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四十七节 甲亢

《临高启明》 第四百四十七节 甲亢

    钱水廷眉头微皱,心中暗说“听着就应该有个但是!”

    “但是,立法、司法、行政这种分法,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说辞,这套体系里面把法律地位抬的太高了,为了方便讼棍治国,简直就是把形式和本质颠倒了过来。我去年写的那个《依法治国的根本在于治国》的文章,发在《启明星》上的,争议还算比较大,你应该有印象吧!”一边说,刘翔一边仔细观察着钱水廷的神色变化。

    钱水廷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认可前面一句还是后面一句。

    刘翔也不追问,继续说“从我的经验来看,三权应该是筹划、决策和执行三大块。元老院在这三大块里都很尴尬筹划部分专业性太强,五百人一起搞只会是在每个具体事务上少数内行不断的被无数外行干扰;决策部分,元老院其实很大了,而我们又把摊子铺的够大,如果我们坚持每个具体事务都要开全体大会来决策,那么就无法快速决策,而不决策是最劣解,连错误决策都比不决策好;剩下的执行部分,元老们面对这个庞大的帝国,实在是不够用。”

    “这不是完全否定元老院的作用嘛!”钱水廷心中一惊,“刘翔这货竟然是这样的思想!”钱水廷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刘翔一摆手拦了下来,他开始按耐不住自己的兴奋,站起身来踱步,双眼放光,口泛白沫,双手乱比划起来的阐述着自己的理念。

    “我的意思是,元老院究竟应该处在一个什么位置?按我的分法,筹划、决策和执行三大块就是尚书省、中书省和门下省,元老院要塞到这些角色里好像都不合适!我们到底应该把元老院放什么位置?”刘翔强烈暗示着,试图引导钱水廷自己说出答案,可惜钱水廷不为所动,只是皱着眉看着刘翔。为了不冷场,刘翔只略停了两秒,就自己揭了底“元老院就是皇帝!”

    “元老院是一切的根源,是天命所在,没有元老院的认可,一切文书皆是矫诏。”

    “军队向元老院这个概念体效忠,政府和任何其他组织、个人都不允许拥有军队。”

    “组成元老院的元老天然拥有管理任何国家机构的权力,当然前提是元老院作为一个整体对他进行了授权。”

    “元老院拥有对一切事务的最终裁判权,所以我们组成仲裁庭……”

    “元老院拥有……”

    刘翔大段地抒发着自己的想法,似乎又一次进入了旁若无人模式,大量的使用抒情句和排比句。钱水廷看刘翔颇有些癫狂之状,也不随便接他的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如果要组党,一定要注意,要搞的不是公开政党,不是全民政党,而是仅限于元老参加的政治俱乐部,因为我们的实际情况决定了元老院是一个权贵议会,像某些人那样为了自己上位,去搞什么街头政治,完全就是有**份!这还算是草创阶段,一些元老没有统治阶级的自觉,把旧时空那些草根斗士、永不得志在野党们的手法拿来用一用,吸引眼球,我们还可以给个有**份的评价;如果到了政权平稳运行的时期还这样搞,给他个‘背叛阶级的个人’的标签都不为过!”刘翔毫不留情地批判了某些人的作风,却没发现钱水廷神色有些讷讷地。

    “关起门来,喝喝酒、跳跳舞,觥筹交错的时候把事情定下来,这才是权贵的政治生态!至于公开政党、全民政党,究竟是推出一头驴和一头象,还是来个工党VS保守党,都可以再商量,元老院可以引导,可以场外恶斗,但到了元老院内部就应该讲一讲姿态……

    “最高权力机构、最大权力机构、最强权力机构,是三件事!元老院的位置!”

    话题最后又绕回到飞云社的纲领问题上来了,不过已经听得有些恍惚的钱水廷已经无法回忆起这个话题是怎么回来的,只是觉得这个刘翔以前研究混沌密码,他的思维回路肯定是走布朗运动&真随机数的说。搞了半天也没弄清他到底是什么思路。

    钱水廷送走了神情亢奋的刘翔,心里直犯嘀咕原以为他可以成为本党股肱,但是现在看来,他的政治理念和宅党并不兼容。

    今天的晚餐是宅党三人众的聚会。所以夫人们照例不参加,以免“搅了他们的兴致”。

    “师傅,今天就是联席会议了,可我还是看不懂刘翔这个人啊!”钱水廷一边切着南海农庄特供淡味熏烤香肠,一边跟特别邀请过来的周韦森说着。

    “你说他支持宅党的目标吧,他又好像有点共产倾向,甚至还有点推崇中国历代王朝的集权制度;你说他是个共产分子吧,可他又不支持彻底土改……总觉得他是个精分啊!”

