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一十一节 深喉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一十一节 深喉

    他强作镇定,说道“小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不像是字句……”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女警忽然问话了

    “你认识李永薰么?”

    林铭一震,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大约是为了这事被抓进来的,但是被人兜头一问,依然手足冰冷,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嚅嚅道“小人不认识……”

    女警察居然笑了“别装糊涂了。你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找她吗?林-百-户。”

    林铭无话可说,为了做最后的挣扎,他强笑道

    “首长,我是个穷水手出身,不是什么百户……”

    “你就别装了,润世堂的刘掌柜,他可是认识你的。他的三节两敬,您可是没少拿啊……”

    林铭暗暗叫苦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临高的润世堂在佛山开得药铺,管事的和自己家走动的很勤。

    眼见再也无法抵赖,他垂下了脑袋“你们既然已经知道,还多问什么?”

    见他已经承认自己是林铭,女警察继续问道“你到临高来做什么?”

    “找李永薰。她是我的姨妹,在濠镜澳失踪了,我不能不给她家里一个交待。”

    “你怎么知道她在临高,有人给你传递消息了?”

    “没有,我猜出来得。”

    看样子女警察并不太相信他的话,反复盘问他本地有没有内线,有没有其他目的。林铭矢口否认,表示自己此来临高完全是私人行为,而且也没有内线接应。

    “他全招了。”几小时候之后杨草向午木汇报道,“和李永薰说得一样。”

    午木翻了翻杨草拿来的材料,有点失望――没油水。

    “你肯定他们说得都是实话?”

    “他们的供词完全对得起来。”杨草说,“所以李永薰应该没撒谎――她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之下,至于林铭,我们正在核对他的供词。按照他的供词和社会关系情况,我们已经开列了协助调查名单,正在逐一将相关人员拘捕到案。”

    午木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烦躁的在办公室里踱起步来。这可不妙,他想,就这次骚动的规模和钱朵朵被袭击的事件性质来说,自己如果不抓出临高的“深喉”来,是无论如何也交代不过去的。

    他已经知道,以单良为首的几个元老正在蠢蠢欲动,准备在开大会的时候发起弹劾。最直接的受害者文艺口的元老怒气冲冲;钱朵朵的老爹是议长,还是飞云社的头头,在元老院里的实力很强;他要和单良勾结起来的话……宣传口那边,虽然刊发了“正面报道”,但那是给归化民和土著看得,给元老看的刊物上他们会怎么写还犹未可知……

    “是不是要进入下一个阶段的讯问?”

    杨草看到上司的态度是不满意的,提出了建议。按照规定,这样大案要案中的嫌疑人拷问需要按阶段进行,每次“升级”都要经过上级批准。

    “我批准你进入第二阶段讯问。重点查清楚他们在临高的全部细节。”

    “是,首长。”

    “忻那春!开门出来!我们是警察!”几个黑衣警察聚集茶社的一间房门的门口,带队的警士高声喊道。

    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房门被人从里面插上了。

    半小时前,他们受命去忻那春所在的应召站拘捕她,但是应召站的女人们说已经昨天一整天都没露面。

    因为她并不在寄居的旅社里,警察们立刻赶去了她经常去接客开房的茶社,知道她果然在这里开了房,但是一直没退房。

    带队的警士点了下头,一个早就准备完毕的警察立刻挥起破门槌猛得撞向门锁的位置。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撞开了,聚集在门外的警察蜂拥而入,顷刻便将这小小的房间塞满了。

    “操!”带队的警士骂了一句。他们要抓得忻那春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灰蒙蒙的凝视着天花板,她那丰腴诱人的身子已经变得冰冷僵硬。

    忻那春已经死了的消息立刻传回到专案组,让原本很有期待的刘富卿很是失望。虽然尸检报告还没出来,显然她是被人灭口了。至于灭口者,很可能就是许多人口供中的“七爷”。 忻那春大约是他的联络员,所以这个狡猾的鼹鼠才会在行动发起前把她杀死。

