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零三节 路上的乐队

《临高启明》 第四百零三节 路上的乐队

    按照他们事先掌握的情况,敌人的四股人马除了南宝的尚且没有实施抓捕,已经全部被围歼。

    尸体和俘虏的照片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冲洗,以便和监视记录上的照片进行比对。目前为止,名单上大约有五十人。不过,并非每个人都拍到了照片。

    既然有没有拍到照片的人,必然还有没有被发现的人。他们的存在对元老院来说是莫大的隐患小仓号袭击案件就是超出了预计范围之外的行动。这一点,令午木很是担心。

    最关键的是,眼下还没有首要人物落网或者击毙的消息传来。

    “好了!都准备好了?全体列队上车!”

    艺术团团长冈本拿着一个铁皮话筒喊着,他面前是装束整齐的民乐团成员们。

    这天是文化祭带妆彩排的日子,艺术团全体人马一大早便在文宣部大院里集合整队完毕,就连一贯晚起的东方副总监也早早来到。体育馆里的化妆间面积有限,所以乐手们已经事先换上了演出服。

    各类器材都装箱捆在从公交公司借调来的公共马车上,归化民乐手们也将乘坐马车前往体育馆。而根据政保总局之前的安保部署,四名元老将乘坐办公厅特派的东风公务马车。每一辆马车上除了配有手枪的车夫外,跟车再配备一名携带双发霰弹枪的护卫连士兵,同时另派一个班的兵力随车跟随保护。

    除了不上台的冈本,其他三名元老都穿上了演出服――是洪璜楠特意为他们量身定做的,采用亚麻面料以适应海南的天气。

    柳水心依旧光彩照人,体态袅娜,南宫浩穿上剪裁合体的长衬衫也显得风度翩翩,白色的领结是旧时空的原装货。只有东方恪因为在里面穿了防刺背心,显得上身略微臃肿失调——好在他本来也不胖。

    “彩排也要穿这个,真是疑心病十足啊!”这是冈本吐槽搭档的话,但换来的只有白眼。

    南宫浩也随身携带了防刺背心,预备着上台前换上,临高实在太热,他觉得自己受不了穿着这种东西跑来跑去。

    一行人在马车里坐定,驭手正要扬鞭催动马匹,大院门外飞奔进来一个身影。

    “首长,冈本首长――”来人边跑边喊着,眼尖的冈本已经认出了那是警备营士兵兼民乐团首席胡琴手王七索。

    “七索??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护送小元老去体育馆了么?”冈本冲着面前的士兵不解地发问。

    “嗨……那小钱首长不让我上她们的船,说什么……什么她们是女子海员队,男的不让上……我就只好回来了……”王七索扭扭捏捏地回答。

    “什么船?哪跟哪啊?这么说你是被小钱打发回来了?天哪……”冈本心想这ABC小女孩当真泼辣,随随便便就打发走警卫员。这事情按理说应该通知办公厅,不过他觉得这不干自己的事情,如今手里没有小灵通,要报告也很不方便,干脆让他到了体育馆再去给办公厅打电话吧。

    钱朵朵她们坐船应当不会有什么风险,当下招呼王七索上车与警卫员挤一挤,车队也在挂着特殊标志的先导车的引导下出发了。

    沿着文澜河的道路在并不宽阔,加之为了照顾装在器材的重载车,车队速度并不快,几位元老在车内闲谈着,话题无非是吐槽现下的形势。

    车队出警备区后加快了速度,突然,远方穿来一声诡异的鸣响,接着又是一声,须臾间再起一声。

    “这是?枪声??发生了什么??!!警卫员!”冈本惊讶万分地呼叫着警卫,南宫浩和柳水心也变了脸色,靠在车厢一角的东方恪却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只说了一句“这好像是河边方向传过来的,不是体育馆方向。”

    没人在意枪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因为此时此地本不该响起枪声。随着尖锐的哨子声,车队已经停下,先导车上的士兵已经下车,在班长的带领下,成扇形散开监视着道路两旁,其他警卫人员也持枪在手,拱卫于元老座车两翼,冈本也想下车查看,被随车警卫员拦住“首长您请呆在车里,以免意外。”

    此时警卫队长小跑过来,攀上车踏板向冈本汇报道“报告首长,前方约一公里处有异动情况,大量归化民四散奔逃,按照安全预案,车队将暂停前进,已派一名士兵前出侦察情况,请首长们注意安全,不要离开马车!”

