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二十六节 家务事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二十六节 家务事

    张兰很亲热的拉着刘蕙的手说道“惠姐,你也忙了一天了,先坐下,喝杯茶。”

    虽说两个女人心里彼此之间并不对付,但是在卢老爷“治家”格律的高压之下,不得不做出和睦友爱的表现来。

    刘蕙哪里敢坐,只是一个劲的推辞,直到老爷没有反对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在一张小板凳上坐下,屁股照例只能搭一点边她因为坐得太结实“没规矩”挨过好几次打,每次都是几天都坐不下去。

    等刘蕙坐下,张兰又对卢炫说道“老爷,陈金花的老娘要来看她,她来禀告说她家路远,求老爷能准她老娘留宿一晚。”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她都一年多没见她娘了……”

    卢炫冷着脸“她老娘要来看她没什么,不过别再闹出什么求主子开恩之类的戏码了,不然我就永远不准她老娘上门。”

    张兰赶紧道“是,是,上次已经用家法教导过她,这妮子总不会这么不长见识……”

    陈金花是庄子上的丫鬟,去年已经过了二十,她娘过来庄子上探视,趁机求太太让自家出点钱把女儿赎回去。张兰原本心软,便答应下来,但她不敢擅做主张,亦不敢去求卢炫,便出了主意让陈金花的老娘等卢炫回庄的时候去求。

    卢炫却一口拒绝,道理也很充分陈金花当初卖身到张家庄的时候,签的是死契。为了这事,不但陈金花白白挨了一顿板子,连累张兰也吃了挂落,虽说她是正房太太,受家法在闺房之内,稍存些体面,但是这皮肉之苦却是一点不少,连着五六天都只能站着料理家务。这还不算卢炫还关照一年里不许陈家家人登门。

    这边女仆已经端来了洗脚水和拖鞋,刘蕙悄悄的示意女仆退下去,自己跪在地上给卢炫脱鞋洗脚。她在女仆培训班里学过伺候人的本身,洗脚兼捏脚,伺候的他浑身通泰。

    卢炫双目微闭享受着。他不许陈家赎人不是为了耍主子威风,而是为了收买人心。临高这地方女少男多,男人婚配很难,几乎都要付出大笔的彩礼才能如愿。陈金花的终身在自己手里,就可以用来笼络手下的土著。特别是刘子良,他眼巴巴的看上陈金花好久了。

    他“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去告诉她娘,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打得什么算盘。她大约以为我是元老,求赎身一定是肯得,身价也决计不会多要她;要是运气好,大约连身价都赏给她了。她把女儿领回去,又能在彩礼上卖一大笔钱。叫她别做这清秋大梦了!元老院是‘依法治国’,她签得是死契就是死契。她女儿嫁给谁,什么时候嫁都轮不到她多嘴。”

    张兰连连说了几个“是”,跪在地上洗脚的刘蕙却满心不是滋味。她因为受过女仆培训,去东门市采买物件或者去办公厅办事大多是她出面,接触到的元老虽然各不相同,没有一个首长像老爷这么“老爷”的。

    “还有,”张兰见老爷面色虽然不好看,答应得却还干脆,便继续小心翼翼的禀告,“税务总署送税单来了……”

    “税单?咱们家的地不是包给天地会了吗?”卢炫双目微闭,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再说夏粮还没下来,缴什么税?”

    “是奴仆税……”

    “哦。”卢炫睁开了眼睛,按照元老院的法律,蓄奴不但要缴纳一次性“注册费”,还要每年度收“使用税”。

    这些倒也罢了,问题是这税收还是“累进制”的,每户使用奴仆越多,奴仆人头税的税率越高。

    张家庄的“主人”只有他和张兰,刘蕙不算。按照“起征点”每一个“主人”可以蓄奴三人来说,他们只能蓄奴六人,而现在庄子上有男仆五人,女仆六人,僮仆六人。超过的奴仆数量按照累进税率缴纳人头税,税务负担很大。

    “这是每年的惯例,缴纳就是了,还用我教你么?”

    “是,老爷。”张兰愈发小心翼翼,“只是还有助学金这一块,芳草地发来最新一期的学费通知书了,还有他们的生活费,也要缴了……”

    眼下卢炫资助了八个学生在芳草地上学。元老资助的学生不能享受学费减免政策,他不但要支付学费,还要支付他们在校期间的生活费。卢炫的负担是相当可观的。

    卢炫粗重的叹了口气“你是干什么吃得!这都是常年的惯例,还要问我!”

