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五十节 澳书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五十节 澳书

    黄禀坤一边在地上使劲的蹭着沾在鞋上的五谷轮回,一边腹诽着广州的大明官员,好好的一座广州城,治下竟然不如髡贼的小小临高,真真都是无能之辈。

    正徘徊处,突然听见了街旁小贩的吆喝“拉澳片,拉澳片啦”一群从巷子里跑出的孩子,从黄禀坤身边跑过,把重心不稳的黄禀坤,撞了一趔趄。

    “阿仔,都别急,一文钱看一次,流通券一分钱可以看两次――”黄禀坤没有看到他在临高已经很熟悉的流通劵,也不知道演变要从娃娃抓起话,但是看小孩子们趋之若鹜的样子,也明白他来广州,事情不会很顺利了。

    “髡贼,用心何其毒也。”

    犹豫再三,黄禀坤还是在起威栈的联号客栈安顿了下来,这里不但干净齐整,关键是可以直接用流通劵,让黄禀坤一时不会有经济危机――临高市面上不知不觉银子已经愈来愈少见了,慢慢的全成了流通券。黄家寨的钱箱子里装得也成了流通券。等闲连个银毛也见不到。黄老爷子虽说在书房地下还埋着个几个瓦罐藏着五六百两银子,不过那是黄家的老本,轻易是不能用得――他用得银子还是凭“路凭”到德隆去兑来的一共也就兑了二十两。不得不又去找东门市的私贩兑了十几两。

    黄禀坤在店里安歇下来,在店里的澡堂里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整个人为之一松。原本进入广州城的种种不快感也消失了。

    不过这一路行来他也体会到了髡贼对广州的渗透是多么的深刻。“还是安顿下来,再想办法吧。”

    黄禀坤所能想到的办法,无非是托门路找能人的路数。最理想的自然是能够入幕。不过自己只是区区一介秀才,又是边鄙小县的无名无姓之辈。想要入幕只能找有力的大佬推荐才有可能。

    奈何自己家在临高还算是“望族”,放到全广东就太渺小了。就说这广州城里,有多少人知道本省还有一个县叫临高都犹未可知。

    他在这里举目无亲,那位准备迁到临高来得远房亲戚亦非广州府人,帮不上什么忙。他的夹袋里原有刘大霖写得一封八行,托的是他的一位进士“同年”。但是他刚才已经打听过,这位老爷几个月前刚刚去世。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的志向十分的渺茫。他少年时候随父亲来广州办事,因为广府白话说得结结巴巴,还夹杂着许多土音受了多少奚落和嘲笑他还记忆犹新。

    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游学”,尽量接触本地的士人圈子,设法融合进去。士子们虽然有穷有富但是凭借自己的秀才身份结交起来尚不算难。

    只不过哪些人要着意交纳,有些不用,这就要费些心思了。黄禀坤准备去书肆,买一本《缙绅录》,看看上面有谁,需要自己多加用心。

    安顿下来以后,黄禀坤第二日就循着别人的指点,来到了广州的一间大书肆。黄禀坤一进门,就看见门口招呼的活计,张着门牙大嘴,招呼着“这位大爷,里边请。咱们这里有新到的各种澳款书籍……”

    黄禀坤最听不得“澳洲”二字,顿时脸色便沉了下来,连声说“不要不要。”

    伙计白白碰了个钉子,听他的白话口音奇怪,腹诽道“原来是乡下泥腿子!”

    不过为了销售提成,他还是不遗余力的推销着。

    “老爷您看,现在书肆里面的话本,除了四大才子书,就是澳洲传过来的杂志最为有趣了,老爷您看看――”

    “我就要《缙绅录》!”黄禀坤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有,有,这书寻常的很,老爷不先看看其他的……”

    黄禀坤不耐烦的挥挥手,伙计只能悻悻地去取。

    伙计在一边磨磨蹭蹭的拿着货,黄禀坤也可以信步在书肆里看看。桌子上卖得都是热门的书籍。出了传统的子集时文集、话本故事、居家万用宝典之类的传统货色不提,桌子上一多半都是所谓的“新书”。从横排排版和俗体字来看,这些新书就是如假包换的髡贼的书――他在临高见得不少。

    除了他已经看过的《郑逆暴行录》,还有很多他未曾见过的。特别是不少“澳书”在临高澳洲人的藏书楼和书铺里也未曾见过什么《红袖是如何练成的》、《家中固宠三十六计?床第篇》、《煲汤养生术》、《学做澳洲菜》、《和主考斗智――十八省解元的科考心路》、《为上官服务的艺术》、《为幕之道》……

