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三十七节 新得任所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三十七节 新得任所

    “以前我说萝卜多坑少,现在分基地一开起来,反倒是坑多萝卜少了。”刘翔摇摇头,决定列个表整理一下思路。

    越南,从目前来看,主要定位是煤炭基地和稻米供应基地,不过大图书馆特别给南边战争的资料,去这块的话大约是要搞武装殖民?人口爆炸到现在这个地步,不管粮食还是燃料,穿越集团的需求就如同突然爆发的黑洞一样。以前那种温情脉脉的对越贸易已经不能满足元老院的胃袋――以及锅炉了。从最近的“两刊一报”上看,对越采取更直接的措施的呼声非常高,“夺回我大汉江山的九真、日南郡”的说法多次出现。

    而琉球,看过大图书馆的《历史研究》后,刘翔大致也明白,现在这个历史时期是琉球――钓鱼岛问题“自古以来”出毛病的时间段萨摩藩武力逼迫尚氏王朝向萨摩藩朝贡,并且实际上控制了琉球。从这个时候开始,日本就启动了琉球日本化、殖民化、本土化的进程。虽然随后琉球依然向明清称臣,但是实际上已经成为萨摩的附庸。

    抛开这个刚刚开始的历史热点问题不谈,琉球是现在整个东亚地区――元老院除外――东北亚航线的重要海上地标。从地形图看,来自福建的贸易船只沿着琉球群岛一路北上,沿途都有岛礁做航线指引补给,是东亚地区航海的重要中心枢纽。控制琉球对本身能够依靠海图沿着洋流航行的元老院来说意义不大,但是间接控制住了其他海商的中日贸易线路,垄断对日贸易指日可待。琉球几个火山岛上的硫磺又是元老院急需的工业原料。因此去琉球的目标似乎也很明确了。

    但是琉球比起越南和广州来堪称无足轻重,属于一步闲棋,拿下与否都不要紧。自己作为多年的地方行政官员,派去那里有点“大材小用”。

    “广州――”刘翔心中又开始犯嘀咕。最难猜的莫过于这个了。要说起广州,元老院里谁都知道那是郭大东主的地盘,是“广雷系”的基本盘。尤其是近期即将完成第一期工程的大世界项目更是加重了这一印象。

    “难道是要搞干部轮换?防止坐大?”这个疑问又一次涌上了刘翔的心头。从执委会的一贯政策看,政治派系也好,元老的个人政治投机也好,只要不过线一般都是允许自由活动的,但是绝不会允许任何派系和个人坐大。

    从地方派系的角度来说,最弱的是海南岛的“本岛系”,哪怕是王工亲自坐镇的三亚大区,其实也是完全依附于中央的,至于越南、杭州、济州岛、山东、台湾等地的外派班子,尽管他们有的实力已经相当可观,对中央的依赖性依然极大。

    唯独这广雷系,掌握着元老院的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贸易大门。即使杭州站打开了上海的贸易渠道之后,元老院对大明的贸易,依然有七成以上是通过这一门户进行的。不仅如此,而雷州,其制糖产业堪称是元老院的印钞机。重要性不言而喻。

    执委会要对广雷系进行一定的人事重组避免尾大不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这事情可不好办啊。虽然刘翔很期望去广州大展手脚,但是他的热情很快就熄了火。那边的情况是不同的,不是这边一纸调令就可以让县办主任换人。随便换个人接了郭东主的班,自己系统内好说,郭逸绝不会违抗组织命令,问题是他的调动会引起广州当地商圈的极大震动。

    那些与紫字号常来常往的人认不认你这个新东家呢?刘翔当了几年地方官,太了解土著的思路了,人治的思维那真是深入人心,虽然广州人人都知道郭逸代表的是“澳洲人”,但是郭东主的调离,不管是否会被认为是他个人的“失势”,“人亡政息”那是常态――别说现在是17世纪,就算是21世纪,街道办、县里换个领导,前任的账一概不认的也有得是。

    自己就算接了任,那些暂存在紫字号柜上的银子只怕要不了几天就都被人提光了――毕竟这个时代的商业信用是建立在个人而非法人身上的。万一出现这个情况,算不算出大事且不说,这也太尴尬了。

    当然,要是小郭那个班子能留任就好了。不过这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

    不说内部问题,只说广州府还有三个大麻烦广州的官僚、澳门的葡萄牙人、香港的元老。

    府城里是一省官僚所在,这边派人去搞地下政府、搞影子幕府,那府城里面衮衮朱紫们必然不像吴明晋哪般愿意配合当背景道具。郭逸花了几年搞得关系,他一走,自己能不能接得上?

