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五十四节 髡学达人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五十四节 髡学达人

    黄禀坤一时语塞,是啊,髡贼图得是什么呢?自己当皇帝吗?髡贼虽说地盘不大,但是占据琼州一府,也堪称是个不小的局面了,若是说图谋造反,以他们的战船枪炮,横扫半个华夏绝无问题,官兵绝非他们的对手。

    如果说他们要改朝换代逐鹿中原,自从他们炮击虎门,血洗中左之后,大陆上的任何武装都是摧枯拉朽。别看髡军看上去不多,但是只要他们冲进广东,登高一呼,募集数十万大军也是顷刻之间的事情。这年头,只要有军饷,有粮食,有的是吃粮当兵的穷苦人。

    可是他们只是待在琼州那个岛上,孜孜不倦的修路,架铁线,到处开荒种地,举办水利,招募流亡,兴办学校……把个荒芜的海盗经营的欣欣向荣,不但如此,他们似乎以此为乐,还弄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所谓“澳洲玩意”――在黄禀坤看来,这些“澳洲玩意”简直毫无意义,徒耗钱粮罢了。

    他想了半天,方才说道“我看,他们是想经营出一个‘新澳洲’!”

    “新澳洲?!”几个人都惊呼出来。

    “不错!”黄禀坤愈想愈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便将自己的见闻和想法一一道来。众人听得十分仔细。

    他们虽然对澳洲人了解堪称丰富,但是多半是从澳洲书刊和传闻中得来,没像黄禀坤这样长期生活在临高,又能经常接触到真髡的人的亲身感受。现在听得黄禀坤的话,不觉又惊又喜。

    “船炮机器,说到底不过是奇技淫巧之物。有则增色,若无也不碍大局。” 黄禀坤侃侃而谈,“若说他们要争霸天下,何必印刷这些澳学书籍散播天下?弟在琼州,见百姓渐习澳洲之法,惯用澳洲新话,澳洲之风俗更是趋之若鹜,髡人衣冠亦竟成风尚,孩童们无事唱得亦是髡人的童谣……”

    “以夷变夏!”梁公子轻声道。

    “正是!”黄禀坤扇子重重一拍,“所谓澳洲是大宋后裔,我绝不相信。岂有大宋苗裔自变服制,抛却大宋衣冠之理?他们除了说几句‘我大宋’、‘澳洲行在’之外,即不避讳大宋列朝帝皇之名,亦不用大宋之典章制度。”

    “所谓以夷变夏,不过痴心妄想尔。”林尊秀笑道。

    众人都点了点头。接着林尊秀先问了他许多澳洲人的事情,比起宴请那天众书生主要是海外奇谈式的问题不同,林秀才问得问题,多是澳洲人在琼州的实施的典章制度,治国方略上的事情,不但主题明确,而且很有深度。有的问题大大超过了黄禀坤的见识范围。

    谈得兴起,林尊秀与梁存厚行了个颜色,梁存厚点点头。林秀才道“黄兄,请随我来。”

    一干人起身,林尊秀一路向后院而去,却是一栋小楼,居中建在院落中间,与周围的房屋都不想靠,黄禀坤暗暗奇怪这算什么格局?

    林尊秀从袖中取出钥匙,打开楼门,一楼只有些大号的水缸,都贮满了清水,居中便是一架楼梯。黄禀坤恍然大悟原来是藏书楼。

    几个人拾阶而上,二楼果然都是书架,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黄禀坤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忽然他明白过来了这里收藏的全是澳洲书籍!

    黄禀坤是见识过澳洲人图书馆的规模的,这所藏书楼论规模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一个士人别院里居然有如此多得澳洲书籍,这也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见识到了。

    林尊秀道“市面上只要有得澳洲书籍,我都吩咐下人尽量搜罗来,连他们的话本小说都不漏过。只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不知哪些有用,哪些无用。黄兄即自临高来,还要请黄兄多多指教。”

    黄禀坤一看,里面搜集的书籍真是什么都有。从他在广州书铺里看到的各种“杂志”,“画报”、“读本”,到只有在临高才有的“教材”……堪称应有尽有。墙角还有一个架子,堆满了他十分熟悉的东西《临高时报》――临高的缙绅们几乎每家每户都订阅一份,用来研究澳洲人的政策动向。

    “《临高时报》!”他不由得叫出声来,快走几步,来到书架前。

    却见这些报纸按照月份日期堆叠的整整齐齐。不过,从纸张的新旧来看,似乎翻阅不多。

    “这是我专门委托郭东主从临高购得澳洲人的朝报。”梁存厚道,“他一个月给我送一次。看上面的日期,是逐日出版?”

