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三百三十五节 一边一半

《临高启明》 三百三十五节 一边一半

    就在这内里灯火通明,窗户上却严严实实的挂着遮光窗帘,外人不要说看到内部,就算是灯光也难以泄漏出一丝一毫的建筑内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几个男人正在交谈着。

    从他们的谈吐和衣着来看,这几个男人都是元老。房间是按照沙龙风格布置的舒适又隐秘。墙壁上的护壁板是从日本进口的来得桧木加工成的无垢板,地板是用相同来源的桐木无垢板。面向后院的窗户上悬挂着厚厚的双层窗帘。屋子中间,是几张符合人体工学的藤制沙发椅,配着厚厚的坐垫,宽大舒适。

    这几位元老人手一支雪茄,在袅袅青烟中讨论着什么。他们面前的长茶几上除了茶具和饮料杯之外,散落着好些相册和文件,许多5吋黑白人像相片胡乱的摊开在桌子上。

    一只充作烟灰缸的官窑大笔洗里装满了雪茄的烟头和熄灭的火柴。看起来,他们的讨论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我看就这样吧。”说话的人是方非,作为文宣部群众活动处处长,他是本次会议的主持人,自然有着一锤定音的效果。

    “就这样怎么行?”说话的人慢条斯理,显然不把他的话当回事,“我再说一遍,搞这种东西就是歪门邪道!”说话的人虽然神情淡定,但是言辞却很激烈,“文艺要走大众路线没错,但是你们不要偷换概念,把宅男路线定义成大众路线。”

    他挥舞着胳膊,长发随之飘动“文艺要为大众服务,是元老院制定的文艺路线。我再说一遍,宅文化不是大众文化――是小众的,不管在元老院里ACG群体占据多大的比例,我们文艺团体首先是要面对归化民和土著群众的。”

    “谁说偶像团体是宅文化的?!”坐在斜对面的人忍不住反驳道,“我再说一遍你对IDOL有偏见!自以为阳春白雪,这是脱离群众!孤芳自赏!你一天到晚吹嘘的歌剧和严肃音乐在本时空有屁得受众!还大众小众,我看是零众,出了百仞城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

    此人身高190,体重也不会少于190,这会喊起来堪称声若洪钟。他穿着一身国家警察的黑制服,是一名元老高级警官。

    “群众需要正确的指引,偶像团体这种日音毒瘤,根本就是日本社会全面颓废化的重要原因,堪称是慢性毒药。我们作为一个蓬勃向上的社会,不应该也不可以提倡这种文化……”

    “胡说八道,”坐在另一边穿着军队制服的东门吹雨忍不住站了起来,“偶像团体又不是今天――21世纪才有的,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大正时期,在七八十年代也一度兴旺发达,当时的日本可不是颓废紧缩的社会,很符合你的蓬勃向上的标准。你能说昭和年代的企业斗士是颓废人物?对21世纪出现的偶像兴盛现象,是平成通缩造成的社会现象之一,是‘果’不是‘因’!”

    方非这时候出来打圆场了“同志们不要激动,有关文艺路线,‘百花齐放’也是我们的方针之一嘛。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只是因为审美趣味的不同造成彼此路线的不同,没有大是大非的问题……”

    这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袁子光小心翼翼的发言了“说到文艺路线,我记得文总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文艺要为为元老院建设、改造社会的事业服务,面向群众,百花齐放,塑造新时代的审美观和文艺观’。这个后来是写入《新时期文艺路线指导方针》里的。”

    这番不痛不痒的谈话让剑拔弩张的空气稍微缓和了下,袁子光把目光投向方非“方处长,我的看法是这一指导思想的核心只有一个塑造新得审美观和文艺观。”

    方非点点头这话和刚才他背诵的文艺路线一样,都是正确的废话。大家都静观下文。

    “要贯彻这个核心指导思想,在面向群众这一点上,就不能单纯的迎合群众――要不然我们除了复制几出木偶传统戏之外,也不用开发什么新得文艺方式了。”

    “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谈得其实都是新得文艺形式,不管大家看来这种文艺形式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本质上都是本时空的新事物,目的都是为了塑造新审美观和文艺观,所以在根本目的上大家完全是一致的嘛,哈哈哈。”

    方非心想这扯了这么多高大全的言辞,最后还是绕回来什么都没说。不过他大致明白袁子光的倾向。这话等于是间接否认了瘦高青年的言论。

    长发瘦高青年开口“但是……”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开口的男子说话了“东方,我看就算了吧。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资源就这么一点,大家还要争来夺去得,咱们这文艺界别还没开张就先闹笑话。”

    “我绝不承认他们是什么文艺界……”长发瘦高男铿锵有力的说道。

    “我们也不稀罕!”壮汉警官接茬道,“文艺界很了不起吗?”