    原本刘富卿怀疑“七爷”就是李永薰线上牵扯出来的锦衣卫百户林铭,然而核对之后发现他完全没有作案时间。尽管这并不能完全洗白林铭,也使得他是“七爷”的可能性变得很低。

    他和杨草原本都以为林铭是一条“大鱼”,而李永薰很可能是大明潜伏在临高内部的“深喉”,但是随着审讯的深入和周边人员提供的口供,林铭和他的小姨子嫌疑变得越来越小。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要认真得说除了小姨子没有及时上报姐夫这个“敌对势力爪牙”潜入临高有罪之外,还真没什么罪名。至于林铭,要不在意他的身份的话,他可以算是无辜的……当然,有伪造身份的罪行。

    这使得专案组把希望都放到了男侠女侠们身上。被捕武林中人只要没有受重伤的,现在都在审讯室里受着煎熬。他们的口供正源源不断的向专案组涌来,但是,至今没发现什么有用得东西。

    经过十二小时的第一轮审讯,刘富卿大概已经将参与这次行动的武林人士分出了三六九等,不管他们现在是活着还是死掉的。

    很遗憾,现在正在审讯室里被严刑拷打生不如死的,大多是中下层人物。俘虏中的主要人物,卓一凡和司马求道身负重伤,正在医院的监护病房里治疗。别说严刑拷打,大概连问话都费力。

    至于在南宝抓获的黄家药铺的一干人,他们倒是很配合,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但是,同样没有说出七爷到底是什么人,黄真供述说,他们和七爷的联络全是通过司马求道进行的。

    但是这个司马求道现在已经奄奄一息。想要他的口供,怕还得等几天再说。

    刘富卿在专案组堆满材料的大桌子前徘徊着,不时的看着黑板上的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图。苦苦的思索着哪里还有突破点。

    杨草坐在桌子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房间里已经烟雾腾腾了。屋子里的人除了刘富卿之外全给熏跑了。她想了很久,问道

    “如果林铭不是七爷,那么谁会是呢?他肯定是个归化民。”

    “这可是大海捞针了。这临高的归化民,足足有好几十万啊。”刘富卿苦笑道。

    “不,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归化民。”杨草说,“黄真说过,这个七爷提供过一本《平髡手记》给他们,上面有很多我们的管理细节。这种事,不是农场的农民或者工厂里的工人能知道的。他要不有点地位,要不就是在要害部门当差。”

    “你说得是,但是即使这样,这个范围也不小。”刘富卿提醒道,“我也想过这事,可惜我们看不到这本书,不然可以根据里面提供的内容来分析写这本书的人大概是哪个部门的。”

    “黄真正在回忆着默写,不过大约也是七零八落的,意思不大。”杨草皱眉道,“咱们还是把案情在捋一遍吧。”

    “好。”

    虽然昨天一整天临高全县境内发生了多次交火,但是真正由暴恐分子发动的只有三起体育馆外的街道路口、文澜河上的码头伏击、袭击民乐团。

    这三起中,第一起没什么可说的,根据供词,他们早就知道体育馆要举行文化祭,所以准备集中主力在这里起事,刺杀元老。而且据侦察材料和“协助调查人员”的口供,也可以大致了解到他们是如何获取具体的情报和对周边环境进行事先“踩盘子”的。对捕获的暴恐分子的审讯也大致证明了这点。

    “你不觉得奇怪吗?老刘。”杨草忽然说道,“袭击小钱首长的小仓号的几个暴恐分子是怎么知道小仓号上有首长的?”

    “必然是七爷提供的情报。”刘富卿慢条斯理的说,“可惜,伏击小仓号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跑了一个。”杨草说,“小钱首长说跑掉一个。”

    “可是跑掉的是谁呢?”

    “这个不要紧。”杨草目光炯炯,“即使我们知道跑掉的是谁,他也不见得知道这消息是谁提供的,无非又是‘七爷’。可是你想想,能知道小仓号行程,知道它要开到体育馆去的归化民能有多少?”

    “这个可不少啊,光博铺码头上就有很多人……”刘富卿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话没错!当天知道她们去体育馆的归化民的确不少。但是,即使他们知道了,又是怎么把消息传递给暴恐分子的呢?暴恐分子可没有电话电报!而根据钱朵朵的口供,暴恐分子在码头上显然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其中一个女子还特意穿上忻那春弄来的女学生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