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四十一节 小元老们的宴会

《临高启明》 第四百四十一节 小元老们的宴会

    “唉,当着面吵就不好了!”刘翔心中叹了一口气,决定做个和事佬。

    “是不是咱们小海员回来了啊!”刘翔故意大声地喊着,人已经来到了甲板的舷梯口。果然,听到客人的声音,钱水协和钱朵朵都闭嘴了。

    接着刘翔就看到一脸不爽的钱水协还在冒怒气,钱朵朵一脸“和你说不明白”的表情。看来叔侄二人气还憋着。正要开口缓和下气氛――

    “刘老师好!”从后面又跟上来了几个人,正是林子琪和张允幂她们一伙“女子海员队”。刘翔前几年还在临高做宅男的时候也去芳草地带过课,小林小张这几个未成年初代目就上过他带的文科综合――是的,你没看错,一个工学博士去上文史地政大综合的课,一个学期还安排了96个大课时……刘翔申请外任也有很大一部分这个原因,毕竟每天起的比鸡早要上早自习;下班比狗晚要上晚自习;熬夜比猫还精神要改作业的生活一直持续下去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听到小张小林跟刘翔打招呼,钱朵朵也瘪着嘴招呼了一声“刘叔叔好”。刘翔带课的时候朵朵还在幼儿园大班做孩子王呢,刘老师什么的肯定是喊不出来的,再说刘翔过去常跑到飞云号这里来参加活动,朵朵对他的印象当然就是“经常来家里玩的大叔”了。

    “好好好!都好都好!”刘翔一边热情回应,一边把大家迎上甲板。

    “哎呀,几年没见,都长大了啊!”刘翔眼睛在张允幂身上来回扫了几次,“尤其是咱们的朵朵,已经是个英明神武的船长了!”他表情很夸张的后退一步敬礼道“向你致敬!钱朵朵元老船长!你迈出的一小步,是代表元老院年轻一代迈出的一大步!”

    没想到钱朵朵很正儿八经地回了个礼“向你致敬!刘……元老!”

    钱水协听到刘翔的话,撇撇嘴表达了不满之情,却也没再说什么,自顾自地往通话设备那边走,这是准备跟钱水廷他们报平安了。

    后面跟着进来的两个刘翔也都认识钟小英这个钟博士的“女儿”在元老圈子里可算是家喻户晓了,大家都等着道貌岸然的钟博士哪天伸出他罪恶的手……索尼娅嘛,那场拍卖会 刘翔也是参加了的,自然认得。钱水协刚才就说过了,女子海员队每周出海一次后,都是要在飞云号上聚餐一次的,刘翔也招呼这两个人坐下。

    钟小英扭捏了一会才坐好――毕竟她是受过女仆教育的,虽然是元老的养女,却总是觉得在首长面前低人一等。索尼娅一听到招呼就立马坐下开始整理手上的文档了。天知道她这位博物学者又记录了些什么。

    刚一坐下,刚才觉得自己被“认可”了的钱朵朵就一脸兴奋地开始讲她今天的“远航壮举”,从怎么脑抽想着去海峡对面,怎么开临时元老会议,怎么指挥若定开始讲起,一直讲到回航时如何在浅滩暗汊密布的菊花屿海域谨慎航线顺便瞻仰海战遗址,当然她很懂事地对回航后被钱水协狠狠批评的事情只字不提。刘翔听着倒是心里直冒汗熊孩子的作死程度果然和他能掌控的作死资源呈线性相关……

    钱朵朵在讲述的时候,钟小英就不断地帮她开脱,什么最近海峡的巡逻艇数量极多啊,最近海况很好啊,特意打电话到雷达站问过天气啊什么的;小林则不断地捧哏,把气氛搞得更加活跃;索尼娅则是偶尔补充一下细节问题,比如路过什么位置的时候右舷位置的是冒头的暗沙而不是海岛啊,菊花屿入口的沙洲上栖息的是什么种类的海鸟之类的。只有小张面带微笑地坐在沙发里,轻轻品着黎母山乌龙茶,也不插话,好像她才是来听故事的一样。

    等钱朵朵快讲到结尾的时候钱玄黄才凑过来说,老爷今天有个“临时扩大会议”不能回来吃晚饭,夫人今天也要参会……总之钱水廷夫妻今天都加班,周韦森一家前几天就各有任务出差了,郑尚洁当然是远在广州,今天的接风宴就只有钱水协接待了,钱水协为了表示歉意,已经亲自下厨去了。二来就是刘翔的小丫头睡醒了,郭灵儿问要不要把孩子抱过来让几位小首长见见。