    澳门,目前与大明政府的状态处于“合法租用土地”状态,如果搞地下政府,我们要不要承认殖民地状态?从民族情感上来说应该是不承认的。尽管澳门这块殖民地与“我大清”搞的五口通商、各种割地不同,从法理上将属于正常的土地租用,但元老院里很大一部分人仍然是不认可中华民族的核心领土上有其他国家的殖民地,不管是什么形式。所以赶走葡萄牙人,收回澳门的呼声在元老院里一直存在,而且还很不小。

    但是刘翔从实际利益的角度看澳门现在依然是元老院和葡萄牙人最重要的通商口岸。特别是元老院进口的印度货,大多还是通过葡萄牙人的渠道。赶走葡萄牙人除了满足一下民族自尊心之外并无什么实际收益。何况没了祖国的葡萄牙人现在对元老院是万分恭顺,远比桀骜不驯的荷兰人好对付。

    最麻烦的其实还是香港。如果控制了广州,与香港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刘翔知道现在的香港的那一班元老都是企图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不过本时空香港成为东方明珠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元老院既然可以直接统治广州,何必还要使用这个各方面资源都很匮乏的珠江口小岛呢。过去占据香港设立基地,只不过是为了监视广州,广州一旦落入元老院的控制,香港的价值也就随之消失了。

    目前香港的产业几乎就是背靠广州府的手工业者提供初级的劳动协作才实现了一定规模的造船业发展,除此之外,它的产业局限很大,为军队服务配套的色彩很浓轻工系统建设的几个农产品加工企业几乎全是就为联勤总部服务的,而且依然背靠珠三角的农产品供应。

    换句话说,目前的香港除了作为港口的功能外,其他都完全依赖于内地。而港口功能除了对海军来说有意义之外,贸易上完全没有意义既然能够直接统治使用广州的各个港口,又何必要去香港绕一下呢?

    自己上任之后,和香港的元老们怎么相处?要不要要求香港划为广州的一部分?

    想想就脑仁疼……

    打开《情势汇编》,刘翔决定先把注意力放在地方民情上。

    经过元老院多年介入,广州府的经济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这次大图书馆压根没参与《情势汇编》。这个重要的社会调查文献主要由广州站编写,情报局给予了充分的数据支持。正因为数据详实,反倒比大图书馆爬资料爬出来的几个历史文件汇编更适应刘翔的阅读习惯。

    刘翔又扫了一遍各项数据,自己在纸上写写画画,把各项数据按自己的理解做了一个粗粒度的聚类再分类,让数据更适合自己对政治经济方面的理解方法。

    “嗯,按 pop算的话,现在已经是这个形势了啊!”刘翔把数据按照P社四萌中钢铁利亚的分类模式,将人口分成了乡绅、官僚、农民、力工、劳工、技工、手工业者、军户等等大的类型,再把打印出来的广府行政区划图抽了一张出来,在不同的地区标上了不同的标签和数字。好好地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把这个图给填好――然后他又 抽出另外一张已经填好的做了对比。这一张是他这几个月研读这三个“随礼附送”的文件时利用空余时间写的程序生成的,处理的流程跟刚才手动的差不多,只是计算的事情全部交给了电脑。

    这一对比,果然,两张图还是很有几个地方不同的……

    “我这是闲的蛋疼!”刘翔果断抛弃了自己忙了两个小时的成果,依然用电脑生成的那个图做分析。至于回过头检查什么的,刘翔干脆的放弃了――笔记本电脑已经装箱了,现在去翻箱倒柜不方便。反正海口到临高也就60多公里的海路,这艘乌龟航速的定期拖轮跑到天黑也就到了。不过刚才毕竟数据过了一遍脑子,比单纯的看电脑处理后的图更能理解,很多想法都在扫一眼、瞟一下间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