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一十五节 放炮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一十五节 放炮

    执委会会议室里的气氛有点冷。执委会机构已经搬迁到了临高县城内的旧县衙所在地,借着搬迁的东风,多年来一直没敢安装的地能空调也安上了,执委会开会终于不用再在屋子里摆上大盆的冰块了。

    太阳伞专案已经落下了帷幕,主从犯全部伏法,文化祭虽然闹出了一点波折,推迟了几天,不过还是正常演出了。格子裙俱乐部的诸公也算是满意了。

    不过有很多元老不满意,有的是真得不满意,比如正在这里开会的钱水协;有得是假装不满意,都在元老院里摩拳擦掌。准备再掀波澜。

    执委们面前摊开的是“太阳伞专案”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有一本大字典那么厚。文件盒里不但有调查委员会的结论报告,还有大量的背景材料政治保卫局、国家警察和办公厅各自出具的此次事件的报告;证会的发言记录;当事人的口述;原始档案摘录;专业人士证词等等……

    小仓号遭遇袭击之后的当天,在钱水协的动议下,元老院常委会便通过决议,授权选择三位与事件无关联的元老组织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调查在办理太阳伞专案中有无存在渎职行为。

    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是真理办公室的魏好古――他是抽签当上这个主席位置的。专家则是萨琳娜和江山。萨琳娜虽然在强力机构供职,却是不掌权的客卿,和部门内的元老勾连甚少,可以保证客观性,本身又有足够的专业知识。至于江山,情报局和政治保卫局原本就是各司其职,不会有太多的回护,又可以提供充分的资料分析。

    现在这份报告已经出炉了。报告就就太阳伞专案本身做了总结

    政治保卫局的内部侦察网是各个部门里表现最好的,即使暴恐分子得到了资料做了相对充分的准备的情况下依旧被发现,林铭和司马求道虽然一开始没有被发现,但是对没有特别活动,只是收集公开情报的人员亦是很难监控的。

    但是在侦查方向上有着明显的失误,政治保卫局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林铭的身上,反而忽视了已经在例行检查中暴露出疑点的卓一凡一伙。

    在发觉敌人即将有所动作的时候,没有采取及时果断的抓捕行动。而在对可疑分子的监控和现场指挥上又有明显的漏洞。特别是在暴恐分子发动袭击的时候,现场抓捕环节出现了重大纰漏,造成强力部门出现重大人员伤亡。

    从逻辑和结果上来看雨伞案不急于抓捕的做法大致是正确的,但是在收网时机上选择失误。此外没有考虑到的一点是事实上没有足够的人员来为需要保护的元老足够的保护,从而使得部分元老陷入不必要的危险。

    警备营的保卫工作存在严重问题元老的行程无秘密可言,王七索作为无关人员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第二天与他无关的元老行程。护卫连人手不足,只能调用警备连的士兵担任元老护卫工作。而且元老的警卫配备力量也很薄弱,在政治保卫局和某些元老已经发出预警的情况下,三位小元老只派了一个警卫。

    国家警察人员严重缺编,警力不足,对警员的使用过度,训练不足。文化祭现场警力分散了,和政保局的沟通不畅。另外,个别警员的自由散漫,纪律性不强。

    报告总结说在强力机构中敌情观念不强,说明上级重业务轻思想政治工作。各部门间协调性差。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承担重大活动安保,竟然完全没有想过动员民兵和水兵,说明麻痹思想是从上到下,且缺少群众路线意识。

    指挥环节有明显的漏洞。牵扯部门过多,责权不清,多头指挥,效率低下。

    政保和警察交流效率低,政保过于神秘化,警察事务性工作太多,部门繁多,训练不足,信息处理能力低下。

    报告的建议是广泛建立群众性组织,不能完全依赖政治保卫局的告密员和半固定的警方线人,前者信息分享率太低,后者眼睛不够。

    充实警力,加强警察训练工作。如果有条件应该建立骑警。骑警具有最高的战术机动性和打击力。对厂矿企业中的民兵队伍制定运用办法,便于随时出动支援警力。建立专业水警队伍。

