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二十节 招募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二十节 招募

    “以你的身份,改名换姓的潜入临高,本身就是犯罪行为。”李炎说,“我元老院以法治天下,所谓违法必究,你的这种行为是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是,是,我完全接受元老院对我的一切惩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林铭躬着身子说道。

    “你坐下,不用这么紧张。”李炎观察着他空洞的眼神,想他要么是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要么就是国家警察的审讯技术太牛逼……

    “当然了,我们元老院的宗旨一贯是以治病救人为主的。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潜入临高的动机很单纯,在临高工作生活期间奉公守法,除了在墙壁上乱涂乱画违反《治安法》之外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情节轻微……”

    “是,元老院英明,洞察万里――”林铭点头哈腰的说道。

    “好了,话我就不多说了。”李炎弹了下烟灰,“虽然你的罪行轻微,但是你是大明锦衣卫成员,非法潜入本地按照元老院的法律,至少也得到采矿场上去劳动改造个三五年……”说着他看了看林铭,看到他眉间瞬间闪过一丝绝望,他话锋一转,“不过,考虑到你的家累很重,我们又正是用人之际,所以我建议元老院给你从轻处罚――”

    林铭呆了片刻,他到底是个聪明人,立刻就听明白对方有招揽他的意思。

    怎么办?入髡贼的伙吗?这可是造反啊!一旦事情败露,自己全家可都在佛山,还不得满门抄斩!

    不过,话说过来,髡贼这里的气象蒸蒸日上,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林铭估摸着髡贼已经公然在海南造反,以他们的实力,迟早是要问鼎中原的,这会要是上了“贼船”――不,是“从龙”,以自己的本事,将来闹个封妻荫子都不成问题……

    然而这毕竟是造反啊!林铭的刚刚有些活络的心思又变凉了。

    真是降亦死,不降亦死……林铭知道自己只要是拒绝“建议”,第二天就会给拉到传说中的采矿场上去,什么“劳动改造个三年五年”,他早听人说过去了的就没有再回来的……

    “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李炎看他面色变幻不定,知道他内心挣扎,便笑了笑,“反正还有几天时间。”

    “谢谢首长!”

    “听说你有五个老婆?”李炎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林铭一怔,不知道他提这个做什么,这倒也无需隐瞒,他点头道“谢谢首长关心,家里确有拙荆和四个小星。”

    “负担不小吧。”李炎不经意的说道,“像你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女人一般不做活,全靠你一个人养活,你也不容易啊。”

    林铭眼皮一跳没错!要是自己出了什么意外,那怕髡贼不要他的命,真得只是把自己关押个三年五载的,佛山那一家人可不就得家破人亡了?他的妻妾们都是过惯了好日子的,等到积蓄一尽,她们拿什么过活?再说家中没了他这个当家人,五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那就是一块肥肉……

    自己在佛山虽说朋友不少,但那都是酒肉朋友,根本靠不住,到时候不乘虚而入就算是好得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心如刀绞,方寸大乱。李炎目的达到,立刻收兵“你先好好考虑考虑。”说罢起身离开。

    “怎么样?他投降了吧。”江山问道。

    “连一天都没考虑,他下午就找人说要见我,我去了他就立刻跪下来大呼大宋皇上万万岁,文主席千千岁……”李炎笑着说道,“这报告真有用。”

    “识时务者为俊杰。”江山点了点头。审讯报告里提到过这位林百户是个“多情种子”,家里不但有众多妻妾,关键是他对这些女人都很有感情,不是皮肤滥淫之辈。从这方面入手果然有效。

    “不过他提出了要求,说要把妻妾都搬到临高来――这样他才能安心给咱们工作。”

    “这个当然。”江山说,“不过现在不急。”

    李炎知道他的“不急”什么意思,因为最近一年来对外情报局一直在加紧对广东,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渗透工作。元老院下一步想干什么对他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让他返回佛山,他离开佛山的时间太长,恐怕对日后的工作不利。”

