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二十三节 凤清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二十三节 凤清

    文章不长,大概六七千字。大致就是暴恐分子袭击小仓号被击退的事迹,虽然文章有许多溢美之词,不过这是宣传口的习惯写到元老的事迹必须加以吹捧,以凸显元老的“伟大”。

    除了这个之外,文章倒还是实事求是的,没什么编造的地方――起码和《每周参考》中的文章没什么不同的地方。

    卢炫沉思了片刻,又一次关照资料室,把最近出版的各种刊物都拿过来。

    元老院出版的刊物不多,他注意到所有的刊物――除了面对元老和归化民技术人员的科学刊物之外,都对小仓号事件进行了报道,而且篇幅还不小。有的刊物还刊登了背景资料,比如科普杂志《格物》就刊登了《航海小艇小仓号建造记》、《左轮手枪》和《手枪速射》三篇文章。

    主要面向元老和归化民中高层的休闲杂志《天水生活周刊?临高版》刊登了钱水廷的一篇文章《和朵朵在澳洲阿巴拉契亚山脉中狩猎》。

    面对归化民和土著的文艺杂志《知音》刊登的是《花季少女是如何成为疾恶如仇的反恐勇士》。

    ……

    卢炫重新回到BBS上,他用“小仓”、“钱朵朵”、“年轻元老”做关键词,对BBS自暴恐事件之后至今的所有帖子搜索了一遍。

    结果出人意料,这半个月来,包含这三个关键字的帖子居然有二十几篇之多。他逐一阅读,剔除了“年轻元老”关键字搜索出来的帖子中明显和小仓号事件和钱朵朵无关的三篇帖子。

    然后他开始了对这些帖子的具体分析。

    余下的帖子中,有对小仓号遇袭表示不满的,继而谈及政治保卫局的“失职”和元老院警卫体系的“漏洞”;有对小仓号事件中的细节表示质疑的――有人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论证钱朵朵是不可能使用0.357马格南弹取得这一战果的;为此钱水廷还专门回应说用得是0.38口径弹药;也有人是由此谈起了“中美教育差异”;当然还有人由此提出要求对未成年元老进行全面的“素质教育”,减少“书本教育”……

    围绕小仓号事件,同样有着各式各样的话题。但是卢炫注意到,所有的帖子中,不管帖子的主题是什么,对钱朵朵都是持肯定和赞赏态度的。在小仓号遇险的“女子海员队”成员中,她的名字被提及最多。相比之下,林子琪和张允幂提到次数不多,而且多为叙述事件时候被提及,大多是作为总体的一员被评论。至于钟博士的养女和林汉隆的女奴的名字,被提起次数就更少了,只有寥寥几篇帖子提到了她们的名字。

    “有意思,真有意思。”卢炫摸着下巴。从统计数据来看,这些帖子并没有具体的倾向,无论是发帖人还是回帖人,均没有明显的派系痕迹。但是,客观的说,钱朵朵的知名度在元老院内有大幅度的上升,而且形象非常正面。

    “简直就是集智慧、勇敢、冷静于一身么。”卢炫自言自语的看着拍纸簿上的统计数据。“算了,看看形势再说吧。”

    卢炫第二天去了马袅堡,完成了五天的培训工作回来之后又开始关注BBS上的讨论。几天没有上BBS,上面的情况又有所变化关于体制改革的讨论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参与者越来越多,长篇大论也愈来愈多,语气也开始变得激烈起来了,不过拜实名制之赐,还没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不过比起受到马甲议事规程限制的各种会议,BBS上的讨论更丰富多彩,对汉语言文化的精妙之处堪称发扬光大。

    他注意到,从最新的统计看,原本被人狂喷的政治保卫局、警察等各个强力部门被攻击的频率和程度都有大幅度下降,一度被广泛质疑的执委会体制好感度开始恢复。开始有帖子质疑设置新得委员会在现有条件下有何意义,也有人从技术上分析这种委员会监督的难以执行之处。

    “看起来双方开始势均力敌了。”卢炫看了自己的最新统计结果,虽然总体风向依然是偏向批斗执委会和强力机构,要求大规模改革的呼声却下降了,只有成立特勤局得到了几乎百分之百的支持。“元老福利”的关键字出现频率大幅度上升。“女俘如何处置”和“临高紫明楼”这些字眼开始出现。特别是“女俘处置”的议题,不但一下出了好几个帖子,而且讨论的回帖都是过千的。比讨论政体改革还要热乎。

