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五十一节 太平盛世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五十一节 太平盛世

    他不是本学生员,生面孔很容易引人注目,不多一会便有人过来和他攀谈。

    本地士子们开始只是表示了读书人的矜持与有礼,拱拱手就算打了招呼。当有个胖士子懒懒的问“先生家乡何处呀?”

    “哦,学生是琼州府临高县人士。”黄禀坤小心翼翼的回答。虽然他的声音很低,但是一下子引起了满屋子人的兴趣。顿时黄禀坤周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两只手分别被三个人拉着,还有人和他勾肩搭背,一张张双目放光的面孔在他的眼前乱晃。

    “黄兄,这澳洲的船真是铁的吗?”

    “哎,黄老弟,据说澳洲人能驱鬼神之力?令车船自行?”

    “黄大爷,怎么才能贩运澳洲货”

    “黄先生,我家也卖洋货,看您能给首长们搭个话吗?”

    ……

    黄禀坤被这突然而来的热情慌了手脚,这些士子一上来就让他认识到了髡贼的影响有多深,他顿时明白在他们面前,自己不但不能表现的多么的反感髡贼,还得处处显得自己和澳洲人有关系才成。

    至于士子中间还有谁有士子的节操,还是容黄二爷慢慢寻找吧。当下面上浮出笑容四下作揖回礼。

    他虽说是小县里的秀才,到底也是县里的豪强,打小就跟着父亲见过各种世面,场面上的事情并不情怯。一阵“兄”、“弟”的乱叫,立马和周围打成了一片。

    正四下喧闹出。“啊哼!”围观的众人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咳嗽声。

    “闹闹哄哄,成什么体统,有辱斯文,有辱斯文!”一听声音,众人都散开一条道路来,黄禀坤确看到是三十多岁的士子,衣着打扮和普通士子没有区别,只是面相更加雍容,眉宇间有淡淡的傲气,一看就是大户家的子弟。

    “这是县学里的梁存厚梁公子,是官宦之后,又开着好几家买卖,家境最是殷实。”胖脸的士子悄悄的在黄禀坤的耳边说道。看来,这就是士子间的首脑人物了,黄禀坤暗暗暗想。

    “兄台是从临高来得?”

    “正是。”

    “好,好,好。”这梁公子连说三个好字,“真正百闻不如一见!”

    黄禀坤暗暗纳闷,自己又不是什么知名人物,这从何说起呢?

    只见这位梁公子说道“诸兄请看,这位黄二爷像不像澳洲人?”

    周围立刻响起了附和之声“梁兄慧眼如炬”、“绝似”、“除了没剃头”……

    黄禀坤慌道“在下不是髡……澳洲人……地道的临高土著。”

    梁公子见他神情慌乱,不由的一笑“黄二爷莫要惊慌。只是黄二爷的样貌举止,真真和真髡无二啊!”

    黄禀坤闹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和“真髡”无二了。

    “兄台虽算不上高大,然而身强体健,”梁公子缓缓道,“虽说举止言行一看便是出自缙绅大户之家,却是皮肤黝黑,双手粗糙。观兄台的神态,不卑不亢,眉宇间又浮现着一股英气,隐隐约约的还有种自得的傲气……”

    “梁兄说得妙啊……”

    “确有此感!”

    “黄兄一定的是髡学精深……”

    黄禀坤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和髡贼哪里有相似的地方了?难不成在他们治下待了五年,连精气神都变了么?

    看这梁公子的意思,对髡贼颇为“激赏”,自己自然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只好唯唯诺诺,自谦了几句,说自己“学识浅薄”,对“澳洲人”只是“略知一二”。

    “便是略知一二,也比咱们这些雾里看花,叶公好龙的人强啊。”有人慨叹道。

    “是啊,说起澳洲人,就知道紫明楼……”

    “这是以管窥豹啊。紫明楼不过是澳洲人声色犬马之娱,他们的巧工理财之术又知道多少?”