    周韦森抿了一口佐餐酒,摇摇头说“你前天跟我提了提,我这几天晚上有空就看了看他的文章,我倒觉得他的思路是一贯的。你要说他是**,还不如说他是‘回到 Marx’派……”说到这里,周韦森就看到钱水廷一脸迷惑,于是又解释了一下“就是所谓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用马的基本原理去分析当下的政治经济形势……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全盘接受了旧时空那些真正的‘回到’派的观点,而是说他愿意用这种思路去思考问题。思路比结果重要,毕竟是个理科僧啊。”

    三人早早离国远渡,开展了自己的异域人生,红旗下的教育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周韦森因为出来的时候年龄大些、时候早些,又时常关注旧时空国内的各种动向,还稍微了解些,钱家兄弟对这些就完全陌生了。

    “换句话说,他就是个立足于基本现实的实用主义者,我们五百人只适合元老议会制度,所以他就全心全意地支持这种制度,而且他的构想原型就是议会至上那一套,你可以理解成女王彻底虚君的英国,或者如他所说的,把皇帝换成议会的中国宋朝明朝。”

    “问题是他的言谈明显倾向集权主义。”钱水廷不得不指出这点,“很危险。”

    “立足现实,”钱水协也在一边凑话,吐槽道“要是元老院里面真有一个能力全面胜出的人,他是不是也支持搞法西斯啊!”

    周韦森微微一笑“说不定。真到了这个情况他还真支持!”

    钱水协也跟着笑着说“大哥你说他精分,我看只怕还真有点。我记得有次聚会,他跑到大嫂跟前问,‘甲硫咪唑’有没有库存,保质期多久。后来我去医院打听了一下,那是治甲亢的药!这个刘翔只怕真有点症状!我那天回飞云号上正听到他‘教导’大哥呢,那气势,怎么看都有点狂躁症啊,说不定就是甲亢闹的!”

    钱水廷听了也只是跟着一笑。今天下午他就听说李梅去看过刘翔的小丫头,自己这个弟弟就对刘翔有了点小意见――弟妹在广州管的什么?商业啊!李梅是干什么的?商界女强人啊!莫非她也想把手伸进去?

    虽然和刘翔的谈话中双方大致已经达成了郑尚洁的地位不动摇的协议,不过要架空一个人对地方行政官员来说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刘翔今天的一番高谈阔论,让钱水协为此有些烦恼。

    “这个且不去说吧。张家的事情怎么样了?”钱水廷问道。

    钱水协一早就受命去打听最新情况,他放下刀叉“女人,在老张的坚持下是已经带回去了――这你是知道的。原本老张还要把二女儿也带回家,但是游老虎的娘坚决不肯,所以现在还留在幼儿园里。正等着处理结果呢。不少知道情况的元老都是义愤填膺,说要严惩。”

    “我觉得也有必要,这个例子太恶劣了。”周韦森说,“哪怕老张在家里跪搓板――只要他自己乐意就无所谓,但是这事还牵扯到诬陷张允幂――她可是元老啊。”

    “所以这事咱们难办呀。”钱水廷摇摇头,“我们要是支持惩处女仆,那不就成了支持执委会干涉元老私人事务了?这个头一开还了得!咱们得防微杜渐。”

    周韦森有点不以为然“问题是小张也是元老。我们不支持,不但说不过去,而且会被人喷死。起码要走完流程,不能就这么算了。”

    “即要杜绝执委会干涉,又要合理合法。我看唯一的办法是张允幂得放弃追究她爹秘书的权力,出个赦免文书。这样办公厅无权处理了。”

    “问题是小张愿意不愿意呢?”

    “我觉得她会同意这个处理方案的。”钱水协说,“我平时和她接触很多,感觉她还是很爱她父亲的――又爱又恨吧。”

    “问题是她自己应该想不到吧。”

    “她马上就十八了,已经是大人了。会想到,会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