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三十八节 地方产业潜力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三十八节 地方产业潜力

    “每次看都觉得很惊奇,搞了半天钢铁产业是广州府传统的龙头产业!”刘翔细细地重新整理之后不得不又感慨一番。

    其实这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刘翔很少关注这些和自己管辖范围无关的地区的历史资料。现在一看就觉得很惊讶了。

    从整理结果看,现在的广州府因为元老院经济圈的长年介入,在第二产业上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炼铁、木材加工、酿造三大行业集群。可这三大集群中炼铁居然还是传统龙头产业。

    他翻开大图书馆的《广州经济工商历史材料汇编》,原来本时空广东的铁本来就很有名,所谓南铁、广铁就是指的这边的小作坊生产的生铁。而佛山的冶炼铸造产业,历史上就非常有名。

    肇庆有高品位的铁矿石,采集后沿着西江散入了沿途各个小作坊里,由传统意义上的铁 匠熔炼成铁锭,最终又集中到广州府城。朝廷甚至还在广府设立了铁务、铁课,专门抓这个产业。

    因为这里的生铁全用木炭进行冶炼,所以不像北方使用煤炭冶炼的生铁那样参杂有大量的杂质,特别是不含硫,因而生铁质量很高。因而明廷铸造红夷大炮都是尽量安排在广东进行铸造。

    临高的巨大工业胃袋更是加大了这一传统优势产业的扩张――元老院的工业体系在没有建设自己的高炉前一直是采用进口广东的生铁进行再冶炼来供应钢铁的需要的。即使到了现在有了马袅钢铁公司的存在,企划院仍旧从广东进口一部分优质生铁直接用于生产。

    木材加工则是直接被香港造船厂给带动了起来。标准化的生产模式不仅仅给香港造船厂带来了便利,受到了工业化改造的各个作坊的生产能力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尤其是精度的提高和度量衡的统一使得大规模协作生产、转包生产之类的方式得以实现,除了利润最大也最能学“手艺”的船材生产外,这些旧式的作坊也开始尝试按照“澳洲人的手艺”协作生产一些其他产品。不过它们几乎完全依赖来自企划院的订货,技术水平和加工能力依然很低,要进一步提高必须进行相关的技术转让和增加加工设备。后者对于生产任务排满的工业部门来说很难做到。因而刘翔觉得潜力不大。

    影响最大的反而是由“大唐公主”、“国士无双”、“兰贵人”之类的蒸馏酒内销外销而带动的酿造业。由于大规模收购土酿,而且完全不考虑口感仅关注酒精含量,所以周边各地的土酿作坊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甚至家中有些余粮的农户家里――自从红薯大规模在广州府上市后这样的家庭似乎变多了不少――也会做上缸土酒放在被子里捂着,等着收土烧的人来了可以换上几个钱使使。

    酿酒的人多了,粮食似乎也更抢手了,这两年改种粮食特别是红薯的人家不少,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广州府周边农地传统上以蔬菜、养殖业和以靛蓝等植物性染料经济作物为主的农业结构。这可是跨越产业一个大类型的巨大影响!

    “这就是工业化的力量啊!即使仅仅只是一些产业的辐射热能,也能把小农经济社会这滩水煮开!”

    “越南和琉球也可以用这个思路!”刘翔心中继续推演着。

    “琉球嘛……”刘翔又顺手捞出一张东亚地区地图,用笔身比划着长度。

    “看直线距离,其实济州跟琉球到日本主要的贸易港口距离差不多。但问题是除了咱们敢走黑水洋,其他海商都不敢啊!必然还是沿着岛链往北走。那么琉球这几个岛就应该以货物集散中心为主要功能了。”

    刘翔在三山诸岛和奄美群岛之间纠结了很久,还是在那霸港的位置画了个红圈。

    “还是深受‘Dai Koukai’的影响啊,”刘翔又感叹了一次,“硫磺……唉,算了,细粒度粉碎不是这个小破群岛能干的事。老实装箱运走吧。”刘翔回忆了一下曾经在 BBS上热烈讨论过的硫磺综合利用的帖子,发现实在没有能力以火山口人工采集这种不靠谱的产量来支撑一个硫化工工业。

    “如果要搞这块的话,我只怕要再写一写单中心星型物流体系的优势了。不知道后勤那几位会不会为我的‘理论’背书。”刘翔看着中国东部那圆弧形的海岸线,心中的信心又提升了一点都长成这样了,不搞星型物流,多浪费运力!