    ……

    这时候忽然挤过来一个年轻士子,看衣着颇为华丽,说道“先生久居临高,澳洲人行事先生 自然若观掌纹。如今天下汹汹,大伙都想寻一条治国安邦的新路。望先生能不吝赐教。先生远来辛苦,请先休息一日。这样,明日午间,就在敝家酒楼玉源楼设宴,与列位兄共为黄先生洗尘。”说罢便是一揖。

    众人一听有免费的酒宴可以享用,轰然称是。

    胖秀才又介绍道这是林尊秀林少爷,他家在广州城里开了好几家酒楼,又广有房产。他生性豪阔,交游广阔。

    这边闹哄哄的正在说笑,外面却又有人在喊什么“髡贼”“杀人盈野”之类的,听不真切,那个胖脸的士子只是推说那都是些对澳洲人不满的读书人,不值一哂。

    黄禀坤有心想结识这些“忠义之士”,奈何看起来这边亲髡的士子居多,还有这个梁公子,自己是万万开罪不起的,只好先按耐下性子,看看情况再说。

    第二天黄禀坤按时赴约。宴饮的地点是在珠江畔的一座酒楼湛香楼。不但建筑宏丽,还有一部分突出在水面上,形如水榭一般,夏日把酒临风,江水从地板下流过,恍如神仙相仿。。

    从这座酒楼可以看到海珠石,因而每日里宴饮不断,黄禀坤也曾想到这里来寻找机会,虽然不曾被伙计拒之门外,但是想要靠近那些达官贵人的单间却是万万不能。

    想不到自己往县学一趟,事情竟变得如此顺利!

    伙计将黄禀坤引到厅堂,里面一众士子已经在迎候了,令他略略失望的是梁公子不在其中,转念一想他是何身份,大约是要“随后就到”。

    “黄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来来来,里边请,里边请。”林公子商贾世家出身,场面上的事情,还是得心应手的。黄禀坤拱手还礼。乱哄哄的一阵礼尚往来,大家乐乐呵呵,拉着手进了进了门。当面便是一块大玻璃当影壁墙,再看窗户,竟然全部配得玻璃。在广州这可算是个大手笔了,不过对黄禀坤来说实在没什么好震撼的别说临高满街都是玻璃窗,就是他家里的窗户全换上玻璃也已经一年多了。

    伙计将他们引入一个月洞门,甬道两侧各有小间,各有名号名曰邀仙,曰乐游……不一而足。林尊秀拉着黄禀坤,领着大家来到了最外侧的一间赏菊厅。这便是酒楼最出名的“水阁子”了。如今三面窗户全部打开,挂着湘妃竹帘子遮住日头,只有江风袭袭,令人为之一爽。

    厅里已经摆好了两张大桌,凉菜果盘已经备好。林公子招呼大家,诸士子大约平日里吃林公子的大户惯了,也不甚客气,纷纷呼兄喊弟的各自落座。

    林尊秀请黄炳坤坐了主宾位,然后为他介绍到场的诸位士人。原来这些个士子大多是是广州城里的小富户,或是家里有自己的买卖或是父兄当个不大不小的官儿。比如昨天最热情的那位胖秀才,姓史,家里就是制作贩运竹器藤编家具的,大家都叫他椅子史。

    头献方毕,林尊秀起身,指着水面上层层叠叠的樯橹,转头问黄禀坤“黄公子,此间风物足观否。”

    “南国大埠,名不虚传。” 黄禀坤对答的中规中矩。

    “比之临高如何?”

    这倒是让黄禀坤有点为难。若论城市的规模和人口,澳洲人盘踞的临高县那是远不及大明的广州府。但是说到“文明”--这个词是髡贼经常挂在嘴边的――广州府可差得远了。

    “各有所长。”黄禀坤道,“难分高下。”

    史秀才哈哈大笑“黄兄这话说得未免太滑头了……”

    黄禀坤有些尴尬“弟也是实话实说。临高的繁华,却与这广州府不同……”

    “如何个不同呢?”林公子赶紧问道。

    怎么个不同?黄禀坤想,最大的不同便是在临高,整个环境都让人觉得舒服,地面干净,街道整齐,百姓们也显得齐整有精神――没有满地的乞丐和肮脏的苦力。

    “临高是不是富庶异常?”有人赶紧问道。

    “那也未必。” 黄禀坤理了理思绪,“要说临高的繁华,那是远不如广州。不过,安居乐业这四个字却是十分当得起的。”

    众人都有些失望,因为在他们看来,广州城也当得起“安居乐业”。

    “怎么个‘安居乐业’?”门外却传来话语声,却是梁公子到了。

    他是这群士子的主心骨,少不得又有一番客套,待得坐定,梁存厚又一次问起临高是怎么个“安居乐业”法。

    黄禀坤理了下思路,说道“正所谓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贫有所依,难有所助,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这几句都是《礼记》里的话,在座的哪个不是读烂得了。虽说是古之圣人所言,可是谁也没把这话当真。

    “这岂非是圣人治世了?”有人怀疑道,“大约还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吧。”

    “这倒没有。不过也相差无几。” 黄禀坤道。

    这下引来了更多怀疑的切切私语声。梁公子却不以为意,只问道“当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