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四十八节 出走

《临高启明》 第四百四十八节 出走

    元老公寓区服务中心“元老专用图书馆”。

    张允幂坐在阅览室的桌前,乌黑发亮的漆桌面上放着一封刚刚封口的信函。白色的元老专用信函,淡淡的印着灰色的圣船日出图的底纹,即优雅又精致。

    骑缝处的红色封蜡上印着她的印章――一个篆书的张字,艺术化成了一只飞凤的造型。

    此时的张允幂脸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青春活泼,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铅青。不知道发呆了多久,突然,她灰败的眼神中绽放出了一丝精光,扫向了左前方几排书架,这里全是“仅限元老阅读”的书。最终,游离的目光定在I210.1/1:3的位置――记得这么清楚,只是因为她在写信前刚把那本《鲁迅全集》还原。

    人血馒头啊……

    张允幂一手按在信封上,脑海中无数嘈杂的声音再度响起。

    “允幂!不管什么情况我都支持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让你一会不高兴,我就让他一辈子不高兴!”

    自封的支配人同学,我们除开关于舞蹈排练的对话外,其他话题的交流字数能凑够3000字发一次更新么?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么?还跑到学校里来表忠心――你喜欢我不代表你就已经是我男盆友了好不!

    “小张啊,你是我们格子裙俱乐部好不容易搞起的偶像团ACE,这种事情我们是不能忍的!我们一定要为你讨一个公道!”

    呵呵!张允幂条件反射式地释放了一个女神职业技能。你们这些腿控!足控!丝控!安全裤控,80块买站票歪着脑袋看表演,等着地板君立功的宅!

    “今天的政治课我们讲一讲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的思辨……”

    “这堂历史课我们讲一讲欧洲的实权贵族之间如何处理他们的面子问题……”

    张允幂回想到这些时,心中连呵呵都发不出来了。

    “小张,杜阿姨跟你说!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张妹妹,程姐姐我作为一个现代女性……”

    “小张,以单叔叔我的斗争经验看……”

    “小张元老,如果我们不追究此事,那么元老的尊严和权威如何维护?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你不能糊涂啊!”

    没一个好东西!

    为了自封的男盆友的形象,为了某个团体的面子,为了各自所谓理念,为了打击异己……你们已经在我周围嗡嗡够久了!

    张允幂细嫩的手心摸过那块封蜡,这个篆书“张”字的艺术字还是穿越前的某一年,小学手工课作业就是刻萝卜章子,为了交作业老张熬着夜给她设计的。

    可是你们都不懂我啊!

    他无论如何,永远永远,都是我的爹啊!

    虐待元老子女,污蔑元老,两条够得上十恶不赦的罪名。要按照法学会的意见,足够判处死刑了。这会,法学会的人正在紧锣密鼓的商讨这个法庭该怎么运作,如何适用法律和审判人选。

    至于其他各路人马,也都各怀心思,积极活动。此事虽然不像女仆自杀案那样出了人命,但因为涉及到好几个不同层面的敏感问题,引得诸位元老一顿好撕――即使出兵广府这样的重大军政事件也无法打消某些人的热情。

    张允幂身处舆论中心,每天都在经受着风暴的摧残。不同的人,不同的利益,不同的主张,却都不约而同地希望张允幂做出些什么事,来给他们增加一些砝码。老张?人物形象已经钉死在“回家后给能为他生一儿一女的女仆跪家里所有能跪的东西”上,除了“反面典型”这个位置外 任何一个舆论场里都没有对老张有任何期盼。

    我年轻!但我不傻!

    爹是一定要挺的,虽然他在元老院里的地位已经完了。永远都不会被重用。以后到死也就是个“吃饭首长”了。就算自己再怎么厌恶那个女仆,那也只是那个人的事。想想那个“有追求”的妈把自己撇给“不上进”的爹之后,就是这个男人用他那虽不微薄但也绝不丰厚的收入辛辛苦苦地维持着这个残缺的家庭,而在命运的抉择中,他也难得地奋起拼搏了一把,加入了这个神奇的穿越集团。

    “丫头,爹现在跟他们去冲,不是为了给自己找老婆。你大了,爹我再难得把你照顾好了,爹是为了你去的。”依稀记得女仆革命那天晚上,爸爸把扳手别在腰带上时说的那句话,说话的时候,目光是真诚的。