    “越南啊,感觉我去这个地方的几率很大啊!煤和粮,这形势不跟我在琼山搞的一样么!只不过把甲子煤矿换成了鸿基煤矿而已。这满满的熟悉感!”刘翔对越南这块花的心思最少,因为从产业上分析,如果去越南的话,除了增加军事比重外,其他的不过是个琼山县扩大版――而且更加毫无顾忌!毕竟越南人不是刘翔认知中的“同文同种”,行事完全可以更激烈一点。

    “不过,一定要表明态度绝对不在越南搞总督制!”刘翔心中又暗自思量“很多元老都拿着两汉的地图说北圻、中圻这两块 地‘有史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九真、日南郡。如果搞总督制,那以后打古九州核心领土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建立总督府?这纯属没开好头给自己找麻烦的事。”刘翔叹了一口气。

    “三刘出京,停刺史部而置州牧,炎汉之离乱始也!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突然脑子的思考回路跳到了东汉末年,刘翔又乱发起感慨来。

    望着地图,回想着越南这块地的内附、臣服、反叛、独立的无限循环历史,自称“工科僧里文科最好,文科僧里理科最强,理科僧里工科最棒”的某人已经开始构思《讨南越诸逆檄文》了。

    “……尔南越百族,于秦置桂林、象郡之前,皆为蛮夷,不敬祖宗,不载文字,未有邦国之称。及至赵佗自立,方有文明……而今我大宋澳洲行在元老院特发精兵十万,舰船万艘,会猎于南越之地,只为恢复中华,拯救苍生!尔等当顺乎天而应乎人,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刘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舷窗,大声 对着海面喊出了最后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喊出来后,刘翔顿时觉得自己被百十个BUFF加身,各种光影效果以晃瞎所有氪金狗眼为目的往外喷吐。

    “ba……baaaa……”

    刘翔被“直死之萌音”击中,表情马上变得柔和起来了。

    “这位小姐!你莫非就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处于战斗不能状态的刘翔一把接过午睡醒来的小丫头,一边挠着痒痒一边逗弄着。

    郭灵儿看着笑得格格响的父女两一脸莫名其妙。

    “什么猴子?”刚问出口,郭灵儿就看到桌上的那几份文件,尤其那张看过很多次不熟悉也熟悉了的中南半岛的地图,瞬间就明白了——原来刚才相公在考虑国家大事呢。

    “相公,船快到了,要更衣么?”一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郭灵儿一边问道。

    “嗯,升我的旗帜吧。”刘翔点了点头。

    自从明老在立春号上升起了自己的将旗后,广大群众纷纷表示如此提升逼格的事情怎能不普及全体元老呢?再加上一直在不遗余力推建立纹章院的洪璜楠等元老的鼓动,执委会顺水人情随便做允许每个元老自行设计纹章、旗帜。文

    件一发下来,五百众立刻跟冷水进了热油锅一样,一瞬间各种跟艺术、设计相关的元老家的门槛都被踏穿了,特立尼这样的洋艺匠更是成了香饽饽。

    刘翔给自己设计的图案并不复杂,本来只准备用一个篆书的刘字。可刘算是个大姓,元老里面不少元老都是同姓,为了做区别刘翔又在外圈用红龙和白蟒绕了个圈,红在上而白在下――隐喻高祖斩白蛇、赤帝白帝的典故。这个做法遭到了其他刘姓元老的坚决抵制,最终不得不做出拖妥协,那就是刘姓元老只要愿意都可以使用这一红龙白蟒标记。

    虽然红龙白蟒比较复杂,但与其他元老设计的各种花啊草啊狮鹫啥的复杂欧式纹章相比,已经算是很简洁明快的了――至少绣红龙白蟒对于江南运来的难民不算很难的事,那边的绣女对这些算是熟练工了。

    首先起得是启明星旗,然后是刘翔的个人旗帜。刘翔抱着女儿站在甲板上,忍着虽已西沉但仍然无比刺眼的夕阳,望着临高的元老专用码头。

    “又回来啦!”刘翔心中感慨着。虽然因为汇报工作或者“跑部钱进”,在琼山的任期上刘翔也多次回临高,但总觉得像是背后栓了根橡皮筋一样,没呆多久就又扯了回去。这次到临高,却确确实实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尽管新的工作很快要压下来,但这次至少也有个把月的时间可以好好地在临高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