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三十节 送礼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三十节 送礼

    此时已近上午八点,卢炫在仲裁庭办公楼里的候见室内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他并不是在等待侯见,作为元老,他随时可以要求另外一个元老在办公时间见他,而非像归化民干部一样的等着侯见。他之所以来得早早的,又猫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待一个人少的时间点。

    卢炫选择的位置很好,从他坐的位置却能很清楚的看到办公楼二楼的情况,二楼最靠东的那间正是现任执委会委员、仲裁庭总管、政保局局长马甲的办公室。透过一排临街的宽大玻璃窗,卢炫知道八点整马甲准时来到了办公室,马甲落座后不久,仲裁庭办公室主任安熙和几个归化民干部就进了马甲办公室,似乎在商量事情。大约是每天的例行晨会。直到前一分钟安熙才刚刚离开。卢炫等到安熙坐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就快步走出了候见室直奔办公楼而去。

    凭着元老的身份,卢炫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马甲办公室门前。仲裁庭办公室主任的安熙的办公室紧挨在马甲办公室的旁边,从安熙办公室门前经过时,他的门是敞开的,但埋头工作的安熙没有看到快步经过的卢炫。

    尽管这个人很陌生,但马甲的秘书从卢炫的外形和气度上就能判断,面前出现的这个陌生男人是个元老,在看过卢炫递上的证件后,秘书准备向卢炫敬礼问好,但被卢炫迅速用一个嘘声的手势制止了,卢炫轻声说道“请你报告一声,我要见马委员。”

    任何元老的求见归化民秘书都不得阻拦――这是所有执委会委员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秘书的确没有阻拦他,但是也没有把他带进马甲的办公室。

    “请稍等。”她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出去了,片刻之后安熙走了进来。

    “你是……”走进来的安熙有点认不出他了,他们虽然当初在“基本劳力队”里一起待过一段日子,但是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了。

    这位元老器宇轩昂,昂首挺胸的站在马甲办公室门外,手里还拿着一个卷宗。

    然而他的办公室主任可不是白当的,不到一分钟他就在脑海中找到了资料。

    “老卢?你怎么来这里了?”在马甲今天的行程表上显然没有和卢炫见面的安排。突然出现的卢炫,安熙是认识的。安熙知道卢炫是个体制内出身的公务员,同样也是法学专业,而且和他自己那种远程教育类的文凭类似属于法学会不怎么认可的玩意。

    登陆之初,法学背景的人普遍被当成了基本劳动力。在那个实际上是临时工集中营的机构里安熙和卢炫在一起呆了差不多一年,干了不计其数的各式各样的杂活。在安熙的记忆中,卢炫当时的表现和自己差不多,做事从不挑肥拣瘦,什么苦都能吃。除了埋头干活很少和其他元老吹牛打屁。

    法学口的人因为当时无事可走,经常挤在一起就未来的法律问题纸上谈兵,不过这位卢元老从来没有参与过此类讨论,简直连听得兴趣都没有。

    时间久了安熙甚至怀疑卢炫除了会写“法学”两个字之外,肚子里就没有能和法学搭边东西,便不再关注他。后来在募集法学会成员的时候,与法学口诸元老毫无交集的卢元老自然的被遗忘了,实际上就算有人提起他,马甲等人还真未必同意批准他加入在他们看来,他那个证书连文凭都算不上,还谈什么法学。

    此时卢炫这么突然的出现在这里,让安熙觉得很奇怪。

    面对这个不怎么念旧的老朋友,卢炫却现得一脸的轻松,他主动上前握住安熙的手,微笑道“安主任,好久不见,您的气色可是越来越好了。”

    “哪里哪里,都是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嘛。你这位可是我们这里的稀客。听说你后来去了大图书馆,一直也没怎么见你露面啊……”办公室主任的职业技能很快起了作用。

    “我在大图书馆做点政策研究、资料汇编的事情,今天是有事找马委员的。”卢炫见绕不过这位主任,干脆实话实说,“怎么样?马委员有时间吗?”