    张兰迟疑道“老爷,这两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官中的钱不太够了……”

    “什么?!”卢炫瞪起了眼睛,“现在才八月,官中账上已经没钱了?”

    “是,老爷。去了这两笔开销,账上也就剩几百块了。除了您的俸禄,庄子上就没收入了。天地会和包工队的承包费都要到明年年初才有……”张兰十二万分的小心的说道,“咱们庄子上人多开销大,老爷您还有资助学生的开销;投在老爷门下的那些人也常常来告帮,昨个李进宝还来求告,说他已经说了一门亲事,只是女家要八百八十八块钱的彩礼……”

    卢炫不耐烦道“这都是有成例的,门下结婚的,一概赏二百块钱。还问我做什么?”

    “老爷说得是,我也是这么回他的赏了二百块钱,瞧他的样子似乎还不大喜欢。嘀嘀咕咕说‘彩礼都给不起,要贺礼做什么’。”

    他心里有些烦躁,这几年他通过资助学生,建立“庇护制”,已经掌握了大约十五六人的归化民干部职工的名单,分布在临高的各个系统内。通过“恩主”和“庇护人”的关系,他建立起一个人事网络体系。这是他的本钱,也是将来加入权力斗争的基本班底。

    但是他渐渐感受到了这种关系的压力。虽然庇护人托庇于他的门下,和他建立了更为密切的人身依附关系。但是相对的他的义务也大幅度增加了。虽然他们都已经有了工作,还是理所当然的不断向他求索各种现实的利益结婚、买房子、生孩子……但凡生活中的大事难事,都少不了来“告帮”,求他“赏赐”,逢年过节登门拜年,他也得“轻来重往”的“赏赐”,以强化他们之间的“主从关系”。

    这么一来,他原本很宽裕的财政就变得捉襟见肘了,要不是包工队的生意红火,承包费每年都有相当的增长,光靠自己的那点工资和补贴――大图书馆的补贴又是最低的――他就很难维持住这么大一个场面了。

    “……咱们家人口多,老爷你给大伙的衣食又厚,官中这点钱我怕是支撑不到下个月,我自己还有些体己钱可以拿出来补贴,可是也支撑不到年底,再说又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突然冒出来的花费。”

    “这群门下的也真是脸皮厚,一个个都是有工作的人,还见天老着脸皮往庄子上跑。”刘蕙擦干了老爷的脚,给他换上草拖鞋,不平的说道,“家里有点事就来磕头请老爷太太赏,叫花子似得,也不知道图他们点啥……”

    张兰一听心想要坏,正准备打圆场,就听“哐”的一声,卢炫已然把地上的脚盆一脚踹倒,脏水泼得刘蕙满头满身。他把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语气阴狠的说道“放肆!你还真把自己当主妇,什么时候我的事轮到你说长道短了?!”

    “你在百仞城和哪些生活秘书成天混在一起,别的没学到,倒学会做主妇来了,你认识字,秘书两字是什么意思你不懂是吧?那女仆呢?办公厅培训你们的时候没教你们仆字怎么写嘛?你连个妾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个通房丫头,一个没名没份的下人也敢说我的是非!”卢炫的话字字如针,越来越难听。

    刘蕙不明白卢炫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又是委屈又是害怕,眼泪刷刷的下来了,可嘴里却还在语无伦次的喃喃着“我……我……首长……老爷……”

    “你居然还敢顶嘴?到底是办公厅培训过的人,这气质就是不同啊……”

    刘蕙赶紧跪伏在地,带着哭腔道“奴才罪该万死!求老爷开恩!”

    张兰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说“老爷,蕙姐她是为这个家着想,没存别的心思……”

    卢炫一脸冷笑“姐妹情深啊,倒是我错了。”

    张兰低着头不知怎么回话,刘蕙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奴才该死”。

    只听卢炫又说道“你不是托人买回了本《女诫》嘛,藏着干嘛,拿出来你们两个人好好交流一下,看看什么叫妇德……”他缓缓站起身来,“把她带出去,先打二十板子,”说着又冷笑着看了看张兰,“你去替我瞧着,一会我可是要来验得,你只管放水就是!”

    “贱妾不敢。”张兰浑身发抖。

    “完事之后叫她在书房廊下跪着听候发落!”说罢拿起脚头也不回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