遇到反抗,己方增援乏力,不但没抓到人,本身还全灭。

    其次是在屋顶和铺面里守望的支援人员反应太慢,等到反应过来,抓捕组和敌人已经进入了混战状态,无法及时开枪支援。

    幸而他们在总体上仍旧占据优势,瞬间就扭转过来了。看这样子,敌人是要撤退了。

    “这也太菜了吧,和想象一点不一样。”潘杰鑫一边看一边嘀咕着。这次他的吐槽对象变成了众侠们。

    众侠在火器下毫无还手之力倒没什么,本身武器差距太大了。但是眼下他们一个个的爬屋檐算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纵身一跃便能跳上房顶吗?怎么还要一个个的先扒住屋檐,再翻身上房――要是这就算轻功的话,跑酷的人轻功可比他们强多了……

    当然,即使从现代的人角度看,他们的动作也堪称灵活,肌肉力量很强,问题是这和潘杰鑫看武侠小说得来的“飞檐走壁”的印象完全对不上号。

    街道两侧的屋顶和窗户里不时的喷出浓烟,枪声此起彼伏,企图上房顶的众侠一个接一个的中弹坠地。有人想冲进铺面去肃清火铳手,兜头吃了一顿霰弹被打得伏尸当场。

    “这太没观赏性了,还是姜结实和老尼姑的交手还有些看头……”潘杰鑫摇了摇头,放下了望远镜,他已经没兴趣看下去了。

    眼见着上房不能,两边铺面里不时还射出铅弹来,幸存的众侠被逼在街道上躲在货摊后面不敢露头,然而依旧不断的被屋顶的狙击手打死,一个个横尸街头,眼看着,两边警察人墙缓缓压过来,铺面和屋顶上到处都是火铳手,不时发射着夺命的枪弹,即使趴着不动也难逃一死……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看着满街尸体,原本二十多个人已然损折了一大半只剩下五六个人聚集在灭净师太周围了。鼓点声声,似乎都敲打在他们的心上。

    忽然鼓点和枪声都停了下来,

    这边电喇叭里又在呼喊“里面的人听着,给你们五分钟,抛下兵器,一个接一个的高举双手站到街心来!”

    “师太……”

    “不要说了!”灭净道,“事已至此,唯有死中求生,大伙并肩上,杀出去一个是一个!”她大义凛然道,“纵然杀不出去,也要杀一个痛快!留下英名!”说着仗剑就要往前冲。

    胳膊却被人拉住了,她回头一看,却见几个幸存者个个面如土灰,完全没了早晨的豪气。有几个眼睛里还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眼光。灭净大怒“你们要干什么?!”

    其中一个道“师太,你要去送死,咱们绝不阻拦,可是咱们还想活命,您一冲出去,髡贼乱枪齐发,大伙谁都活不了……”

    刚被人救醒的兰惠也含着泪道“师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看,咱们,咱们……还是……”

    “降了”两个字还没出口,电喇叭里又在喊了“时间到!再不出来就要开枪了!”藤牌后面的霰弹枪刷得一下全部放平了。黑洞洞的枪口全部对准了街中心这几个人。

    灭净冷笑一声,纵身一跃,已然冲到街中心,挥剑便向盾墙冲去。

    慕敏这里已经接到了电话,在广场上已经将化妆成女学生的暴恐分子抓获,同时,在体育场附近的街道上消灭了另一股暴恐分子。

    “……广场上同时被抓获的还有三女一男。另有一名男子释放信号炮时被特侦队狙击手击毙,一名男子拒捕被击毙。他们均均穿着归化民服装。嫌疑者和死者身上搜出了兵器,有人还携带了飞镖。”周士翟在电话里汇报道,“现在治安军和制服警察已经封锁了整个广场,正在挨个检查证件。

    “……街道上消灭的暴恐分子被击毙共计十人,另有六人被捕。我方四名警员牺牲,一人重伤。”

    “很好,政治保卫局发给你的名单上的人下落怎么样?”

    “目前正在比对尸体和俘虏,目前看来落网的人数和名单人数对不上,大约还差一半人。”

    慕敏摇了一下电话,又摇了两下“接午木的办公室!”

    午木在办公室里,默默的看着通讯员送来得最新电话记录,琼安客栈的抓捕已经结束,留守在客栈的一股敌人放火未遂,企图突围时候全部被击毙。

    另一股在东门市准备进行破坏活动敌人的行动也被及时消灭,现在他们大多已经被歼灭,只有几个人当了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