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五十三节 髡学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五十三节 髡学

    经过了这次酒宴,黄禀坤就算成了这群士子们中的“一员”了。到宴席快结束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伙士子多是“玉源社”的成员,说是“钻研文章,吟诗作赋”,其实就是一群人混在一起吃喝玩乐,作诗谈论国事。

    这个社组织松散,成员也不限于南海县学的生员,也梁存厚这样的举人和吴佲这种没有功名的读书人。其中林遵秀是金主,梁存厚则隐约是其中的领袖人物。

    没过几天,黄禀坤又受林尊秀所邀,去了他的“别墅”游乐。

    林家的别墅就在白云山山麓,取了个雅号“竹园”,其实不过是山林中的一栋别馆。布置亦普普通通,胜在四周风景修理,环境幽静,这里距离广州城亦不远,可以当日进出城池。林尊秀就将这里作为了玉源社成员,特别是骨干成员聚会的场所。

    黄禀坤来到这里,才发觉梁公子已经到了。看他嘴角微微的笑意,他立刻明白邀请他来必然是梁存厚的主意。

    这倒有点闹不明白了。尽管黄禀坤知道玉源社的成员大多对髡贼抱有好感,意图从他们的崛起中捞取好处,但是梁公子的态度却是十分暧昧。黄禀坤本能的感觉的到,他的想法比其他社员要复杂一些。

    梁公子之外,还有几个书生,有的是酒楼上见过的,亦有宴请时没有到场的,那位史秀才和好做惊人语的吴佲都在场。林尊秀一一为他们做了引见。

    僮仆献过茶水,闲话一番,林秀才才进入正题。

    原来这他们几个都是醉心于“髡务”的读书人。其中兴趣最大的,反倒是很少在外面谈起“澳洲人”的梁公子。

    论起和澳洲人的渊源,在这广州城里他大约仅次于高举了。当初郭逸举办善堂,开办产业,梁家是出了不少力的。后来明军进剿临高,梁家也对郭逸留在本地的产业和人员暗中多方维护。所以郭逸一回广州,便悄悄的去拜会过。

    不过,他们之间的交往也仅限于此了。梁家是世代官宦人家,对和澳洲人之间的交往是极其慎重小心的,不愿意染上太多他们的色彩。毕竟结交海外人士不但不好听,更容易惹祸。

    虽说彼此保持着距离,但梁存厚一直对澳洲人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在他看来,尽管广州城里澳洲人的影响与日俱增,谈论“澳洲人”和“髡学”的读书人也很多,但是大多是隔靴搔痒,没有谁真正了解髡贼。

    玉源社这个团体正好给了他聚集同好,研究澳洲人的大好机会--因为身份的关系他平日里不便公开谈论“髡学”,也不好到处搜集髡贼的材料。有了玉源社这张皮就好办多了。在他身边,聚集起一群醉心髡学的读书人。他们利用这里讨论髡学,搜集各种“澳洲书籍”,设想着有一天能够举办“髡务”,来个富国强兵,扶持大明中兴。

    黄禀坤暗暗心惊,想不到这广州城里居然还有这样一群人!不过看他们的言论,即不似酒楼里那些急着“从龙”的书生,又不像官吏们那般畏髡如虎。倒有些“忧国忧民”之思。

    这样的人才是我要找得啊!黄禀坤暗暗高兴。

    话题是从林秀才新买得一本澳洲书《物理小识》谈起的。之所以买这本书,是因为他们听说澳洲人的许多“奇巧之物”便是以此为基础的。其实这本书是以物理学科普书为蓝本的,说得是质量、力的相互作用、能量守恒这些最基础的物理知识。并没有什么实用知识。对于一贯饱读诗书的秀才们来说,实在艰深了点。

    黄禀坤因为看过黄平的教材,又听他解说过一些,倒是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当下拣选自己知道的,细细说了一遍。

    “髡学果然艰深,”林尊秀摇头道,“看来真要兴办髡务,非得有专门的人才才行。”

    “当初李大掌柜想从澳洲人手里购买炮厂,聘请工匠,澳洲人亦不允许。” 史秀才道,“我看这事难。”

    “他不肯聘,我们可以派人去学么!” 黄禀坤插话道。

    “去学?”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不错,”黄禀坤点头道,“髡贼好为人师,在临高举办学校,教习的都是髡人的学问。到处搜罗子弟入学――小弟还曾送了个小厮去习贼学呢。”

    “学得如何?”梁存厚十分关心,“可曾习得造炮建船之法?”

