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五十七节 社学的学生们

《临高启明》 第四百五十七节 社学的学生们

    只是他转到永清街却忍不住驻足流连起来,这里有块荒地,有些小商小贩撂地做买卖,吃得玩得应有尽有,特别是还有拉澳片的小贩。最近的澳片翻新的特别快,原本新片上了之后至少要半年才有新片上,最近竟然一个月就有一部新片。又快到月底了,他忍不住看看有没有新片来。

    一看拉得还是“火烧中左所”、“考验”、“临高风光某月号”、“三宝太监下西洋”之类,没有新片,不由兴味索然。一旁卖米粉、卖油糕之类小贩热情的吆喝,惹得张毓的肚子咕咕叫,然而他摸了摸袖子里的几个铜板,使劲咽了口唾沫,低下头赶紧往社学走。

    因为在半路流连了不少时间,到了社学已经迟到,本级先生果然还没到,只是“学长”吴佲带着大家背书。这吴学长最好说话,两人平日里又都喜欢髡学,很有共同语言。

    至于先生正迷恋新出得**彩。这彩是最近几个月才突然出现的。却一下风靡广州。论到赌钱的门道,广州府没一千也有五百。其中花样百出,但是都没有这**彩来得简单易行,一注用不了几个钱,每旬还开两次彩。很快就吸引了大量市民参与。

    先生不过是成千上万入迷者中的一个。有次上课一帮学生正读到“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先生突然高呼“吾得之矣”!吓了正在走神的张毓一跳,接着先生急忙冲出屋外,丢下一班学生大眼瞪小眼。后来听学长说先生在书中找到了号码,还中了三等奖五两银子呢。从此先生搏彩热情更加高涨,上月张毓竟然在一家**彩店门口看见先生和一帮短衫的力工口沫横飞的讨论热门号码,完全没有课堂上那种清高的样子,最近他来社学更是蜻蜓点水一般,完全是应付差事了。

    有口无心的背了几段书,学长就宣布“先生要大家仔细观摩《时文选》第十三篇。”

    好学生老老实实拿出书来研究。张毓身边的李子玉一阵挤眉弄眼,他很有默契的推推前后的好友曾卷和陈识新,四人就收拾起书包,大摇大摆的逃学了,反正学长从来不管。

    跑出书斋,一众好友说说笑笑尽情享受逃学的乐趣。街边一个租书摊的摊主看见他们招起手来“几位少爷,最新的三国演义公仔书到了。”

    几人顿时停下脚步,赶上前一人取了一本连环画,在人群中找张凳子上埋头看了起来。识新不舍得花钱,只把头凑在后面看。

    这澳洲人印的书虽然都是俗体字,但看惯了没有任何问题,何况画工精美,连几个阿婆也看得津津有味,当然她们看得是戏剧故事,看到苦情处还要抹上几把眼泪。

    良久,几人才恋恋不舍得将连环画放回书架,又上下搜寻了一下,见没什么新书,就付了钱挤了出去。还不忘高叫一声有新三国到记得通知我们啊。

    “还是关老爷厉害”沉浸在书中的朋友们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下一集就应该打上许昌了。”

    “屁!没看下集预告是走麦城。”

    “是先吓死曹操再走的麦城,我婆婆告诉我的。”

    “别吵别吵,再过十天下一集就出来了。”

    “这公仔书一旬才出一集,真等不及啦。”

    几人说说笑笑,走到珠江边,眼前有一船状石头,正是海珠石,时为羊城八景之一,称“珠海晴澜”,石上建有文溪祠,祠里人头涌涌,他们没去凑那热闹,转到江边的“秘密基地”堤边一棵大榕树下刚坐下识新就迫不及待从书包中掏出澳洲炭笔,开始临摹刚才看的连环画。另外三人已见怪不怪,曾卷提议“玩三国杀吧。”

    李子玉边掏书包边说“别急,昨天我家买了髡人一个新游戏。”

    张毓一看“大明辅弼?是不是髡人的升官图啊?”

    “比升官图好玩多了,听说是髡宋的八字御免马亲王手创,髡人最好拜此先贤,可保佑家宅平安呢。”

    大家边听李子玉讲解边研究说明很快就上手了,越打牌越投入。

    “你勾结阉党!”

    “我要上疏自辩”

    “首辅的圣眷就快没了,快弹劾吧。”

    牌战半个时辰,李子玉成功登顶位极人臣,三人边互相开玩笑边收拾,话题很快引到了辽事,拜髡人军事杂志的福,几位已经不再把武将决斗当成打仗的内容了,杂志上读过的文章化成自己的思想争相从口中流出

    “一定要结枪阵。”

    “没错,只要向右刺,鞑子便无计可施。

    “摇动长枪可以破箭雨喔。

    “标枪才可破敌!”

