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四十三节 政治课

《临高启明》 第四百四十三节 政治课

    真要元老院大会投票,土改方案能不能胜出还真是不好说。所以土地政策才成了全体元老的G点,谁也不敢去乱按,就这么一直拖着。

    现在面对“打回大陆去”的紧迫现实,实在是拖不下去了。督公这样隐晦地表达,肯定不止是特别课上这一出,最新的理论刊物上说不定还有新发现。

    脑子里转着圈,口中却是已经把拉美批得快体无完肤了。

    拉美化是中国崩溃论的几个主要的论述语境之一,刘翔当年做“键盘政治局”的时候倒也很下过一番功夫,大段说教就这样一口气不喘地扯了一大段。

    正扯得无边无际,钱玄黄通报说老爷和夫人打电话来说今天都不回来了,要“开一个临时扩大会议”。

    刘翔和钱水协都吃了一惊,虽说最近闹了出武侠剧,弄出些**来,但是周边环境却安静的过分。无论哪个方向都没有大的行动。出了少数部门之外各机关很少会彻夜办公。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样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明天再来拜会钱议长吧。”刘翔当下起身告辞。

    “真是不好意思……”钱水协一脸抱歉。

    “不要紧,不要紧,对我也是难得的休闲时光啊。”刘翔说,“明天钱议长有空的时候我再来吧。”

    “好好。”

    “那我们也告辞了。”女子海员队的成员们也跟着告辞了。

    话说这个“临时扩大会议”到底啥情况呢?从会议形式上来看只怕事不小啊!艾贝贝也参会是个什么情况?卫生部门……有瘟疫?

    刘翔站在甲板上看着女子海员队的马车消失在夜色中时,心中不禁乱嘀咕了起来。

    “允幂啊,今天刘老师说的东西咱们不是在大图书馆里也查到了些么,干嘛特别问一次啊?”

    小林和小张坐在同一架马车里说着悄悄话。

    “问一问总是有收获的呀!至少你那边不是又多了个写作方向么。”张允幂不知道在想什么,漫不经心地应着。

    “不对啊,那次袭击之后,我觉得你好像变沉闷了,没以前那么开朗了。但今天你好主动的说哦。”小林突然把张允幂抱在怀里,“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嘛!大老婆不要抛弃我啊!千万不要找大叔啊!”

    “不找大叔,跟你一样等小受长大么!”张允幂一脸嫌恶地把林子琪推开。

    “不对不对不对!吐槽点不在这边啊!老婆老婆,难道你真的要找大叔?不是吧!你可是第一人气偶像啊!”

    “还能做一辈子偶像啊?再说当偶像吸引的不也是那些宅男大叔么。这种事玩玩就好了,怎么能当真?至于那些选拔组的猴子,你是不是偶像,都有一群‘上进’的一脸跪舔的样子往你身边蹭。”张允幂一副烦恼的模样,“我喜欢穿得漂漂亮亮的唱歌跳舞,但我做不到柳老师那样以舞蹈为事业。爱好和工作是两码事啊!”

    “喂喂喂,老婆!你!不!会!真!的!很!认!真!的!在!考!虑!吧!!!”林子琪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一字一顿地问道。

    “今年过完年就是一五结束了,二五大会上我们是有投票权的。你真不明白这代表什么么?”张允幂叹了口气。

    小林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的闺蜜最近虽然很沉闷,但她也只是以为小张是受了刺激需要时间平复,却没想到小张是在思考这些问题。

    “可是可是……这些大叔,都有生活秘书了啊!”林子琪终于接上话了,虽然跟小张刚才说的逻辑对不上。

    “不然怎么样?是像乌老师或者杜阿姨一样过日子?还是找个归化民?先不说他会不会找小三――谅他们不敢,能有共同语言吗?”小张说着说着,自己摇摇头“等你的卓小受养成了倒是有可能。加油,我很看好你哦!”

    “可是可是,为什么是刘老师呢?不是还有鹿庄主这些年龄比较近的么?”