    “MMD,还是最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群狒狒!”卢炫骂了一声。不过奇怪的是,虽然程咏昕最近一直在埋头打字,却没看到BBS上有她什么长篇大论,只有一些评论回帖,都和“体制改革”有关,除了质疑目前的体制问题之外,还有很多谈“舆论监督”――这倒没什么稀罕的,因为这是她一贯的调调,当初女仆案的时候她写好些类似的文章,还上了《启明星》,然并卵。卢炫当时的舆论分析就表明她的理念呼应者寥寥。

    既然收效不大,她又没什么长篇大论,那么她这些天憋着劲写得到底是什么呢?卢炫估摸着,她肯定是在准备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多半是准备发在“两刊一报”这样的重量级纸媒上。

    到底会是什么文章呢?卢炫感到十分好奇。不过,就眼前的热点看来无非是体制改革和青年团的两个方面了。然后依次是“女俘处置”、“元老权力和福利”、“小仓号事件”。

    青年团的讨论升温最快。作为元老军政提案,主贴的讨论过千,相关的主题帖也有了不少,卢炫做了个热点关注趋势表,总体看体制改革已然拉开青年团十几个百分点,但是已经到了它的最高点,出现了往下走得趋势,后者的趋势却是在上升。

    “魏爱文的这个提案,早不来晚不来,这时机还真有点蹊跷。”卢炫看着自己桌子上一堆统计数据,“这算是制造新热点吗?这可不大高明……”

    如果要制造新热点转移元老们的注意力,如何处置“女俘”应该更合适第一广大元老们关心,第二紧贴暴恐案本身。相比之下,青年团这事就有点生硬了。卢炫意识到,这里面还有文章。

    “首长,内部刊物!”机要员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卢炫在签收册上签了名,接过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今天是周六,信封里装得是两刊一报中的“两刊”《每周要闻》和《启明星》。

    “今天的《临高时报》呢?”他问道。比起BBS来,纸媒上的文章对元老院的风向更有现实意义。

    “首长,都放在一起了。”

    卢炫点点头,打开了报纸,头版新闻是《反暴恐积极分子表彰大会在临高召开》,文章内容无非是官八股,卢炫很快的掠过事件简述、意义阐述和荣誉奖章、称号授予之类的章节,目光牢牢的注视在表彰内容上。

    他很快拿出一直红蓝铅笔,开始在文章了圈起名字来。

    文章中被提到的被表彰的个人有二十多个,有单独的事迹说明的只有六个,除了三个强力部门的归化民干部和曾经举报过有危险可能性的东方元老之外,一个是在南宝逃出去举报卓一凡和司马求道藏身地点的当地小学生,另一个就是钱朵朵了。

    和她在一起的“女子海员队”成员都受到了表彰,但是她们的事迹都是“综合阐述”,没有单独的篇幅,而且也没有上台领奖的时候和颁发奖章的文德嗣的对话内容刊出。

    卢炫默默的撕开保密信封的封口,抽出刊物翻看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每周要闻》的《一周评述》栏目上。

    题目是《吸收元老的新鲜血液》。粗粗看来,这篇文章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谈“元老事业的接班人”问题,其中大段的都是未成年元老的教育问题,谈到目前学习院教育中的对未成员元老教育的填鸭问题,“没有到广阔天地中去接受教育,没有实际的社会和工作经验”,完全是“书呆子式的教育”。文章的最后,呼吁“让青年元老到更广阔的天地去锻炼、去学习。”

    这些论调已经不算新鲜了,类似的调调他在BBS上见过不少次了。不过这次上了《每周要闻》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卢炫看了看署名凤清。这是谁?这显然是一个笔名。按照元老院文宣口的一贯作风,越是要紧的文章,越是用笔名。这篇文章显然是在暗示着什么。

    “凤清……凤清……”他反复的念叨着,“……凤清――雏凤清于老凤声?!”

    一瞬间他完全明白了这是在给未成年元老出来任职吹风啊!卢炫马上联系到青年团热度上升和最近对钱朵朵的“突出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