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零六节 亡命

《临高启明》 第四百零六节 亡命

    “怎么个蹊跷?”

    “此次咱们行事,我总觉得到处都被人紧盯,仿佛髡贼人人认识咱们一般。”他说了自己在体育馆附近的见闻,“若是认得我也罢了,便是微末弟子,他们也认得出来。真是怪哉!”

    “你是说,咱们中间有奸细?!”司马求道惊讶道。

    卓一凡缓缓摇头“我不敢肯定,总觉得这里头有鬼……”

    “若是能回去――”司马求道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显然眼下连逃出这里都是凶多吉少,还说什么“回去”。

    “你若是一个人,还能逃走,带着我,怕是不成了。”卓一凡摇头道,“天黑之后,你就速速逃走吧,去南宝,老黄那里不知道如何了……”

    说着他又昏睡过去了。

    午木拿着电话,听筒中传来冈本愤怒的声音,艺术团负责人从百仞城南门的哨所打来的电话与其说是通知情况不如说是兴师问罪。但此刻他并不在意这些了。

    “你们几位都没事是最好的,确认击毙了三人?一名匪徒逃脱?请您冷静一下再说……好得……把电话递给东方副总监吧。”

    冈本没好气地说“不用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现在我们艺术团只能回城里躲着,去抓恐怖分子是您的任务了,午主任。”说罢他挂断了电话。

    午木又摇了两下手柄,接到了慕敏那里,询问最新的名单更新情况――目前抓捕到的人员和尸体都在国家警察的管理下――最新的反馈是名单上下落不明的人已经很少了。

    这份名单是专案组通过不断的监视、跟踪嫌疑分子列出来得。即包含渡海来得“嫌疑分子”,也包括和他们经常接触的本地土著和归化民。专案组给这份名单上的每个人都设法拍摄了照片,列入了重点监控对象。

    午木原本指望这份名单上能够出现更多更重要的人物,但是他的期望完全落空了名单的确比几天前多了几个人,但是他们要么无足轻重,要么不大可能是“暴恐分子”。

    但是,他又不能完全就此掉以轻心,谁知道有没有更大的鱼潜在水下没有露面?就今天各处的反馈来看,无论是政治保卫局、警察还是警备营,表现完全没有他从前估计的那么乐观。

    “搜捕令已经发出去了,所有在临高的归化民治安人员,包括国民军、治安军在内,都会出动参加搜捕。”慕敏在电话里有点安慰他的意思,“我已经命令日本和朝鲜治安军负责关键地区搜索,他们是不会放水的。警犬队也派出去了。你放心好了,一个也跑不掉。”

    “好得,我估计漏网人员都是主要头目,那个卓少爷肯定是大头目。”午木皱着眉头说,“这个人一定要抓住。那个和他在一起的女警呢?”

    “练霓裳我已经下令把她拘捕了。一起拘捕的还有左亚美、李永薰等几个人。名单上在警察系统的人已经全部抓了起来。”

    “好。你多费心。”

    从钱朵朵拨通东门吹雨的电话开始,不过过去了几十分钟,然而这短暂的时间里掀起的惊涛骇浪,让临高地区每一名元老的心都紧张了起来,午木和慕敏都明白,现在几百双眼睛都盯着政保局和警察总部,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可能是踏在荆棘中。

    总算迄今为止没有元老受到伤害,只能说他们的运气好――对,一贯的好。

    午木放下电话,拨通了刘富卿的电话。关照他立刻派人去艺术团和案发现场调查,将相关情况写成报告。

    “你立刻拘捕乐团的归化民乐工,还有负责保护乐团的警备营士兵。对!一个不剩,全部拘捕起来――即使要送医院的你也要派一个工作人员跟着他!”

    午木放下电话,喘了口粗气,又拨了一个电话给审讯处,叫他们“腾空所有的审讯室,取消休假,进入工作状态。”

    司马求道和卓一凡一直潜伏到天黑,眼见着附近的搜索队伍渐渐变少,这才从草木中爬了出来。司马求道随身带着衣服和一把剪刀,在树丛中先三下五除二的将两人的头发剪短,换上了归化民的衣服。

    “你的伤口不能久拖,我们得赶紧去南宝找老黄!”司马求道说。只要到得南宝,再往黎区跑多少也容易些。

    卓一凡点头称是,不过心中颇有几分失落。想我卓一凡也是名门正派,仗剑行走江湖,如今落得似鸡鸣狗盗之徒,还得落发易服求生――古人所谓割须断袍,大约也是如此了。

    “能走动吗?”