    “此乃髡学中至高之学,未曾习得,不过此书,” 黄禀坤用扇子指着《物理小识》,“他倒是样样都解得。”

    “竟有这样的事!”林尊秀十分兴奋,“不知黄兄可有门路?我也想派遣几个小厮去习髡学!”

    “林贤弟,莫要强人所难。”梁存厚道,“此事慢慢再议。”

    黄禀坤赶紧道“澳洲人内外盘查甚紧,外来学生是一概不收的。不过若要想办法亦不是不行,不过……”

    “不过什么?莫非是学费昂贵,这不用担心?”

    “非钱财之事,” 黄禀坤想到了自家的黄平,不由叹了口气,“诸位有所不知,澳洲人最擅迷惑人心。好好的孩子,若是入了他们的学校,不过一二年功夫,便是‘假髡’了。把老爷也忘了,祖宗也淡了,天理人情种种,都不在话下,全是澳洲学问,澳洲规矩了……”

    “须得寻年岁较大,心志坚定的又能读书孩子去才行。”

    “这样的孩子,哪里去找!”史秀才道,“能读书的孩子,谁家愿意送去学髡学?若是一般的下人小厮,都是愚钝无知之辈,若是和黄兄所说一般,去了之后还不是一样被迷惑了……”

    “看来此事甚难啊。”

    说起髡学,林尊秀兴趣最大,也自认为研究最深,他不觉高谈阔论起来“难办也得设法办!髡学乃是当务之急!自崇祯初铁船北上,入我琼州,败我王师,不过三四年功夫,便已俨然一国。其造机器,修战舰,诱惑百姓渡海去投。官府莫能制!这的确为三千年一大变局。中国之弓矛、鸟铳、土炮,不能敌髡人之枪炮,中国之舟楫艇船,不能敌髡人之轮机兵船,故而处处受制。处今日之局势而侈言攘夷、驱逐出境等等,固虚妄之论,即欲保和局、守疆土,若无枪炮船舰,亦是空话。学生以为,自强之道在师其所能,夺其所恃,故不能不办习髡学、办髡务。设炮厂,建船坊,这髡人枪炮舰船,大多亦是在琼州所制,用得铁料是我中国之铁,匠人亦不过是流亡百姓。就能持之而侵凌我大明。若我们果能深通其法,也就能造出如髡人一样的船炮,说不定还可超过他们,那时就不愁攘灭髡贼了!”

    黄禀坤凝神听完这番宏论,对他所提出的“三千年一大变局”的论点激赏不已。这是一句振聋发瞆的呼喊,可惜皇上、中枢诸大臣,各省督、抚、布政使听不到这呼喊,出了一个澳洲货之外,大约谁也没有真正意识到髡贼的谋算之深。

    “林兄,你以‘三千年一大变局’这句话来概括今日形势,非常简明动听。你以这句话为宗旨,把刚才说的这些内容,很可以写一篇大文章,传抄出去,让天下人都能受到震动。”

    “呵呵,我写了这文章,天下读书人还不将我骂死。”林尊秀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我‘危言耸听’那是轻的,要说是‘亵渎圣学’,我可就万劫不复了。”

    梁存厚轻轻的用扇子拍打手掌“林贤弟过虑了。学髡学也好,办髡务也好,引用他们的好办法好制度也好,有一个基本之点要时刻记住,那就是必须以我中华名教为本。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髡人富强之术。”

    “正是!梁兄说得好哇!”几个人都抚掌赞同,“所谓髡学为用,中学为体。澳洲人的长处要学,老祖宗的衣钵更不能丢!”

    黄禀坤深以为然,正要说话,史秀才接口道“习髡学,办髡务,且不说能否攘灭澳洲人,起码亦可自保。”史秀才别看一脸与世无争的胖子形象,谈起事情来却一点没有含糊劲道,“当初澳洲人兵临白鹅潭,火烧五羊驿,我兵竟无还手之力。幸而澳洲人好商重利,不然,怕是这广州城早落于他们之手了!”

    吴佲冷笑道“难道现在就不是他们的吗?不是我危言耸听,澳洲人想要这广州城,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错,这广州城里可是金山银海。”

    “那他们为何又不取呢?”梁存厚忽然问道。

    “为了生意。” 吴佲将扇子一阖,“澳洲人取下广州不难,难得是一取广州,便不能与大明做生意。城里有金山银海又如何?他们看重的不是钱财!”

    黄禀坤忍不住附和道“所言极是!髡人虽说好商逐利,实则所图并不在此!”

    “那他们图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