    这些倒也罢了,大明的书肆里此类“生活类书籍”亦是古而有着之的。只不过没这么“全面”和“浅白”,随手拿起一本,里面几乎都配有大量的图画,栩栩如生,和一般书籍中的绣像画完全不是一回事。

    从书皮的磨损来看,这些书很有市场,看得人甚多,买得人大约也不少。不过他对这些并无兴趣。他的目光转到“澳学”的书籍上头一本的封皮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帆船,看样子和红毛夷人的炮船相差仿佛,书名《舰船知识》,书的封皮有这么大的一幅图,就已经很少见了,书的右下角还有副标题“西班牙海军何以败给英吉利海盗?”、“露梁海战”……黄禀坤即不知道西班牙是谁,也不知道所谓的“露梁”在哪里,看来都是些兵学战史吧。再看边上也放着些类似的书,开本不小,页数也不薄。什么《有马与无马――惯性的世界》、《战争史研究》云云。这些书都不便宜一二两银子一本。

    国事日艰呀,连髡贼都知道现在士子读书人们最关心兵事了,黄禀坤暗自叹息。突然,他瞥见了一本书,《看了就能赢――如何剿灭东虏》。哼,好大的口气,髡贼真是不知羞耻,大言不惭的说看了就能赢?拿起这本书,看样子不是很厚,封面上也没有就是素色的封皮,作者是石正信,打开扉页,一看之下,不由得让黄禀坤吓了一跳,扉页上是一个人的画像秃头无发,鹰嘴狼颈,穿着髡贼的军服,带着个圆圆的眼镜,肩扛这一柄上好的倭刀,此人似僧似将又似个文士,更奇的是图像惟妙惟肖,好似此人就在你面前一般。黄禀坤正看图看的出神,没注意伙计已经包好了《缙绅录》立在一旁,“老爷,您要的书,好了。”

    “哦,这书上何人?”黄禀坤指着图像问伙计。

    “回老爷话,小的听大家都说此人就是作者,据说是澳洲人的元老,姓石名志奇,表字正信,现在正领兵住在南面的香港岛上呢。”伙计毫不在意的说道,“当年这位石首长带着人马乘着小船纵横珠江,简直如无人之境啊。”

    禀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伙计赶紧又说“老爷,这本书银子虽然要四两,但是用澳洲流通劵的话,能给您打八折。”

    “我不要!”黄禀坤突然变得很愤怒,匆忙用银子付了《缙绅录》的账,就转身离开了。伙计吊着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土包子!”

    黄禀坤没有理会伙计鄙夷的目光,抱着怀中的《缙绅录》直接回了旅店,心想髡贼贩市恩,广州市井之徒竟然如此追捧。只怕是缙绅士子们也未必了然髡贼手段!

    黄禀坤将《缙绅录》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他在广州府标注“在籍”的缙绅中圈了十几个名字,但是一看他们的履历,最差得也是个举人,当过县令的,以自己这样的身份,非亲非故的别说去登门求见了,便是门公大约都懒得和他多说一句话。

    看来还是要去多多结交士子,他叫来伙计,打听广州城里什么地方是文人汇聚雅集的去处?伙计说本地有广州八景,几乎每日都有文人雅士的宴饮雅集。如果有兴趣随时可以去看看。

    于是黄禀坤第二天就换上件八成新的直缀,去“游历”了。然而他很快便大失所望。原来这些地方办雅集的文人不少,周围都有家丁仆役关防,别说凑上去搭话,还没到近前便已经被当作“闲杂人等”给驱赶开了。

    想来想去,只有自己厚着脸皮去南海县学里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搭上话了。

    南海县是广州的附郭县,这南天第一城的县学规模可不是临高县可以比得。就是琼州府学都没有它的规模大。不但规模宏丽,修缮亦很齐整,和当年临高县学里草深没膝的荒芜完全不同。当年因为没法按月发给钱米来,秀才们一年到头也难得去一回。

    士子们进进出出,讲堂里书声朗朗,仆役们谦恭有礼,这才是真正的“大明”啊。黄禀坤一边转悠一边慨叹道。若是天下州县都如这广州一般,髡贼又如何能得逞?充其量不过佛郎机人一般,窃据个小岛做做生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