    “是啊,那几个几年前就一直忽悠我们喊他们‘欧尼酱’,还必须甜度四个加以上!现在才知道,一群妹控变态!”张允幂恶狠狠地吐槽了一顿。

    “额……可是,为什么是刘老师啊……”

    “从上马车开始,什么时候说过是他了!你放心,他不是我的菜。我只是在说我们身为女元老的悲惨命运好不好!”张允幂也不甘示弱,一把就把林子琪搂在怀里“再乱说,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说着从后面握住了林子琪的一对包子,大肆蹂躏。

    “老婆!求放过!话说今天是你要到我家蹭床铺吧!你怎么还这么凶残!不要啊,啊……”林子琪边**边叫饶了。

    马车中一室旖旎。马车外的驭手和护卫各个囧囧有神……

    可怜的张允幂仍然不清楚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以至于要召开扩大会议;更不清楚这个扩大会议的议题竟然是和她息息相关的。

    学习院的初号班教室里,稀稀拉拉只有几个人坐着。同学们的面孔都是极模糊的,但却能准确的叫出他们的名字。讲台上,一个微胖的身影正在讲着什么。

    “……现在,‘政治’这门课的大纲还在编写中,具体教什么,还没有完全定夺。但有些是达成了共识的,这些共识的东西也就是我要教你们的东西……

    “……以我的经历来说,我只能说,过去我们学校里的政治课是最讲真话的。国家是统治阶级维护阶级统治的暴力机器,法律是统治阶级维护阶级统治的工具,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

    “……不管你们以后有没有数学天赋,统计学是一定要好好学的。这是所有社科类的根本,没有统计学,社科类专业根本不能称为‘科学’。而相应的,学好统计学,你就掌握了一种现代的统治艺术!今天我们就讲一讲我们原时空最常听到的统计概念,所谓GDP……”

    “……在这个世界,永远不要再承袭你们过去的思维模式,要建立统治阶级的觉悟。”

    如此有力的一句话,让林子琪睁开了眼睛。

    自己又睡着了,她赶紧抬起头――无论在哪个时空,她都不爱听政治课。总觉得这和她没多大关系。

    再看张允幂,倒是炯炯有神。想到今天一早两人在床上的悄悄话关于未来,关于“男朋友”,还有一些“少儿不宜”……

    她正想得出神,忽然教室敲了敲,开了,进来的是一位归化民的教务秘书,也是张校长的生活秘书。她在他的耳旁说了几句话。原本口沫横飞的张智翔马上停下了课程,说了句“你们先自习”,赶紧走了出去。

    芳草地已经与最开始完全不一样了――除了门口那个含义不明、充满80年代风格的雕像外。操场跑道虽然还是煤渣的,中间的草皮也从杂草变成了专门的草种;教学楼也扩建了两个侧楼。专门新建了图书馆。原本只是只是个芦席棚子的“实训教室”也变成了齐整的厂房。墙上的校训又被重新油漆一新,还添加了新设计的芳草地专用纹章。

    他碰到曾经的同事肖照川,招呼了一番后问到了胡青白现在的上课地点。今天是周一,升旗仪式之后他去阶梯教师给选拔组学生上“一周时事”政治教育了。放过了手中卷子高度已经埋了眼睛的肖照川,刘翔径直往阶梯教室走去。

    阶 梯教室当年修的时候很花了心思,毕竟扩音设备无法长期保证,充分运用建筑内部的结构就成了必然。当时建筑公司“诸正在朝”,“人才济济”,不像现在大多数 转了行只剩下梅晚、祁峰几个还在坚守,当时所有人在阶梯教室的工程上下尽了功夫,亲自轮班督工,再测试声音效果,最后又修修补补才弄好。所以现在刘翔即使 刚到门外也能清楚地听到胡青白的声音。伸手一探,门果然没锁。轻轻地走进去,胡青白看到了刘翔,没一会就回忆起了这个前手下,便也没做声,只是说话的速度 略慢了点。推门进来当然也发出了声响,但学生们没有骚动,只是有几个男生扭了扭身子想要转过来看一眼,却还是自我控制住了。

    “纪律不错啊!”刘翔找了个最近的空座位坐下,感慨了一下。

    “……陈光济同学上一次的心得体会,我觉得写的最好。并不是他写的思想深度有多深,而是他对普通话的运用,他文笔下的那种生活气息,比绝大多数人要强。大家在写文章的时 候,会时不时用上自己的家乡话,有些方言里的字没有对应的普通话的字,你们还会弄个音近的糊上。”胡青白好好地表扬了一下这个陈光济同学,然后号召大家向他学习。顺着同学们的眼光,刘翔找到了这个略显清瘦单薄的学生,他略低着头,面上一片嫣红。刘翔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