    “佛山锦衣卫百户是个闲职,他又是请过假的,早回晚回一二个月问题不大。当务之急是叫他写一封书信去安家里的心,我们通过润世堂的渠道监控他家就是了。”江山说,“他既然是投靠我们,必须的培训流程还是要做得。”

    “谢谢首长的栽培!”林铭此时精神已经恢复,和上午判若两人,听到“培训”的通知虽然一时不知所措,但是随后李炎解释过之后他立刻学着“假髡”的样子来了个“立正”。

    “至于你的要求,领导已经同意了。当然,得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李炎说,“当然,搬家过来之后的生计和住处你都不用担心。”

    “谢谢首长。”林铭虽然心中无底,但是还是做出一副无比信任的面孔,他迟疑了一下,“首长,我有件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同志了,只要和规章无关的事情,随意问。”

    “我……我……就想问下会怎么处置李永薰……”

    “呵呵,”李炎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怎么,还没忘记她?”

    林铭脸一红“首长说笑了。李永薰是我拙荆的姨妹,不能不对她家里有个交代,我当初来临高也是为了这个……”

    “这个你可以放心,李永薰虽然私下和你联系,又没有及时汇报,犯了纪律,正在接受组织处理,少不得要受处分――不过她不会被法律追究。只不过她还不能回广东去。”

    “谢谢首长,她平安无事就好。”林铭几乎要落下泪来。一时间对小姨子是又爱又恨。

    李炎看着他的神情,心想他还真是个多情的男人本时空像他这样社会地位的人中可是很少有,不觉略略有了些好感。

    文德嗣在办公室里望着马千瞩,眼前这个男人的头已经从“有谢顶的迹象”变成了“谢顶”,这让还是满头黑发的文总有了些快慰感。

    不过,从马千瞩看他的眼神中,也有类似的情绪。文总知道自己的形象大约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老马呀,最近工作很忙吧。”

    马千瞩点了点头“我们的工作一直是很忙的。”

    文德嗣点点头“那我就不多耽搁你的时间了。你几年前提过要建立一个青年组织。类似过去的共青团。”

    “是得。不过当时执委会讨论下来认为我们的归化民青年素质达不到。时机不成熟。”

    “我看现在就差不多了。”文德嗣说,“你看,现在我们的青年工作主要是在芳草地。诚然,芳草地培养的是我们的干部,是我们未来的接班人,青年工作的重点放在这里无可厚非。不过我们现在的产业工人的队伍也很庞大,我看了看人力资源处最新的报告,青年人的比例很高啊。”

    “是这样的。不仅在工业口,即使在农业口的农场工人、商业系统和军队中,青年人的比例都是很高的。”马千瞩说。

    “不过看国家警察、政治保卫局和人力处的报告,这些青年产业工人的思想问题很大,”文德嗣皱着眉头说道,“普遍是没有理想的吃饭哲学,最多也就是吃肉哲学。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想得都是一人一家的事情,缺少胸怀天下的干劲,学习新知识也不积极。老一代的归化民,世界观已经形成了,我们花再大的力气,怕也是很难改造他们了。但是青年人还是大有可为的。”

    “这个问题我早就提过我们对归化民的思想改造不够,没有突出政治,完全是旧社会市恩的那一套。这种做法长久不了,而且效果也不好。”

    “你说得很对。和几千个相比学生相比,这几十万青年产业工人才是我们事业的基石,他们的思想如何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觉得是时候有一个把青年人组织起来,发挥学习和战斗作用的政治组织了。毕竟年轻人更有干劲,更善于学习,我们要好好的把他们的这种干劲利用起来。”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马千瞩说,“我们现在开展这个工作也不晚。”

    “我和执委会的其他同志已经谈过了,大家都没有意见,下一次执委会上应该就会通过。我想可能你搞这方面的工作比较熟悉,想请你看看谁来负责青年团的筹建工作比较合适,给执委会推荐一下――当然年龄不能太大了,咱们就划个线三十五岁以下吧,形象要健康阳光些的――青年团,青年团,不能弄个中年人当领导。”文德嗣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至于名字么,就叫元老院青年团好了,突出下元老院。当然这一切还得讨论之后再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