    爹,女儿也惟愿你开心就好。

    既然如此,即使钱朵朵不过来暗示,张允幂也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方案。既然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个贱女人该死,执委会也认为这种“重大事件”不是一句家务事就能打发的,那么你们爱怎么玩怎么判就随你们的意吧!不过按照你们教育我们这些小元老的“贵族政治”的原则,既然爹已经明确表示原谅了,我也给你们一份赦免状。

    不过,这边我也不想待了。张允幂心中一片冰凉,似乎热带的炎炎天日也无法驱散这种寒冷。

    我要离开,不在海南岛,哪里都好。

    一瞬间,她甚至想到了彻底离开这个乌七八糟的元老院,从此销声匿迹。你们的主义和野心要滚多远就滚多远去吧。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注定不可能像小说里的人物那样销声匿迹。

    “萧叔叔,这是我亲自签署的赦免状,或者叫声明什么的,都无所谓。”对着这个元老院的总管,张允幂的语气中冰冷的成分少了许多。

    还在闹脾气啊!萧子山心中感慨了一下,并不计较面前这位小元老语气上的失礼之处。

    “萧叔叔,我已经跟胡叔叔和张校长都提过了,我要申请行政实习。”

    “啊!?”拿着蜡封的赦免状的萧子山听到这句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您知道的,最近很多言论,非常干扰我的学习――”张允幂又把对胡青白和张智翔的说辞又向萧子山说了一遍,不知道为何,张允幂总是很直觉地感觉到这件事上萧子山是能够起决定性作用的。

    “我们的系统学习早就结束了,现在剩下的都属于特长训练,我也就是对外文资料多读多写多翻译,哪里做都可以。所以我想申请行政实习,去海南岛以外的地方躲一躲。”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允幂已经是一脸委屈状,看上去不知道有多么地楚楚可怜,就好像“我见犹怜”四个字的典故应该转移到她身上一样。

    唉!这丫头也是不容易啊!摊上这么个事,摊上这么个爹。

    “不过胡叔叔和张校长都说他们那边的批准可以开,但因为目前还没有未成年元老申请海南岛以外的地方搞行政实习的先例,他们建议我来这边递交赦免状的时候顺便找萧叔叔你问一问怎么处理这个流程。”

    确实没先例,不过这事到我这里,如果要是正儿八经地开会讨论一个新流程出来,我感觉你也不用考虑什么出门散心了。萧子山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了一下元老们在这些“大政方针”上见鬼的决策效率,然后非常为难地挠着脑壳――这事到底怎么给她办了呢?

    “到琼山去怎么样?或者三亚。三亚现在开发的不错,是个渡假的好地方。”

    “我不是想渡假,是想走得远一点,最好是离开海南岛。”张允幂说。

    离开海南岛,济州岛、山东有点远了,条件也略艰苦。再说小张受不受得了长途航行的颠簸都是个问题;台湾有过一次刺杀事件,疟疾传播也厉害;杭州来了次捣毁机器运动,往那边送的话自己立马成舆论焦点啊!还有哪里……鸿基,那边马上要准备开打,广州?!

    “这样,广州那边要有行动了,刘翔元老――你认识吧!”说着一顿,见张允幂点了点头,萧子山才想起来刘翔原来好像也在芳草地带过小元老的课。

    “嗯,他最近几天就要带着团队去那边接收广州政权了,而他被授权拥有邀请其他元老搭班子的权力。你如果真想离开海南岛一段时间找地方搞一搞行政实习,可以找他帮忙,嗯,我也会帮你说一说的。”

    回想起那天在飞云号上刚刚见面时刘翔那来回三趟扫视的目光,张允幂觉得说动这位刘老师应该问题不大。

    “那我这就去收拾下行李。这几天就出发!”

    “不着急。”萧子山说,“虽然你出具了赦免文书,但是荣誉法庭的审判流程还是要走得。毕竟这是‘恶性案件’。”他斟酌着字句,“反正开庭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你就等一等吧”

    “可以不开庭吗?”

    “这事其实挺复杂。”萧子山说,“其实你考虑下案子的案情就知道。严格说起来这已经是公诉案件了。虽说‘元老的权力高于一切’,但是按照法理来说这种谅解只能减轻处罚作用,并不能完全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