    冈本还没说话,东方恪抬起头来道“上士!立即派出一名士兵跑步回百仞城门口的岗亭报告我们车队的情况并询问上级有无新指示,然后让车队离开道路,约束下后面马车上的乐手们,不要让他们跑散了。”

    归化民警备军士官愣了一下,仍然高声回了一声“是,首长!”敬了个礼离去。

    脸色已经赶上衬衫般白的南宫浩此时结结巴巴地开口“这……这什么情况……要不我们掉头回……回……百仞城吧……”

    “不必,先等搞清楚情况再说,我们没带随身通讯工具,响枪肯定是有突发事件发生。”东方恪仍然面无表情,但语速明显变快了,说罢他开始解衬衫扣子。

    “你这是干什么?”冈本瞪大眼睛看着这位一贯特立独行的同事。

    “显然是脱衣服啊”东方恪飞速脱掉演出服,把防刺背心也扯了下来,递给从停车开始就一言不发地呆坐着的柳水心,“柳老师您套上吧,南宫,把你包里带的那件给前头的马车夫穿上。”

    “什……什么?你开玩笑呢?”南宫浩正要打开背包拿出自己的防刺背心穿上,听到这个要求一下子有点发蒙。

    “万一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四个和那两个士兵可不会驾马车,拿来。”说罢劈手夺下南宫的背包。

    “我不用了,我躲在马车里很安全,”柳水心脸有点白,不过拒绝了他的好意,“给警卫员穿吧。他们要直接上阵的。”

    “喂!你,就是你,回头,拿着穿上!”东方恪是对已经站在车旁警戒的驭手说的,受雇于办公厅的马车车夫本也经受过军训和各种针对紧急情况的培训,此时倒也镇静,只是接过背心时连声道“不敢不敢”。

    此时喧闹声靠近了车队,队长去而复返,又攀上车窗沿边,对众元老汇报道“首长,已经确定前方码头处发生了枪击事件,似乎是有敌人袭击一艘船,被击毙在了码头,现在周边街道上情况混乱,大批归化民正在奔逃。我看到治安军的人正在封闭各个路口。请您决定车队是否掉头返回百仞城?”

    几名艺术家元老面面相觑,他们都不太明白眼下的态势,少顷还是冈本团长开口和同僚商量道“要不,先把周边情况探查清楚,如果有危险第一时间解决掉?然后,我们直接回去,去城区里找哨所?”

    正在迟疑间,大路上经有一队又一队的警备营士兵和警察正按照预案赶赴各个路口。

    其他三名元老迟疑了片刻,都点头表示同意掉头返回的决策。既然发生了恐怖袭击,体育馆一带的秩序一定会很乱,贸然过去反而会被冲乱队形。给强力部门处置添麻烦。

    于是庞大的车队开始缓慢地集体掉头,好在文澜河畔不比闹市区――闹市区可没如此宽敞的地方――好不容易又整好了队,警备士兵们有一半下车成空心方阵围住了元老座车。这时,南方涌来了一股人流,似乎是体育馆广场方向来的,有土著和归化民装束的各色人等,声响喧闹地狂奔着。

    “禁止靠近元老车队!”几名士兵站在马车踏板上高声喊道,但混乱的人群似乎听不清他说什么,无奈中,警卫队长跑到队伍末尾站住,冲天鸣枪三发,接着又高喊一声“上刺刀!”

    护卫队的所有霰弹枪瞬间都装上了刺刀,雪亮的刺刀和鸣枪警告驱散了冲撞过来的人群。

    “首长,要不我们的马车沿着河边走,让弟兄们步行在大路上护着,这样更保险。”一直站在车夫身旁位置的王七索突然开腔,几位元老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确实,这样可以减少奸细混在人群中靠近的可能性。

    由于敌情不明,车队走得并不快,一个班的警卫兵力在这种情况下捉襟见肘,随车的警卫员也下了车,增加徒步的警戒兵力。

    派去报信兼拉援兵的士兵迟迟不见踪影,这加重了诸位元老和归化民官兵的疑虑和戒备三名男性早就掏出了手枪。

    “我可是好久没打过这玩意了。”冈本握着Glock,身子微微颤抖,“多少米开枪才能打中?

    “理论上越近越好。”东方恪已经离开座位半跪马车窗户边。朝外张望着,他拿得是一支S&W的9mm左轮,受当年在美利坚留学的好处,他对手枪射击不是一张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