    “好啦,咱们就别扯这种淡了。”方非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他转向东门吹雨,“你是说有关团体的费用都是由你们几位元老自己承担?”

    “确切的说,是由我们格子裙俱乐部来承担。”东门吹雨说。

    “但是人力方面毕竟还是统筹的,毕竟你们想要的人都是受过新式教育的……”

    “是的。我想说得是这个团体的本质还是国有的,为元老院服务的,不是我们几个人的私产,更不是满足‘恶趣味’的产物。自然人事上还有一些物质方面还是要请执委会统筹解决的。当然,我们会尽量少占用元老院的资源――毕竟我们现在还不算太宽裕。”

    “好吧,你们的项目可以继续下去。不过,如果在一年之内没有具体的成效,有关许可就会被撤销――你们可以继续维持团体,但是不会再有任何来自元老院的物质支持和人力支持。你们是否同意?”

    壮汉警官毫不犹豫“没问题!”

    “那么设施使用和师资呢?”

    “作为文宣部注册的国有文艺团体,你们当然有同样的权力。”方非说道。

    “太感谢了……”

    “至于人力分配问题,元老的师资我就不说了,大家互相体谅吧。也得尊重下当事人――像柳水心这样的专业人士时间和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还是协商统筹一下。至于归化民那面,东方和冈本那里走得是文艺精兵路线的,有好得天赋的人也不会太多,我个人认为可以给东方他们有人事挑选的优先权――我虽然不懂偶像,但是大概也知道11区的偶像的门槛是很低的,相信你们俱乐部也能从平凡的女孩子中发掘出不动的ACE之类的人物吧……”

    袁子光急道“这个,话不能这么说……”其他几个人倒是没有表露出对这话的不满,反而都露出了微笑。东门吹雨心中暗暗鄙夷袁子光这家伙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懂嘛!控制服的伪饭无疑,以后要踢出去!至于东方和冈本虽然表情不太活络,不过他们也没有再提出反对意见。

    “好啦,既然大家都能接受这个方案,我们现在就人力做一个分配吧――这毕竟是我们今天的主要议题。”方非说,“另外我要提醒各位,人力处给得从事文艺团体的全脱产人员一共只给了32个名额,现在给你们各16人。”

    “16个人足够了。”东方元老点点头,“我们不是靠着堆人数搞人海战的团体。人太多了恐怕还教不过来。”

    “你们没意见就好――”方非说,这时候东门吹雨插话问道,“非专业的业余人员可以加入吗?”

    “可以,培养不脱产的业余文艺骨干也是群众性文艺活动的一个方向。我已经和人力处的杨元老谈过了,他会给我们的足够的便利的。”

    “这太好了。”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个迅速的交换了下眼色,“执委会实在是太英明了……”

    方非嘿嘿的干笑了几声“你们还是尽早拿出成绩来吧。”

    “我们一定好好干。”

    接下来就是按照双方协定选人了。东方元老首先选人,他胸有成竹,从桌子上的黑白照片里一张纸的迅速抽出照片。

    “这几个女孩子乐器方面有相当的天赋,乐感强,器乐弦乐和吹奏乐都有潜力”

    “这几个,肢体柔韧性好,动作协调,是天生的舞蹈演员”

    “还有这个,音域宽广,连柳水心都赞不绝口。”

    ……

    其实东方和冈本看中的人并不多,抽出七八个人之后动作明显变慢了,但是既然给了16人的名额,不拿满未免觉得吃亏,就凑了十六个。接下来格子裙俱乐部的甄选就复杂了,一堆照片拿在手里,几个人脑袋凑在一块看了又看,选了又选,不时还有小小的争论,用得词汇也是让人觉得十分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