    卓一凡休息了大半天,又吃了些司马求道随身带得干粮,精气神有些恢复,爬起来走了几步,倒是无碍。只是伤口一阵阵的痛楚,稍一走动,几乎要跌倒在地。

    “这是髡贼的秘药,你且先吃下去。很灵验的。”司马求道拿出在东门市药店里购买的止痛片,喂他吞了下去。又帮他拆开绷带换药。

    “髡贼的药果然灵验!”司马求道有点惊讶的说道,他给卓一凡处理伤口的时候喂他吃了从东门市买来得磺胺片,又在伤口上敷了消炎粉。现在看起来情况还不错。

    辛亏自己事先有准备!司马求道在军中待过,深知受伤比战死还要可怕,往往是饱受折磨之后还是难逃一死。他在潜伏的时候就听说过髡贼的药物十分灵验,便从药店购买了几种药物,连绷带都是从药店事先买得。

    他又撕开一包消炎粉洒在伤口上重新帮他包扎好。捎待片刻,等止痛片中的成分开始起效,两人这才悄悄离开河边,一路向南。不敢走大路,只能偏僻小路。幸好这里并非市区,虽然附近有些居民点,但是因为刚刚出了大事,街面上的各家都窗户紧闭基本没人。

    一路走走停停,费不少周折,两人已经逃出了东门市范围,司马求道和卓一凡都有望星辨方向走夜路的本事,一路走野地穿林子。对亏了髡贼的药物,卓一凡还能勉强前行。司马求道估摸着时间,天亮前到南宝应该不成问题。

    此刻,夜幕下南宝区的某一栋归化民宿舍里灯光幽暗,隐约中还能听到家具的吱嘎声与女人的呻吟声

    “啊啊,黄大哥,再用点力,对,我就喜欢这力度。”俯卧在床上的女人只着贴身小衣,双眉微蹙,不时的发出**的嗯啊之声。一个中年汉子正凝神按摩,累得满头大汗。

    “秀儿,你还挺受力的,我这推拿一般男的也不一定挺得住。”给女人按摩的正是黄家药铺的掌柜黄真。

    “好了。”完事后黄真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喝了一大口茶,又点上一根事后烟。尤秀已经打来洗脸水,给他擦汗。

    “给黄大哥这么一按,真是浑身通泰,四万八千个毛孔都舒服……”

    她小鸟般依慰在他的胸上。

    “你叫得如此大声,让孩子听见了如何是好?”

    尤秀有三个子女,大的在芳草地寄宿,最小的一个还留在身边,就在一墙之隔的卧室里睡觉。

    “他贪睡的很,那会我背着他逃难,海上遇到风浪的时候他都睡得着。”尤秀小声道,“原以为太小了怕是活不了的,真是菩萨保佑,让咱们娘几个能逃到这么个好地方来。”

    黄真看了一下这眼前的女人,看她的模样,怎么想象得出她仓皇逃难的模样?说是四十出头的妇人,身子保养的却比穷苦人家的三十岁的女子都好。床第间的种种妙处就更不足为外人道了。

    想起当初与她苟且也有不得已之处,但是人非草木,熟能无情。往日里她也待自己也是十分体贴,以至于周仲君等人都笑话他“傻人有傻福”。

    黄真已近五旬,浪迹江湖多年那份侠客的雄心早磨掉了。这次来临高潜伏开了医馆,生意不错,又有了尤秀这么个可人的伴儿,时间一长内心竟然渴望着能这么就安定下来。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是一直动手就这么潜伏在临高该有多好啊……可是这好日子也就到今天为止了!想到这里黄真心中很难过,他为失去这种日子难过,更加为尤秀今后担心,自己的这事儿,肯定要牵连到她的。听闻髡贼处理叛徒一贯残酷无情,哎,真是害了她,不但害了她,还害了她一家……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惆怅万分。原本他不该来这里的,但是一想到起事之后不知能否功成身退,就算能逃出生天,将来也是难有再见之时,便不自觉来到了她的住处。

    尤秀面色微酡,身子在他胸前挤挤挨挨的,显然是春心已动,黄真原本并无这等心绪,但是想到自此之后便是永别,又不忍拒绝,一只手已经攀上了胸峰,轻轻按揉。

    尤秀又是“嗯嗯”数声,小声道“黄大哥,我……我……”

    “嗯?”黄真见她欲言又止,面带羞涩,问道,“什么事?”

    “我……我……好像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