    曾卷深有感触,摇头晃脑的说“就算鞑子善战,能以一当十,能战者不过二十万,我大明人口众多,百中择一,精择二百万枪兵,灭髡屠鞑必矣!可恨朝官尽为酒囊饭袋,诛尽朝中诸公,辽事髡事不足虑也。”

    张毓嗤之以鼻“二百万?哪来的那么多钱募兵?”

    打仗花钱这个概念也是看了澳洲人的军事杂志之后才有得。

    “辽东沃野千里,辽民被屠戮一空,可授精兵以战士授田证,复辽即可得田,众将士敢不用命?”

    张毓还未张口,江面上一声汽笛传来,一艘髡人汽船推波鼓浪,溯江而上。几个髡发短服的水手在甲板上忙碌着。虽然早已见怪不怪,但一阵无力感还是涌上各人心头。

    识新也放下炭笔,喃喃道“髡人火器凶猛,奈何?奈何?”

    李子玉冷笑道“髡贼火器虽猛,我大明亦有大杀器未出耳。”

    张毓知道李子玉大伯是广州前卫千户,所以经常吹嘘可以看到大明《武备志》,当下问

    “是你上次说的火龙出水吗?”

    “非也,非也,”李子玉摇着手指也学着转起文来“此物号飞空砂筒,取两个火箭颠倒绑在一起,射中敌船篷可喷射毒砂,专伤髡贼眼目。”

    “那也无甚出奇之处啊。”

    “最奇的是喷完毒砂,另一火箭即可向后起火发动,飞回本营,髡贼虽火器犀利,也当未见识过,心下必惊骇莫名,我官军乘势掩杀,破髡易如反掌!”

    大家不由得赞叹叫绝,曾卷更是激动“我大明人才济济,髡贼虽逞凶于一时,必不及我大明雄厚也。”

    张毓仔细想了一下此神器能吓得了几人,唬得了几次?还不如把飞回的火箭取消,多装点毒砂火药不好?但李子玉家代为武官,且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书,算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首脑人物,还是不要公共质疑为好

    这边厢曾卷激愤起来“我大明有此神器却不能用,正是因为这些贪官污吏和髡贼勾搭粘连,听人说前日里紫明楼召集广州士绅开什么海天盛宴群莺会,淫声浪语传于楼外”。

    “欲亡其国,先坏士风,髡贼用心何其毒也!”

    “髡贼无君无父,生性好淫,最惯于勾搭无耻之徒!”

    他们骂得来劲,一直沉默的识新却吞吞吐吐的说“其实我觉得髡人也不错啊,即不扰民,做事又讲信用,就是商人也喜欢和他们做生意。”

    李子玉讥笑起来“你这么说髡贼好话,怎的不去剃头?”

    张毓却恍然大悟“莫不是识新你去见到了髡人?”

    这些众人精神起来,一起逼识新吐实话。识新只得承认前几日实在好奇,跑去江边大世界工地游玩。

    “那个大世界,果然雄丽,”识新吞了口口水“虽然还没完工,可是到处是铁架镶玻璃,不绘龙画凤,另有一番震撼。还有那些钢铁的机械,真是让人又敬又畏……”他看得兴起,忍不住就掏出画纸炭笔开始画起来。

    正画得起劲,身边却响起声音“这里透视得不对。”

    惊醒的识新回头望时却是个面带微笑的髡人,高大挺拔,显然是个真髡。识新也曾远远看见过真髡,这么近却是第一次,心中有些害怕却有些不服。他是看了髡人书中闻所未闻的插画,所以也买来炭笔临摹,虽无老师靠自己的天分,总有七八分相像,观者无不称奇,现在却给人批评不对。

    那真髡索性在他身边坐下,和他讲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什么透视原理绘画技巧,还拿了髡人画册出来,那栩栩如生油画素描写生让识新大开眼界,最后还邀请他去临高,说那里有专门学画画的地方,学完了绘画还有大把工作。

    “你不是真想去临高吧?”李子玉正色道“那可是从贼啊!再说了,你没有功名,画画画得再好也就是个画匠,能赚几个钱?”

    “我不知道啊”识新眼内满是迷茫“其实我真得不想读书,不想去考秀才――要考大约也考不上,只想画画,想到能画出那样的画作出来,真是死了都值得。”

    想到自己的前途,众人也嘲笑不起来了,陷入了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