    “正是!”黄禀坤道,“所谓日报。每天都出一张。”他摩挲着纸张,“此报大有文章!”

    “请黄兄教我!”几个人的眼里都露出了光芒。他们知道这报纸相当于是澳洲人的“朝报”,读朝报可知朝廷风向这是古已有之。但是澳洲人的“朝廷”是如何运作的,该怎么判断,他们完全没有概念,而且这澳洲人的朝报拉拉杂杂,上至天文地理下到农时耕作,乃至市井百态,无一不有。要从中看“风向”实在很难。

    黄禀坤很是得意――从《临高时报》上判断澳洲人大概想干什么,在临高的缙绅们中间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他随手抽出一份旧报纸来。

    头版头条的标题是《维护海上贸易秩序是元老院不可推卸的责任》。

    “诸位请看,这文章说明什么?”

    几个人都看了一遍,文章夹叙夹议,无非是说海上贸易秩序必须是稳定的、安全的,这样才能有利于沿岸诸国的民生和繁荣诸如此类的话,

    “看不出什么来。” 吴佲说话了,“我看不过是澳洲人一天到晚鼓吹的海权。”

    黄禀坤点点头,翻过第二版来,指着上面的一篇文章道“再看这篇。”

    这篇的题目是《泉州府又酿惨案――一海商全家自尽》。文章说得是某个海商因为未购买郑家的贸易令旗,船只被郑芝龙截获,船货全部没收。涉事海商倾家荡产,全家自尽身亡。

    一干人默然不语,略有所思。黄禀坤接着又翻到另一版面,上面又有一文《是什么限制了华夏海商的步伐》。

    “……还有这篇《欧罗巴诸国航海录(连载)》。”

    “这些?”几个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黄禀坤――虽然大概有点明白过来了,但是总觉得隔着层什么。

    黄禀坤指着这日期道“此报出得日期,是澳洲人袭击中左,大破郑芝龙的前三个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史秀才大为兴奋,“黄兄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过奖了!”黄禀坤道,“这报纸,不但可知髡贼澳洲人的朝局方向,亦能看出其他来东西来。奥妙无穷。”

    “日后还要请黄兄多多指教!”林尊秀亦十分高兴,“黄兄真耐髡务之第一人才!今日得见,当浮一大白。”

    斑竹林边,竹馆里,一干人推心置腹地畅谈。西边天空渐由明朗而转成绯红,最后,夕阳冲破云层,在即将坠入西山的最后一瞬间,露出了它火红的一角。余辉将白云山染得通红,预示着明天将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林尊秀对着窗外的仆人招招手,待人进来他吩咐道

    “备下酒宴,今晚我要和诸兄一醉方休!”

    从竹馆回来没几天,黄禀坤发觉自己稀里糊涂成了“髡务人才”、“髡学大家”。每日到客栈来的访客不络绎不绝,客栈门庭若市,弄得他很是不安。幸亏梁存厚帮忙,很快他就从客栈搬了出去,搬到了城内一座寺中暂寓。这里环境清静,住房雅洁,林尊秀又送了名清俊小厮伺候他的起居。日子倒也过得逍遥。

    只是他托梁公子找到的当年曾参与过讨伐髡贼之役的文武官员以及幕僚们的名单,悄悄拜访了几个人却没什么结果。进人家门的时候,一听他说临高来的,都是客客气气请进来,门房连门包都没有要。不过进得门来和主人面谈,却只是彼此客套几句便送客了,隔日虽有仆役来馈赠土产,却再无进一步的表示。

    黄禀坤这日又碰了个软钉子,心中烦闷的往回走,这时候已经掌灯时分,广州大埠虽然没有宵禁,但是路上行人也已经不多了,回住处的路上,黄禀坤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离寺庙还有一个小巷的时候,他看到拐角出似乎有个人影在闪动,手里似乎还有家伙。黄禀坤也不多想,准备绕开这条小巷绕远走过去。结果刚一转身,就见拐角出窜出两个黑影,拿着棍子照着黄禀坤头上打来。好在黄禀坤曾经剿过土匪上过阵,身手灵活,机变更是过人,轻松躲过了头上的棍子,迎面向来人面门一拳,又一脚踢开了另一个,回身要跑,却见又有三个人,拿着棍子跑着过来,几个人把黄禀坤围在核心。黄禀坤看到这五个人都是一身儒衫,只是皮肤偏黑,手臂肌肉微凸显然是干过农活的。当中一人大喝“髡贼!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