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六十一节 招商会

《临高启明》 第四百六十一节 招商会

    “想不到髡贼不声不响,就在这广州城外建起了这么一座小城!”吴佲感叹道。

    黄禀坤道“恐怕不用数年,这广州就有不忍之事。”

    吴佲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似乎即兴奋又害怕。看了这大厦半晌,才说道“走,咱们先给小兄弟办事去。”

    走“招商”通道进来的商人们沿着指示牌往一侧的翼楼走去。沿途用竹竿拦起一条道路来,不许乱走。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好像进去可以领钱一样。

    三人随着人流走进门去,只见里面是一间没有隔断的大屋,墙壁已经涂白,地面上也铺上了澳洲人的所谓水磨石。进门正中的桌子上是大世界的分层平面图,上面五颜六色的标记着各种颜色,色块里还用墨笔写着天干地支和数字。

    许多来参加招商的商人掌柜们都挤在桌边,有的指指点点,和旁边的人讨论;有的盯着地图沉默不语;亦有看了几眼就胸有成竹的露出了笑容。

    墙边亦很热闹,原来上面贴着着大幅的告示,上面用大号的宋体字一行行的标注招商的说明。黄禀坤原本无意多看,但是吴佲对此很感兴趣,便挤了了过去。

    首先便是地图上色彩和数字的含义解释,这大世界第一期招商主要是两侧的翼楼,根据店铺的经营性质不同分为不同的区域。地图上每一个带编号的色块就是个商铺。按照商铺的面积、位置不同,自然租金也不一样。黄禀坤见上面的租金单位是用“平方米”来标记的,不由暗骂髡贼是愈发猖狂了。

    下面是对入驻商户的限制性条款,诸如开闭店时间、店内用工、卫生要求等等,黄禀坤知道澳洲人对卫生清洁要求近乎变态,也不多看,再往下却是“优惠条件”,原来入驻大世界的商铺都可享受第一年免缴租金,第二、第三年缴一半租金的优惠。这倒是个不小的优惠措施!也难怪,他们在这城外修商铺,能有多少顾客愿意来光顾还未尝可知呢。

    不过看这大厅里人头涌动,看好这块新市面的人还真不少。这澳洲人还真有蛊惑人心之术!

    张毓跟着他们看了半天,只见说明上有“餐饮区”,却没见“茶食”两个字。心里稍稍安定,但是看图样说明,有“食品店”的分类。茶食也算食品吧。再一想,这里是“招商”,并非澳洲人自己开设店铺。他们开什么店铺,不会在上面写出来。

    得问到人才行吧,然而学长和黄公子进来之后只是东张西望,并不急于打听。他内心着急,四下张望,却见不远处便是“洽谈区”,一长排的桌子后面坐得都是假髡,正对着来询问的人解说,一个个口沫横飞,劲头十足。

    张毓见他们说得也是广东话,大约用不着这位海南黄公子翻译,他到底是年轻人莽撞,心里又担忧,便一个人先挤了过去。

    桌子前的队伍很长,他哪里等得了。仗着人小灵活,张毓很快就在其中一张桌子前冒出了脑袋,刚张口说了句“这位先生――”便听得有人一声大喝“你!排队去!”

    随着吼声,只见一个髡发短装,腰间还悬着一根短棍的大汉走了过来,指着张毓的鼻子“不许插队!”

    “你不要这么凶,我就几句话要问,和招商没关系……”

    “问什么都要排队!”大汉毫不通融。

    若是在其他地方,他是绝不买账的,至少也要嘴上讨个便宜,表示和对方女性长辈有过性关系才行,不过这里是澳洲人的地盘,他赶紧溜了出来,排在了队尾。

    吴佲笑了笑“你今天倒是老实!”

    “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在这里不熟,要在广州城里,小爷非给他好看不可。”张毓犹自嘴硬。

    黄禀坤摇头道“幸亏这是广州,还容得了你回话;若是在临高,要敢对说个‘不’字。这会就已经绑在刑架上屁股抽开花了……”

    张毓听了吓得一抖,下意识的几乎要去摸屁股,忽然看到人群中陈识新一闪而过,赶紧招呼道“识新!”

    只见他手里拿着个硬夹,正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却没有见那大汉呵斥。听见他招呼,陈识新立刻挤了过来

    “怎么?你也来大世界了?你家也准备在这里做买卖吗?”