    要从钱玄黄各种称呼里把关系理出来还真挺不容易,因为她是三家合用的女仆,所以对六位主子都各有称呼,钱水廷叫老爷,钱水协叫先生,周韦森则特批她喊周大哥,两位夫人则是带姓氏称呼大老爷二老爷不好喊,大夫人和二夫人更容易引起误会――后来郑尚洁长期不在临高了,对艾贝贝就直接喊夫人了。至于门多萨,按门多萨自己的坚持是要喊小姐的,但一来几位老爷都极力反对,二来钱玄黄自己也觉得朵朵才是大小姐,最后妥协成了直接叫门多萨的名字。最开始来飞云社参加活动的时候,各人都感慨说钱玄黄在称呼这一点上已经有贾府头面丫鬟的水准了。

    钱水协亲自下厨,刘翔觉得更大的原因是不想在会客厅里看钱朵朵吹水,说不定听着听着就会暴怒了起来,不如去厨房把火气发在食材上。至于宝宝么,钱朵朵一听有宝宝可以抱着捏,立即兴奋地表示要立刻马上现在就得看到。刘翔也就笑着点点头,让钱玄黄去把郭灵儿叫来了。

    小宝宝并不怕生,随便谁抱都不哭。几个丫头包括索尼娅都轮着抱了逗弄了一番,只不过钟小英是一脸艳羡――要说起来钟小英跟郭灵儿还是同期生呢――抱着可劲地瞧了一圈。索尼娅则是带着一种“研究一下黄种人婴儿到底有啥不一样”的眼神在宝宝身上扫来扫去,弄得刘翔心中特别不爽;小林是真喜欢逗孩子,愣是把面对陌生人一直甜甜浅笑的宝宝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张允幂接过宝宝,宝宝却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地亲她,先是用力地拍小张的肩膀,然后又眯着眼冲着小张不知道乐啥地嘻嘻哈哈了半天,弄得张允幂一愣一愣地。最后宝宝在张允幂身上赖着不肯下来,钱朵朵几次试图抢人,宝宝都往张允幂怀里一扎不肯放,搞得钱朵朵的嘴巴撅得老高,最后还是刘翔出手才把宝宝从张允幂身上撕下来,又哄了半天才肯让朵朵抱。

    “刘叔叔,我要亲她,她怎么老躲啊!”朵朵似乎非要找回一点尊严。

    “那当然啦!我家小宝贝从小就要教她不能随便让人亲亲!”刘翔故意逗着朵朵说。

    “我要亲我要亲我要亲!”钱朵朵突然孩子脾性发作,“乖乖,给姐姐亲一个呗!就亲一下哦!”

    “刘叔叔!快让宝宝别扭了,我要亲她的小嘴巴!”

    娃以为你跟她疯着玩呢!这怎么停得下来!刘翔最后被缠的没办法,只好给钱朵朵支了个招,让她把嘴巴嘟着,对着小宝宝眨眼睛,果然宝宝看了朵朵一小会,以为这一小坨鲜红的肉肉是给她吃的,就自己咬到钱朵朵的嘴唇上了。这下可把钱朵朵乐坏了。

    钱玄黄这些年来已经是事实上的“飞云俱乐部第一秘书”了,布置餐盘什么的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又不知道从哪里推出来个儿童座椅给小宝宝坐――大约是游艇上原配的。安置好宝宝,大家就一起落座就餐了。

    钱水协端着最后一道大菜过来,是葡萄酒煮带骨羊排。这在可是难得的享受――元老院现在控制的区域不产酿酒用的葡萄,而欧洲运来的葡萄酒99%都变成了葡萄醋。而这道菜的主料羊小排,又是必须预定的玩意。口味如何暂且不说,光是备料上就看出了对刘翔的重视。

    “这倒是个稀罕玩意,这葡萄酒哪里来的?万里挑一?”刘翔很是讶异地问道。

    “说来话长啊!来!”钱水协先给刘翔和自己倒上了一杯葡萄酒,钱朵朵就接过手给小张、小林满上了,然后又是钟小英给自己和索尼娅倒上了一杯。有索尼娅这个懂英语的洋马在,说“For The Senatus!”就会感觉各种不自在,钱水协端起酒杯站起来的时间里脑子转了无数个圈,最后的祝酒词就变成了“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

    这句祝酒词几位元老和小元老自然是张口就来,钟小英作为“养女”自然也是跟着来的,索尼娅却是沉默不语,只是站起来举着酒杯示意了一下。不过一口酒下肚,索尼娅的眼睛就亮起来了。“竟然有如此圆润甘美的葡萄酒!在新西班牙……不,在伊比利亚也没有这样口感的好酒!”索尼娅几乎要尖叫了起来。

    “那是当然!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酿造技术!”钱朵朵非常得意。

    刘翔喝了一口,确实是非常好的甜型酒,而且在没有冰镇的情况下就有很清爽的口感。等等,这口感有点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