    在重大活动时设立总指挥部,涉及安全反恐事项统一指挥,指挥部直接隶属执委会主席,应有军方参加确保一定数量的正规军或民兵作为最后应急手段。

    建立元老的专业保卫队伍。例如特勤局之类的单位,使用警备营这样不专业的单位来负责元老护卫工作显然还是不合适的。

    ……

    很显然,这样一份报告对于事件的关系方来说都是不满意的。不过他们现在都保持着沉默。

    “报告所涉及的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作为政治保卫局的主管领导,我是要做检讨的。”马甲说道,“不过,我认为政治保卫局在这次行动中大方向还是正确的,也的确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马甲的发言算是开门见山的表明了立场。当然了,他是仲裁庭代表,政治保卫局局长是他的兼职,他做出这样的维护发言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部分同意马局长的看法。”钱水协开腔了。这句话略略让在座诸人有一种违和感,“政治保卫局的工作,在专业工作的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可以说是超越了我们搭建的这种不专业机构的预期。”

    他话锋一转“但是我不得不很遗憾的指出,政治保卫局在政治立场上是有问题的,而且这个问题还很不小……”

    马甲微微皱眉这钱议长往日里都是阿美利加政治家的范,今天怎么转了性了?

    “元老院的基本宗旨,是元老的利益高于一切。”钱水协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了,“很遗憾,我在整件案子中没看到政治保卫局贯彻这一基本宗旨。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多谈了,报告上写得都很清楚。”

    文德嗣点头“老钱!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我还没有孩子。这件事保卫工作是有相当大的失职的。”

    “这不是保卫工作失职的问题,是指导思想出了问题!”钱水协原本一直压住自己的怒火,钱朵朵这次“历险记”虽然让他颇为自豪,但是回想起来却是十分的后怕。特别是这些天艾贝贝一回家为了这事和他吵架,指责他“身为元老院议长,连女儿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还想要生儿子,门都没有!”

    “路线错了,干得越多越反动。”钱水协脑子里浮起了记忆深处的几句话,觉得现在拿出来正合适,“我认为,应该就此解散政治保卫局。政治保卫局的职能应该由警察去承担,而不是党卫队保安处和KGB式的存在!”

    会议室里又一次冷场了。执委会的几个人里,邬德、司凯德、何鸣等人倒吸一口凉气,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了文、马二人身上。

    马千瞩皱了皱眉,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凡事都要一分为二的看待。工作中的缺点那是难免的。大家都是一个元老院里的同志,基本的信任还是应该有得。不宜太上纲上线……”

    “这还叫上纲上线?”钱水协要暴走了,“拿元老做鱼饵――我不是因为朵朵,小仓号上可还有另外两位未成年元老!她们就不是元老了?政治保卫局到底保卫的是什么?!”

    “钱议长,凡事都要经过调查,说话要有根据。你指控政治保卫局拿元老做诱饵有证据么?这份报告里有一个字提到政治保卫局有用元老钓鱼的行为么?”马甲愤然道,“再说元老院什么时候授权政治保卫局保卫元老的人身安全了?”

    钱水协一时语塞,他原来觉得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证据。

    “不立即抓捕嫌疑犯,纵容他们在临高搞恐怖袭击,就是对元老的犯罪!”他拍案而起。

    “如果干活越多越反动,很多实际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马甲说道,“我不是说这次工作中没有问题,或者问题很小。但是忽视成功的经验,一味的揪住某些问题不放,亦非正确的方法。”

    “好了!”文德嗣这时候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争吵“我看我们也不用在这里争论孰是孰非了。”他敲打着面前的报告书,“报告已经在这里,大家肯定各自有各自的想法。这份报告到底有没有写到点子上,需要不需要重新调查,我们这些元老的公仆们说了不算,我提议还是交给元老院去表决……”

    钱水协紧追不放“关于机构调整的事情……”

    “这件事,我看可以和报告中的改进措施放在一起提交元老院讨论。”文德嗣说,“当然这是在报告能够通过的前提下,如果需要重新调查,就等新得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