    “算是吧。”张毓含糊其辞,“你怎么来了?”

    陈识新的爹是个画匠,替人干活谋生,家里不开铺子,自然不会来招商。

    “听说今天大世界开放了,我特意进来瞧瞧,顺便画画。上次我遇到的那个澳洲人教了我新得画法,又送了我画材。我想试试看。”

    “什么画?我且看看。”张毓一听,兴趣大发。连排队的事情都忘了。

    “看!”陈识新其实过去向大家隐瞒了一点,他和那个澳洲人后来又见过好几次,学了不少“澳画”的技术。他拿给过父亲看,父亲却说这不是什么“澳画”,是弗朗机人的“西画”。虽然小细节上有所不同,但是大致画法却是一样的――他父亲有一年在濠镜澳给弗朗机人做工的时候见过。不过这对陈识新来说也是大好的机会有谁会来免费教他这个手艺人的儿子弗朗机人的画术呢?对手艺人来说多门手艺就是多口饭吃。

    张毓打开夹子,却大失所望,原来这纸上的画画都是极其简单的,只是几笔勾勒而已。虽然有外面大世界楼房和那台大吊车的景致,但是连广场上的沙子、石块、垃圾之类都画了进去,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至于后面的全是些会场里各式各样的人物。虽说看起来几笔勾勒便活灵活现,却根本谈不上好看。

    “这算什么画啊?”

    “这叫速写。”陈识新认真的说道,“首长说这是绘画的基础之一……”

    张毓脑中灵光一现,问道“这么说你认识大世界里的澳洲人喽。”

    陈识新点头“是啊,他姓洪……”

    张毓急道“可否带我拜见洪首长?”

    陈识新诧异道“张兄你要见他做什么?你又不想学画画,再说他也不吃核桃酥……”

    张毓这会急得就想给他跪下了,大庭广众之下做不出来,只好握住他的双手,十二万分的恳切说道“弟有急事,还要劳烦陈兄帮忙则个。”

    陈识新摸不着头脑,不过两人是好友,落不下这个面子,便道“我去替你问问,若是他愿意见你,我便给你牵这个线,如何?”

    “多谢陈兄了!”张毓差点一躬到底。

    这时黄禀坤和吴佲也走了过来,听说陈识新可以介绍他和澳洲人直接见面,吴佲皱眉道“到底见不见犹未可知。我看你不如继续在这里排队,左右他也要过一会才能来,你且问问这里的假髡再说吧。”

    “是,学长说得是。”

    正说着话,队伍已经前进了不少,眼看着就要到张毓了。前面谈话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了。

    “你要开烧腊店,这个铺面位置就不行。油烟太大,影响别人。要么你换一个铺面,要么在外面做好了拿进来卖。”

    “要开生药铺?现在这家开了多少年了?二十年?不要。要到大世界开药铺起码要三代传承的。”

    “你说你家是百年老店?那得要有历年账本作证。县衙户房抄出来得帖子?这东西三两银子就能弄一张。没用。”

    “和你说多少遍了,不管清的还是混的,咱们这里不做皮肉买卖。愿意多缴银子也不成。”

    “你这家铺子好,首长就喜欢你们铺子的口味。你要得这个位置没问题,把表格填好了就准备来签合同吧。”

    ……

    排到了张毓这边。还没等他开口,坐在桌子后面的假髡开口道“开什么铺子的?”

    这“假髡”说着一口道地的广州白话,显然是本地的土著。

    “核桃酥――”张毓猝不及防,张口答道。

    “就卖核桃酥?”坐在桌子后面的“假髡”皱起了眉头,“这点生意能撑得起买卖吗?不卖些其他茶食?”

    张毓赶紧问道“大世界有茶食店吗?”

    “自然是有得。总不见得让你做独门生意。”假髡说道,“再说你只做核桃酥,咱们这里也未必要――太单一了。要不你先填个表登记上。”

    张毓并不在意这点,赶紧问道“请问,髡――澳洲人自己也要开茶食铺吗?”

    “这倒不清楚,”假髡忽然警觉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你到底要不要登记?不要就下一位了。”“假髡”官腔十足。

    “容我再考虑一……”

    张毓话音未落,“假髡”已经拉起喉咙“下一位!”

    张毓失望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显然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正没奈何在屋子里打转发呆,忽然见到陈识新从外面跑进来,满脸兴奋之色“张贤弟,首长愿意见你!”(。)