    “你说哪里的话,咱们可都是元老,除非他今天去开会或者出差了,哪有没时间的道理。”安熙很是热情,“来,来,来,我带你进去。”说完拉着卢炫的手进了马甲的办公室。

    马甲对眼前出现的这个高个子元老有些迷惑,按照日程安排他在这里等着见面应该是姬信。

    “马执委,这位是卢炫元老,咱们原来都在基本劳力队里待过……呃……要说起来,他也算咱们法学系统的一份子呢……”

    “法学系统?”听安熙这么一说,马甲把法学会的人过了遍,对卢炫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听安熙磕磕巴巴的介绍,大致知道了卢炫的情况。

    大图书馆的人来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

    虽然有些迷惑,他还是主动开口“你好,请坐。”他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主动和卢炫握了握手,礼貌而不失气度,多年的执委历练已经让人看不到他原来小职员的模样了。

    等卢炫坐到自己面前,马甲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自己几乎毫无印象的大图书馆办公室主任――眼前的这个人大致和自己年龄相仿,三十出头的样子,略呈古铜色的肤色,似乎和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很不搭调,他头发很短,眉目有神,身上穿一件本时空出品的棉布衬衣,别无装饰,干净整洁,和马甲身上穿的没什么两样,但匀称的身材,得体的坐姿和克制的微笑,让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干练。

    “马执委,您好,我是大图书馆办公室的卢炫。”通过再次介绍,卢炫在这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执委面前重新定位。

    马甲点了点头“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都是一个元老院里的同志,您说吧。”

    “前一阵子,根据恐怖袭击案发生后反应出的一些问题,我们大图书馆做了一个理清部门职责,促进权责统一的课题研究,我是大图书馆目前唯一具有法学背景的元老,所以这个课题是由我承担的。尽管我学的是法学专业,可我的第一学历是中专,后来的大专和本科文凭都是通过在职教育获得的,在法学方专业方面充其量是个职业培训的水平,承担这个任务已经很吃力了,而且按照我们大图书馆的设想这个课题是要做成一期《政策研究》递交执委会的。为确保课题的严谨性和可行性,在请示于馆长同意后,我今天带着这个调研报告的初稿冒昧打扰马执委,目的是请马执委出面协调,请几位法学会的专家对报告进行审议。这份报告不但牵涉很多法学专业问题,而且按照我们的设想这份报告的最后落实也必须仰仗法学会的各位专家。”说完,卢炫双手把带来的卷宗呈送到了马甲面前。

    安熙在一旁听卢炫侃侃而谈,听到大图书馆要做法学方向的提案时,就显得有点吃惊了,因为涉及法学方向的提案一直以来都是法学会的垄断产品。令他更觉得惊讶是卢炫的表现,他不卑不亢的态度,简单明了毫不拖泥带水的汇报内容,怎么看都有一种专业范。安熙穿越前好歹在体制内也混过几年,他在大机关下来的那种首长秘书身上看到过这种气质,可这与他记忆里的卢炫已经完全对不上号了。

    马甲微微点头,没有流露出卢炫预料中的惊讶表情。他打开卷宗,看到的是一篇手写的报告。上面的字迹缩放有效、一笔而下,通篇没有一处改动,更没有一个字他认不清。且不论本时空,就是在穿越前马甲也极少看到这么工整的手写文章。

    看得出这是精心撰写,再誊抄成得。

    “你这份心思真不错啊。”马甲说道,“花了不少功夫吧。”

    “第一次跟马执委当面汇报,不敢不用心。”面对马甲的赞叹,卢炫表现的仍然是一种克制的礼貌,甚至有些过于肉麻的恭维。

    “呵呵呵,”马甲笑了起来,“太客气了,咱们都是同志,就别那么讲究了。”

    十多分钟后,马甲把这份十多页的报告已经大约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倒没什么让他惊讶的地方。

    这是一份很标准的调研报告。报告分为各部门职能职责划分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出现问题的原因以整改建议几个部分。报告列举的事例涵盖了元老院目前设立的除军事机关以外的所有行政部门,客观全面。指出的问题也以事实为基础,真实公允。在原因部分又花了很大的篇幅来论述这类问题在所有新生政权中普遍存在,是所有政权走向成熟的必然。

    就马甲看来,这份报告算不上多专业,更谈不上惊艳。不但资料欠缺甚多,运用的法学原理也有很多错谬。不过他的思路是完全正确的,元老院的行政机构杂乱无章,职权不清,急需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